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現金社會將讓我們活在「老大哥」監視的眼皮下?

一切金錢都變成數位資料的無現金社會當真美好嗎?美國在2013 年推出 Operation Choke Point 計劃試圖控管不正當金錢交易,但最後演變到讓一位 AV 女優帳號凍結,無法就醫的慘劇,而就連發起捐款給她都不行,官方給的理由竟是「條款規定不得在平台上接受任何相關有關成人影片的交易」。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 :the Atlantic《How a Cashless Society Could Embolden Big Brother》,經合作媒體 TECH2IPO 編譯

2014 年,歐巴馬政府昔日的第一把交椅 Cass Sunstein(凱斯・桑斯坦)曾在專欄中大力提倡無現金社會,理由是這能夠大大減少街頭犯罪。凱斯表示,經過研究他的團隊發現福利發放時採用電子給付轉帳(Electronic Benefit Transfer, EBT)系統能夠大大減少犯罪率。

在新的 EBT 系統里,受益者可以使用金融卡,不用再每次都把支票兌換成現金。這也就意味著相對貧困的住宅區裡現金流會比之前少。據調查,一旦街上人們口袋裡的現金少了,犯罪率也就會隨之降低。

現金流少了,盜竊、搶劫和侵害案或許會少一些,因為搶錢不像以前那麼簡單;同時金融卡的推廣也能在某種程度上組織人們買毒品和其他黑市商品。雖說有了金融卡人們依舊可以取錢去做違法的事,但正如凱斯在著作《助推》(Nudge)中提出的,稍稍改變環境,略微提高人們違法的難度,犯罪率就會大大減少。

就在 Sunstein 專欄發表的一年後,哥倫比亞大學就有學生因在 Venmo 上交易毒品嫌疑被捕,被判了五項毒品相關的罪名,其中一項包括試圖販賣毒品。學生自稱他的同學和顧客都是在 Paypal 旗下的電子支付手機應用 Venmo 上完成交易的。

Venmo 默認每一筆交易都是透明的;要在 Venmo 上付錢或者收錢,你都得寫理由。這個程式類似於支付界的社交媒體,你可以看到你朋友之間的交易,有時候還會附有趣的說明和 Emoji。這位販毒嫌疑人每次都要求他的顧客們捏造一些稀奇古怪的理由,以此來增加自己的辨識度。

如果真要追究起來的話,確實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擋學生們去 ATM 取錢然後用在違法的事。但去 ATM 取錢的話會浪費時間和精力,而 Venmo 就在你的手機上。幾個好端端的常青藤精英就這樣把自己毀了。

在無現金社會裡,現金會被轉換成數字,資訊,電子資金。簡單來說,現金將會被資訊取代。

資訊這東西可比閃電還快。它能在一瞬間穿越整座城市、整個州,甚至是國境。它可以流通於任何設備上,手機電腦無所不能。現金會安安靜靜地躺在銀行裡,而資訊可不會就這麼窩在你口袋里。

但當這些資訊到處流竄的時候,審核和監視這兩個捕獵者始終緊追在他們身後。電子資金當然也不例外。當錢變成訊號的時候,它就更容易被監視和追蹤;當錢變成消息的時候,你會第一時間收到。

2013 年,美國司法部門出台了 Operation Choke Point 計劃。該計劃主要是為了調查企業和銀行的不正當金錢交易,而 2014 年,該計劃由於強力反對和阻止發薪日高利貸而頻頻遭受攻擊。表面上,這似乎是在保護員工;但真實用意恐怕沒這麼簡單。

起初,雖然消費者高利貸確實不利於借款人,消費者的利益也需要保護,但這種高利貸還是合法的。於是司法部門就要求銀行和付款處理方(Payment processor)遵守政府政策,積極監管和舉報高風險活動。如果政府認為某些業務活動「可疑」,銀行就必須主動關閉該項目。如果銀行拒絕,司法部門就會介入調查。截止到 2013 年 12 月,司法部門合計向銀行和 Payment Processor 發了 50 張傳票。

在眾多對 Operation Choke Point 的反對聲中,最響亮的當屬擁護持槍權的積極分子們,因為在該項目監管下整個軍火和武器產業都被打上了「高風險」的標籤。根據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官網上的定義,煙草、電話行銷、色情影片、陪酒、相親服務、網路賭博、舊幣商等等一系列全都屬於「潛在的高風險交易活動」,但可疑的是實際上槍支產業是 Operation Choke Point 唯一重點鎖定的打擊對象。

