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台灣 Maker 運動這幾年發展的看法

比對歐美的發展,台灣 Maker 發展大約慢了 6 年。一般大眾或媒體會認為,所謂 Maker 就是善於寫程式、焊接電子電路以及 3D 列印等等能力,並且能夠軟硬整合與喜愛動手做的人們;不過這些內容在台灣,卻早已經在數位藝術、數位建築與互動設計領域等等開始發生。因此從另一方面來看, Maker 運動本質上是一場社會運動,是在修正過度偏頗的主流價值觀,找回動手做的天性。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 Openlab.Taipei 共同創辦人鄭鴻旗,原刊登於作者 Facebook《關於台灣 Maker 運動這幾年發展的看法》。Inside 獲授權轉載。

作者簡介:自身從藝術的養成背景切入科技領域,長期關注著科技、設計與藝術的結合與發展,期待這些跨領域的結合,能夠有更多有趣的創作計畫產生。在使用自由和開放原始碼軟、硬體後,對背後的精神、文化與哲學著迷,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 Openlab.Taipei 社群,並擔任志工投入 Floss + Art 的推廣,期望社群能夠持續茁壯並且形成自有的有機生態。

喜歡 Diy、Hack、Make、寫程式,透過親自動手做的方式完成創作,目前在工作之餘與社群成員一同經營位於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的 Hackerspace / Makerspace ,並且發起聚會活動交流,一起動手學習製作東西,希望在網路之外能夠有更多實體的交流。也因為常舉辦社群活動與動手做計畫,近年被他人稱為 Maker 。(完整履歷

如果看待台灣的 Maker 運動的發展,或許可以從 Make 雜誌在台灣發行以及 Maker Faire Taipei 開始舉辦來觀察,因為台灣的 Maker 議題加溫大約是從這時候開始。另外 Maker Faire Taipei 開始舉辦是在 2012 年,比對歐美的發展,台灣大約是慢了 6 年。

就如同 Make 雜誌創辦人 Dale Dougherty 所提到的,我們天生就是 maker ,因為人類的天性就是喜愛動手去做些東西解決問題,所以對於 Maker 所實踐計畫上的認知上是包含多樣與多元,這也是比較普遍的 Maker 定義,另外由台灣人賴佩芸、蔡牧民與楊育修透過集資平台取得資金拍攝的紀錄片 Maker《自造世代》中,就可以看到美國 Maker 運動中所呈現的多元樣貌,烹飪、木工、鐵工與縫紉等等都涵蓋在內。

但是在台灣媒體的報導上,是比較容易關注開放硬體、Arduino 、3D 印表機以及多軸飛行器等等,在加上大眾集資平台的效應,有些創新科技硬體的集資獲得不錯的成績,例如來自台灣的 3D 印表機計畫 Atom 與 Flux。也似乎這些因素的累積,透過媒體的報導,為台灣大眾描繪了 Maker 的既有印象,對一般民眾來說 Maker 是善於寫程式、焊接電子電路以及 3d 列印等等能力,並且能夠軟硬整合與喜愛動手做的人們,最好的話,還可以進一步將硬體計畫登上集資平台,順利獲得龐大的資金開啟創業。

如果就媒體報導所選擇的範圍的話,這些內容在 Maker 議題報導之前,其實已經在發生了,例如在數位藝術、數位建築與互動設計領域,都已經在運用這些新工具進行創作,或是程式與機器人相關教育也已經推廣許多年,而議題的出現是將這些事情整理起來與連結向大眾宣傳。除了這些內容之外,開始把報導觸角延伸,關注於在地的發展,也就是說 2013 年的 3D 列印相關報導後,開始轉向 Maker 空間介紹,這是因為有些 3D 印表機的出現是從這些空間開始以及創業,例如 Openlab.Taipei 應該是最早發起 3D 印表機聚會的社群,Fablab Taipei 空間所提供的數位工具,影響在此活動的成員研究與發展出上百台的自組 3D 印表機,所以 Openlab.Taipei、 Fablab Taipei、 Fablab Dynamic、 Fablab Tainan、 Fabcafe、 Makerbar 、Taipei Hackerspac 、未來產房這些空間與創辦人陸續被報導,並且歸納在 Makerspce 這分類之中。

