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創業成功者親身告白:不要當天使投資人!

創業者都想找天使,但天使投資者真如大家所想光鮮亮麗嗎?別傻了,就由紐時暢銷榜作家,創業紅人 Tucker Max 告訴你天使投資可沒那麼好混!如果真的有錢又有點子,還不如捲起袖子自己好好去創業吧!
評論
評論

原文來自 Tech in Asia《Why I stopped angel investing (and you should never start)》,作者 Tucker Max 曾出版過《I Hope They Serve Beer in Hell》一書,佔據《紐約時報》暢銷榜超過 70 週,並成立熱門網站 TuckerMax.com。

Tech in Asia 為 Inside 內容合作夥伴,本文由 Inside Chris 編譯。

我會開始做 天使投資 完全是一場意外。的確,這聽起來很奇怪,誰會「不小心」就把幾萬美金拿去做高風險投資?好吧,我做了。

一個朋友向我介紹了 Clayton Christophe,他正在為新創釀酒公司 Deep Eddy 募集資金。他們的第一隻產品甜茶伏特加確實很有吸引力,Clayton Christophe 也是一位經驗豐富的企業家,為此我被說服,投下去了。

投資是一個令人興奮並且有趣的過程。公司起飛後,我逢人必講那隻大家在 Austin 酒吧街喝的新伏特加就是我投資的。勝利確實讓人陶醉,我也從此迷上「投資」這件事。

然後我開始東投西投,並成了一個到處鼓吹創業的 天使投資人 。我還稱讚當個天使是多麼偉大的事,並建議大家積極投入,不吝幫助他人創業。

我錯了。

我已經完全戒掉 天使投資 ,而且建議你千萬別碰。

要清楚:天使投資本身是件高尚的行為。當對的人做對的事,的確能成就偉大企業,大家口袋也賺得滿滿。我不是在講天使投資是錯的,只是該是「誰」去做這件事。

我希望你透過這篇文章瞭解四件事情:

1. 為什麼我主動停止 天使投資
2. 為什麼你不應該碰 天使投資
3. 誰應該當 天使投資
4. 你真正該作的事 (以及如果你真的必須投,該做哪些準備)

我個人的天使投資背景

Tucker Max - 140TC

這是我作為 天使投資人 的親身經歷。我發現外面關於天使投資的文章,作者都是一些沒真正投資過的人,有 80% 都是空談。我可不一樣。

2010 年到 2014 年之間我用自己的 120 萬美金投了將近 80 公司,其中有 36 家是直接投資。你可以 在這裡看到我直接投了哪些公司 ,其餘投資則是透過 ATX Seed FundEvolve VC 這兩間比較大的風投跟另一間小型基金。

我其實投資得相當不錯,獲利穩定甚至到我有點欲罷不能的地步。我這 120 萬美金少說可以回收五倍。並且我參加的這兩組風投,目前為止利潤都相當不錯,預計在未來六到八年內預計回收甚至有機會超過 20 倍。

我也因此聲名大躁。我被《New York Magazine》寫成天使投資潮流的領導者,同時我自己也寫一些有關 投資募資 的文章,這都讓外界對我投注不少眼光。

後來就有幾百間公司冒出來,問我有沒有興趣投資,並常去為天使投資或募資的議題演講。寫雜誌專欄與接受訪談拍攝的邀約也越來越多,甚至還上了電視談天使投資。最終成了 SKU 這間國內專注在消費性產品孵化器 的業師。

我並不是在自吹自擂,而只是想證明我跟那些只會在網路上發文的人不同:我可具有真正的實戰經驗。

為什麼我不當 天使投資人

有兩個很重要的原因:

1. 值得投資的人越來越少
2. 搞天使投資很花我的時間

1. 值得投資的人越來越少

有很多人說科技業與新創圈正在泡沫化,但那只是外部意見,而並非已發生事實。的確有很多熱錢搶著投資公司,並造成投資市場價格上揚,但我們離泡沫可還遠得很。有很多方法可以觀察這一點,但最明顯的一項是:泡沫從來不會真的發生在當大家熱烈指稱「現在就是泡沫」的時刻。

還有人說現在的科技公司點子都很爛,新創企業都無法真正解決大的問題。這是無稽之談。事實上,那些會改變世界的先端事業,都正在美國的新創公司發生。結合前述兩項-有許多錢正投入新創公司,跟新創公司正在大幅度改變世界,這應該聽起來是好事,不是嗎?講這麼多,投資要考慮的只有一點:如何讓資源分配產生最大效用。

所以如果錢跟好的想法都到位了,那問題在哪?