Operation Choke Point 的反對者們認為這項表面上是為了保護消費者,實則為政府對於企業的打壓。像色情影片等許多目標產業可能確實在倫理道德方面不太符合常情,尤其是像槍支這種問題就很容易上升到政治層面,成為政治家之間的矛盾。一位專家對此表示,墮胎診所和環境保護組織可能在歐巴馬政府的管制下安然無恙,但若是到了別的政府團隊手中,這些組織很有可能淪為打壓另一方的工具。

在很多保守派看來,Operation Choke Point 是文化戰爭中的反自由派,也是政府對第二憲法修正法案下的黑手。雖然目前還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槍支是 Operation Choke Point 的第一打擊目標,但隨著被信用卡公司壓制或凍結帳戶的武器商越來越多,民怨也依然不斷。

與此同時,色情產業也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不受色情片演員都受到了經濟制裁,僅僅在 2014 年春季就有上百名成人演員的私人銀行帳戶被凍結。但 Operation Choke Point 可不會就此作罷。

AV 演員 Eden Alexander 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2014 年春季的某一天,Eden 由於嚴重的過敏反應去醫院看了醫生。但由於她的帳號被凍結,藥店以為她是非法用藥因而拒絕給她開藥。據 Eden 本人所說,她在醫院遭到了歧視還被拒絕開藥。結果 Eden 被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她無法工作也無力養活自己。

Eden 的朋友和支持者們(其中很多是她的同行)聚到一起,在 GiveForward 平台上開始了眾籌活動,為她籌集醫藥費。Eden 籌到了 1000 美金,但之後群眾募款活動被迫停止。GiveForward 給出的說法是該活動違反了付款處理方 WePay 的服務條款:「WePay 條款聲明用戶不得在該平台上接收任何成人影片相關的付費。」

就在 Eden 收到通知郵件並把這件事公佈到 Twitter 上的幾個小時後,她由於病情惡化被救護車送進了醫院。

在交易、籌款或付費等行為過程中,所有活動都必須要經過 Visa、Mastercard 和 Paypal 等巨頭設置的「關卡」。

對 Eden 的遭遇有所瞭解的社交媒體用戶們第一反應是 Eden 又一次遭到了歧視,而群眾募款活動之所以被停止是由於她的職業使然。但出乎意料的是,Eden 的某位支持者在 Twitter 上大力呼籲人們給 Eden 捐款,而每一筆捐款她都願意給對方發裸照作為交換。不過這裡有個小問題:WePay 到底是怎麼在 Twitter 上發現這件事?難道他們在跟蹤所有的群眾募款活動用戶在 Twitter 上的所發的文?

Eden 遭到的經濟制裁惹毛了不少她的粉絲和支持者們。給 Eden 募點錢就這麼難嗎?如今世界上有這麼多籌資平台,而每年付費轉帳相關的手機程式也是一撈一大把。在無現金社會,付費應該比用現金的時候便捷而且有效率。

然而仔細想一想,這些程式和服務為何會如此之多,政府卻沒有任何異議?事實上這些程式的數量之多恰恰說明瞭為什麼 Operation Choke Point 計畫能夠實行。所有的金錢交易都會經過三個階段:賣家,處理方和銀行。而在這樣的流程中,一切交易最終都逃不過 Visa、Mastercard 和 Paypal 設置的關卡。而這樣的「關卡」(Choke Point)也正是 Operation Choke Point 計畫名字的由來。

「關卡」機制並不全然受政府管制;事實證明有時候它會向非法的要求做出妥協。例如飽受爭議的 WikiLeaks(維基解密)和 Backpage 網站也遭到了經濟制裁。只需稍微施加一下壓力,那些眼中釘就只能看著自己的銀行帳戶被凍結。Operation Choke Point 本就是加大版的裁量機制,這種傾向也更為嚴重。

Eden Alexander 從來都不是聯邦政府重點的打擊對象,而她重病住院這個結果也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Eden 之所以被經濟制裁,就是因為她中了 FDIC 的槍:「色情影片」、「債務合併詐騙」、「暴利產品」這三條,Eden 不是符合,就是有嫌疑。

但 WePay 對此作出的聲明卻進一步強調了 Operation Choke Point 計劃和 Eden 募款被停之間的因果關係,也讓我們看到了這計劃能造成多大的影響,或者說禍害。「由於相關政策,WePay 不得不加大對合伙人及信用卡網路的審查,尤其是對於成人內容。我們必須執行這些政策,不然我們將面臨巨額的罰款或是成百上千的業務被迫中止。這些政策讓 Eden 的處境雪上加霜,我們對此表示非常非常抱歉。」WePay 代表人在聲明中寫到。