媒體報導會為空間帶來一些知名度卻幫助不大,事實上這些 Maker 空間的經營都是不容易的,因為不如國外有強壯的車庫或是 Diy 文化支持,對此有需求的人們還是少數,空間的維繫大多是要自掏腰包或是接案來支持,因為他們大都相信 Maker 運動會為台灣帶來正面的改變。雖然如此辛苦,這些空間在台灣 Maker 運動發展的前幾年貢獻許多,不僅是為社會大眾提供比較具體的 Maker 空間樣貌,也提供不同的社群活動交流來定下 Maker 文化的基礎。

除了 Openlab.Taipei 是在 2009 年成立之外,而前面所提到的由民間所所成立的空間都是在 2013 這一年內。一直到 2014 年,民間還是持續有 Maker 空間成立,然而大多數的空間都集中在台北。但是到了 2015 年的時候,由行政院的蔡玉玲政委推動 vMaker 計畫,與其他部會執行 FAB TRUCK 巡台計畫推廣 3D 列印與數位製造,其實也是從推動 3D 列印政策調整為推動 Maker 。

在這同時也協助在大學、高中、國中或是職訓中心成立 Maker 空間,到目前為止,在學校內所成立的 Maker 空間是偏向 Fablab 系統的大約有 15 個左右,但是就 Fablab 的全球名單登錄,只有 Fablab Taipei、 Fablab Dynamic、 Fablab Tainan、 Fabcafe、 Makerbar 這五個,並且有國際上的交流與合作。會偏向 Fablab 的考量,是因為 Fablab 來自麻省理工大學的計畫,主要目的是推廣數位製造,並且提供有系統的建置以及有自己完整的線上課程 Fab Academy ,而全世界有五百多個 Fablab ,每年都會舉辦一次國際會交流,到目前為止已經舉辦了 11 次 ,第十二屆會是在中國深圳舉辦 。也就是說成立 Fablab 系統的空間,是為了數位製造教育推廣上,以及期待能夠有更多的國際交流,在這一年也與 Fablab Taipei、台灣數位文化協會舉辦了【FAN2】2015 第二屆 FabLab 亞洲年會,讓來自亞洲的 Fablab 成員交流經驗與合作 。

但是 Maker 空間的大量建置,雖然會為教育注入數位製造的學習機會,但也因此帶來一些問題,因為對於 Maker 有刻板的印象,執行計畫的人為了建置空間,於是就開始偏好採購數位工具,所以這些空間最常見的工具就是俗稱數位製造三寶的雷射切割機、 3D 印表機與 CNC,最慘的是取得資源去執行計畫的人不懂也不願意去了解,或是望文生義來理解 Maker 空間的意義,導致有些空間也只有這三種數位製造工具,但是真正的 Maker 空間所提供不是限制在某些工具上,而是應該是多樣的,甚至是因應在此活動的成員所需而建置的工具與資源。

然而這些工具與空間大部分是放在學校之中,對於管理與使用上還是比較偏向保守與安全的考量上來運作,甚至以貴重的財產來看待,導致學生想要進入空間的使用上比較不容易,更何況是對外開放的連結也都難以實現,因為 Maker 空間另一個隱性優點是讓不同領域的人交流,產生更多的可能性,這些可能性可能是經驗上的傳承、技術上的學習、跨領域的合作或是想法的啟發等等。所以 Maker 空間的核心是在人,在社群的互動上,但是目前的大部分空間發展是由上而下去執行,先取得補助先整理空間,之後採購工具,對於內容、軟體的規劃與執行上非常的低,以至於空間熱鬧開幕剪綵完後就走向安靜的狀態。

為教育注入數位製造的學習,是為了課程導入新科技以及解決動手實作的不足,尤其後者最為重要,但是就目前執行的狀況來看,往往是花最多資源與時間在前者,或者說花錢買設備比較容易執行,並且傾向前者搞定了,一切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如果我們看待 Maker 的核心精神的話,重點應該放在如何讓師生找回熱情、自學、找出問題解決問題以及了解發展脈絡。更何況在我們教育系統中,本來就存在與 Maker 相關的課程,大致上與考試升學無關都是,比如說美術、音樂、生活科技等等,但是為了升學以及社會主流價值觀的影響下,這些都被邊緣化或是偷渡為其他以考試為主的課程,因此要推廣 Maker 教育的話,應該是要從課程正常化去解決根本上的所在,而不是捨近求遠,偏食想用新工具與新名詞來解決已經存在的動手實作不足的問題,這只會在產生新的問題。