在人。

若講企業家精神最偉大的地方,無疑就是你不用符合什麼「正確答案」,只要你想就能開公司,不用任何人同意。但如果你真的有一大筆錢去支持這些好想法,然後又能在未來幾年中讓它受歡迎並開始盈利, 那你已經比非常多正在創業但「沒生意做」的人厲害得多

如果在一百年前,大眾大概會把這些人當作騙子或油嘴滑舌的人,但我並不是在指責這些人。這些創業但「沒生意做」的人大多是胸懷大志,很真誠的想創業。但他們所謂「沒生意做」,其實是 他們在創業過程中缺乏真正的執行力

所以,創業最重要的是:你能勝任「創業」這份工作嗎?過去一年半中,我接觸過四百多個不同領域的創業公司,其中 75% 有確實可行的創業點子,然後有超過一半就有作大市場的潛力。但是大概只有 20% 真正有能力適合創業的公司。

我指的可不是路邊撿來的阿貓阿狗,而是已經從幾個大個孵化器畢業,在創業圈有所名氣甚至在種子輪拿到不錯金額的創業公司。他們已經起碼有經過初步的「認證」了。

而且我所謂的能力,不是指「他們履歷很漂亮」那種事情,而是更基本的東西,像是「他們不知道怎麼賣出產品」,或是「他們搞不清楚自己的商業模式」。Brad Feld 有篇文章 對於這方面形容得很貼切。我的感覺就跟他一樣,有時候那些跟我談了半天卻缺乏經驗的小朋友,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開始啟動手中的事業。

我覺得事情會這樣,有兩個主要原因:

1.教育不良 :現在的教育體系,並沒有一個真正完善,從頭到腳的創業理論。的確,已經有很多人在講怎麼起頭去驗證一個點子 (例如精實創業),或是像 MBA 那樣在成熟市場與商品的前提下去經營一間公司。

但問題就在於我們缺乏「如何把點子變成一間真正可以運行的商業組織」的實際作法。非正式教育體系在教從 0 到 1 的時候還可以,而正式的學院教育也很擅長怎麼讓 10 成長到 100,但就是缺乏「如何讓 1 變成 10」這一塊  (而且這跟其他兩個部分決然不同)。

注: 我認為在從 1 變成 10 這個階段裡 ,第一輪投資是其中最吸引人的部分。

2.年輕=笨拙 :大部分的創辦人都很年輕也缺乏經驗,當然年輕也代表他們很可能具有活力,有熱情,靈活且不設限;但這對他們創業來說,卻幾乎是「笨拙」的代名詞。

我也承認 我年輕的時候很笨 ,所以我才敢以親身經驗這麼說。但是缺乏經驗作為參考框架,很多時候是真的沒有辦法來了解並解決數以百計的創業難題。你越年輕就越缺乏經驗,因此創業也就越困難。

這不是意味年輕人就一定沒辦法創業,沒錯,一些年輕人的確有本事打造一間公司並成為令人驚艷的 CEO。但請不要將 Mark Zuckerber 或 Evan Speigel 做為你的反駁,他們已被證實是常識以外的特殊案例。對那些創業者而言,我自己就接觸過大概 50 個創辦人因為犯很基本的錯誤,毀了那些原本炙手可熱的公司。問那些 VC 這些戰史,你會發現聽到的壞事遠比好事還多。

我就曾親身在我自己的投資對象上經歷過。曾有兩個拿過大型 VC 資金的創業公司,態度大牌到讓我不得不忍住一拳往他們創辦人臉上揮去的衝動。

幾乎每一個他們做的決定都是錯的,而且最糟糕的是,明明我就跟他們點出哪裡是錯的,會發生什麼後果以及如何修正,他們還是堅持己見下錯誤決定。

這兩位創辦人就跟 Mark Zuckerberg 評論 Twitter 時講的一樣,「他們簡直就是開一台小丑車進到一座金礦裡。」他們年輕氣盛,缺乏經驗,而且被一時的小成就沖昏腦袋,以為自己就可以掌握一切了。就這樣兩個原本大有可為的公司,被他們創辦人的傲慢與無知毀掉了,這件事簡直讓我快瘋掉了。

