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組織分散化,員工福利、向心力成最大挑戰

評論
評論

原文刊於 Medium36 氪 編譯,Inside 獲授權轉載。

隨著技術日益打破地理障礙,企業招募和組織的形式都有可能發生革命性的變化—輕輕點擊滑鼠,雇主可以接觸到全球最好的人才;員工更加自由,可以隨時隨地、隨心所欲地工作。未來的工作也許是分散式的,因為在虛擬的世界裡,大家可以沒有距離。Spark Capital 的 John Melas-Kyriazi 認為,透過協作技術以及文化整合,企業和個人都能夠發揮更大潛能,找到更多的機會。不過這種形式的培訓教育以及福利問題應該由誰來買單?職場新人與老人的機會不平等問題應該如何解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我坐在舊金山辦公室。在智慧手機上點幾下,我就在 Facetime 上面跟遠在奈及利亞的同事,對我們新的人員招募展開討論了。這讓我們可以近距離地進行交流,這種工作「模式」在幾十年前還不存在。

隨著技術不斷縮短這個星球上人與人之間的有效距離,同事之間的地理障礙也正在消失,並把我們引領到勞動力全球化分散的新型工作方式。對於新創企業和更大一點的公司來說,擁抱這種新型的工作模式並以此展開創新,將會成為在不斷變化的全球市場中競爭的關鍵。

connect
(Photo Credit:  Marc Smith)

為什麼要分散化?

好的本地人才要價高難招募已經不是秘密,好幾個行業都是這樣(注:當然文章主要指美國,但所有大城市都是這樣)。與此同時,全世界聰明且有雄心的傢伙都在尋找最好的機會,而這樣的機會未必能在當地市場中找到(就像我的朋友 Niko Bonatsos 說的那樣:人才是全球性的,但機會不是)。這並不是什麼新發現——企業尋求打破地理障礙,廣納人才已經有數十年了。

1980 年代時,一大批西方公司開始將特定業務職位轉發給特定的海外承包商。利用具成本效益的人才,這些公司得以降低他們的營運開支,提升了利潤水準,同時還促進了印度、孟加拉等地大規模外包產業的發展。Cognizant 是印度眾多的大型 IT 外包公司之一,僅過去 12 個月就實現了 120 億美金(約 3600 億台幣)的驚人收入。

可是歷史上,這種業務關係兩端的個人之間,因為溝通困難、文化差異以及教育的局限性,雙方往往存在巨大的鴻溝。企業往往不把分散式承包商視為「同事」,而是看作是外包團隊的一部分,是雇來處理一個業務流程(比如客服中心)或者獨立專案(如替美國公司開發網站的海外工程團隊)的。一些機構還提供「員工外包」服務,即他們的員工充當遠端的全職員工的角色(在客戶看來);然而,這種工作往往局限在軟體 QA 之類的角色上,而沒有高級的戰略性工作。

employee
(Photo Credit :  Benjamin Child)

虛擬員工

雖說外包和初級外包員工會一直存在,且未來還會繼續增長,不過我們現在已經看到一種新型的模式出現:分散式組織,在這種組織中各個層面的員工是全球性分散的。比方說 Automattic(開發 WordPress 的公司,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就是一家完全分散式的公司,遠端員工遍布 43 個國家,而 Stack Exchange 與 Upworthy 則讓員工可以選擇在家工作。

這種趨勢的核心就像資本主義體系的一切東西一樣,是受到了公司責任的推動,目的是為了讓股東利益最大化。

有研究(比如史丹佛的 Jerry Porras)表明,優秀持久的企業績效來自於深度整合、價值驅動的團隊。此外,構建分散式團隊的成本往往要比本地團隊少很多。那麼,對兩端進行最佳化的辦法就是把遠端員工深度整合進企業文化、價值以及組織架構當中。

不過這一點只有在最近才成為可能——多虧了協作技術的進展。正如電話改革了 20 世紀做生意的方式一樣,像 GitHub、Jira、Asana 之類的協作 SaaS 產品,以及像 Slack 這類的團隊通信工具,再加上各種各樣的視訊會議平台,正在改變著現代的工作環境。現在跟世界另一頭的某人「一起工作」的意思也許是指跟對方開視訊會議,共享螢幕,以及在 Slack 對話中交換連結。當然將來並不會止步於此——你只需要想像一下虛擬和擴增實境對分散式工作的潛在影響(注:這點可參見 Mark Zuckerburg 的大賭注:VR 社群化)。

把這一切跟 30 年前的家用電話與傳真相比的話,你會發現玩法完全不一樣了。

discuss
(Photo Credit: Sebastiaan ter Burg)

文化整合:分散式未來的黏著劑

儘管協作技術有了快速發展,但是在建立信任以及構建企業文化方面,想要給「現實生活」找到一個真正的替代品仍然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技術是彌補這一鴻溝的關鍵,但在解決培訓和教育的問題方面仍存在著更大的挑戰。

已經有一些新創企業站出來迎接這種挑戰,比如 Andela 就是一個值得研究的有趣案例。Andela 透過深度整合遠端軟體開發者,進入其技術團隊來幫助企業擴充。他們的工作聚焦在選擇和培訓軟體工程師上,不僅幫他們掌握程式知識,還幫助他們在文化上整合進千里之外的團隊裡面。Andela 開發者跟客戶也走得很近,會在對方的 Faebook 牆上發文,在 Twitter 上開玩笑,並分享有趣的 GIF 圖片。在召開全員參加的視訊會議時,Andela 的開發者不僅僅是坐著聽聽,還會積極地對工程里程碑和產品路線圖提供回饋。

這種局面略為有點諷刺意味:隨著技術日益改善了遠端溝通體驗,新創企業的挑戰更體現在「人」這個部分的組織完善上。

我們今天見證的分散式團隊僅僅是開端。真正的機會在於採用這種分散式團隊的模式,並把它應用到全球的勞動力中。透過駕馭這一大規模的、分散在地球的每一個角落的、尚待開發的人力資源,我們將實現最大化公司和想法的潛能——無論它們起源於哪裡。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經理 / Product Manag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Event Marketing Executive

Mercedes-Benz 台灣賓士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