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年來 21 家好萊塢大手動畫、特效製作公司,為什麼接連倒閉?

現今的好萊塢電影已離不開特效與動畫製作,照道理來說,動畫與特效應該是門好生意,但這十年內,卻有 21 家好萊塢動畫、特效製作公司接連倒閉。 就讓本文為您述說他們一個個破產、變賣的心酸血淚史吧。
評論
評論

本文原刊於合作媒體 虎嗅網 ,Inside 授權刊載。

說起動畫與特效製作公司,以假亂真的特效和異想天開的動畫幻想讓人由衷佩服,可他們一個個破產、變賣的辛酸史卻不為人知。據好萊塢數據統計,電影史上票房最高的 50 部電影,有 49 部都需要通過動畫與特效來輔助視覺呈現。好萊塢的整個電影產業已經離不開動畫和特效,那應該是個火紅的生意才對啊,但為何落得如此下場?

首先,來回顧一下三個好萊塢頂尖特效工作室的光輝和沒落史

Digital Domain

1051106487

曾經是好萊塢第二大動畫特效公司,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均有分公司。1992 年,著名大導演詹姆斯·卡梅隆、其御用特效師 Stan Winston,加上盧卡斯光影魔幻工業的初期主管 Scott Ross 一起創立,公司成立後總共為一百多部電影製作了特效。你看過的好萊塢大片,幾乎都有 Digital Domain 的參與,其中耳熟能詳的有《鐵達尼號》、《第五元素》、《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神鬼奇航》、《變形金剛》、《鋼鐵人系列》、《玩命關頭 7》。

2006 年,Digital Domain 被 Wyndcrest Holdings 基金收購。2012 年 9 月,宣告破產欠債 3500 萬美元,最終以 3000 萬美元的價格拍賣給北京小馬奔騰集團 70% 股權,和印度 Reliance 集團 30% 股權。隨後 2013 年小馬奔騰又以 5000 萬美元價格轉手把 70% 股權賣給了香港上市公司奧亮集團。奧亮集團搖身更名為 Digital Domain 集團,曾經的全球第二大的動畫特效公司名存實亡。

Pacific Data Images(PDI)

1051276354

成立於 1980 年,以 3D 動畫特效在好萊塢出名。《斷箭》、《蝙蝠俠 4:急凍人》、《魔鬼終結者 2》等大片 PDI 工作室都有參與。2000 年被夢工廠收購後,PDI 工作室開始潛心做原創,輝煌時期員工人數上千。最成功兩部動畫作品是《史瑞克》(奧斯卡最佳動畫片)和《馬達加斯加爆走企鵝》。2015 年 1 月,PDI 工作室被夢工廠直接解散,解雇大概 450 人。

Rhythm & Hues

1051547192

於 1987 年創立,斬獲無數次奧斯卡特效獎。總部在美國洛杉磯,分別在台灣、孟買、海得拉巴、溫哥華和新加坡有分部。參與過 145 部好萊塢電影的動畫製作與特效,代表作品有《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奧斯卡特效獎,《飢餓遊戲》、《X 戰警》、《環遊世界八十天》、《哈利波特》、《魔戒》、《我很乖因為我要出國》奧斯卡特效獎。2013 年 2 月宣佈破產,解雇 250 名業界最好的特效動畫師。在宣佈破產後,工作室還向製片廠申請了緊急貸款,才把剩下的案子做完。

三大動畫工作室中的兩家也舉步維艱

DreamWorks Animation(夢工廠動畫)

1053072670

夢工廠影業母公司 2000 年併購了 PDI 工作室成立,2004 年從夢工廠影業中分拆上市,成為獨立動畫工作室,代表作品有《功夫熊貓》和《馴龍高手》,總共獲得 3 個奧斯卡最佳動畫獎,22 個艾美獎。