在今天這樣的資訊時代裡,政府的「家長式作風」也比昔日更直接和強制性。與之而來的後果就是群眾的不滿和政府人性的喪失。看看 FDIC 列出的「高風險」產業列表就知道,其中有諸多違法行為,卻也有很多是明明合法的活動:賭博,煙草,成人片等等。

總體來說,電子給付轉帳系統還是利大於弊,尤其是對於那些靠著發薪日貸款和現金過日子的人來說著新系統簡直就是莫大的福音。但在某種程度上,新系統卻也讓政府更為強大,更方便政府施壓、監視和審查我們的每一筆交易。

可以確信的是,無現金社會將為我們開啓一個充滿約束、監視和壓制的世界,而美國的窮人們早已受夠了這些。

電子給付轉帳系統把最窮最脆弱的人群首先推向無現金社會;Operation Choke Point 將會進一步利用無現金社會,推行其支持者們所謂的「消費者保護計劃」,而批判者們把它視作政府打擊非法行為的幌子。審理機制已經影響到了整個社會。FDIC 通過給產業打上「高風險」的標籤來施加壓力,甚至打壓合法的交易活動。而最後惡人要讓 WePay 來當,WePay 不得不決定組織 Eden 的募資活動。

Eden 成為了「無現金社會」的犧牲品之一。隨著電子支付的普及,瓶頸這樣的審核機制也變得越來越重要。而我們也因此確信,我們 遲早會步入「無現金社會」,所有的金錢交易都會記錄在資訊系統裡,管理者也更容易監視我們。Eden 不是第一個受害者,也絕不是最後一個。如果要根據官方對 Operation Choke Point 的說辭來解釋的話,那就變成了消費者保護計劃害慘了 Eden;這顯然是一派胡言。但消費者保護和打擊違法行為本就是一家:它們都是「家長式管理」的產物,尤其是對窮人的管制。特別是當政府打擊違法行為的時候,最大的受害者還是窮人;因為社會對他們的道德要求更高,倘若他們試圖逃避,他們就會因此受到懲罰。比如福利受益者必須要接受又羞辱又費時間的藥物檢測;女性(尤其非白人)走過紅燈區的時候,她們可能會因為錢包中有保險套就受到騷擾甚至逮捕。

窮人早就受夠了監視、控制和限制,而在無現金社會中他們的處境還會更加艱難。對於最需要幫助的人們來說,我們的新社會無疑是雪上加霜。

不過當然,無現金社會的推行會影響到所有人,不僅僅是窮人。這也就是為什麼反科技自由主義派長久以來都強烈反對無現金社會,他們認為這樣的社會就是一座電子全控監獄,數位時代中隱私侵犯的元兇。這種恐懼也促進了不少創新,例如 David Chaum 的 ecash、臭名昭著的比特幣協議等等。

Chaum 最注重的就是讓電子貨幣躲開有關部門的監視審查。比特幣的創造者 Satoshi Nakamoto(化名)費盡心思削弱可信第三方終止交易的權力,就是為了躲開 Operation Choke Point 這樣的組織。類似的加密電子貨幣正在試圖在無現金未來社會中開闢出自由的天地。

但加密電子貨幣恐怕已經沒有多少容身之所了。相信你也聽說了近日 ecash 遭到打壓的新聞。比特幣雖然在電子貨幣中相對比較普及,但有關部門正在加強對電子貨幣的監管,尤其是用政府貨幣兌換比特幣。這種監管就如同現實貨幣的監控機制,也正是 Satoshi Nakamoto 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況。

雖說現在加密電子貨幣(Cryptocurrency)還未成為聯邦政府的重點封 殺對象,但在付款處理方封鎖的時候,電子貨幣確實可能成為犯罪分子交易的渠道。

付款處理方拒絕處理 WikiLeaks 的交易的時候,WikiLeaks 的組織者們轉向了比特幣募資。當 2015 年,Visa 和 Mastercard 停止為 Backpage 服務的時候,Backpage 上的那些性工作者們也用起了比特幣。

2015 年 6 月,庫克郡郡長 Thomas Dart 向各大付款處理方謝了封公開信:「作為庫克郡郡長,作為一位父親,一名心切的公民,我在此希望你們可以立刻終止和抵制 Backpage.com 等網頁上的信用卡服務。

Backpage 是個廣告網站,但也是傳說中「全美最大的援交網站」。根據反色情交易組織所說,Backpage 也是性奴交易的天堂。然而有些性工作者確認為當局不讓他們放廣告是對他們的一種迫害。「對性工作者來說,在網站上放廣告意味著他們可以更謹慎地挑選潛在客戶並少出門。研究調查表示,如果性工作者無法在網上放廣告並挑選客戶的話,他們就不得不出門拉客;這使得他們更難以篩選掉有暴力傾向或是拒絕安全性交的客戶。這就會造成性工作者們對皮條客的依賴,也讓他們更容易被壓榨。」Alison Bass 分析。

