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資料不是行政院長想做就好,還要部會真的想做事

關於開放政府資料的辛酸,我來舉個例子。不是要批評張善政院長,而是要說就算是行政院長、副院長這種高階的層級,要把理想落實也會有許多困難。
評論
評論

作者為 JavaScript 開發領域中相當知名的 TonyQ,本名王景弘,曾任行政院蔡玉玲政委辦公室的研究員,現為集善地國際資訊長。本文已獲授權轉載,原文出處為 作者臉書

幕僚懂長官的理念嗎?

關於開放政府資料的辛酸,我來舉個例子。不是要批評張善政院長,而是要說就算是行政院長、副院長這種高階的層級,要把理想落實也會有許多困難。

其一是幕僚能不能瞭解大頭的理念?一個單位的幕僚,以政委辦公室來講大概五、六個,副院長辦公室大概就是政委群、國發會跟各辦公室作為幕僚,但身邊的機要別直屬幕僚大概也是幾個而已。

不敢對自己回信負責的政府單位

某網站去年一月找我去諮詢,據說也是張副當時蠻關注的,列在當時的開放資料推動計畫裡面。(媒體有見報這個要開放資料的承諾。)該網站去年一月的時候跟我提要人民參與,講得天花亂墜,我只提一個「應該公開回應在網站上」的建議,只要使用者同意的話,但承辦人員一臉為難的說只能私下回信。

那我再進一步說,私下回信沒關係,至少有一個半公開 reference(網站上不列進索引,但有需要的人可以自行引用),讓他能參考引用給其他人。承辦人員說,他怕他們回的東西,被不當使用,會造成其他利害關係人的權益受損。

我會提這個意見,是因為多數機關對於人民所提的意見,其實多數回覆都是重複的,經使用者同意後如果能公開回覆,其實可以讓這個學習加速發生。

對,這是一個不敢對自己回信負責的單位,他們回的每一封信對他們自己來說都是充滿風險的。他們自己也清楚、但在各種責任壓迫下不得已妥協。

其實已經有 API,只是玩假的而已

好吧,人民提供意見的部份跑不動,只好去跑資料部份。他們說第一季建置 api 來不及,加上沒有歷史資料,開 api 應該不會有人用。我說,你開了 api 之後自然要用的會用,要歷史資料的自己會存,而且可以分開設立,其實不是問題。結果一年過去了,都是藉口。

去年四五月,hackathon(駭客松)正紅,他們打電話來問我 hackathon 的活動怎麼舉辦?我說,你們連唯一一份最重要的核心資料都沒公開,實在是很難幫你們想梗。應用也得基於內容啊!承辦人員跟我說,建置歷史資料要花時間,可能要等到年底才能開放。

我就說,如果真的想做,我可以幫你們爬網站資料,你們 review(審核)後再交給資管處去放到平台,這樣就有很多東西可以做了,前期先用當下資料頂著。更新頻率頂多先設定一個月一次。打電話的人聽了說要再往上呈報討論。

我那天也是行動派,我立馬就去 crawl(抓取)了一份那個網站的資料作成 csv 跟 json(兩者皆為資料格式)回寄給他們。在我抓的過程,我其實很難過。那個網站的所有資料都是靠一個核心 service 用 ajax 抓回來的。也就是說,那個 service 本身就是個運作良好、有組織的 api 。

我回信的時候就這麼寫,附上原始資料一份:「其實貴網站上已經有很好的 api ,只要你們願意授權、就會是很好的開放資料。還是強烈建議早日開放資料。」

至此我已經確定這個單位是玩假的,我相信有人想要推動,但過程的政治因素跟內部阻力,讓它只能走到這個假開放資料的階段。 去年說第二季要放,現在都隔年五月了,還是停留在當時階段,沒有任何 api ,沒有資料開放。只有政府資料公開。

所以你知道,只要講未來要開放,就可以變開放資料政策了。只要部會敢講要開放,就會變成計畫,但缺乏事後 review 。事實上很多單位一開始一口承諾,進去後才發現資料都不能開放,大家對開放資料的瞭解不一。要蒙蔽一個副院長,就是這麼簡單,這也不是他們有意要欺騙,只是瞭解不明加上缺乏 review 。會有很多過度承諾的情況出現。