然而,負責發行的夢工廠影業 2006 年被賣給了派拉蒙,之後夢工廠動畫的所有電影發行不再掌握自己手中,需要依靠好萊塢六大媒體集團,內容製作的風險進一步提高。

2010 年開始,迪士尼開始包辦夢工廠出品動畫的發行和市場推廣,2014 年遇上財政危機,曾試圖以 34 億美元的價格賣給軟銀,之後也和孩之寶討論過合併成為一家新的公司,但都以失敗告終。最終,夢工廠動畫不得不以 1.85 億美元,出售其總部的所有地產,然後售後回租方式緩解資金壓力,避免破產。

Blue Sky Studios(藍天工作室)

1053228927

1987 年,Chris Wedge 創建了藍天工作室(Blue Sky Studios),初期以電影特效動畫為主。以其專利的獨門光線追蹤技術 CGI studio 軟體應用於製作,在業內口碑極高。當年的經典電影都有藍天工作室的參與,比如《鬥陣俱樂部》、《異形 4》、《鐵達尼號》、《彗星撞地球》、《刀鋒戰士》、《X 檔案》等等。

1997 年,藍天工作室被福斯旗下的一個特效公司收購後,終於有機會開展原創製作,1998 年推出《兔子邦尼》,一舉榮獲第 71 屆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獎。1999 年,特效產業陷入低谷,福斯決定退出產業。所以 2000 年藍天差點被母公司被賣給 Rhythm & Hues。卻因其低成本高票房的《冰原歷險記》、《里約大冒險》等作品讓母公司回心轉意,不僅不賣了,還大力支持他們的動畫發行。不過 2013 年創始人 Chris Wedge 也暫時離開工作室去拍真人電影了。

為什麼產出過這麼多成功作品的動畫製作公司,卻都逃不過淒慘命運呢?

拋開本來由六大影業成立的工作室不說,所有獨立特效/動畫工作室在巔峰之後不外乎三個下場:破產、倒閉、被收購。翻來覆去,看動畫製作從輝煌到沒落的歷史不斷重演,你會發現,不論是特效還是動畫製作,只有像光影魔幻工業和皮克斯那樣,做到全球產業第一,才能算得上成功並且達到穩定。整個產業只有這兩個第一的公司還算活得不錯。但是特效第一的光影魔幻工業和動畫製作的第一的皮克斯,現在也仍然緊緊地抱著迪士尼爸爸的大腿。2013 年皮克斯還是免不了裁員幾百人。

1、傳統動畫工作室的固有商業模式很難持續

2003-2013 年,好萊塢有 21 家動畫/特效工作室申請破產。連同很多類似公司要麼瀕臨破產,欠債累累,只能等待被收購。這主要和動畫製作工作室的商業模式難以持續有關。

動畫/特效製作一直都是以接單的形式來營運,動畫製作是一個勞動密集型(Labor-Intensive)的技術工作,其中的技術和經驗往往來自大量的工作件數,件數越多人越多。每個項目需要大量的人工操作每一幀動畫,並非用電腦或者任何其他高科技固定成本一次性替代的。

這個商業模式從基因上和其他製造業的工廠很像,優秀的工作室會因為不停地接單而不斷擴大規模。當工作室規模變大之後,檔期變成了最重要的環節。像工廠一樣,滿載養人,只要有一到兩個月空檔期就面臨資金斷鏈的危險。

動畫製作的接單模式和製造業工廠一模一樣,所有其他的因素卻不會跟製造業一樣可控制並且一目瞭然。但是不同於製造業工廠的是,雖然好萊塢動漫產業一直在往工業化的方向走,動畫和特效仍然是有一定創意成分。而不是可以完全通過樣板來大規模複製的衣服、鞋子、或者茶杯。雖然某種程度上是流程化操作,但一定程度上又需要動畫師創造性地去表現,因此難以像普通製造業那樣規模化複製生產。

