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nie Sanders 與眾多志願工程師們,要打場最草根的網路選戰

隨著科技與社群媒體日異月新,網路早已是關鍵選戰左右的重要領域了;但雖然在這次美國總統初選中各黨派的候選人無不重視網路宣傳,但其中最能體現自主自發的「草根精神」,或許就是左派色彩強烈,民主黨桑德斯的陣營。
評論
評論

原文來自於 Politico《Bernie’s Army of Coders》,由合作媒體 虎嗅網 編譯

去年春末,Jon Hughes 受民主黨候選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言行啓發,開始建一個網站。Hughes 當時 29 歲,已為人父,住在俄勒岡州南部,和 Sanders 的競選活動沒有任何關係,最近一位讓他感興趣的總統是 2012 年的 Ron Paul。但他會寫程式,建了一個網站,能完成很簡單卻重要的工作:你在這個網站上點擊自己的位置,網站就能告訴你該在何時到何地去為民主黨初選和預選投票。這個網站在去年 6 月啓動。

現在 Jon Hughes 的這個網站,voteforbernie.org,已經獲得了超過 200 萬獨立 PV。用 Google 搜尋「投票給桑德斯」(vote for sanders),這個網站排在首位,而且只是搜尋「如何參與初選」(how to vote in the primaries),這個網站也排在首位。在美國各地想要參與初選的人現在都被導向這個網站,頁面上用又大又花哨的字體寫著,「你能投票給 Bernie 嗎?」(Will you be able to Vote for Bernie?)

桑德斯背後的工程師們開發了很多這樣的網站和 app,像 Jon Hughes 一樣,他們往往和競選活動並無從屬關係。目前桑德斯已在初選中獲得超乎預期的成功,這成功背後有一個超過 1000 人的科技志願者圈子,他們以大概每星期推一個新 app 的速度不停提供類似的創新。

如果說病毒式傳播的影片、數據分析、Twitter、集會頁面是過去總統選舉的突破領域,2016 則是 app 之年。沒有人比 Sanders 更得益於此,這位反建制、此前是無黨派人士的民主黨候選人,現在擁有一支能寫程式又免費的大軍助陣。他的寫程式志願者中很多人都不到 30 歲,在參與政治方面是新手,關注他是因為一個粉絲驅動的 Reddit 頁面,這個留言板在 2016 年比其他任何人的都大。「SandersForPresident」這一個 Reddit 頁面擁有超過 18 萬 8 千個訂閱者,比那些為汽車、啤酒、甚至色情內容建立的頁面更受歡迎。

「這對我們來說是極好的資源」, 桑德斯競選活動的數位總監 Kenneth Pennington 說,他是和科技志願者保持聯繫的幾位官方代表之一,「這說明瞭整個競選活動的理念。志願者在這裡聚集」。

與桑德斯有關的 app 種類繁多,難以詳述,有一些能從蘋果 App Store 或 Google Play 上免費下載,另一些只是志願者內部使用的工具。有一個名為「Ground Control」的 app,能組織志願者電話銀行主機(organize volunteer phone-bank hosts),能幫競選工作人員管理草根群體活動(approve grass-roots events)。另一個 app, Bernie BNB,有近 1000 名使用者,都是支持桑德斯的志願者,不是在找過夜的地方,就是願意分享自己房子裡的空床位。還有 200 萬訪客已經點擊過 feelthebern.org,這個網站有很多註解,匯總了桑德斯在氣候變化、移民等等方面的政治立場,志願者能把每一個頁面都變成可下載的拉票傳單。

「我聽說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PACs)花了 100 萬到 200 萬美金,雇人全職建一些爛網站」,30 歲的科技志願者 Daniela Perdomo 說,她住在布魯克林,離希拉蕊的競選總部不 遠 ,她在家裡帶頭開發 feelthebern.org,耗時超過 5 個星期,都是在晚上通宵。

希拉蕊與桑德斯的對比十分鮮明。她的營運在某種程度上是由前 Google 高階主管 Stephanie Hannon 領導,一支在歐巴馬競選活動中、在民主黨宣傳架構中磨練了線上宣傳技巧的數位大軍也在幫助她。但希拉蕊的科技創新者們行動受到階層管理結構阻礙,幾位民主黨和共和黨技術專家在接受採訪時說,階層管理結構被視為是對創新的壓制,或者說至少要通過幾層簽署同意才能上線。

