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總覺得自己是沈默多數,反對者都是笨蛋?

Sean Blanda 在 Medium 發表了一篇文章,講述人們總是認為自己代表多數,是正確的,若不擺脫這種心態,討論就不會有交集。
評論
評論

原文為《The “Other Side” Is Not Dumb》,刊載於刊載於 Medium,作者為 Sean Blanda,Behance 的 99u 智庫總監暨總編輯,Inside 獲授權編譯。

Blanda 提出人們總是認為自己代表多數,是正確的,但若不擺脫這種心態,討論就不會有交集。

我喜歡和好友玩一種叫做「爭議評論」的遊戲,規則很簡單:事後不能提起「爭議評論」遊戲中說過的內容,而且你不能「爭辯」,你只能問對方為什麼這樣認為。評論範圍從「我覺得 007 系列電影名不符實」到「我覺得川普會是位好總統。」都有。

玩到最後通常會有人說「天啊!我不知道你是這種人!」,換句話說就是「我還以為你和我是同一隊的!」

心理學上有個名詞叫「錯誤共識偏差」,我們常覺得其他人跟我們一樣,常見於收視排行(到底誰會看重返犯罪現場?)和政治(我認識的人都贊成嚴格管制槍枝,這些反對的都是哪來的鄉巴佬?)或是民調(這些投給 Ben Carson 的是誰?)

在網路世界,這代表我們更容易誤解朋友甚至整個國家的意見,時間一長,就會演變成潛意識認為朋友間意見相同,瘋狂的「另一方」意見是非常可笑的,他們只是還沒「搞懂」,他們沒有「我們」這麼聰明。但是這種社群媒體上凌駕對方的優越感會降低生產力,這種自我優越感將犧牲掉更細緻的討論,而要讓線上討論有意義,我們就得克服這點。

這將導向最糟的 回音箱 效應,在回音箱內的人逐漸相信其他人都看法都和他一樣,而且這樣的意見佔了大多數,事實卻非如此。這就像發條一樣,發生一件事,你社交圈內的人看到不同圈子的意見會相當訝異,接著嘲笑另一方「資訊不足」或「愚蠢」。

我最喜歡的作者之一,Fredrik deBoer 曾在他的 短文 中探討過這個問題,他說:

(網路)鼓勵人們消除生活中工作、社交和政治的歧見。「嘿,那個和我看同一部電視劇的人也討厭不公不義,」到了後來就會變成「我能用電視劇來找盟友。」如果你能在蕾哈娜的影片裡看出政治隱喻,最後經由某種線上連結,就得到看不出隱喻的人非你同類的結論。

當某人說他們不是「我們這邊的人」,我們第一反應就是逃跑或把他們歸為笨蛋。澄清一下,仇恨或歧視言論還是不值得你浪費腦力,我這裡指的是在複雜議題上真心相信相反論點,而且有思考過各種理由的人。或者說,至少要和你的理由一樣好。

這並非「政治正確」的問題,這是根本上不接受有人可能和你有不同的感受,而且他們可能是對的。我們偏好把另一方當作廢棄厚紙板,而非現實中有智慧、能思考的人類。

現在真正有智慧的探討被一些容易分享的網站取代,這些內容主要就是創造來讓朋友間互相分享和取暖,同時嘲笑另一方用的。「看看另一方有多笨,不能像我一樣看清這件事!」

分享諷刺連結來嘲笑另一方不代表我們懂更多資訊,這只顯示出我們寧願當個自以為的混蛋,也不願思考其他觀點。這代表了我們寧願向朋友表現我們有多像,而非花力氣了解不同的人。

這樣子你很難參與社群媒體,也不能自詡為求知者。如果碰到意見不同的人便輕蔑地轉身,那我們也算不上有同理心。

如此一來,我們在 Twitter 或 Facebook 上,就只會分享我們所謂的「事實」,來累積同儕認同。我們忽略真實世界的樣貌,選擇性分享資訊或一些容易戳破的謊言。因為網路流言風氣太過氾濫, 華盛頓郵報 甚至關閉了破除網路流言的專欄,因為根本沒人在乎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

揭穿網路假消息本來需要經過許多調查,現在只要簡單找找「關於」或「免責聲明」,以前會因為誤會或無知而相信傳言,現在卻不是這麼回事,像「在卡車內尋獲被肢解的 Casey Anthony 」這樣的頭條現在則透過信災樂禍和仇恨的心態散播。

⋯⋯

現今對權威機構的不信任高漲,認知偏見卻沒有減弱,受假新聞所騙的人通常只是在消費符合自身觀點的新聞,就算很明顯是假的也一樣。

deBoer 提出的解方就是,「你得放棄苦心經營社群媒體,加入與你不同的人。」換句話說,你得認清「另一方」也是真實存在的人。

但我想更進一步,我們面對每個問題都該試著考慮「也許這次我們真的錯了」的可能性。

像你我這樣的大量閱讀專業網站的讀者,難道沒有可能出錯?有沒有可能我們不總是對的?住在遙遠地方的人們會不會看你不愛的節目,讀你不愛的書,擁有另一種有價值的意見和信仰?也許你看不清事情的全貌?

