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解密創辦人 Julian Assange:現在是民主死於科技戰爭的時代

維基解密創辦人 Julian Assange 在 Twitter 聲明若聯合國判他敗訴,將離開匿藏 3 年多的厄瓜多大使館向英國警方投案。不過他在前幾天在一場視訊訪談中,認為世界上的民主機制將隨著科技業發展被破壞殆盡……
評論
評論

創辦維基解密而聲名大噪的 Julian Assange ,今天在 Twitter 發出聲明若明天聯合國對其訴訟判他敗訴,他將於明天(週五)將離開匿藏他 3 年多的厄瓜多駐英大使館,並自行向英國警方投案。

而在他「準備投案」的前幾天,Julian Assange 接受了一場與德國柏林即時視訊的訪談,其談話內容均為圍繞在西方民主國家如何透過科技展現新的權力,以及難民庇護、異文化衝突等議題上。

民主機制正被科技吞食殆盡

Julian Assange 認為目前的民主與社會機制,正受到 Facebook、Google 等巨型矽谷科技公司嚴重威脅。他以自己的生命故事為例,年輕時曾自稱「cypherpunk」(密碼叛客,請注意跟 cyberpunk 有微妙的差異),希望透過科技解碼的力量,讓更多真相浮現於大眾眼前,這也讓他最後成立維基解密。

不過他指出這種青年人對於科技與技術追求的熱情,很容易最終被周遭的文化論述導向到保守的權力結構所吸納,例如現在美國科技菁英對於矽谷的熱烈憧憬,是透過一篇篇「科技創業成功」的矽谷傳奇所構成的,但這些故事卻讓菁英們紛紛投入科技業,並在有意或無意中,創造了「網路控制一切」的時代。他甚至挑明目前科技業界 琅琅 上口的「智慧城市」與「物聯網」概念,並不是社會真正有巨大需求存在,而是科技業希望由上而下在群眾中獲得更大的控制權所創造的現象。

更嚴重的是,「科技即未來」已成為無法撼動的價值觀

而且現在的公共領域中,並沒有足以與「科技代表未來」這種霸權思想抗衡的思想論述存在。再簡單一點說,社會普遍都相信科技會帶給人們更好的未來,但就是這種論述在資本主義下,助長了科技業控制社會的力道。即使像 cypherpunk 這種反烏托邦的願景,也無法真正具有與之抗衡的力量。我們往往就直接將科技引領社會進步的關心,直接投注在矽谷上,並且藉由風險投資者和媒體記者讓這種價值觀進一步擴散。

他也提醒大家,雖然現在包括維基解密自己在內有許多零散組織試圖跟這種權力結構抗衡,但不足以構成威脅。目前矽谷已經擁有單一公司就可買下整條產業鏈的驚人購買力,像是 Google 日前就購買了包括軍事用途在內,世界上最先進的無人機技術。如果哪天這些權力結構真的投入戰爭呢?別忘了,矽谷一開始就是從海軍研究基地所形成的聚落,至今一直支援戰爭的科技發展。

而現在那隻控制大眾「看不見的手」,很可能已從傳統的五角大廈或白宮中,變成由機器與演算法中所伸出,這些技術被很小的特定集團所掌握,他們揮舞的力量,就是對民主價值觀的冒犯。

Julian Assange 最後給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結論:這種趨勢最壞的結果,就是人們在無時不刻被科技監控的狀況下,有意無意都隨時在進行「自我審查」。Inside 日前也曾對 《被科技威脅的未來》作者 Martin Ford 來台進行報導 ,科技全面取代、控制人類,並且權力被少數科技業菁英全面把持的未來並非危言聳聽,而是社會每個人都該認真審思的一件事。

via:The Shape of Things Blog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