林文伯的落寞 施振榮的高論 誰輸了,誰走,但,不走的人,就沒有輸嗎? — 台灣電子業今天看什麼?

誰輸了,誰走,這是商場競爭的現實。但,不走的人,就沒有輸嗎?
評論
評論

本文原刊載於  TWicic 懂灣灣 ,Inside 獲授權轉載。

說實在話,今天台灣電子業看什麼?

今天應該看的,是糾纏許久的日月光與矽品公開收購攻防戰,終於在 26 日有了結局。讓 TWicic 這麼有感觸的原因,是 26 日下午 5:30 坐在台灣證交所一樓舞台上的矽品董事長林文伯。

TWicic 必須說,看完整場日月光、矽品記者會,很多人會說:「林文伯輸了」。

對比上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明顯自抑的神情,林文伯明顯落寞的表情,說了很多事。

林文伯,這是曾經被稱為半導體景氣鐵嘴的台灣電子業大老,如果你有注意過,過去每次矽品分析師會議,都會被業界當成是重要的指標,因為,林文伯要說話了。

只不過, 26 日下午 5:30 的這場記者會,不知怎的,卻讓 TWicic 想到宏碁的這個故事。這故事有點長,但,不是沒有原因要說這故事的。

宏碁公布 2016 年第一季財報時,以稅後獲利 4,600 萬元、每股獲利 0.02 元的表現,讓市場慷慨的在隔天的宏碁股價上,給了一天的慶祝行情。

但這一天的慶祝行情,要慶祝的是什麼,其實沒人知道,因為,每股獲利 0.02 元的宏碁,代表的是重振雄風?還是轉型成功?

2014 年,宏碁找來當時的台積電大將陳俊聖出任執行長,為的就是宏碁的第三次再造工程,雖然找來宏碁創業團隊黃少華擔任董事長。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次,創辦人施振榮還是真正的操盤手。

宏碁第一次再造、第二次再造,外界都將再造成功的榮耀歸於施振榮,而這一次,如果宏碁再起,那麼,接受喝采的,當然還是施振榮。但讓我們換個角度來看,導致宏碁陷入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再造困境的責任,又該是誰負。

第一次,大家說是劉英武,第二次,大家說是林憲銘,第三次,大家說是王振堂。

是不是這三個人要負責這三次的失敗,這其中的原因實在太複雜說不清楚。

但你知道,誰有錯,誰走,這是企業職場的現實,於是,宏碁的失敗,是劉英武的錯,是林憲銘的錯,是王振堂的錯。

只不過,如果反過來想,沒有走的人,就沒有錯嗎?

在多個不同場合,很多人都會聽到出席的宏碁高層說,宏碁轉型大計,如同裝滿油料的飛機正要起飛。但,宏碁從 2004 年啟動轉型迄今,只聽到「起飛」的風聲,沒有人真正看到他起飛的身影。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 PC 產業慘兮兮的狀況下,宏碁還能勉力維持獲利,的確是不容易。只不過,這其中有一部份原因,是因為之前把虧損一次打掉,丟給前任去扛,另外一個原因,則是因為嚴格控管庫存與成本的手段奏效。那天在宏碁公布第一季獲利之後,有個朋友說,宏碁第一季營收下降,毛利率升高,看起來好像是好的,但這其實就像是把自己蜷到最小,減少散熱的面積。

但這樣,就能算是重獲新生嗎?

27 日,宏碁將在富邦證券召開分析師會議,這也是宏碁啟動第三次再造之後,首度召開分析師會議。如果你翻開宏碁的年報,你會發現,宏碁的股東結構很有趣,散戶特別多。

以同屬於 PC 品牌廠的華碩為例,華碩董監持股約 5% ,外資、投信與自營商法人持股比重約 62% ,散戶約 30% 。那宏碁呢?董監持股約 5% ,外資與本土法人加起來 18% ,除此之外,應該被稱為「散戶」的投資人,持有宏碁股票的比重高達 76% 以上,這樣的公司, 3 年辦一次分析師會議,照理說,應該要讓所有投資人都有機會,一起來見證過去 3 年努力的成果。

只不過,宏碁的想法,並不是如此。這次的法說,只開放給受邀的法人投資人,至於持股比重最高的一般「散戶」投資網民,不好意思,這次進不去、聽不到、也看不到,因為,這次的宏碁法說會,也不開放媒體採訪。

這樣的安排,媒體記者自然會有反彈。

就在法說會召開的前一天, 26 日宏碁有一場記者會,在場的媒體記者忙著追問施振榮對於日月光、矽品事件的看法,施振榮說:「產業合作透過產業控股模式,也是台灣科技產業轉型的新模式。」

在 26 日的記者會上,施振榮還說了:「將閒置的能量結合起來,進而創造價值,這是對台灣代表的意義,也與台灣產業的轉型有絕對的關係 ,這也是我要考慮的,要為台灣的價值想方法 ,不只是想,而是要有策略,要有具體的行動。」

施振榮的高論,隔日不隔週的在台灣媒體上出現,但對於宏碁實際做了什麼事、取得了什麼成果,或許是股東投資人更關心想要知道的重點。
分析師會議,是上市公司對身為一家「上市公司」的態度。