「希拉蕊團隊採用了自上而下的方式,認為雇用履歷最漂亮的人就行」,一位民主黨知情人士說,「作為商業模式,這樣行得通,但當成功的標準變成獲得投票的時候,這種方式就明顯不如自然成長而來的人力模式」。

希拉蕊的團隊,對向競爭對手洩露自己的創新很焦 慮 ,不太願意公開炫耀自己競選活動中的新科技工具。「募集更多的草根捐助,組織更多志願者,觸及更多能被說服的選民,優化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的競選活動專注於開發這樣的工具,無論是不是能上頭條」,希拉蕊競選活動的發言人 Jesse Ferguson 在一份郵件裡這樣寫。

希拉蕊的競選活動在這一輪總統選舉中炒作了一款 app,能幫助區負責人在愛荷華州複 雜 的初選中即時導航,避免 Martin O’Malley 的支持者站到 Sanders 這一邊,但這算不上關鍵的一手。Sanders 和 O’Malley 的工作人員說這兩位候選人也有專屬自己候選人的版本,而且這一概念已經在 2004 年的選舉中以表格的形式存在過了。

「希拉蕊 1996 年式的選舉活動似乎在數位技術這一塊陷入泥濘了」,Vincent Harris 說,他此前負責 Rand Paul 競選活動的數位化工作。

桑德斯的競選活動卻不停向前。每天都有新的志願者到 Slack 上來描述自己的最新想法。在前幾個禮拜,有人提起了一個新計畫「4bernieorg」,旨在「連接 Bernie 與他急須爭取的少數族群」。桑德斯的競選活動也在鼓勵志願者幫忙,工作人員在論壇上尋求幫助、參與討論已是常規動作,競選活動甚至罕見地在 GitHub 上公開了自己的一部分程式碼。

「我認為越快把工具交到大家手裡,效果就越好」,西雅圖的 Jon Culver 說,這是這位 29 歲的 Web 開發者第一次志原參與總統競選活動,他開發了一個 app,能在民主黨辯論期間自動轉發 @BernieSanders 帳號言論的 app,還開發了一個簡單的網站,能讓更多電話銀行使用者簽約參加募資,還開發了另一個 app,幫人理解採用預選(caucus)而非初選(primaries)的 5 個州。「Yeah」,他補充說,「我們比希拉蕊的團隊更能創新」。

有時候這些自發的志願者工作會成為桑德斯官方競選活動的一部分。在稍早,桑德斯官方競選活動啓動了基於 Hughes 網站的新工具,幫助支持者們查詢諸如初選或預選日期之類的重要細節資訊,也能查詢他們是否已經為投票而註冊過。去年夏天,由志願者 Rapi Castillo 開發的事件地圖被桑德斯官方網站採用,這張地圖標注了桑德斯在全國的各場競選活動,Rapi Castillo 是一位居住在皇后區的菲律賓移民,目前還不是美國公民,今年 11 月不能投票。

在競選活動之外,志願者們還開發了一些能讓桑德斯形象實現病毒式傳播的 app,比如「Bernie Photo Booth」,能讓支持者把桑德斯的臉或者頭髮、眼鏡加在自拍或 Facebook 頭像上;再比如「伯尼輕騎旅(Bernie Light Brigade)」,一群支持者用 Facebook、Reddit 和其他社交媒體組織聚會,在公園裡,在高架橋旁,在酒店外,展示支持桑德斯的閃亮招牌。

這種交流也是雙向的,桑德斯的志願者常常聽到競選活動需要幫助,競選活動也能同時充分使用志願者的免費勞動力。舉個例子,桑德斯的一個主要技術顧問登入了志願者的 Slack 頻道,尋找一些「不介意屈尊做點小事」的人,比如處理與潛在支持者有關的數據,接下來志願者就能撥打後續跟進電話了。