然而立法部門或法庭卻從未對此進行過探討。Visa 和 Mastercard 立刻遵循了 Dart 的指示,終止了 Backpage 的信用卡服務,使得性工作者無法在網站上做廣告。

金融監視無孔不入,合法權利或保障都形同虛設。

Dart 的公開信和 Operation Choke Point 如出一轍,不過是多了威脅的意思。如果 Dart 走了合法途徑、以法律對抗 Backpage 的話,那毫無疑問他會慘敗。事實上 2009 年 Dart 就曾以色情廣告為由起訴了 Craigslist 網站,結果吃了敗仗。雖然 Dart 在信中把自稱為庫克郡郡長,但身為郡長他卻從未對 Visa、Mastercard 甚至 Backpage 實施過任何法律。信中還提到了聯邦政府的反洗錢法律和網站上存在的所謂性交易行為,但其行文無外乎都是在煽動群眾的恐懼、懷疑和焦 慮。至於是否和 Operation Choke Point 有關,Dart 表示他是在向 Visa 和 Mastercard 請求自願行為,而非刑事起訴、申訴或是禁令。

當然如果 Visa 和 Mastercard 對此反抗的話,Dart 很有可能會繼續「委婉地」威脅這些巨頭,就像司法部門向不服從的銀行和處理方發送法院傳票一樣。但由於這兩家公司都立刻做出了行動,我們也無從知曉。

2015 年 12 月,伊利諾伊州聯邦上訴法院向 Backpage 發出了對 Dart 的禁令。法官 Richard Posner 在文件中抨擊了 Dart 企圖「濫用職權,以威脅的方式關閉公民表達思想和意見的平台」,此舉觸犯了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

在法庭上,Visa 聲稱「Visa 完全沒有感受到 Dart 郡長威脅的意思」,並表示 Visa 對 Backpage 的一切所作所為都是出於自願原則。但早在 6 月份,Dart 的傳播總監就曾發郵件通知 Visa,聲稱郡長辦公室里很快將召開一場有關 Backpage 和性交易的記者招待會。郵件中寫到:「是否要繼續向 Backpage 提供服務,這場記者招待會的風向完全看你們的決定。」當時 Visa 員工之間的公司內部郵件曾把 Dart 的這封郵件稱為「勒索」。

在法官 Posner 看來,Dart 的手段是絕不能容忍的。Dart 的方法極易被其他官員效仿,像這樣「未授權、無管制、不走法律途徑、以政府的權勢加壓將,譴責中威脅政府想介入的活動,以違反倫理道德的藉口強迫對方終止活動。」

雖說 Posner 並沒有提到,但 Dart 的這套方法確實從幾年前開始就成為了政府官員的標準手段,例如議員 Joseph Lieberman 就曾在美國國務院外交電報發佈之前讓付款處理方停止為 WikiLeaks 提供服務。

在這樣一個政府四處施壓終止金錢交易服務的年代,美國法院對 Backpage 的真是我們最需要的。但這整件事件的起因都是 Dart 粗暴又下流的威脅;如果下一次,同樣的情況卻遇上了一個非自由主義傾向的法官呢?被威脅的那方就只能啞巴吃黃連了嗎?

現金從我們口袋裡消失,整個美國乃至世界終將會進化成無現金社會。金錢交易的監視將會無孔不入,一切合法權益或是保障恐怕都擋不住有關部門的眼睛。

2011 年 11 月,WikiLeaks 遭到經濟制裁後,不久,WePay 創始人 Mark Suster 就在 Reddit 上發佈了自己的「Ask Me Anything 」,把自己的公司稱為「反 Paypal」。Mark Suster 表示他對 PayPal 早有預備一樣不分青紅皂白凍結那些為了做好事籌錢的銀行帳戶的行為感到非常擔憂。

當時離 PayPal 凍結 WikiLeaks 帳戶僅過去一個月。於是 Reddit 上評論區里自然就有人問到了 WikiLeaks。

Mark Suster 回應道:「理論上,你可以用 WePay 搞募資,或是捐給別人。在這種事情上我們是盡可能不關注不插手的。我們很自豪我們從未凍結過任何銀行帳戶,但如果是像 WikiLeaks 這種極端情況的話,有關部門很有可能會強迫我們介入。」

四年後,這家當初如此自豪的公司似乎覺得為重病入院的性工作者募資,屬於和 WikiLeaks 一類的極端情況。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賣家關係維護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UI / UX 設計師(中壢)

雷麒科技有限公司
桃園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Platform)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