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駭客(Growth Hacking) 的本質是什麼?兩張圖讓你更透徹了解 Growth Hack

成長駭客這個主題,在過去幾個月,已經成為台灣網路行銷的顯學。講座與課程一個又一個的開,書也一本一本的出,網路上的每位大師,幾乎都可以隨口講出幾個關於 Growth Hacking 的洞見。
評論
評論

本文原刊登於 Miula 觀點 ,作者 Miula 是從網路泡沫初期(1999)年,就進入網路產業的資深網路人。對於職場與網路產業議題,有極大的熱情。在職場這十多年來,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待在線上遊戲產業,包括了第三波的龍族,遊戲橘子的楓之谷,和信超媒體戲谷的 AVA,都是 Miula 在台灣線上遊戲產業其間推出的成功產品。在離開遊戲產業後,Miula 決定投入社群網路相關的創業,目前為賽博社群數位科技創辦人。職場經歷:賽博社群數位科技創辦人、和信超媒體戲谷執行長、和信超媒體戲谷副總經理、遊戲橘子產品經理、宏碁戲谷產品經理。

成長駭客這個主題,在過去幾個月,已經成為台灣網路行銷的顯學。講座與課程一個又一個的開,書也一本一本的出,網路上的每位大師,幾乎都可以隨口講出幾個關於 Growth Hacking 的洞見。

理論上,這應該讓想學習成長駭客的人,更知道怎麼樣入門才對。但實際上,Miula 跟一些人聊過之後,發現他們對於成長駭客的理解反而都相當的片段不完整。

只能說,在某些情況下,資訊太多,反而等於沒有資訊。(有的資訊水分太多,有的資訊只是賣弄名詞,有的資訊已經過時,有的資訊甚至錯誤百出。)

之前 Miula 寫的這篇 成長駭客 (GROWTH HACK) 的關鍵核心到底是什麼?,其實已經把成長駭客這門學問,最重要的四大層面都講完了。但如果以武功祕笈的角度來說,那篇比較偏向是成長駭客四大神功的入門介紹與招式目錄的概念。有人有辦法看完一本教科書的目錄就學會那本書想講的東西嗎? 恐怕沒辦法吧。

所以,今天 Miula 想跟大家分享的,其實是成長駭客最基本的核心,成長駭客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在上一篇文章中,Miula 引了 Wiki 的定義,介紹成長駭客的本質 ——

Growth Hack 的本質

成長駭客是由科技業新創公司所發展出來的,使用包括了創意、分析性思考、以及社交數據等主要元素的行銷技術。成長駭客可以被視為網路行銷的一環,因為成長駭客常常會使用到包括搜尋引擎最佳化,網站分析,內容行銷以及 A/B 測試等技術。成長駭客專注於低成本的創新行銷手法來替代傳統的行銷手法,如使用社群媒體與病毒行銷來取代購買電視或報紙廣告。成長駭客對於新創公司特別重要,因為這樣的手法可以讓新創公司能以精實創業的方式推出產品,先想辦法成長,之後再取得行銷預算。

如果要 Miula 用一句話來說,基本上所謂的成長駭客,就是在預算很有限的情況之下,想辦法把成長做出來的所有可行與必要的方式。

但即使有了這麼落落長的文字定義,很多人還是沒辦法真的理解成長駭客的本質。所以這次 Miula 想用兩張圖,來跟大家分享我心中成長駭客的真正本質。

第一張圖,是所謂的成長趨勢圖,橫軸是時間,縱軸是你的成長關鍵指標。

成長駭客的最核心本質,在這張圖就一覽無遺。什麼是成長駭客的本質呢? 成長駭客的本質就是在 A 點發生的事。 成長駭客 = 在不增加額外的行銷資源下,成長趨勢 (成長曲線) 的斜率改變

原本某 APP,在每個月固定的行銷預算下,每個月都會增加一萬個新下載,所以它的下載曲線就如這張圖的前半段,穩定的成長。但當成長駭客進來了,在 A 點做了某些事後,在同樣的行銷預算下,這 APP 每個月的下載量變成了兩萬個。This is Growth Hacking。

而這件事,會是什麼事呢?可能是行銷團隊優化了廣告投放技術,讓同樣的廣告預算打到兩倍的人,有可能是技術團隊想辦法把 APP 的大小從 100 Mb 縮小到 30 Mb,大幅提高下載成功率,也有可能是產品部門聽取了使用者的建議,推出了邀請朋友的機制,讓 APP 用戶成為 APP 的免費推銷員。而以上的事情,通通都是屬於 Growth Hacking 的範疇。