注:他們都是年輕男性,而且年輕男性特別容易發生這種狀況。我比較喜歡投資年輕女性 CEO 和年紀較長的執行長(不論男女)遠大於年輕男性。在我的經驗中,他們比較願意接納他人意見,而且不會覺得自己什麼都懂,他們會依照客觀原則而並非一時直覺,再做出好決策。

有證據顯示, 年輕女性年紀較長 的人,比年輕男性創業更容易成功,就連地球上最好的 VC 都同意這件論點:

tm1

這回到我一開始的論點: 有這麼多的錢追著這麼多好點子跑但也只有極少數創辦人有真正的執行力

那為什麼這很重要?為什麼讓我停止 天使投資

因為下一波像 2000 或 2008 年的災難就要來了,而且狀況 一定很慘

當洪水淹過來的時候,很多新創公司都會被淹死。不是因為他們的點子糟或公司體質不良,而是創辦人缺乏經營公司能力。就像 Ben Horowitz 講的,真正 CEO 該有的態度應該隨時保持戰戰兢兢,而不是遊刃有餘。對那些有才華的人來說,泡沫危機就跟黑洞一樣—發生之前你總是看不到它。

2. 做天使投資很花我的時間 (相對於其他東西)

天使投資 表面看起來好像是一個很自在輕鬆,很有趣的活動,但不要搞錯了,如果你真的想靠它混口飯吃,你必須投入非常多的時間:千方百計找到你真正有興趣的公司對象,然後一旦真的投資他們,接下來就必須跟他們在同條船上一起打拼,確保他們能夠成功。

舉個例子,我投資了一個客製化的狗玩具公司 PrideBites,這兩年間大概花超過 500 小時在學習有關狗的玩耍空間、零售擺設,還有一連串中國代工廠與物流複雜體系等相關知識 (這樣我才能提升指導他們的品質)。更不用說還另外花了 500 個小時在實際處理團隊數以百計的問題。(的確 PrideBites 都是缺乏經驗的年輕團隊,但不同的是他們願意聽取他人意見並接受指正而迅速成長,公司也因他們的個人成長因而茁壯。)

這幾乎就等同於一份正職的工作量了—而且還是只有面對一間公司的狀況下。

我該真正投入時間,實際去幫助這些我投資的公司嗎?應該。那如果我真的花了時間陪伴他們,真心為他們好,那他們會不會成熟到自己去解決他們的問題?沒錯, 而且這正是一個天使該做的事情

但也這正是我不得不從「天使投資」這項行為抽身而出;想要獲得成果,就真的必須嚴肅投入時間,不過那不是我想要的。大多人都忽略了一個真正建立財富 (與生活方式) 的大原則:

你應該集中最多的時間,用在你產值最高的地方,並把其他部分委託甚至外包給其他人。

還記得我上面說過,市面有上有這麼多好點子好公司,但真正能執行的人寥寥無幾嗎?好吧,我就是那能真正能讓 1 變成 10,有執行力的人之一,所以對我而言, 是真的直接打造一個有偉大願景的公司,還是只做天使投資比較好呢

這不是一個可以讓我從容回答的問題,事實上我必須在高度壓力上快速做出抉擇。

2014 年我 意外有了個機會 ,我想到一個整合寫作與出版的新服務模式,並且只要在 12 小時內就能將相關專業知識製作成一本好書。這間公司在我們完全準備好之前就開始爆紅—剛開始甚至還沒做行銷的兩個月內, 我們就已經有 20 萬美金的收入 。但這也嚴重影響到我的家庭生活,不得不讓我減少公司會議與加班時間。

面對工作與家庭,我不得不重新分配我的時間。

因此我做了兩個動作:

1. 精準算出我每個動作所帶來的金錢期望值。
2. 評估這些動作比起賺錢,是否在生活上更為重要。

維基百科已經對 期望值 的定義講得很清楚,我不在這裡多說。但本質上它是一種評估哪個行為可以確實財富的方法。從一些基本的數據來看,顯然直接去創業比較有賺頭 (雖然不是高太多)。

但這不是決定性的原因,我賺的錢已經夠多了。對我來說的決定性因素是:

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做什麼對我人生真正有意義?

