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組織分散化,員工福利、向心力成最大挑戰

隨著技術日益打破地理障礙,企業招募和組織的形式都有可能發生革命性的變化—輕輕點擊滑鼠,雇主可以接觸到全球最好的人才;員工更加自由,可以隨時隨地、隨心所欲地工作。
評論
評論

原文刊於 Medium36 氪 編譯,Inside 獲授權轉載。

隨著技術日益打破地理障礙,企業招募和組織的形式都有可能發生革命性的變化—輕輕點擊滑鼠,雇主可以接觸到全球最好的人才;員工更加自由,可以隨時隨地、隨心所欲地工作。未來的工作也許是分散式的,因為在虛擬的世界裡,大家可以沒有距離。Spark Capital 的 John Melas-Kyriazi 認為,透過協作技術以及文化整合,企業和個人都能夠發揮更大潛能,找到更多的機會。不過這種形式的培訓教育以及福利問題應該由誰來買單?職場新人與老人的機會不平等問題應該如何解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我坐在舊金山辦公室。在智慧手機上點幾下,我就在 Facetime 上面跟遠在奈及利亞的同事,對我們新的人員招募展開討論了。這讓我們可以近距離地進行交流,這種工作「模式」在幾十年前還不存在。

隨著技術不斷縮短這個星球上人與人之間的有效距離,同事之間的地理障礙也正在消失,並把我們引領到勞動力全球化分散的新型工作方式。對於新創企業和更大一點的公司來說,擁抱這種新型的工作模式並以此展開創新,將會成為在不斷變化的全球市場中競爭的關鍵。

(Photo Credit:  Marc Smith)

為什麼要分散化?

好的本地人才要價高難招募已經不是秘密,好幾個行業都是這樣(注:當然文章主要指美國,但所有大城市都是這樣)。與此同時,全世界聰明且有雄心的傢伙都在尋找最好的機會,而這樣的機會未必能在當地市場中找到(就像我的朋友 Niko Bonatsos 說的那樣:人才是全球性的,但機會不是)。這並不是什麼新發現——企業尋求打破地理障礙,廣納人才已經有數十年了。

1980 年代時,一大批西方公司開始將特定業務職位轉發給特定的海外承包商。利用具成本效益的人才,這些公司得以降低他們的營運開支,提升了利潤水準,同時還促進了印度、孟加拉等地大規模外包產業的發展。Cognizant 是印度眾多的大型 IT 外包公司之一,僅過去 12 個月就實現了 120 億美金(約 3600 億台幣)的驚人收入。

可是歷史上,這種業務關係兩端的個人之間,因為溝通困難、文化差異以及教育的局限性,雙方往往存在巨大的鴻溝。企業往往不把分散式承包商視為「同事」,而是看作是外包團隊的一部分,是雇來處理一個業務流程(比如客服中心)或者獨立專案(如替美國公司開發網站的海外工程團隊)的。一些機構還提供「員工外包」服務,即他們的員工充當遠端的全職員工的角色(在客戶看來);然而,這種工作往往局限在軟體 QA 之類的角色上,而沒有高級的戰略性工作。

(Photo Credit :  Benjamin Child)

虛擬員工

雖說外包和初級外包員工會一直存在,且未來還會繼續增長,不過我們現在已經看到一種新型的模式出現:分散式組織,在這種組織中各個層面的員工是全球性分散的。比方說 Automattic(開發 WordPress 的公司,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就是一家完全分散式的公司,遠端員工遍布 43 個國家,而 Stack Exchange 與 Upworthy 則讓員工可以選擇在家工作。

這種趨勢的核心就像資本主義體系的一切東西一樣,是受到了公司責任的推動,目的是為了讓股東利益最大化。

有研究(比如史丹佛的 Jerry Porras)表明,優秀持久的企業績效來自於深度整合、價值驅動的團隊。此外,構建分散式團隊的成本往往要比本地團隊少很多。那麼,對兩端進行最佳化的辦法就是把遠端員工深度整合進企業文化、價值以及組織架構當中。

不過這一點只有在最近才成為可能——多虧了協作技術的進展。正如電話改革了 20 世紀做生意的方式一樣,像 GitHub、Jira、Asana 之類的協作 SaaS 產品,以及像 Slack 這類的團隊通信工具,再加上各種各樣的視訊會議平台,正在改變著現代的工作環境。現在跟世界另一頭的某人「一起工作」的意思也許是指跟對方開視訊會議,共享螢幕,以及在 Slack 對話中交換連結。當然將來並不會止步於此——你只需要想像一下虛擬和擴增實境對分散式工作的潛在影響(注:這點可參見 Mark Zuckerburg 的大賭注:VR 社群化)。

把這一切跟 30 年前的家用電話與傳真相比的話,你會發現玩法完全不一樣了。

(Photo Credit: Sebastiaan ter Burg)

