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創盼外籍白領非降低成本,而是必須走入國際!

余宛如委員針對鬆綁外籍白領議題,在立法院舉辦「新創產業邁向國際的因應與挑戰」座談會,並邀請民進黨顧立雄、吳焜裕、陳曼麗等立委,國發會、勞動部等相關行政單位與會。為什麼台灣新創公司需要外籍白領?而鬆綁真會壓縮到台灣勞工權益,政府又真的會好好把關,並有齊全的配套措施嗎?
評論
評論

昨日(3/1)余宛如委員在立法院舉辦「新創產業邁向國際的因應與挑戰」座談會,並邀請民進黨顧立雄、吳焜裕、陳曼麗等立委,國發會、勞動部等相關行政單位與會。希望廣集新創事業的直接意見,並直接與行政部門溝通交換意見。會議一開始就邀請到 ProSiebenSat.1 楊致偉、台灣新創競技場韓荷麗,以及蓬勃運動執行長徐正賢三位,用國際企業、外籍工作者與台灣雇主等三個不同角度,分享新創與外籍人士工作經驗。

與會者:台灣新創走進國際,需要外籍人才推我們一把!

楊致偉認為台灣雖然技術優秀,但國際接軌能力不足,所以需要有混血新創能力來進入國際。在他觀察,有許多台灣的優秀新創團隊,正是因為台灣本土缺乏國際性人才,最終選擇直接出走美國或中國。若要讓台灣的新創公司能別的區域競爭者公平競爭,鬆綁國外白領是相當有效的作法。他並舉矽谷三分之一都是移民子弟創辦為例,新創公司第一天就必須以全球市場為目標。

他進一步表示鬆綁並不是引進低薪白領,而是為新創公司尋找一起探索未來的早期員工,薪資結構可以交給市場機制自行決定,但也希望仿照國外新創能以股份替代現金,降低新創早期資金吃緊,增加優秀早期員工的的參與意願。但他也建議必須搭配總量管制,表列外國人士參與的核心職能,針對的特定行業限制。

目前在台灣新創競技場工作的韓荷麗(Holly Harrington)則分享自己身為美國在台的工作經驗,她 2005 到台灣後立即感受到台灣人對於換工作不甚友善,一開始只能教英文,而後也遇到要連續工作五年才能拿到永久居留證的問題。並且她從自己在台灣新創競技場工作的立場表示,台灣新創有極大的外籍人士需求,但往往雇用外國人的法規問題就是一大難關。她認為新創事業引進外籍員工有以下特點:1. 外籍員工跟本國在職缺上有明顯分工,不會佔用原台灣人的工作機會。2. 台灣需要對外的擴展人才。3. 外籍工作找會對台灣認同感增加。4. 能進一步增加台灣的商業國際化程度。

aks
▲余宛如、顧立雄與陳曼麗三位與會立委

而蓬勃運動執行長徐正賢則更是以林書豪為例,表示若依照現行就業服務法,林書豪「只有」哈佛大學經濟學學士資格,是無法來從事「經濟」相關工作的。而徐正賢所聘用許多在法國、美國都有教練證的員工,但因國內行政機關怠惰不受理,無法證明「其專長」,只能憑藉其「碩士」學歷證書。「政府根本沒搞清楚,台灣新興產業需要什麼樣的人才!」徐正賢說。

bdk
▲本次座談會吸引不少創業者與外籍人士參加

在三位原定人士發言完畢以後的問答時間中,在場同為新創企業的 Sudo 執行長林宛靜表示,正是因為台灣產業無法升級,無法帶動薪資結構成長,不僅無法聘請台灣的專業人才導致出走,產業國際化程度也甚至輸後來崛起的新加坡。而產業升級其中一個關鍵就在於國際化的程度不足,因此現在反而更需要國際人才來突破惡性循環。

官方回應:推動「雙軌制」、並討論總量管制以及特定適用產業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署長劉佳鈞隨後表示,目前的修法方向已於去年就在行政院報告過了,但由於修法困難,想先以行政命令作調整。目前針對外籍人士導入點數評點制度的雙軌制。但他也表示,政府在專業性、技術性的認定會是一大瓶頸。

第二則是表達會對總量管制,跟限定產業作為接下來的修法方向,不過也希望凝聚更多的社會共識,討論出最後施行總量與產業別。他另外表示,也將對現有的 36 萬產業移工研擬鬆綁,對在台工作超過九年,每年大概 3000 名的資深移工以留 2000 人的總量概念,轉成不受限制的技術人員。

問題與爭議:是否惡化台灣低薪現況,排擠本國勞工權益?

其實,開放外籍白領議題已在與論中討論一段時間,許多對勞動議題關心的政黨也紛紛表達立場。例如時代力量日前就在 官網發布 對鬆綁白領外勞門檻限制之聲明,認為鬆綁很可能會拉低薪資水準,並有大肆對中國開放的疑慮。而 社會民主黨 也在官方臉書上表示,目前的放寬政策,其實是企圖以低薪壓低成本的舊發展模式。

不僅如此,在會後余宛如的官方臉書上也湧入不少對該議題關心的網友,並表達是否會有壓縮到台灣勞工權益的疑慮。不過余宛如委員也親自回文,這次的鬆綁外籍白領完全與中國是切開的,「中國白領開放需要循兩岸關係條例,送立法院審查」。

今日的這場座談會不只是讓創業者講自己的故事,更是從每個案例中發現問題,讓新創業者的聲音直接被相關部會聽見,政策制定時才不會有隔靴搔癢的感覺,甚至是造成各方爭議,讓開放的美意被拖延。台灣需要更明確的人才、人口政策,針對有疑慮的修正法案先暫停,但對於急迫的需求應該迅速討論並解決。     很高興今天這麼多人與會討論,並提供了許多寶貴的意見,道出台灣新創所面臨的挑戰,未來我們也將持續努力。

由  余宛如(社會創新 透明國會) 貼上了 2016 年 3 月 1 日

▲余宛如事後親自回覆網友疑慮

但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的疑慮並非沒緣由,與會的顧立雄委員也有立場相近的意見,認為應該對產業進行更詳細的田野調查,確認真正有所需求的產業別;此外,對新創企業的資格與定義也必須重新釐清。

不過盤點一下這次的問題與爭議,新創圈普遍認為在總量管制、限定產業別的前提下,開放像韓荷麗一樣的國際橋樑職缺,並不會真正壓縮國內本土的就業機會;而且如果只將視角限定在新創的話,包括矽谷的新創企業都有普遍在初期以股票代替現金的做法來吸引人才,目前的外國白領就業政策其實並不能真正符合新創的需求。換言之,其實並非以低薪壓低成本的製造業思維(當然,新創的風險極高,獲得股票代替現金不一定能真正保證外籍白領收入的穩定性)。

另一個可以接下去關心的議題是:不管現在的高階也好,或鬆綁後的較低薪白領,他們所適用的勞動法規為何?在台灣外籍工作者,其實都是一律適用過去以製造業思維設計的我國勞動基準法。若沒有正視國內、外籍人士一同應有的勞動權益,很可能即使鬆綁外籍白領後,也因勞動條件不佳造成人才不願進入的窘境。修改勞動基準法本身,甚至專為白領工作設計「電傳勞動」專法,都會是下個階段國內與外籍人士一同該面對的重要議題。


精選熱門好工作

營運工讀生 (Part-time Intern)

Wante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後端工程師

AsiaYo.com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PopDaily GUI使用者介面設計師 –【設計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