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開復:對人工智慧、機器人非常看好, VR 長期可以改變世界

這篇文章是李開復在極客創新大會上的言論,主要探討了網路精神對我們的影響,創新工場的投資邏輯,也談到了自己看好的創業領域。
評論
REUTERS/Bobby Yip
REUTERS/Bobby Yip
評論

(照片授權:路透社)

編者按:這篇文章是李開復在極客創新大會上的言論,主要探討了網路精神對我們的影響,創新工場的投資邏輯,也談到了自己看好的創業領域。本文來自 創新工場投稿於 36 氪

張鵬這六年來,您觀察到我們談的極客 (Geek) 這個概念在中國有什麼變化?

李開復 : 原來大家認為極客是做計算機出身的、編程人員、工程師型的、宅男型的,但是過去六年這個詞在你們的努力下一定程度有很大的變化,我們投資的案子不見得是工程師,他們是一批相信科技的力量、相信應該更透明、相信年輕人的力量、相信自由的力量的人,這批人願意冒險,相信未來會不一樣,會更好。所以我覺得擁有這 樣一種理想的人都可以稱為「極客」,早上的就是個老極客,過去的老闆沒有變成大富豪,沒有只會出風頭和土豪,他那麼熱愛技術。中國有這樣的轉變我們很欣慰,還有很多投資的領域不一 定是工程師出身,有些傳統行業的、服務業的都有極客精神,所以非常感動改變整個中國。

張鵬: 當年我們談網路的時候好像網路是個小的行業,極客是個小的人群,極客變成了個精神。

李開復 : 網路當時是一種技術,我們是從事網路行業的,現在網路也接觸了整個社會,過去網路只在做一些工具型的產品或者 APP,但是現在我們看到網路將介入每一個硬體、每一種服務,介入衣、食、住、行、吃、喝、玩、樂、金融,所有領域都跟網路連接在一起,有極客精神的 人在經過網路一起做有意義的事情。

張鵬: 開復老師,我現在想回到當年的時 刻,當年微博的崛起是個大時代,幾乎幾個月時間裡面發現整個社會的環境和大潮流就形成了。這個東西其實有的時候是創業者們必須要能識別的東西,當年在微博 時代不管您個人還是創新工廠都準確的抓住這個潮流,什麼東西讓您看到這個潮流的誕生?是怎麼產生這個過程?

李開復 :在 09 年、2010 年 我們做過一篇演講,對行動網路的預測,這裡我不多講細節,今天大家看起來覺得可能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是當時那些預測相當準確。為什麼我們能夠預測一些事情?預測未來沒有很困難,有幾個原因:

第一個,歷史在不斷重複自己,PC 時代發生的事情可以延伸到手機時代,這是 PC 時代的 123,我們認為它在手機時代也會 123,所以確實是這麼發生的,所以歷史確實會重複的。

第 二個,比較確定的是美國是引領世界的,大家為中國創新自豪,在座有很多很棒的中國公司崛起,但是矽谷的創新精神是世界第一的,我們要多研究矽谷,所以創新工場作為第一個 VC,在美國有比較大的團隊,是為了徹底瞭解美國人的創新精神,和他們最新想的還沒有上媒體的突破式的想法。

第三個,我們要相信科技的力量,很多人說「今天 BAT 壟斷了,都沒有什麼希望了」,但是我們看一下歷史,不要只看過去 5 年,看 10 年、20 年 就會發現科技的力量比任何一個公司的壟斷來得大。曾經有三大門戶,今天有 BAT,但是新的科技會給極客們、創業者們帶來更大的機會。抱著這種精神深入研究每個行業、每個技術,我相信預測未來並不是那麼困難。

還有一點,今早上提到一句話是「最好預測未來的方法是創造未來」,所以很棒的預言者是捲起袖子動手,經過自己的執行力來瞭解科技、產品和用戶,這樣比預言家更有價值和意義。

張鵬 : 您提到的趨勢包括技術的力量,這次大會裡大家談論比較多的,而且感受到中國即將火熱的很多技術的概念,比如 VR,包括人工智慧,包括人工智慧結合的機器人,像自動駕駛也算是現在很熱的概念,因為新造車運動也跟這個相關。我想聽聽,從您的角度來看這些大家炒得很熱的技術是不是我們創業者應該關注的方向?