顯然創造新事物或讓世界變得更好,是我真正享受的事情。無論是創造新的書本寫作方式,研究新的出版方法或是直接寫本能愉悅大家的書,那種無中生有或是解決問題過程,對創造新價值的渴望一直激勵著我。

所以重點不是當不當一個天使投資人,而是真正幫助他人從無至有。

的確這兩種路徑都能幫助他人,但對我個人而言顯然第二種路徑吸引力更大。我相信我總有累的一天,只想光靠財富跟經驗去幫助下一代。但我現在還年輕,我還在生產力高峰,如果我不拿來解決辛苦但有趣的問題,那我在幹麻?我為什麼要投資?依靠別人的勞動來賺錢,卻同時抱怨沒有足夠的人才去解決問題?這超虛偽。

除此以外,我還心中尚有些對 天使投資 的不安。

14175093191_9c5cffdf72_b

這就是為什麼《Shark Tank》電視秀會如此受歡迎,從節目中就可看出,人們喜歡坐著觀看有人替你回答那些問題的替代性快感。這就像中世紀農奴在向他們領主請願的現代版。這聽起來很聳動沒錯,但讓我告訴你,當他們是向「你」諂媚的時候,事情更嚴重。

很少有人會承認這一點,但我必須說:

也許當 天使投資人 最大的快感是來自別人奉承你,求你提供資源,這會讓你自我感覺備受崇拜,無所不能。

說這不是他做 天使投資 的理由都是在說謊。起碼就連我一開始就覺得自我感覺良好。我會說這是絕大多數我接觸過的業餘天使他們最大的動機。他們喜歡沉浸其中,但事實上這是一種廉價的快感。 你做的事其實不是真正的核心部分,那是企業家該做的,而不是投資者

這是一種虛假的快感,即使第一時間你很可能陶醉在其中,但我很快就意識到這是多麼空虛。我想從事的是真正重要的工作而不是沾他人努力的光。

我們都必須對一個基本問題捫心自問:你是想真正在舞台上發光發熱,還是願意安於角落?

對,對創業而言,這兩者無對錯之分,都能幫助事業成功。但對我個人而言我熱愛站在舞台上,讓我自己隨時身處第一線,我無法忍受只站在旁邊觀看。當我了解這一點,就知道是該停止當天使投資人了。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教訓,所以也沒很多人理解它,如果你還沒下定決心,你必須知道:

唯一不能重來的就是時間,決定如何使用時間,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決定。

為什麼你不該當 天使投資

以上是我停止天使投資活動的個人原因,這些理由或許對你不適用,但既使如此你還是不該當個天使。有幾個理由:

1. 從經濟上來看,只有極少數公司能賺到錢
2. 從結構上來看,只有極少數人能賺到錢

1. 只有極少數公司能賺錢

tm2

如果你連這個都不懂,那你真不該投資新創公司,因為這跟你真的把錢拿來燒或撒出窗外沒兩樣。

Peter Thiel 對 新創投資法則 給了一段很長的解釋,但 Sam Altman 下了一個很簡短的 註解

每個人都說他們真的懂 天使投資 ,但很少人真的完全實踐它。我想這是因為很難將獲益 3 倍與 30 倍 (或 3000 倍) 之間的差異概念化。一般人會認為,為了要把 收益最大化,就要天使投資全部的金額都壓在單一公司上 。但這麼做往往會 錯過真正出色的投資對象 。」

他繼續解釋箇中道理:「不要輕易認為能從中獲利兩千到三千萬就出場,因為中間有太多變數了.... 如果你看到有很多人當作成功的天使投資者,他們絕大多都是賭投資對象總有一天能成長茁壯,但最後只能看著白花花銀子飛了而苦笑的人。

要當真正成功的天使投資者,只能準備這兩件事:

1. 準備好一大筆錢,然後做好大部分都是白燒錢還能保持冷靜的心理準備,並且
2. 還有足夠的錢去完整支持那幾間公司,直到他們完成下一輪募資 (並且要算好比例,若真正要賺到錢,起碼每間公司計算過後最少都要有三倍利潤)。

或許你覺得這很簡單,但其實很難實現,Paul Graham 解釋

「那些新創公司中的大贏家贏得是如此徹底,完全顛覆了我們的預期。我不清楚這些預期是先天還是後天形成的,但是不管怎樣,我們的確沒料到在新創公司的回報上存在著這麼大的差距。」