文化整合:分散式未來的黏著劑

儘管協作技術有了快速發展,但是在建立信任以及構建企業文化方面,想要給「現實生活」找到一個真正的替代品仍然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技術是彌補這一鴻溝的關鍵,但在解決培訓和教育的問題方面仍存在著更大的挑戰。

已經有一些新創企業站出來迎接這種挑戰,比如 Andela 就是一個值得研究的有趣案例。Andela 透過深度整合遠端軟體開發者,進入其技術團隊來幫助企業擴充。他們的工作聚焦在選擇和培訓軟體工程師上,不僅幫他們掌握程式知識,還幫助他們在文化上整合進千里之外的團隊裡面。Andela 開發者跟客戶也走得很近,會在對方的 Faebook 牆上發文,在 Twitter 上開玩笑,並分享有趣的 GIF 圖片。在召開全員參加的視訊會議時,Andela 的開發者不僅僅是坐著聽聽,還會積極地對工程里程碑和產品路線圖提供回饋。

這種局面略為有點諷刺意味:隨著技術日益改善了遠端溝通體驗,新創企業的挑戰更體現在「人」這個部分的組織完善上。

我們今天見證的分散式團隊僅僅是開端。真正的機會在於採用這種分散式團隊的模式,並把它應用到全球的勞動力中。透過駕馭這一大規模的、分散在地球的每一個角落的、尚待開發的人力資源,我們將實現最大化公司和想法的潛能——無論它們起源於哪裡。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社會數位轉型】交通安全不能靠運氣!經濟部AI智慧運輸新解方預防事故發生

居住在都市的人們,大多早已習慣使用電子票證搭乘大眾運輸,能自然而然透過即時公車動態資訊掌握交通時間,也多有騎乘共享單車的經驗,旅遊時更享受著機場無人化自動通關、國道 ETC 電子道路收費的便利。這些畫面也許你不曾留意,但都是智慧運輸科技改善生活的證明。
評論
Photo Credit:Unsplash
評論

疫情衝擊下,結合人工智慧、區塊鏈、加密貨幣、虛擬實境、物聯網等數位科技的創新應用服務不斷成長,加速產業數位轉型,為經濟帶來正面效益,不知不覺間也成了改變社會的力量。隨著時代進步,人類的食衣住行越來越離不開數位科技,而交通運輸作為維繫社會系統運作的關鍵之一,正是臺灣邁向數位國家必須關注的重大議題。

近年特斯拉在全球大賣,經濟部技術處也看準無人載具、自駕車趨勢,推動創新實驗專案計畫,秉持沙盒精神,授權產學研於北中南各都進行落地實證,促進臺灣智慧運輸科技的研究發展與創新應用。

串聯法人技術合作 開發 AI 自動煞車系統罩大型車

馬路如虎口,臺灣交通事故多,為提升交通安全,資策會系統所在經濟部技術處科技專案的支持下,以自駕感知次系統技術能量於 2021 年發表全球首創的智慧巴士 AI 內輪差自動剎停技術,結合車輛視野輔助攝影機及 AI 影像辨識技術,陸續在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等交通場域進行系統實證。現已能在預測內輪差區域發生碰撞前 1 公尺在 0.6 秒內發出預警並自動煞車,降低大型車駕駛盲點車禍事故問題。

資策會系統所智慧駕駛組組長張均東表示,臺灣交通環境為二輪與四輪複雜混合車流,車流密度高,駕駛習慣參差不齊,相較歐美更為複雜,對於發展無人載具來說是很大的挑戰,但也充滿機會。臺灣大型車平均一年造成 1,500 件事故,主因就是在混合車流環境下於視野死角容易發生死傷事故,「最常見就是所謂的 A 柱(註)與內輪差視野盲區,大型車輛(公車、貨車、聯結車等)轉彎時無法清楚看到機車、行人是否在行駛區域內,於是在轉彎行進過程來不及反應,造成此類車禍傷亡率很高。」

張均東解釋,目前車輛大多使用毫米波雷達感知周遭環境,但毫米波雷達雖對金屬物件偵測較敏銳,但無法得知物件類型,「毫米波雷達在偵測行人、兩輪車方面的穩定度沒有很好且無法辨識其類別。尤其是上下班時間,公車周圍滿滿都是汽機車,很難準確反應 A 柱與內輪差視野盲區內是否有機車、自行車、行人。」 據統計,正常駕駛人行車時,從目視到緊急情況,到做出反應、踩下煞車,反應時間約 0.6 秒左右。而大型車所需要的煞車距離又更長,往往駕駛在意識到危險時已來不及因應,生死就在一瞬間。

為此,資策會系統所與巴士業者合作,透過在公車上裝設之 5 顆攝影鏡頭,拍攝車輛行駛中容易發生碰撞之視野範圍,結合資策會開發的臺灣行車街景深度學習資料庫(Formosa Dataset),以 AI 深度學習辨識技術發展 AI-ADAS(AI 先進駕駛輔助系統)。