李開復 :我對於機器學習、深度學習、所謂的人工智慧是非常的看好,認為引爆點已經來到,因為大數據已經形成,而且演算法經過多年的累積和迭代已經相當的成熟。我認為 VR 長期來講可以改變世界,而且很多年輕人已經活在虛擬世界裡面,我們真實世界已經是一種補充,所以必然性應該是毫無疑問。但是對技術障礙在短期兩三年內會不會有突破,可能會碰到阻礙和挑戰,但是長期非常看好。

張鵬 :機器人和自動駕駛還是?

李開復 : 機器人我也是長期非常看好,短期我看好的更多是工業型的應用。因為這個領域它的成本還有技術的細節、消費者的期望值和心態可能需要嘗試突破迭代,可能工業的環境用它去做一個工業的製造或者倉庫的搬運,像亞馬遜那類的應用能夠非常好的讓產品迭代做得更好。讓這些有錢的大公司們作為第一批,當這些技術被磨練夠以後就可以進入家庭,所以我是長期看好。但長期是兩年半還是五年,這不太確定,這個蠻難預測的。但是可能大家特別期待的家庭機器人幫你做菜、燒飯、掃地可能還要再等一段時間,因為消費者的期望值是相當高的。

還有自動駕駛,我表達一個特殊的觀點,我比較看好中國。不是說技術領先美國,毫無疑問 美國是領先中國的,但是中國在快速的超趕,因為有這麼多大數據、這麼多工程師,技術領域中國在快速成長。但是有一個和科技無關的重點,就是美國有強大的法律律師維權系統,所以自動駕駛它可以救 10 萬個人,但是可能有 1 萬個人因為它喪生,我這個數字可能不是科學的,是大約的估測。對人類是好的事情,但是在這個體系裡面救的 10 萬個人不會來感謝你,但是喪生的 1 萬個人會把你告到死、告到破產。

尤其像 Google 這樣的公司,它有這麼大的資產,它不能說服自己推自動駕駛,比如死 50 個人、70 個人,每一個法律訴訟都看到它銀行帳戶有這麼多錢,它很難決定怎麼突破這個法律問題。中國在這方面有不同的法律系統,可以看到整體來說這個對中國或者對世界是件好事情,是會救更多的人,遠遠超過它傷害的人。也許我們可以找個特別的方式來做突破。所以可能因為法律運行機制,美國在這方面執行力有所欠缺。我們 非常希望看到這方面的技術。

對其他的技術,根據我多年累積的經驗再分享兩個事情,第一個事情是比爾蓋茲說:「我們對一些新的技術在 2 年太樂觀,但是 5 年會太悲觀」,比如說我們大家都講物聯網、IOT,但是實際上有很多標準的問題也許 2 年 無法突破。

剛才我講的例子,VR 也可能有這樣的問題,但是長期會改變這個事情。第二個方面,創業一定有自然的方向走,不要去教育用戶,我們可能都幻想作為 VR 或者 AR,或者幻想出一些非常奇奇怪怪的應用,但是每一個技術都有它自然天然的應用,不需要教育市場的,所以創業不要讓自己的人生變得那麼痛苦,去做自然的事 情,比如 VR 適合做什麼?肯定是娛樂;比如機器學習適合做什麼?肯定是廣告、金融、保險、銀行、券商嘛,這些一定是最容易去追隨的;機器人,工業嘛,能夠取代勞動力、 工人、保全,大老闆們買個機器人一年 5 萬塊錢,值得不值得用它增加或者替代我已有的勞動力。

所以每個領域裡面,作為創業者我們都應該想它自然的對象是誰,不要拍腦袋或者理想得太大了。如果用這 個心態來做的話是有希望的,比如今天獲獎的那個是家用機器人,它也是,但是切入非常強烈的需求,是對老人的關懷和老人遠端影音應用,還有對孩子的關懷, 照顧你 BABY 的需求。所以你要有個強的剛需,這麼走的話就會非常順,不需要教育市場。

張鵬 :您說的是順勢而為,技術要在對應節點釋放力量,不是讓創業者一個人翹起一個星球,這個比較難。您這麼多年見到這麼多創業者,接觸過很多成功的人,也接觸過失敗的創業者。六年過來,您對創業者應該有什麼氣質這件事怎麼看?

