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矽谷黑暗面——身陷飢餓遊戲般的殘酷競爭

「半年前,我遇見一個從別部門轉來的同事。在閒聊之中,我得知他轉部門的原因是在前一個部門太操勞。據他說,他已經到了下班回家打開電腦,只要看到一點程式碼就會立刻淚流滿面的地步,一直不停問自己:為什麼要選資訊這個專業?能不能去鄉下當個農夫?」
評論
評論

今天看到又一篇講海外軟體工作的文章,底下留言不意外的充滿著羨慕的情緒。突然覺得聽多了矽谷福利高薪水高的一面,應該要有人來談談在矽谷存活辛苦的一面。

幸福,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是一個競爭的環境

很多人看到矽谷的高薪與優渥的工作條件就垂涎三尺,而忘記當初 Google 之所以會提供這麼多福利的初衷:競爭。

是的,Google(以及其他許多的跟進者)是為了競爭人才,而競爭人才的目的則是為了在殘酷的商場中競爭。軟體業是一個贏家全拿的環境,在遊戲未定勝負之前,雇主是很願意花大筆的錢留下聰明的人。但是如果公司沒有辦法存活下來,那麼裁員時公司也不會手下留情的。曾經風光的 Yahoo 在過去幾年已經數不清裁員了多少次,還有過去幾年曾經風光過的 Zynga、Groupon、Foursquare 等等,都是死在沙灘上的範例。即便是已經上市的 LinkedIn、Twitter、Yelp,最近表現也沒有風光到哪去。

所以在灣區最高等級、已在市場上站穩腳步的公司,內部的工作壓力也不小(誰知道市場上等一下會不會出來什麼新東西把你幹掉!?)。攤開 Glassdoor 上的匿名評價,幾乎所有知名公司(像是 Facebook、Uber、Airbnb、Dropbox…)都被詬病「沒有 work-life balance」。更有甚者,部分公司即使財務狀況穩定,還是有開除員工的文化(有興趣者可以去查查最近剛登陸台灣的某家公司的 Glassdoor 評價)。

伴隨這種文化而來的是一種不確定感。舉個例子,這幾年矽谷房市很熱,人人都考慮在這裡置產,但是我聽過以下這些狀況,側面反映出靠矽谷工作繳房貸並不是沒風險:

  • 在付頭期款前一週,公司股票突然大跌,以致無法成交。
  • 訂金付了以後,被公司裁員,不但損失了訂金,還得在三週內打道回原來國家。
  • 付貸款到一半被裁員。花了一年找不到適合的工作,得把房子賣掉去其他州找工作…

壓力下的人們

矽谷,一直被人們當成完美的工作環境。

但是我曾經聽過一個同事講:這裡更像一片大海,每個人都在海面上掙扎,要讓自己的口鼻超過水面不致淹死。

電影實習大叔劇照

電影實習大叔的片頭曾經這麼形容 Google 實習生涯:「這是一場心智版的飢餓遊戲的挑戰,還同時跟一群天才兒童競爭搶工作」電影其他部份多有誇大不實之嫌,但這句話卻可以說是真的:要在這裡工作,就真的要跟一堆天才兒童競爭。如果沒有電影主人翁的運氣,那怎麼辦呢?

所以,很多人得了 騙子症候群(imposter syndrome),一直認為自己只是運氣好騙倒了面試官(更有可能是什麼都不會、只靠刷題進去大公司),總有一天會被裁員,只好用超時工作來彌補自己的恐慌感。

這問題有普遍?還記得我第一次鼓起勇氣跟我當時的主管坦承我可能有這個問題的時候,得到的回答竟然是:「我也有。」他還告訴我,這也是他過去幾年來,從未買車的原因,因為他希望被裁員的時候手邊能多點現金。

「騙子症候群」在矽谷 top tier 公司之普遍,已經逐漸到了人人不太忌諱談它的程度了。甚至有個朋友對我說,如果你去的公司裡面,「騙子症候群」的狀況不太普遍,那你可以準備跳槽了,因為這家公司前景可能不太樂觀⋯

在這種人人自願加班的情況下,也是有其他併發症的。半年前,我遇見一個從別部門轉來的同事。在閒聊之中,我得知他轉部門的原因是在前一個部門太操勞。據他說,他已經到了下班回家打開電腦,只要看到一點程式碼就會立刻淚流滿面的地步,一直不停問自己:為什麼要選資訊這個專業?能不能去鄉下當個農夫?

我心裡想,原來不只是「騙子症候群」。在工作壓力下,竟然連輕微憂鬱症都有了…。

數個月後,我輾轉得知,他的考績在過去數年間一直不好,有可能面臨被裁員的命運。我找了個機會,擔心的問他,有沒有打算接下來作個什麼專案拼一下?

沒想到,他笑了笑,說隨緣吧。如果被裁員也好,他可以放幾個月長假,再想自己要做什麼。

那一瞬間,我突然領悟:這世上,沒有完美的工作這回事,即使矽谷工程師也一樣。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