所以從另一方面來看, Maker 運動本質上是一場社會運動,是在修正過度偏頗的主流價值觀,找回動手做的天性,並且培育共享共創的概念來面對未來的挑戰。

除了這些空間的成立外,Maker 相關的民間活動也非常有活力,雖然從 2012 年開始的第零屆 Maker Faire Taipei 只有八攤參展,只有少數人知道這活動是什麼,但是到了隔年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辦後,突然有大量不同單位參展,內容上還是以 3D 列印機相關作品比較多也最為搶眼,這年也是 3D 列印議題報導已經開始興盛。

2014 年後台灣的 Maker Faire 繼續成長,除了台北之外,在台南、台中、新竹、新北逐漸展開,或是類似的活動在高雄等地區舉辦,又或是與科學相關的公單位也會發起相關的活動,例如台北科教館所舉辦的科學玩意節。目前這些活動的發展雖然帶來許多正面影響,但是也有一些共同的問題等待時間累積來解決,例如內容重複性太高、與在地的社群的連結不足等等。

除了這些活動外,網路上的社群活動也一樣活絡,也可以說比這些現場活動還早,也因為台灣人對於 Facebook 的過度依賴,所以這些多元的社群活動痕跡比較容易在 Facebook 社團上看到,因此要是對那方面 Maker 計畫有興趣,下好關鍵字去搜尋,就可以找到相關主題的 社群。於是這些原本只有民間所舉辦的活動,逐漸有政府部門參與,民間與政府的能量慢慢匯聚,在今年會應該是很有趣的盛況,因為教育部投注更多的資源,與各部會、機構與民間單位連結,推動「自造 X 教育週」活動,至於成果會是如何,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在台灣要推動 Maker 文化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因為這樣的文化認同不是現今的社會主流價值,也沒有像國外強壯的車庫與 DIY 文化作為基礎來承接,所以真正參與在其中是少數,有更多的人們是因為由上而下與熱門議題而參與的,但也不是說後者不好,而是需要更多時間消化與內化持續,才能進入狀況。

另外有心參與的人們應該多看看歐美發展的相關資料,而不是只是看著中國的發展,畢竟 Maker 運動浪潮是從美國而起席捲全世界的,只看一個國家作為借鏡也是很奇怪的事情,並且對於新名詞、新工具也要有脈絡的了解,而不是過度的偏食照單全收,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生態可以接納這些與調整。另外個人私心的推薦,對於 Maker 運動的相關政策、補助或是各種討論或許可以多看看 Facebook 上的靠北 Maker,或是鼓勵大家去投稿分享你所看到的台灣 Maker 現象觀察,因為一件事如果沒有更多人參與交流與討論,運動的持續力是不太可能長久,另外對於政府單位的政策也有賴大家的監督。Maker 運動應該可以為台灣這塊土地改變些什麼,不管是文化、教育、生產等等各方面,如果我們是有心玩真的話。

靠北 Maker

https://www.facebook.com/KBMaker/?fref=ts

台灣 Maker 運動事件時間軸,線上共筆,歡迎大家一起參與紀錄!

https://openlabtaipei.hackpad.com/-Maker--wgELOCi26P2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數位轉型玩真的!緯創資通設「DnA 數位學院」培養數位人才,長遠佈局站穩國際市場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其保持國際競爭力的方式,就是積極培育數位人才,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為數位轉型做長遠計畫。
評論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
評論

緯創為美國財星雜誌 《Fortune》 全球 500 大企業,以強韌的電子資通訊產品享譽國際,不僅昆山廠於 2021 年獲得世界經濟論壇肯定、入選為燈塔工廠,更在近期延伸至台灣廠區,於新竹科學園區工廠導入 5G 企業專網來建立智慧工廠,利用 AR 智慧眼鏡的服務,透過遠距協作應用,提升生產效能。長期以來,緯創為持續推動變革,並在全球站穩領導地位,進行了一場「全員轉型」大改革。