李開復: 要把氣質和能力分開,能力是對產業的深度理解、執行力和專注的能力,這些特別重要。我覺得氣質就是像極客精神,對自由、創新、透明的追尋,對改變世界的渴望,對困難和未知的不擔心,還有對理想的追尋,對改變世界的渴望,這些是我們想看到的氣質。

張鵬 :能力在這個時代的要求和六年前有什麼變化嗎?

李開復 : 創業者肯定要有這樣的精神,但是能力來說可能更多元化。六年前我們往往認為一個很強的產品經理 + 一個技術人就夠了,但是那個是做一個很大的 APP 夠了,慢慢隨著滾動可以做更好的設計、商業應用。但是現在創業大部分機會尤其讓我們振奮的機會可能不見得只有 APP,需要很多專業的人員。比如小魚在家有特別懂視訊會議的人,比如我們投資的很多其他公司,比如我們投資的商務的 O2O 的公司,我們投資了一家裝飾公司,它對裝修要特別懂。

所以我們希望尋找有極客精神傳統行業的專家,讓他們主導創業。或者有極客精神的產品的 人和懂得其他行業的,兩者結合會更好。網路所做的不僅是技術或者 APP,它所接觸到的是各方面的專業知識和應用,所以對垂直行業不是二十三、五歲的產品經理能夠有這種行業的認知和人脈的。

張鵬 :當年創新工場剛剛創立時候是很強的孵化機制,我記得有一張圖,還有六個學生,這是當年創新工場孵化過的學生。這幾年創新工場也有變化,這種變化的原因是什麼?路徑是什麼?

李開復 : 我們挺自豪的,這是我們校園招聘的海報,當年我們覺得找一個極客精神的創業者挺難的,還不如去找剛畢業的學生自己孵化。這是我們找到比較早的前六個,有三個是剛畢業的,三個是兩年經驗的,今天有五個已經是挺知名的 CEO 了,而且都是我們投資的。

所以表示我們當時孵化模式並沒有錯誤,也沒有走偏,挑得人還是很牛的。但是整個環境變了,現在連續性創業者、有經驗的創業者越來 越多,所以我們創新工場投資偏於 A 輪、B 輪投資,我們大部分錢偏重在這些連續性的創業者,相對大體量的有經驗的。我們所管理的錢越來越多也投在大專案裡。但這絲毫不代表我們放棄對年輕創業者的愛護和培訓,所以我們同時在做群英會,拉進徐小平等,大家有興趣的話一定要到網站身去申請。

我是導師之一。我們非常願意找到這種有極客初心的 創業者,如果時間不夠我們就做批量的工藝輔導和幫助,我們希望同時做好標準,A 輪左右投資人 VC 的工作,大家有專案也可以投給我們,另外我們也看到這些 A 輪的創業者越來越多趨向多元化、有傳統經驗、連續性創業者,尤其是那些高估值的越來越多是這樣,但是我們也非常願意幫助第一次創業的朋友們。

張鵬 :其實創新工場的投資輪次不只是在 A 輪,因為有更大的資金量,有可能一追到底。

李開復 : 對,我們這次募資即將結束以後差不多有將近 80 億人民幣(約台幣 400 億)的基金,有投了一個案子上億的案子,有一些也是接近 IPO 的,比如美折是非常賺錢的公司,我們能夠有幸介入。但是我們的模式不是任何階段都投,我們認為資本結構從過去按照輪次,到現在發生了一些變化,除了有美元 之外,還要與二級市場對接,這樣能夠更快達成產業加速。另外,由於沒有太多人民幣輪次的存在,我們希望把自己做成對某些行業和產業能夠整輪理解。對特別棒 的案子無論是天使、A 輪、B 輪、C 輪、快要上市的,我們認為自己很懂就投進去。我們自我定位是希望成為我們投資的領域裡面最懂行業、最懂產品、最懂技術的專家,那些希望我們投資的,不論輪 次,都可以來找我們。