因為 Y Combinator(後面簡稱 YC)明白箇中道理,他們已經 建構一套完整體系 去找這些有潛力的公司,並且特別挑那些看起來不是會早期就能獲利,但卻深具成為鉅型贏家遠景的公司。這也意味他們採取減少「安打」但提高「全壘打」的通贏策略。

好,所以你已經深知投資創業法則,你有很大一筆錢,並且能拆成 5 份,分散給 100 個創業公司,確保你能賭中一隻像 Uber 一樣的全壘打。

那恭喜你,你只是 剛踏上賭桌而已 。你還有個大問題解決。

2. 只有極少數人能賺到錢

另一個問題是,每年真正能擊出全壘打的公司就少數那麼幾家,你認為你真的能預測每年幾千家的新創公司中,有哪些會成為贏家嗎?

很多人認為他們可以,但幾乎絕大部分都預測失敗了。

但讓人最嘔的地方就在於,即使你能非常肯定有哪幾間公司會成功,你可能還是會賺不到錢。

為什麼?因為你擠不進去啊。

這是因為至少在矽谷,這些最好的企業往往一開始就被找出來,而且一大早就有很多人想把錢放進去卡位了。如果你也想卡進去,就代表一件事:

你幾乎是要有正確的人脈才能進入非常早期的公司。

我超級清楚這一點,那些後來獲得偉大成就的公司,然後我能鑽進去完全只是靠我的社會網絡,如此而已,沒有其他訣竅。

這(基本上)適用於幾乎其他所有天使投資人,是否獲勝由你的社會網絡決定。

這意味著只有某個特定類型的人,可以成為真正成功的 天使投資人 。這裡是不斷獲得成功天使投資的一些名單:

Paige Craig
Chris Sacca
Elizabeth Kraus
Kevin Colleran
Shervin Pishevar
Gary Vaynerchuk
Scott & Cyan Bannister

他們有什麼特別之處?

  1. 他們長達十餘年的成功經驗幫他們建立起好名聲。
  2. 他們已在創業圈建立起消息靈通且深厚的社會網絡 (他們都當過創辦人或是高科技公司的員工,甚至兩者兼備)。
  3. 他們投資的錢目前已經滾了兩到三倍,並等待十年後賺飽飽的時機出場。
  4. 還有一個我已經丟棄的關鍵:他們有足夠的社會影響力,確保他們不會被 VC 壓過甚至被趕出場。喔,抱歉,真正夠大的天使是 不需要煩惱 這件事的。

你有這些人脈與影響力嘛?你其他的競爭者都具備這些條件。

說真的,去看看 Chris Sacca 為他的公司做了什麼 ,或瞭解一下 Paige Craig 為了在 Airbnb 首輪募資插一腳 做了哪些事 。Paige 能為其他幾十間公司做一樣的事,這就是為什麼他會是一個搶手的天使,最好的公司都搶著讓他投資。(小八卦:我自己很了解 Paige 人到底有多好,他幫我很多次到我都想寫情書給他了!)

你可能無法到達這些天使的高度。如果你能跟他們一較長短,那也許因為你也是對的人。但千萬要了解, 成千上萬的人也跟你一樣有讀過這些文章,學到一樣的道理

你並不孤單,但你也遠遠落後很多其他人。要建立足夠的競爭能力和網絡也越來越難,並且市面上有越來越多的熱錢去追那些越來越少的企業家。

我在想,如果真的出現了泡沫,那就跟天使投資人的數量成正比。

我打賭你有看過那篇在幾個月前,由 Airbnb CEO 貼出當初七封被天使投資人拒絕信件的文章 。我還聽過有幾個人說過類似的話:「我早知道這間公司會紅,我該早點對他們進行天使投資的。」

但你沒看見的是,這封要求投資的信,其實當初只有寄給少數那些已經是天使或 VC 的人。它從來就不會廣為人知。最好的公司是不會把自己的融資需求給大家知道的,除非你就是 Brian Chesk 當初想寄給你信的那種人,不然你就不該當個天使投資人。

這就是我告訴你不該當個天使的理由。除了那種特定類型的人,就像 Liam Neeson《即刻救援》所演的,「具有異於常人的技能」並且全心全意投入其中,不然整個 天使投資圈的市場結構是完全不利於你

如果一定要想 天使投資 ,該怎麼做?