企業內部辦學!緯創資通獨家「DnA 數位學院」培育人才最到位

數位轉型思維並不是工程師的專利,唯有全員融入數位 DnA,企業才能真正推動轉型齒輪,邁向進步創新的軌道。緯創非常明白這樣的道理,因此積極投入資源,將數位轉型視為長期計畫,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開課。

首先是「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是所有緯創員工的入門必修課程。透過輕鬆活潑的科普影片,幫助員工快速了解數位轉型基礎知識,課程結束後還有測驗來檢視學習成效,亦可隨時回到教育訓練平台複習內容。除了全員「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具備數位轉型潛力的員工,更有機會參與進階的數位轉型訓練,也就是緯創獨有的 「DnA 數位學院」 。

「DnA 數位學院」成立目的為建立緯創數位轉型能力,不僅訓練員工晉升為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更賦予員工舞台,主導規劃數位應用策略。最初由麥肯錫專業顧問公司協助舉辦課程,歷經兩年,現已轉變由完訓員工來規劃課程,傳承知識與經驗。由主管提名受訓員工,在通過面談審核後,學院依照員工在團隊的角色給予不同訓練,課程分別有 Translator、PO、Tech Lead 。

有別於一般課程,DnA 數位學院融入實際案例分享與模擬情境的練習,每一堂課程設計皆環環相扣,使員工擁有數據架構技術的基礎,以實現端到端連接和可追溯性,確實將所學化為所用。課程完訓後,員工能獲得認證的肯定及豐厚的獎金,逐步成為專業的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 。

緯創成立「DnA數位學院」至今,成功培育超過近千名數位轉型專家,成為業界數位轉型人才培育的指標企業。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DnA 學院」主要開設 Translator、PO、Tech Lead等數位轉型課程。在課程完訓後,緯創頒發給員工專業認證及豐厚獎金,逐步培育員工兼具數位轉型領導力及跨域整合力,開拓員工多元職涯舞台。

由上而下轉型,由內而外改革!以實踐帶動轉變,建立高效工作模式

把所學發揮為所用,是緯創進行數位轉型最核心的目的之一,那些數位化的資訊不能淪為紙上談兵,或是少部分人的資源,而是要能成為團隊全員的基礎。推行數位轉型,最常面臨的挑戰是面對新工具的恐懼,因此從領導者開始以身作則,才能建立真正的數位管理新思維。

數位轉型是否到位?員工的感受最真實。緯創員工認為最大的改變是公司導入許多數位化工具,來推動專案的智慧化,例如: 建立數據共享平台,使員工能共享數據,提高設計端與製造端間的溝通效率,更透過培訓資源建立產品開發團隊,加速 5G、AIoT 產品開發及生產應用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此外,企業文化一向是數位轉型成功的關鍵—塑造敏捷精神、團隊彼此互信、鼓勵創新及勇於改變的氛圍,而團隊成員心態上的轉換,更是數位轉型最重要的前題,能讓企業上下一心並走在數位轉型的正軌上。緯創資通總經理暨緯創智能執行長沈慶堯侃侃而談說道,「在數位轉型的過程中,大家必須成為Leader(轉型推動者),從願景、定義用例、開發產品與推廣落地當中,洞察實情並產生效益,也就是產生 insight 與 impact。數位轉型沒有捷徑,只有擁抱變革並落地實作,才能實現轉型的願景。」

在數位轉型的路上,與緯創共同成長與創新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近年致力於車聯網、智慧工廠及智慧生活的技術突破與創新,透過全員數位轉型、強化員工的授權及賦能,加速緯創在 5G、AIoT 領域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每一間企業都有屬於自己的數位轉型節奏與方法,而緯創值得學習的部分在於,建立一個讓員工主動參與、持續進步的學習機制,不僅帶動技術革新與事業成功,也讓每一位員工擁有自我加值的機會,未來無論面對什麼樣的挑戰,都能堅定的應對。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具備豐富企業資源,得以在科技領域持續創新,掌握全球競爭力,同時有成熟完備的企業制度,給予員工優渥的薪資福利與國際發展舞台。想躍升成為跨域人才嗎? 那就準備好開放學習的心態,加入緯創與企業共同成長、開創精彩職涯。

更多訊息請見緯創資通-關鍵業務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