張鵬 :工場我們最早理解是在行動網路浪潮裡面投了很多位置鮮明的企業,那時候感覺工場好像傾向於行動網路,包括工具型的、平台型的是工場非常關注的。最近兩年投了很多跟文化創意領域相關的,這個變化挺有意思的,您講講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變化,為什麼文化創意領域工場這麼看中?

李開復 : 網路精神接觸到什麼領域就會改變什麼領域,六年前接觸到行動領域,所以手機被它顛覆。這個是老的演講稿,是第一次融資時候,左邊是我們跟老外融資時候用 的,他問內部孵化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們就拍腦袋出了一堆投資,左邊是我們投資的,右邊是成功的公司,這是我們的歷史回顧,是拍腦袋拍出來的。

回答你這個問題,網路接觸到什麼行業,它就可能改變、顛覆這個行業,所以行動網路工具型手機行業的改變已經發生、已經成熟。那麼內容行業是我們認為在現在這個階段是最好的行業,廣告主也開始轉移過來了。

再 下一步是我們認為年輕九零、九五後這些成長在行動網路時代的人,每天的日子過在虛擬世界的人開始用這些最新的內容和產品,所以暴走漫畫等這些有年輕的力量 進來。再下來是廣告主和贊助會從傳統通路走進網路通路,比如奇葩說一年是好幾億的廣告收入,這種節目會越來越多。

再往下走,廣告只是冰山一角,我們認為 收入模式可以採取各種不同虛擬商品的模式,比如我們投資的 SNH48 可能是女子偶像團體,但實際上它是巨大的虛擬遊戲,上面有貨幣等等東西。這些是在內容行業會帶來特別大的顛覆,而且它會產生特別大的價值,它和電子商務 O2O 不一樣的是它全部是虛擬的,所以整個東西跑得會更快,我們現在特別看好這個領域。

但這不是我們唯一看好的領域,我們還在不斷研究網路還會哪些領域,比如 O2O 衣食住行吃喝玩樂已經發生了,我們還在尋找有哪些點,比如基於網路的教育,還有基於網路和行動端的企業級應用也是很大的機會,還有基於網路的 B2B,包括交易的。大家看到的內容很多,每個人每天在上網看奇葩說等,但那只是我們六個領域其中之一,我們在不斷研究網路改變顛覆哪些領域,這些領域就是我們要深度介入,從天使輪一直投到它上市為止的。

張鵬 :知乎上有問題說:「2015 年 合併、併購非常頻繁,回顧這一年,您如何總結這一年的變化?是不是資本寒冬來了?」開復老師怎麼看這個問題?

李開復 : 創業融資的難度肯定比一年前半年前難度大很多倍,如果從這個意義我們可以認為資本寒冬到來了,但是我喜歡用另外一個角度看它,今天中國網路有七八億用戶在上面,每天用全世界最高的頻率來使用手機。國內經過過去的砸錢,甚至有些泡沫產生,造成用戶裡有 3.5 億左右能夠直接支付,超越美國人民網上支付的使用,各大城市的人都用手機達到生活方式。剛才看到那麼多 VR、機器人技術的成熟,所以從市場、科技成熟度和網路改變各行業的角度,從來沒有看到比現在更樂觀的時代,所以我覺得現在的創業應該是更美好的。

但是如果你抱著是我怎麼樣搞一個商業計劃忽悠投資人的錢,這個就不要做了。但是如果你抱著極客精神去捕捉市場的機會、去捕捉科技的成長,沒有比這個時候更好的去創業。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經理 / Product Manag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Video/Image Processing Software Engine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企劃主管

安力國際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