同時,動畫製作在影視產業也是價值鏈條最低端,通常不按照工作時間來收費,而是按照具體案子完成指標,通常會給製作方帶來極大的時間成本和人力成本風險。例如在好萊塢特效和動畫產業內,競標方式只有一種,叫做固定競標(fixed bid),即不論競標後發生什麼改變,必須在預算內完成指定專案。好萊塢特效的常見價格是一千萬美金五百個鏡頭,按照鏡頭數量付費,而不是完成專案所花費的時間。甲乙雙方固有的矛盾,導致甲方會盡量要求多的工作量,工作室需要承擔附加的人力成本,盈利很難保證。

2、產業門檻越來越低,各國政府開始補貼,競爭白熱化

隨著手繪 2D 動畫一步一步被 CG 製作方式替代,CG 技術也日漸升級,且價格也在直線下降。工業化生產的趨勢把產業逐步標準化,動畫/特效的門檻不斷降低。全球各個國家政府加大動畫產業補貼,從加拿大的稅務福利到亞洲各個國家的製作工作室補貼,催生了全球一大批工作室。韓國、中國、印度的廉價製作勞動力逐漸成為競爭優勢,全世界的動畫/特效公司都在搶好萊塢六大傳媒集團的單。六大雖然旗下有自己的製作公司,但是大部分的特效和動畫是開放給全球的動畫製作工作室競標。

對於六大來說,特效和動畫製作是一個高度可替代環節,不構成內容的壁壘,這也是為什麼他們的重點一直都放在:IP 開發、行銷和衍生規劃上。六大傳媒集團佔有全球動畫產業 80% 以上的市場,話語權和籌碼大,同時動畫製作產業競爭激烈,供大於求構成買方市場,導致很多工作室不得不虧本接單。

因為上文提到的固定競標(Fixed Bid)模式,所有工作室的工資都需要自行承擔,並且工作室如果拖延交貨期限,會有很重的罰款。85 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賽思麥克法蘭說,大家都知道贏一個奧斯卡獎就可以讓你這輩子都不用愁了。巧的是,上面提到的 Rhythm & Hues,在因《少年 Pi》拿到奧斯卡特效獎的前一周宣告破產。並且公司在 92 年已經因為《我很乖因為我要出國》這部作品已經得過一次奧斯卡特效獎。兩個奧斯卡大獎卻沒有讓公司逃離破產的命運。

商業模式的根本缺陷,再加上國內外產業競爭激烈,讓一家家動畫製作工作室都在瀕臨解散的邊緣。

3、燒錢進入高品質原創的跑道,也難以保證工作室模式的可持續性

一般的工作室由某個項目而生,工作室進入生產模式後,需要一直不間斷生產才能延續下去,類似工廠檔期的問題。創意前期開發需要花很多時間,這段時間一般來說動畫製作團隊的中期和後期製作流程都尚未啓動。在這一段空檔期間,大部分的動畫師便沒有在產生價值。在無法加速原創前期開發的情況下,只有一個選擇,繼續接外部的製作訂單。在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下,外部訂單會完全主導公司動畫師的排程以及工作機會。小的訂單沒有辦法養活工作室,大的訂單意味著影響原創進度。

是不是做原創就可以逃離這個命運?實則不然。原創固然是每個藝術家的夢,商業上來說也是只有掌握了內容產業的頂端創意才有可能實現整個產業鏈的變現,但是製作本身卻一直是原創的負擔。

著名的日本國寶級動畫公司吉卜力工作室(Studio Ghibli)應該是獨立原創工作室的最典型代表之一,也是原創和製作很難共存的代表案例。由宮崎駿、高畑勳以及鈴木敏夫成立於 1985 年,代表作《神隱少女》(奧斯卡最佳動畫影片)、《天空之城》(奧斯卡最佳音樂),其他作品《龍貓》、《螢火蟲之墓》也是家喻戶曉。宮崎駿自己說過,「吉卜力的存在是對每個參與人未來的賭博」。

