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商告白,我被官員卡住 11 年

近日,台灣電商界人士到處奔走,要政府想想辦法。因為中國新制 4 月 8 日上路後,全面取消跨境電商的免稅額,幾乎快斷掉全台 20 萬電商的新出路。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經濟所所長劉孟俊說,舊制的行郵稅形同給海外代購業者免了關稅、消費稅,對其國內業者不公平。
評論
評論

▲ 電商圈打滾 11 年,戀家小舖董事長李忠儒說,他已脫離需要育成階段,但若台灣政府不重視電商產業,後進創業家將更艱辛。(攝影者.曾千倚)

原文載於 商業周刊 ,作者顏瓊玉,Inside 獲授權轉載。

近日,台灣電商界人士到處奔走,要政府想想辦法。因為中國新制 4 月 8 日上路後,全面取消跨境電商的免稅額,幾乎快斷掉全台 20 萬電商的新出路。以賣食品到中國的台灣電商為例,以前賣到中國的稅率是 0%,但一夜之間,就暴增到 11%,形同把淨利全吃光了!

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經濟所所長劉孟俊說,舊制的行郵稅形同給海外代購業者免了關稅、消費稅,對其國內業者不公平。

現在,中國政府正努力給其電商產業,一個常規的就業環境,讓遊戲規則更公平。但當中國的電商如淘寶與京東來台做生意時,台灣政府對其每年在台數百億的交易額,卻無計可施,反而把重點放在如何跟台灣電商查稅。

出去打不了仗,在台灣又被層層刁難。李忠儒,台灣最大寢具電商戀家小舖董事長,11 年前,他從竹科主管改行做拍賣,現在年營收上億。透過他的告白,我們可以看見這群人數不亞於半導體業,產值破兆的產業,最寫實的處境。

以下是他的告白摘要:

關卡一:想出國打仗

台灣政府卻怕我債留台灣

中國政府正很有意識在做這件事情(指稅制改革),(電商)結構整個改變,最終只有收更多錢進來,但海淘(海外代購)業者一堆都要自殺了。針對跨境(電商),中國政府態度已經從之前打游擊變成很正式看待,中國一直有很清楚的頭腦、強力執行力。

這幾年我卻看到(台灣)中小企業品牌電商,充滿焦慮。譬如我們想做跨境(生意),2 年前開始辦手續,完成公司、銀行帳戶 OBU(境外銀行開戶),最後一關被擋下來了,是台灣投審會不放心。

11 年前我創業時,我從未做過生意,不知如何報稅、成立公司行號、申請發票,到處問人,沒人可以講出標準答案。直到一天國稅局打電話來,「李先生,你有在經營戀家小舖嗎?」「請問你都有按時申報嗎?」我說我沒有,他就罰了我將近 100 萬,但我不是故意要逃,只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如果有人可以教我,不是很好嗎?

關卡二:想依規繳稅

數萬筆進銷存,竟要逐筆查

我曾收過一個公文,9 月 10 日收到,叫我把當年度 1~8 月的進銷存逐筆調給他。如果一個月 1 萬筆出貨可能有 5 萬 piece(商品項),他要你把 5 萬筆銷項全部對到每一筆進項,要全部勾稽起來,哪一個中小企業有能力做這件事?我一個月光做這件事,其他事都不用幹了。

關卡三:內外標準不一?

境外包裹,90% 逃稅逃掉

台灣政府看待電子商務的角度是雜貨店、零售、買賣業,還是隸屬經濟部商業司,但在中國有《電商法》,電商是跟著網路世界變動,一天動一次、兩次很正常;而台灣,動輒曠日廢時以年為單位計算。

中國用三單一證,即出貨單、支付聯單、物流單,以身分證去追金流收稅。台灣,金管會只顧著開放,沒有跟關務署做配套措施,我們都知道實際上就掐住金流嘛!因為金流業者,不管是銀行還是第三方支付業者,錢要付出去之前,只要成為扣繳義務人,10% 也好,20%(營業稅)也好,政府就能收到(在國外電商平台交易的)稅收了。

你(政府)在管管我們的同時,你也管管我們的競爭對手吧,我們是你的孩子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