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st 的內部大混戰,很可能源自於蘋果與 Google 的文化衝突!

由 iPod 之父領軍的 Nest 日前被爆過度苛刻員工,造成收購進來的原 Dropcam 團隊有一半成員出走,而該團隊前 CEO 又撰文回擊 Tony Fadell 簡直是「暴君」,若爆料為真,這態度確實是讓 Nest 陷入困境的主因之一。不過若從組織管理的角度來看,這很可能是蘋果與 Google 的一次文化衝突。
評論
評論

在三月底,美媒《The Information》對 Google 旗下物聯網子公司 Nest CEO Tony Fadell 的一篇報導意外掀起了一場風波。報導本身披露了 Nest 內部嚴重的不合狀況,Nest 收購的鏡頭創業公司 Dropcam 原 100 名員工已有超過五成離職,而其中之一的前 CEO Greg Duffy 並將 Tony Fadell 形容成「暴君」,整個 Nest 宛如 Tony Fadell 統治下的陳腐官僚體制。

在報導出來以後, Greg Duffy 還另外加碼在 Medium 撰寫專文,回擊 Tony Fadell 對 Dropcam 團隊「不夠格」的批評,並表示規模小很多的原 Dropcam 團隊,明顯比 Nest 為 Google 帶來更亮眼的收益。甚至最後 還有前 Dropcam 工程師匿名 在 Reddit 爆料,在 Tony Fadell 帶領下,員工被迫每天加班到已嚴重影響婚姻和個人生活的地步。

▲Greg Duffy 以國王新衣為例,在 Twitter 上發表疑似諷刺 Tony Fadell 的言論

原本在兩年前 Nest 風光以 32 億美元的高價風光被 Google 所收購,並且被視為 Google 進入智慧家庭領域的重要基石;隨後不到半年, Nest 又以 5.5 億美金買下 Dropcam,頓時間頗有將為 Google 掀起一股智慧家庭大革命的驚人氣勢。不過這兩年內 Nest 並未如外界想像有一番大作為,僅僅只推出一款整合性的產品 Nest Cam 跟舊有產品的升級,營收數字更是遠低預期。

對 Nest 而言難關更不僅於如此,似乎就連自家老闆也看不太下去目前的窘境。在面對對手 Amazon 強勁的智慧家庭語音助理 Echo 時,Google 並非選擇 Nest 與 Dropcam 開發其競爭產品,而是使用 Android 和 Search 中積累的語音識別技術,展開代號「Chirp」的開發計畫;甚至就算 Nest 自己主動爭取參與研發,Google 也將其排除在外。

而現在 Nest 更是隨即公布將在五月完全關閉旗下產品 Revolv 智慧家居中心的支援系統,原本 300 美元的 Revolv 將徹底喪失功能,變成家中完全多餘無用的一塊「磚頭」。 Revolv 本身是在 2014 年被 Nest 另外收購,但似乎 Nest 要的是員工而不是產品;甚至在 Nest 收購初期,就已馬上停止了 Revolv 產品的販售。

「災難」很可能源自於 Google 組織文化與 Tony Fadell 風格的抵觸

《財富》雜誌 從產品面的角度出發,分析並認為目前 Nest 陷入了止步於平台,而非建構生態系的窘境;但若以組織管理與文化的角度來看,Nest 這場背腹受敵的災難,很可能正好是 Google 組織文化與 Tony Fadell 個人領導特質牴觸所導致的結果。眾所皆知,Tony Fadell 也是鼎鼎大名的 iPod 之父,他曾表示自己「始終是個設計師」,並對設計美學有著近乎苛求的超高標準;但就跟他的老同事賈伯斯一樣,Tony Fadell 也是善於說「不」,相當堅持己見甚至作風強硬的一個人。

另外,Google 相當喜好保持 扁平化的組織 ,一方面讓主管與員工保持良好垂直溝通,保持「由下而上」的創新能力,另一方面也力保不同團隊間有足夠的水平聯繫。即使到了成立控股母公司 Alphabet 也是一樣 ,雖然旗下子公司就算各具有強力領導人和獨立性,但深根已久的 Google 組織文化讓他們同時具備橫向的整合能力,像 X 實驗室無人車開發初期就能充分利用 Google Maps 資料在其中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

但這看似「彼此獨立卻又能橫向合作」的企業文化,在碰到 Tony Fadell 來自「蘋果式」,跟賈伯斯並無二致的強力上至下管理方法很可能就會有問題。如果 Greg Duffy 跟匿名工程師的爆料為真,那麼 Tony Fadell 對員工過於苛刻的態度確實是讓 Nest 陷入困境的主因之一;但若從再俯視一點的角度來看, Tony Fadell 對產品堅持己見卻不善溝通的風格,就已相當程度阻斷了跟其他子公司的合作機會;Tony Fadell 的高壓管理風格在扁平組織下,那種馬上讓壓力感染到每個員工的狀況將阻礙由下至上的創新想法。

換言之,Tony Fadell 的管理方法自然是出於 蘋果那種高度控管、嚴謹不容失敗,講究領導者個人能力與細節的環境 ;這並不是指 Google 就不追求嚴謹,但從 Alphabet 對各子公司各負盈餘的佈局,就可以察覺 Google 文化容許一定的犯錯;可是在眾多 Alphabet 子公司其中,由 Tony Fadell 領軍的 Nest 就好像在眾多雞蛋中放了一顆石頭,在自家產品上或許能依管理者自己的想法追求品質極致,但卻缺乏了橫向溝通,甚至整合其他自家技術的空間。

還有機會嗎?

不可否認把策略過度集中在 Nest 狀況下,目前看來對 Google 在發展家居物聯網方面確實有不小的風險。目前 Nest 在下一個主力產品 Flinstone 上已耗費了整整三年時間,但到目前為止卻沒有任何進一步的消息;Google 也給了 Nest 最後通牒,一定要在今年秋季發表新品。不過往好處來看,若 Nest 可以一改過去的「孤高」態度,與其他 Alphabet 旗下技術整合並不是毫無機會。Tony Fadell 確實是名絕無僅有的設計師與發明者,但這也就得看他是否願意「放開心胸」,將 Nest 組織調整成更適合 Google 的樣貌。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