想做事的單位做了很多事,不想做事的單位上命下違

我不會否定張善政院長過去所做的努力,很多願意真的想做事的單位在張善政底下真的做了很多事情。我要說的是「只有」大頭推,是很有可能出現這種上命下違的情況。其實真的不做,我也覺得沒關係,但打著開放資料的名號出來諮詢,如果當下就把無法推動這點講清楚,作為內部代表跟顧問是可以理解的。只是用時間當擋箭牌最後無疾而終,這種作法則是說真的,覺得讓人有點難過。

這種案例,我還有一些。其實真的深入去理解政府機器運作,你會明白這不是公務人員怠惰,這是跨部會提供資料時,原始資料提供部會對資料就有疑慮,限縮資料提供方式跟用途。而資料使用部會,則有另一些政策面上的疑慮,卡住了資料的推動。其實,細細去談,裡面都是故事,也未必真的找不到人擔政治責任。但後來誰去陪他們談,是不是有人去陪他們談,我就不知道了。

張善政院長也說過,專案太細,才幾個人是真的看不到專案清楚的全貌。這件事情是在呼應院長這麼說的情況。實在是讓人遺憾。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不限車款、車齡都能升級?《車管+懶人包》輕鬆加入「手機車鑰匙」的行列

笠眾實業(IVTES)開發的「車管+」系統安裝與使用教學,升級手機車鑰匙的方法,全都整理在這裡了。
評論
評論

不限車款或年份的「車管+」手機車鑰匙,近期引起許多車主的興趣。畢竟不用花大錢換名牌車,就能夠輕鬆入門享有智慧便捷的 iKey,確實是相對無負擔的高 CP 值選擇。那麼使用「車管+」手機車鑰匙是否會要大幅度改車,其實也不必。這款由笠眾實業(IVTES)開發的「車管+」系統,只需要改裝一支「原廠車鑰匙」,並在車上安裝主機、手機下載「車管+1號」App,就可擁有一系列手機車鑰匙的智慧應用。

安裝簡易:可請一般汽修保養廠代勞或自行 DIY,下載 App 萬事俱足

從官網線上訂購並收到「車管+」的主機套組後,首先第一步就是改裝遙控器,再安裝車內主機,日後即可透過手機作為汽車門鎖的備份鑰匙。其實安裝產品並不難,車主可以選擇:

  1. 如果自己對從遙控器中取出電路板與電路焊接作業有信心,可以直接自行 DIY,笠眾會隨產品提供簡易量測工具與說明手冊,若車主對汽車電系了解也能自行安裝主機與收納。
  2. 可寄送遙控器請笠眾公司代為改裝隨產品回寄後,車主再請汽車保修廠安裝主機與收納。
  3. 現場安裝地點位於新北市中和,需與笠眾公司預約安裝時段。

遙控器改裝、車內主機安裝的作業原理可以參考上圖。特別要注意的是,「手機車鑰匙」僅作為汽車門鎖控制,並非日後用手機就能直接啟動汽車引擎。如果是「一鍵啟動」的車款,與車主的手機藍牙配對連線時即會對車內改裝電路板供應 3V 電源,所以可以直接啟動汽車;若為「插鑰匙啟動」車款,一樣要插入五金鑰匙啟動才能發動引擎,建議車內可預先放置五金鑰匙。

常用功能指南:共享車機 vs 虛擬鑰匙

除了上圖直接以 App 介面為例說明常用功能之外,入門使用者較容易混淆的通常是「共享車機」和「虛擬鑰匙」這兩種功能。其實這兩者的分別很簡單,可以參考下表一目瞭然:

簡單來說,如果是長期要一起共享汽車的親朋好友或是公務用車,建議使用「共享車機」,用車時藍牙會自動傳輸資料,便於車主或公務車人員管理,掌握汽車動向;如果是單次臨時用車,則建議使用「虛擬鑰匙」,用車者會拿到一組有時效性的虛擬鑰匙連結,可作為短期用車使用,不必大費周章面交實體鑰匙,就能共享用車。

使用者常見Q&A

使用者常見 Q&A 整理如上圖。人手一機、手機不離身的時代,升級為「車管+」的手機車鑰匙,利用手機藍牙自動感應功能,就能自動上解/鎖,解決過往要開車時才發現忘記拿鑰匙、下車後又忘記鎖車的問題。如果不小心被反鎖在車外,連自己的手機也被鎖在車內時,也可以借用他人的手機下載 App,登入帳號即可以解鎖。

另外,日後如果賣車或換新車,有需要的話也可以恢復成原本的車鑰匙;而且產品拆卸簡易,要移機至新車繼續使用也是沒問題的。想要體驗手機車鑰匙的新潮與便利嗎?不限車款、車齡都能輕鬆入門!

立即安裝車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