圈內有個俗話,任何一部電影失利工作室就會即刻倒閉。吉卜力的每一步電影都是一幀一幀在完美主義的宮老監督下手繪的,勞動成本比日本其他動畫工作室都要高。所以雖然宮崎駿的電影一次又一次地創立日本票房新高並且獲得奧斯卡獎項,工作室的可持續性卻還是完全依存於下一步電影是否成功,而且沒有電影推出的年份完全靠老本養著。29 年來工作室一直存活了下來已然是宮崎駿和高畑創造的奇跡。

2014,在宮崎駿決定正式退休之後,吉卜力工作室宣佈停止動畫生產。宮老之前幾次宣佈退休都又因為工作室實在無法運轉下去又重新出山。但是這一次的正式隱退,工作室又後繼無人,命運可能凶多吉少。2D 動畫無法批量複製工業化,龐大的製作人力,即使最強的創意大師也很難憑一己之力保證公司的長期良性發展。

結論

1、原創和製作很難共存,分離獨立營運更利於發展

說到成功案例就必須說好萊塢一個神一般的存在,喬治·盧卡斯。拋開《星戰三部曲》的非人類宇宙觀,他對於電影產業的理解也是超前人的。1971 年,盧卡斯影業開始開發自己的原創內容,1975 年他為了《星戰》第一部成立了光影魔幻工業特效公司(Industrial Light & Magic)和天行者音效公司(Skywalker)。漸漸地,盧卡斯影業發展成了一個把握原創、分離製作的王國,有自己的動畫、遊戲、衍生等子公司。40 年前,盧卡斯就意識到每個環節都應是獨立營運、自負盈虧,這樣才最符合商業邏輯。

光影魔幻工業是全球最大最知名動畫公司,實至名歸是特效領域的第一。像其他工作室一樣,它由單一電影星戰而生卻從 1975 年開始沒有停止瘋狂的接單模式。已經為多達 300 多部影片提供了視覺特效製作服務,奧斯卡特效獎拿到手軟的神一樣的存在著。作為盧卡斯影業旗下的子公司,自家影片不說,業內幾乎知名的大片有一半都是他們家參與製作的《神鬼奇航》、《變形金剛》、《哈利波特》等不勝枚舉,業界影響力無人出其左右。

2012 年,迪士尼斥資 40 億美金收購盧卡斯影業,比起之前的破產倒閉被廉價收購的工作室來說,待遇有很大不同。但是光影魔幻工業工作室究竟佔有 40 億中的多少?可以斷言,這 40 億大部分花在盧卡斯影業的版權上,因為一部星戰的電影票房和周邊收益就是幾十億。這個世界第一的幾千人的動畫特效工作室算算應該也值不了太多。

賈伯斯做出了蘋果,但他也沒有選擇養著富士康。賈伯斯也創造了皮克斯,但他選擇了賣給迪士尼。

2、動畫製作的進一步細分可能是趨勢

大的工作室養的人太多,每個大的工作室倒閉後都有一堆老員工們成立的小工作室誕生,分工更加專業。隨著電腦動畫技術成為好萊塢的主流,流程化的分工也越來越容易,從建模材質、燈光渲染、特效合成、後期處理、剪輯編輯等各種更加專業且靈活的小工作室可能是未來的發展趨勢,各種細分的專業性會越來越強,這樣任何一個小公司的業務困難都不會導致整個影片的延期或者產業的動蕩。短小精幹也更符合網際網路時代共享和分工的精神。

當然產業的分工越來越細以後,製片管理的要求也越來越專業,製片管理團隊需要協調的部門也更加多元。

《延伸閱讀》

好萊塢的電影特效危機:眩目大片下,特效師們的苦痛掙扎

迪士尼如何成為一間「科技」公司?

內容行銷的原力:一支 Star Wars 預告讓迪士尼市值上升 600 億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行銷企劃專員 (網站活動)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遊戲美術 Game Artist

Orangenose Studio 易銘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企劃專員(海外市場/電商)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