資策會系統所團隊現行於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實際道路之實證結果已經可以在發生碰撞前 3 至 5 公尺以語音提醒公車駕駛在警戒區有行駛物件類別,且在發生碰撞前 1 公尺於 0.6 秒內,若駕駛無進行剎車動作時則由系統自動剎停。「本技術在日夜晴陰雨及複雜街景中皆能穩定辨識出行人、機車騎士、老人代步車及三角錐等交通物件,都不是問題。」張均東說,接下來預計技術進程將發展進化到預測大型車輛若要進行轉彎或變換車道時,系統會主動觀測鄰近車輛、行人行進軌跡並預測未來 3 秒行駛路徑有碰撞風險,則會主動減速緩剎並打正方向盤等 Level 3 自主駕駛技術,進而發展為智慧駕駛系統關鍵技術,擴大到不同車種的應用,創造更大市場價值。

著眼我國路上交通特性  全球首創機車車聯網安全應用

而要預防車禍意外,也不能不注意機車。臺灣的機車密度全球第一,平均每 2 人就擁有 1 台機車;在所有的交通事故中,有超過 75% 的車種與傷亡人數都是「肉包鐵」的機車,其中死亡人數每年都超過千人,包括因車速過快而自撞、自摔所造成的傷亡。

為此,資策會從機車用路人的角度,針對周遭路況及早反應,提供機車安全防護,除了降低機車整體藉此事物與傷亡比例,更能藉此改善駕駛行為。智慧機車安全警示系統便是因此而生,整合智慧型路側設備與機車車上裝置,偵測車速與路線,預測行車風險,再透過 LED 看板顯示路況警訊,打造低成本、高滲透的安全騎乘環境。2019、2020 年分別獲資通訊領域最高殊榮全球 ICT 卓越獎(WITSA Global ICT Excellence & Award),以及美國素有創新界奧斯卡之稱的愛迪生獎(Edison Awards)肯定,使臺灣成為第一個將車聯網技術應用在機車的國家。

資策會系統所規劃師廖彥程表示,團隊觀察到臺灣機車使用量非常大,而且很難從政策面減少機車數量,「只能從防止肇事的安全角度著手改善」。為此,資策會系統所在經濟部與交通部的支持下,攜手臺灣車聯網產業協會,並與擅長交通控制、交通安全的臺大教授許添本合作,共同研發智慧化解決方案。

「有些都是很早就成熟的技術,關鍵是要怎麼把不同科技串連起來」,廖彥程說明,在經濟部與交通部的指導下,本系統以無線射頻辨識(RFID)技術為基礎,並結合 AI 影像辨識與決策機制進行分析,能提醒駕駛注意來車、減速慢行等,爭取更多反應時間。

經 9,300 輛機車、70 組路測設施大規模實測,收集分析了幾千萬筆的駕駛行為資訊後證實,機車通過易肇事路段的平均車速可有效降低 12%,減少交通事故比例 50%。同時,計畫第二期試驗所選擇校園場域中山大學,粗估平均車速下降 30%、事故數減少 80%,成效驚人。廖彥程表示,因為和市區相比,校園交通環境較封閉、單純,導入新系統的衝擊較小;另外,發生機車車禍的年齡層以 18 到 24 歲占絕大多數,「正好趁著年輕學子剛拿到駕照、血氣方剛的時期,幫助他們及早養成良好的駕駛習慣。」

社會發展帶動交通產業轉型 打造智慧科技新舞台

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社會數位轉型,除了在交通運輸上的變革之外,數位科技帶給社會的影響還有 8 大關鍵問題,包括:資訊中立與數位近用權、數位技能落差與教育、數位專業之性別權、跨領域鏈結與人才培育、開源協作與開放生態系、去中心化與分散化數位治理、數位國土與資訊安全、資訊與人工智慧倫理等,都是臺灣發展數位經濟的過程中,必須時時回頭關注的社會議題。

臺灣的交通環境雖然複雜,但也因此成了智慧運輸科技的絕佳試煉場,形成另一種「臺灣經驗」。不同於國外汽車產業發展 AI 應用時,大多以房車為出發點,經濟部技術處也重視臺灣大眾運輸、機車族的需求,希望藉由科技應用實現社會數位轉型,先解決民生交通問題,再帶動市場,未來在國際發光發熱。

儘管現在臺灣自動駕駛市場還不成熟,這些創新計畫也仍處於試驗階段,尚未正式落地,但當實證階段完成,掌握差異化優勢,相信從公共領域到產業發展都精彩可期。

  • 註:汽車A柱為擋風玻璃兩側主要結構,為顧及車體強度,設計多半較為粗壯,但也因此容易產生視覺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