簡單來說,只要你做的事情能改變成長斜率,你就是在做成長駭客該做的事。

反過來說,就算你所做的事讓數字成長了,卻沒有改變成長的斜率,斜率是持平甚至變差,那你做的事情,就不能算在成長駭客這個領域的範疇了。

第二張圖,是一張 Miula 曾經在網路上看到談成長駭客的圖。這張原圖的內容是:

 

當然,這張圖也講出了成長駭客的重要關鍵,但對於我來說,總覺得有些彆扭,仔細思考後,Miula 做了一些小改動,讓這張圖更符合我心中的成長駭客 (無關對錯,Growth Hacking 沒有標準答案)。

GH004

會這樣修正,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認為程式設計 Programming 其實只是尾端的手段,系統性最佳化 (System Optimization) 才是背後的精神。而資料分析 Data Analysis 這塊講得太廣泛,但針對於使用者在使用產品時的所有體驗行為的資料,才是成長駭客最重視的數據。

當行銷遇上了系統性最佳化,我們將會產生成果導向行銷  ROI based Marketing

當使用者經驗遇上了系統性最佳化,我們就會產生使用者經驗優化  User Experience Optimization

當使用者經驗遇上了行銷,我們就會產生口碑、社群與內容行銷  Social & Content Marketing

而當這三者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就是成長駭客的終極聖杯了

當然,或許有人會有一個疑問,如果這三個方面,我只做了兩個,是否還算是成長駭客?Miula 會給你兩個答案,第一個答案是, 只要你能夠達到第一張圖的成長斜率改變,當然就算是成長駭客

至於第二個答案…

你覺得有沒有資格被稱為成長駭客很重要嗎?如果你在意能不能被稱為成長駭客,超過於在意你的實質成果如何,你已經被四處流傳的行銷文洗腦過頭了。媒體需要流量,講師需要賣課程,所以創造出行銷的流行詞彙。這雖然是這個生態系的合理現象,但被洗腦過頭就不好了,孩子,醒醒吧!  你要在意的,是你該成長的數據到底有沒有成長,而不是成長駭客這個現階段的 buzzword。

因為很有可能,三五年後,成長駭客已經被視為過氣的行銷字眼也說不定了。

流行的行銷字眼來來去去,但行銷的本質,永遠不變。要成為一個不被淘汰的行銷高手,需要的不是盲目追逐流行,而是謹記行銷的本質,在新的趨勢中,找到真正的關鍵。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疫情竟使童婚比例暴增?2023 年前將新增 400 萬女童被迫成婚

全球有無數女童正在面臨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的困境,在動盪不安的 Covid-19 威脅下,女童遭受的生命危機更勝以往,而你我都不該漠視。立即加入世界展望會的資助兒童計劃,不再讓悲劇發生。
評論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
評論

在新冠疫情、武裝衝突的影響下,阿富汗女性與兒童正面臨重大威脅,不僅人身自由、教育、工作等權利備受衝擊,近期更傳出 12 歲女童被強擄配婚給軍人的消息,使當地長期存在的「童婚」問題更加嚴重。事實上,不只是阿富汗,全世界仍有無數女童深陷在不安與恐懼中,面臨童婚、童工、貧窮,以及女性割禮等殘酷傳統文化等挑戰,這一關又一關的生存考驗,只因為她們是女生。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性別暴力、童婚

根據聯合國統計,每年有 1,200 萬未成年女童結婚,她們大多是因為民間習俗或經濟弱勢而被迫成婚,婚姻不僅逼迫這些女童放棄學業,其遭受家暴的風險也將大增,甚至被迫從事性行為,使得尚未發育完全的身體備受負擔;許多未成年少女因為懷孕或分娩併發症死亡,嬰兒胎死腹中或夭折的機率也更高。

來自緬甸的 17 歲少女荷拉(Hla)就曾是性別暴力與未成年婚姻的受害者。在她12歲時,一場重病帶走了她的母親,而酒精成癮的父親根本顧不了這些孩子,因此荷拉被迫離家、在街上討生活。為了尋求避風港,荷拉甚至嫁給了大她 15 歲的男子,並在 14 歲成為一名母親,但生下孩子沒多久後,丈夫便另尋新歡,留下荷拉和孩子相依為命。無助的荷拉為了不讓孩子跟著吃苦,只能忍著思念的痛苦,把孩子送到安置機構。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小時候常跟著爸媽到各個城市的慶典或嘉年華活動兜售玩具,並以此維生。然而非常微薄的收入,根本無法支撐荷拉與 13 個兄弟姊妹的生活。