「你們能拯救 Bernie 的競選!只要能保證我們的投票者聯繫程式運轉」,競選活動顧問 Zack Exley 這麼寫著。

有時候,志願者表現得如此出色,甚至開始為桑德斯的競選活動全職工作。比如 23 歲的 Zach Schneider,去年 5 月從南伊利諾斯大學畢業,現在的職位是技術總監,他的成就包含一個刷信用卡的 app,在桑德斯的公開集會上,T 恤銷售最初很混亂,有了這款 app 之後,只要列好清單就行了。再比如紐約的 Saikat Chakrabarti,這位 30 歲的哈佛畢業生放下了自己的科技創業公司,來為競選活動寫程式碼。

因為一波創紀錄的小額捐贈,其中包括從 Reddit 粉絲那裡募集到的 150 萬美元,桑德斯的競選活動資金充足,正準備從工程師志願者中多正式招募一些人。如果這些志願者加入競選活動,他們或許能第一次實現真人會面,桑德斯的志願者和工作人員遍布全國,只通過 Slack、Hustle 和郵件協作。很多開發了競選活動關鍵工具的人說他們從未見過面。

桑德斯競選活動中的這種分布式特徵可能在科技圈已不新奇,但在政治中還是新事物——這與 2012 年歐巴馬在數位競選策略截然相反,那時候民主黨不用應對公開初選,能把所有資源投入到最終的選舉中。在這些努力中有一項被大肆炒作,就是在舊金山開設競選辦公室,讓在矽谷工作的人能在有空閒時能幫忙。在這一輪總統競選中,Rand Paul 也嘗試了這一招,用他那種拯救網路(save-the-Internet)的自由論精神:這位肯塔基參議院去年就在舊金山與德州的 Austin 開了辦公室。但桑德斯陣營並沒做這些事。「我從沒想過這些」,Pennington 說。

但分布式運作也給自己帶來了挑戰。從法律角度來看,財務專家認為這種形式沒有什麼障礙:只要桑德斯的志願者不是由某個外界實體付費勞動,他們為自己支持的競選者做的這些都完全沒問題。但要確保每個志願者所提供的主意都為大選有利,本身就是難題。很多為桑德斯開發的工具功能重疊了,也並不是每一個都能走出測試階段。一位民主黨技術專家指出某款志願者開發的 app 並沒有區隔哪些門該敲,哪些門不該敲。「這主意糟糕」,這位專家說,「你不該向所有人拉票」。

「聽起來他們得到了不少好東西,但也可能走偏」,奧克蘭的技術專家 Catherine Bracy 解釋說,她在 2012 年曾運作歐巴馬在灣區的競選辦公室。「我不想說這是浪費,一些工具自有其價值。但這些工具能幫伯尼·桑德斯提高效率、有效爭取選票嗎?我認為還是個問題。」

Bracy 質疑的 app 包括「Bernie BNB」和旨在幫助志願者完成工作、把支持者帶到投票地點的工具。兩個聽起來都很方便,但她警告說任何事故或負面事件可能被放大到桑德斯身上,即便這些 app 聲稱自己與官方競選組織並無附屬關係。

「必須有人負責」,Bracy 說,「這是矽谷的狂野心態,他們製造了這些工具,但並沒有想清楚會對人有什麼影響。」

Bernie BNB 的用戶會自動收到一條法律免責聲明,稱這些用戶自己已經放棄對桑德斯競選活動及相關組織的「任何所有權」(any and all claims)。Bernie BNB 的開發者之一 Justin Schulz 說,沒有人審查潛在 Host 和 Guest 的真實身份,「我們不能保證誰在用這個平台」,這位 32 歲的紐約人說,「即便如此,我們也只收到了關於 Host 和志願者的正面意見」。

桑德斯的志願者和他們開發出來的工具會不會影響這次選舉,尚待觀察,這些網站和 app 究竟是更有力的競選工具,或只是激情的標誌,目前也尚無定論。

現在已經很難去追蹤志願者在做的每一件事。一些最新的計畫試圖處理這種 雜 亂的狀態,比如一個把談論桑德斯的 80 多個 Slack 頻道都集中到一起的 app。 有人也開發了一個最能展現真相的網頁,頁面地址是 bernkit.com,功能很簡單:專門蒐集和展示所有為桑德斯寫的 app。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營運工讀生 (Part-time Intern)

Wante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Backend)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Front-End Developer 前端工程師

Infocast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