投資創業的最佳方式,還是參與一個真正夠格 VC ,當他的有限合夥人。付出 2% 手續費與 20% 的獲利,會換來獲得將這些創業投資技能與社會網絡的機會,而這也是目前我現在正在做的 (而且我的投資收益絕大部分都來自於此)。

但這也很危險。為什麼呢? 因為大部分 VC 都虧錢

你需要哪些 VC 比較適合你並且值得信任。要做到這點,你必須跟他們打交道,因為最好品質的 VC 握有選擇合夥人的主動權⋯⋯你現在又回到我們剛討論的社會網絡問題。

有沒有其他方式,能投資新創企業又能同時迴避大部分的這些問題?起碼我現在只知道一個有效的方式,能幫助一般人獲得相對可靠的高水準天使投資機會:

使用 Angellist Syndicates

screenshot-angel-co-2015-08-10-12-49-46

這是最安全也是最有公信力,能在短時間讓投資者確實獲得好投資機會,又不用透過人際關係介紹的方法。Angellist 確實對投資界來說相當有魅力,同時它目前也沒有獲得其應有的曝光度。它確實具有讓創投與新創公司圈更美好的潛力。

大多我接觸過的天使,都會有一個聯合會在上面,然後 Angellist 上也有很多不同的聯合會 (像是 Tim Ferriss and Naval Ravikant 這兩個我覺得很不錯的投資集團都在裡面)。的確我自己是有一個,但我個人從來沒使用過它投資,我也不會建議你加入我的聯合會,所以你加入其他的聯合會是 OK 的。

如果想把天使投資放入你的投資計畫一環,這可能是你最好的選項之一。不過它還是有風險在的,建議你先 細讀相關資訊

那透過股權集資也可以嗎?

我曾認為股權集資相當大有可為,並為它 大力疾呼 。我覺得它還是有機會啦⋯⋯但是是在未來的某一天。現在它是一個很糟糕的交易方式了, 我建議大多數人盡量不要選擇股權集資 。有很多真實的原因,我可以向你細述目前股權集資平台是如何缺乏流動性與協商性,以至於讓我不得不離開。但我認為,Jason Calacanis 在推特上發文所引發的一系列風波 ( 與故事 ),是目前股權集資平台效果不彰的主因之一。

tm3

透過他所描述的資金運作方式,你會看到股權集資將會成為一個巨大的詐欺平台。

但可悲的現實是有許多人已在股權集資中載沈載浮了,而且他們自己甚至沒有意識到哪裡有問題,你也聽不到有誰跟你股權集資有什麼問題,因為告訴你真相,並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為什麼?

因為每個人都想賺錢—特別是那些想透過股權集資賺一筆的小投資人。

我個人認為現在所有的股權集資都不該碰,讓其他人承擔這些風險,去讓他們損失、失望,最後我們才能找到股權集資最終的平衡點。股權集資最終會值得讓人投入,但不是現在。

結論:不要透過 天使投資 創造財富,真正經營公司才是你該做的

我的確有從天使投資賺到錢。但坦白說,我本來就有一大堆你可能不具備的優勢。就連賺錢的我現在也退出了,而那是因爲我知道能從天使投資中賺錢,完全只是因為運氣好罷了。如果你真的一定要投資新創公司,那就透過 Angellist Syndicates。如果你真的想當個天使,那就得百分百投入時間與精力,不然就等著失敗吧。

我對大多數人的建議是,你最好還是花時間和金錢在學習技能上,並自己去創立一間公司 (甚至更好的方式是在早期就加入一間有前景的公司,並好好在這段旅程中幫助公司,這樣安全得多而且依然能賺到一大筆收入)。

對大多人而言,最好獲得財富的機會依然是創造新事物,而不是投資。Kevin Kelly 說得很好,最好的時刻就在偉大變革正開始發生之於,而世界上那些 最好的創業想法還正萌芽階段

找出一個並實現它,就像 我一樣

《延伸閱讀》

關於創業,那些常春藤名校不會教你的事

被台大退學的他,登《富比世》創業家

帝國的崩盤!Twitter 危機給創業者的教訓

YC Sam Altman:創業早期留不住使用者時,別碰 Growth Hacker

沒錢創業如何技術掛帥?開公司懶人包一次解答你的財會疑問

產品晾一邊,曝光擺中間?創業者最忌在虛名中自欺欺人

創業者請停止新增功能,開始構建品牌吧!

【硬塞科技字典】什麼是天使投資人?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Video/Image Processing Software Engine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軟體工程師- KOL Radar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Node.js)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