幸好在荷拉最低潮的時刻,遇上了世界展望會。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除了支持荷拉重建身心健康,也提供她職業訓練的機會,培養一技之長。僅管有些髮廊仍因荷拉的經歷而不願接受她,但在世界展望會的引薦下,現在的荷拉已找到一份穩定的髮廊實習工作,每月都能賺取 20 美元的薪水,並和同事們住在一起、彼此照顧。從街頭遊童到髮型設計師,荷拉因為世界展望會出現在她的生命中,而有了希望。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說:「我住在街頭時,常常受到男性的輕蔑和不尊重。即使我根本沒有做錯事,也常常得躲避警察取締,生活充滿恐懼和不安。很感謝世界展望會的幫助和支持,我才能把自己的人生拉回正軌,創造更好的未來。」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失學、文盲、童工

荷拉的故事絕不是少數案例。事實上,許多女童不只遭受可怕的性別暴力,也因為貧窮或環境動盪,而被迫放棄受教育的權利,成為失學的童工,甚至不得不從事對身心發展有害的勞動工作。根據聯合國資料,全球童工人數在疫情的影響下,20 年來首次增加至 1.6 億;而全球約 7 億人口的文盲當中,女性就佔了 2/3。困在社會底層的弱勢女童,身心備受煎熬,急需你我關注。

印度女孩珊蜜拉,便是弱勢女童的縮影之一,遭遇令人心疼。珊蜜拉(化名)原本是個熱愛上學的女孩,14 歲時由於家中經濟無法負擔她繼續升學,因此被送到孟買與姊妹們一起工作,幫助家中生計。當時,珊蜜拉請妹夫幫她找工作,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妹夫將她送到人口販子手上,珊蜜拉被推入妓院工作,並經歷長達三個月地獄般的生活。

「只有我工作了才會有飯吃。如果我不工作,妓院老闆、甚至是客人就會拿皮帶打我。我被迫喝酒、他們會拿菸燙我的手。我一直在哭,求他們放我回家。」後來珊蜜拉得知自己陷入險境是受親人所害,整顆心都碎了。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好不容易說出那段記憶:「我經歷的那些,希望沒有其他任何女性需要經歷。我承受了非常多的痛苦,那是一段很難熬的時期。白天會有 12 到 14 個男人,晚上則會有 15 到 16 個。一整天工作完後,所有的女孩會被送到荒郊野外中的一棟建築物裡休息,整間房間裡只有一扇窗戶。因為太偏遠,即便我們大吼著求救,也沒有任何人會聽到。」

終於有一天,珊蜜拉和其他女孩們的工作場所遇到警察臨檢,珊蜜拉便趕緊抓住機會向警方求救。成功獲救的同時,同樣在場的妹夫和妓院老闆也遭到警方逮捕。接著,珊蜜拉花了數個月的時間輾轉換了好幾間避難所,最後終於回到家人身邊。

在家人的陪伴以及世界展望會的支持下,珊蜜拉終於踏上復原之路。由於人口販運的受害者往往受到許多暴力與虐待而留下嚴重陰影,這段遭遇遂成為她們心中無法說出口的痛,且大多數受害者因地處偏遠、經濟貧困,或是覺得丟臉、自責等心理因素,難以取得身心重建的專業支持。因此,世界展望會提供包括創傷後症候群、焦慮、憂鬱、恐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藥物濫用等醫療與心理照護,讓更多像珊蜜拉一樣遭遇創傷的女童,得以重建生命。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現在加入了印度世界展望會的受害者支持團體,踏上了復原之路。

你有力量打破女童困境:資助 1,000名 女童,扭轉 1,000+ 個家庭命運

在 Covid-19 的疫情衝擊下,脆弱國家的資源更加緊縮,這也讓兒童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世界展望會的分析報告指出,2020 年 3 月全球疫情爆發後,與 2019 年相比,童婚案例在許多社區暴增了一倍以上;而童婚的增幅速度,更攀升到25年來最高,若無法改善,預估 2030 年前全球將再增加 1000 萬名兒童新娘。

對於女童而言,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等問題是無法分割的,這些威脅往往彼此連動、加乘,為女童的生命帶來嚴重打擊。但從上述的實際案例可以發現,受困女童的命運並非不能扭轉,只要世界上某個角落的某一個人願意付出行動,女童的生命就有希望曙光。

世界展望會推動「資助 1000 個女童 挺聲而進 願景無懼」行動,期待在 10 月 11 日女童日前,能為 1000 個女童找到資助人,每個月 700 元,就能翻轉一個女童的生命,為她提供安穩的生存環境與受教權,並將這份改變延伸至女童的家庭與周遭社區,帶來正向影響力。讓我們一起阻止女童悲劇再次發生,現在,就加入改變世界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