宏碁散戶持股比重高,有歷史因素,有好有壞,不是本文探討重點,不管股權結構的成因,就事論事,宏碁是由廣大散戶持有的公司,宏碁要交代財務與產業前景的對象,所有投資人都應有權知道。

宏碁會希望增加法人機構持有股權,實屬自然,然若以現狀而言,還是應該以散戶為主,不是只由公司高層,出來信心喊話,就已足夠。

如果大家有興趣,去隨便搜搜一些網站,都可以找到美國上市公司的分析師會議的 Transcription ,也就是分析師會議的逐字稿,就是在分析師會議中,公司主管說了什麼,分析師問了什麼,都會被轉錄成為文字,讓外界所有人看到,不論是已經買股票的投資人,或者是還沒買股票的人,都可以看得到,聽得到。

問過跑宏碁的記者朋友,自從陳俊聖上任後,非常積極與外界溝通,幾乎每週記者都會收到新聞稿,簡直收到手軟,其中內容不外乎,宏碁的產品又得哪些獎項,深獲肯定,或在哪些市場的銷售創下佳績。

但在這些好消息後面,宏碁的每月營收,沒有年增率,只有年減率。

根據報載,宏碁正在改變經營策略,在 PC 市場持續萎縮的狀況下,不再投入過多資源衝量。陳俊聖之前宏碁紐約發表新產品回答媒體說:現在就像開車走在下坡路段,駕駛人應該腳踩煞車,而不是油門。

這個說法,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是換做是投資人,買的股票,每月營收都在下滑,會不會心慌慌?

相較於財力雄厚的法人機構,對於一般散戶投資人,宏碁有沒有想過:當這些人拿著身家去賭宏碁的未來時,難道,你不該跟他作個交代嗎?

假設 3 年前,有人相信了施振榮有讓宏碁重返光榮的能力,但過去 3 年,宏碁給了些什麼?除了施振榮對別人的評頭論足,對自己的信心滿滿,沒有一場透明溝通的業績營運說明會,這對投資宏碁的小股東來說,情何以堪?

我不知道宏碁小股東們心中的情緒有多複雜,但我只知道的是,還好,我沒買宏碁股票。

也許有人會覺得,不過是一場分析師會議,哪來那麼多牢騷。

但我要說的是,同樣也是一場分析師會議,在 2000 年,卻是引爆宏碁後來分家的導火線。

那一次,宏碁槓上的是外資,認為外資法人看衰宏碁,對宏碁並不公平。

因為當時宏碁同樣陷入本業營運疲弱的困境,即使連續調降營收目標,當時的宏碁電腦(宏電)還是看到有高層出面喊話說,認為外資看衰宏碁股價是不公平的評價,因為宏碁即使本業不佳,但整體公司價值卻因為轉投資市值仍有破千億元,公司價值遠遠高於市場反應的股價。

但最後的結局是什麼?是宏碁啟動二次再造,分拆了宏碁與緯創。

再說一次,分析師會議代表的,是一家公司身為上市公司的態度,對投資人說的話,是一家公司身為上市公司必須負的責任。

從以前到現在,宏碁總是以身為台灣電子業的 Pioneer 自居。

發展自有品牌、分拆品牌代工、到後來的種種「創舉」,宏碁之於台灣電子業,的確有一種「神奇」地位,直到現在,也還是如此。

施振榮在台灣電子業的地位,早已不只是大老而已,施振榮的發言,在媒體報導裏,幾乎是言必成理、理必成律。

回到前面所提到的,對於宏碁 27 日分析師不讓媒體參與的事,媒體即使再反彈,還是得拿著麥克風去堵施振榮。

但 TWicic 好奇的是,真的有那麼多人想知道施振榮的意見嗎?真的有那麼多人認為施振榮的意見值得被報導嗎?真的還有那麼多人認為宏碁具有代表性嗎?

TWicic 更好奇的是,難道沒有人告訴施振榮,宏碁已經讓太多人失望太多次了嗎?難道沒有人告訴施振榮,宏碁的第三次再造,到目前為止,越來越像是一場災難嗎?難道沒有人告訴施振榮,宏碁已經快要成為台灣電子業歷史上讓人傷心的一頁了嗎?

這問題的答案, TWicic 不知道,但,宏碁真的也不知道嗎?

讓我們回到 26 日下午 5:30 的日月光、矽品記者會。

TWicic 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但整場記者會下來,相較於過去那個被稱為半導體景氣鐵嘴的林文伯, TWicic 必須說, 26 日下午 5:30 記者會上的林文伯,是真正值得尊敬的產業大老。

儘管他不想說他輸了,但他承認他輸了。

認輸的勇氣,值得尊敬。

前面提到:「誰有錯,誰走,這是企業職場的現實。但,沒有走的人,就沒錯嗎?」

同樣的,誰輸了,誰走,這是商場競爭的現實。

但,不走的人,就沒有輸嗎?

至於日月光與矽品的故事,晚點,我們再聊。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營運工讀生 (Part-time Intern)

Wante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iOS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商品開發人員(Sr. Product Development)_台北、上海

科毅研究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新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