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獵豹 Cheetah Connect 峰會】Day 3:數據成新宗教,人類將從演算法尋求權威

2016 獵豹 Connect 大會上請到了《人類簡史》作者 Yuval Harari 來談人工智慧會對人類產生什麼影響,他認為:「數據將成為新的宗教,演算法將以科學的方法,比人類更瞭解自己,進而心甘情願把權威交在它手上」!
評論
評論

今天則是到了這次北京行程的重頭戲:2016 獵豹 Connect 大會,本文將以傅盛、《人類簡史》作者 Yuval Harari 與《矽谷百年史》作者 Piero Scaruff 等三人的演說為主。這三人今天都就較從歷史的宏觀角度,來看現在這個時刻,科技(特別是人工智慧)到底會對人產生什麼影響。

傅盛:人工智慧到來,正是如同哥倫布揚帆的時刻

cck0302

作為開場演說,獵豹執行長傅盛一開始分享了對現今網路時代的觀察。他認為網路時代並非像過去工業製造時代,是以生產規模作為絕對的競爭優勢,就像鄭和與哥倫布相比,雖然鄭和的艦隊,比起哥倫布只有三艘船規模遠遠大得多,但哥倫布的視野與願意堅持的勇氣,讓他發現了新大陸因而翻轉人類歷史,從此讓歐洲開始成為世界經濟的發展主體。

這讓他體認到,認知同時具有作為人類往前進的武器與障礙的二元性質。例如過去在十九與二十世紀時,中國花了二三十年就能運用西方的科技,但要花了一百多年才能真正認識深刻的運行原理。即使到五年傅盛第一次訪美,他仍然感嘆為什麼中國人工作如此努力,但世界上卻是由不一定最努力,但最勇於創新的美國享受大部分的經濟果實。而這些都是來自於你自己敢不敢想,願不願意把一件事情想的足够大。

而他認為科技與連結,就是驅動世界前進最重要的兩股力量,科技的出現讓人類以往的難題,像是飢餓、貧窮等越來越可能被解決,而全世界由於連接的存在,使得大量的生產效率被提升,大量人的認知也開始被統一起來,並讓越來越多的人,與越來越多的財富投入到科技的研發進入循環。而中國到現在,雖然的確有一點泡沫的危機存在,但今天中國崛起有很大一部分正是建立在網際網路的認知上,雖然中國對新事物的需求看似瘋狂,但這正是它充滿活力的地方。

回到他對中國市場的思考,他坦承是受到《人類簡史》的啟發,才想到要讓獵豹變成一間國際化的公司,要把中國的網路帶進世界,因此毅然而然將當時全部研發能量,都專心投入 Clean Master 的開發並走向海外,這才讓獵豹得以通過三年多的時間,完成了全面國際化和網際網路化。當然,獵豹的故事只是人類網際網路發展史的一小章,但他堅信藉由獵豹自己的成功,可以向世人展示中國網路服務也能做到真正世界級的規模。

Jpeg
▲傅盛說明小時候就是原子小金剛的粉絲,因此做機器人成了他童年以來的夢想

最後他則是再一次發布獵 豹將以五千萬美金,成立新機器人公司的訊息。在他眼裡,深度學習是資訊科學中是最簡單,最美麗的一項技術,只要輸入大量數據,就能獲得突破過往演算法的成效。 所有重覆的腦力勞動,都將被人工智慧所取代。除此以外,製造機器人也是他從小以來的夢想,因此除了成立公司以外,他也會將紫牛創業營接下來的資金與能量,都集中投資或輔導在人工智慧的領域上。而 機器人將會是個集人工智慧,用戶需求與機械製造三位一體的未來產業

《人類簡史》作者 Yuval Harari:我們將從演算法中尋求權威

《人類簡史》作者 Yuval Harari 作為傅盛之後的專題講者,用了一個很有意思的題名:數據宗教。

cck0304
▲《人類簡史》作者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歷史教授 Yuval Harari

這並不是說數據變成像基督教、佛教等我們現代定義中的宗教,而是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人類的權威來源正在產生驚人的變化,即將從以個人為主體的人文主義,移轉到以演算法為主的資訊科技上。

過去人類的歷史是由宗教領導權威,在西方是由基督教與聖經定義規範與倫理,塑造典範,而在東方可能則是由儒家、佛教所定義。但自從人類經過宗教改革、啟蒙運動進入人文主義的時代以後,人類重新獲得了自己的詮釋權,社會的權威也從宗教回到了人類自行決定。例如人文政治中,民主體制是由選民決定賦予誰權力;經濟行為中,是由消費者所決定商品優劣,美學是個人的主觀感受,倫理也不再由聖經決定,而是人類社會形成共識(例如同性戀從罪惡變成普世價值),就連教育都是主張人需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我們的自由意識就是權威的來源,不是尋求上帝而是自我;但這正在改變。

他解釋,從生物科學與醫學的角度來看,包括人類在內,所有生物的情緒與感覺,其實就是一連串複雜的生化反應過程。他以非洲大草原的狒狒為例,如果要在近距離的香蕉與遠處獅子之中做出最適合的抉擇,它得透過一連串的判斷計算才能做出決斷,若決定覓食,它將會鼓起勇氣,豎起皮毛前去覓食,而如果決定撤退,則會感受驚嚇與害怕。整個肉體就是一台巨大的「計算機」。

cck0305
▲從生物與計算科學的角度結合來看,人類整個肉體就是一台巨大的「計算機」

人類的計算方式當然更複雜。但是現在的資訊科技能力,已開始超過人類肉體的計算水準,只要有夠龐大的資料,電腦將會透過計算,做出比人類自己更瞭解自己的分析結果。這意味人類將把權威與詮釋權將從人類自我抽離出來,轉移到外部的演算法上。這並非危言聳聽。例如之前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安潔莉納瓊莉前兩年透過基因檢測,發現自己有乳腺癌的潛在基因,進而切除乳房的故事。若非透過基因檢測與運算,瓊莉是沒有辦法理解自己身體的潛在危險,進而把看似良好的自己身體一部份所切除。

在 Yuval Harari 眼裡,人們使用 Google、Amazon 以及其他以大數據所推動的服務,正是在不知不覺中已接受了演算法為我們推薦的搜尋結果和推薦。而這些推薦的根據,就是通過數據,重新所解讀出的自我。

資訊科技會變成全新的「宗教」,正是因為演算法將以科學的方法,比人類更瞭解自己,進而自願把權威交在它手上。

矽谷百年史作者 Piero Scaruff :只怕人工智慧來得不夠快!

矽谷百年史一書的作者 Piero Scaruff 則是分享了他對人工智慧的獨特觀點。首先從電腦發展歷史來看,1946 年世上第一台非軍用電腦被發明,而幾乎在同時人工智慧的概念也相應開始誕生,其中有以數學計算,以及模擬大腦神經的兩個學派,而之前人工智慧受限於電腦硬體的能力,過往都是以數學計算為主流。

cck0306
▲矽谷百年史作者 Piero Scaruff 認為「奇點」其實是不夠精準的概念

但最近類神經網路的人工智慧有捲土重來的趨勢,AlphaGo 下贏李世石的事件確實衝擊著世人,不禁讓人想到是否所謂的「奇點」已經即將到來?而可能會有一部機器,將比所有人類聰明嗎?不過他要大家先別太擔心。人們談論的奇點,其實是在四個假設上所建立起來的。第一個假設是人工智慧系統正在飛躍式的進步,第二個假設,是這個飛躍比以前任何的飛躍都還更快,第三個是人類不得不去應對這些超人工智慧,最後則是機器將做一些我們做不了的事情。

不過這些假設在 Piero Scaruff 眼裡,從某些角度來說都是錯的。第一是由於「摩爾定律的詛咒」,目前有能力真正運作人工智慧的電腦,還是過大過於笨重,很大程度上人工智慧的電腦運算能力是跟著摩爾定律發展的,但現在摩爾定律已經實質上失效好幾年了。而且除了下圍棋等特定用途,AlphaGo 與深度學習的電腦並不會做其他的事情;它也不夠環保,跟李世乭下一盤棋,AlphaGo 必須耗費 44 萬瓦的能量,而人類只需要 20 瓦的能量。

第二假設的反駁是,的確像是汽車、電話、飛機都顛覆了人類的生活,但早在 47 年前,矽谷就已造出第一個可移動的機器人,但到現在都還沒有普及,真正走入大家生活。第三則是不需要人工智慧,在自然界老早有許多,像是蝙蝠的超音波等超越人類的能力存在了。第四則是更加漏洞百出,像是燈泡會發亮、手錶能比人類感官更精準計時,機器老早在做人類所做不到的事。

以上四個反證正好證明,「奇點」概念是不夠精確的概念。因此他將把「電腦智慧超越人類」的那天,更精準的稱為「圖靈點」,但他也說到,「我們看人類和機器,一個方式是機器變得越來越聰明;另外一個方式就是機器不怎麼變,但是人類變得越來越笨 。」希望圖靈點不要以人類退化的方式達到就好。

而他表示:「我不害怕人工智慧,我怕的是它來得不夠快!」尤其像是日本這樣老年化嚴重,沒有足夠青年人口照顧的國家就非常需要需要這樣的機器人。此外,人類也需要取代做執行高危險工作的機器人。而目前的深度學習還無法讓人工智慧獲得足夠的「常識」,這需要人類幫機器找到一個邏輯的方法讓機器所學的,例如「當你對機器說餓了的時候,得確保它不會把你的貓給煮了。」而未來在人工智慧的環境下,會創造出非常複雜的社會。他樂觀的認為,到時人類智慧是變得更加珍貴,而並非被全面取代,毫無價值。

(下篇待續)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