覺得政治正確已經失去控制了嗎?多追蹤一些厲害的社會運動者。覺得美國對槍枝的態度匪夷所思?看看佔美國 31% 人口的 擁槍者 的報導吧。這並不是說另一方是「對的」,不過他們可能也有充分的理由「覺得」自己是對的,瞭解這些以後,才能開啟真正的對話。

辯論老手都懂得一個道理,如果你無法為對手辯護,就代表你沒有真正了解議題。我們可以盡情地譴責政治僵局和媒體煽動,但以個人而言,若不能理解和自己不同的人,就無法真的進步,而且不尊重他人的立場和意見,是無說服任何人的。

下次當你和別人爭論不同意見的時候,挑戰不要想「贏」,不要嘗試「說服」對方同意你的論點,不要在背後和同儕一起嘲笑對方。反之,試著「輸」,聽聽他們的說法,要他們認真地說服你。如果只是在你弟支持開採天然氣的發言下多問幾個問題,沒人會向你支持環保的朋友告狀。

或著下次當你在社群分享最近的事件時感到一陣厭惡,先自問你為什麼這麼做。是因為內容提到你沒想過的新資訊?還是為了表明你的立場,提醒圈子裡的朋友你不是「另一方」?

希望你能尋找相反的意見,當你聽到某人提出和你觀點不同的資訊,別急著否定。試著考慮一下,「也許他是對的?我應該查一查。」

因為拒絕了解與你相左的意見,是思考上的怠惰,而且通常比你控訴另一方的內容還糟。


運動科技新革命: IoT 結合數據分析,奧運跆拳銅牌羅嘉翎國手養成之路揭秘

運動科技為近年運動產業顯學,現在賽場上,不僅較勁各選手的體力及技術,更考驗各國科學技術導入,輔佐選手的程度。有效運用運動科技,不僅可避免傷害外,更能提升訓練品質,提升選手佳績。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
評論

今年 8 月剛落幕的 2020 東京奧運,台灣選手獲得 2 金 4 銀 6 銅的 12 面獎牌,不僅寫下史上最佳參賽成績,且分別在 10 種不同項目奪牌,令各界大為驚艷。近年健康意識抬頭,下班後會自發去運動的人越來越多,種種現象顯示著台灣的運動風氣已逐漸成熟,而運動科技正是背後的隱形推手。

科技部致力推動產學界合作,結合運動科學、智慧科技與數據分析,輔助選手精準練習,用最有效率的方式提升表現,讓運動訓練不再是土法煉鋼。運動科技的應用也能幫助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更聰明更健康的做運動。由於商機龐大,運動科技早已成為各國在運動競技賽事與產業發展積極佈局的新型態競爭場域,一起來看看它為台灣體育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吧!

透過科技幫助運動選手了解自身狀態,穩扎穩打求進步

年僅 19 歲的跆拳道選手羅嘉翎,首戰奧運便打敗多國好手,一舉拿下銅牌。從小在道館長大,幼稚園就跟著爸爸、哥哥練習跆拳道,小學開始在國內比賽嶄露頭角,國二首次參加青少年國際賽事後更不斷奪金。然而,初生之犢的她,卻是好不容易才站上奧運這個舞台。

「小時候的確身高有優勢,但剛轉去成人組時還滿挫折的」,帶著青少年時期的亮眼成績,羅嘉翎在高一下加入跆拳道國家隊,被延攬至國家運動訓練中心(以下簡稱:國訓中心)接受國手培訓,「裡面都是大學的學長姐,訓練強度很高,剛進去時很不適應,那段時間比賽成績也不理想,晚上都會打電話給媽媽哭訴。」

Photo Credit: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Photo Credit: INSIDE

羅嘉翎分享,國訓中心的訓練方式很有系統,除了完備的訓練器材,還會透過科學儀器評估選手的運動表現,也定期使用生化檢測儀器,每月至少1次檢測疲勞度與血氧量,維護選手的身體健康。

「運動科技可以幫助我了解自己現在的狀態,還有需要加強哪些地方」,羅嘉翎表示,選手的日常就是不斷練習、調整好狀態,透過數據分析可以清楚知道自己的強弱項,「像我需要加強肌力,這樣訓練有方向,進步也會比較穩。」

沒有因挫折放棄跆拳道,羅嘉翎持續在國訓中心自我精進,再加上慢慢調整心態,她逐漸適應了高強度的訓練,也找回了享受比賽的初衷。

事實上,台灣自 2012 倫敦奧運以來,就沒有在跆拳道項目拿過獎牌,羅嘉翎也坦承因此感受到不小的壓力,「拿到奧運資格時我爆哭,但我不是被看好奪牌的選手,就想說放鬆去打。」沒想到放下得失心,反而幫助自己贏得了銅牌的好成績。

國立體育大學技擊運動技術學系副教授王翔星分享,針對跆拳道選手的檢測主要有3方面,包括以「線性位移偵測器」檢測選手連續 3 次跳躍的爆發力與穩定度,評估賽場上攻擊動作的力量輸出率;以及透過「測力板」檢測 50 毫秒發力率( RFD,Rate  of Force Development ),以觀察選手腳蹬地出發與踢擊到對手瞬間的力量表現;還有「慣性感應器」則是用來檢測選手的反應能力與速度。

Photo Credit: 王翔星

「現在的訓練方式跟以前差很多,得分的方式不同,教練的觀念也需要調整。」過去也曾是跆拳道選手的王翔星說,以往求勝心切的選手容易練到渾身是傷,現在藉由運動科技的輔助,能精準掌握練習進度,避免過度訓練、減少運動傷害,是更有效率的訓練方式。

Photo Credit: INSIDE

王翔星也表示,培育一名優秀的選手相當不容易,這幾年開始將運動科技帶進國、高中,就是希望能讓年輕選手儘早接觸到運動科技的專業訓練觀念,避免選手在早期生涯就受到嚴重的運動傷害而留下遺憾,未來能夠更上一層樓。

產業跨界結合,讓運動科技深入全民健康生活

目前 5G 正式邁入商業化,宅經濟當道,運動科技的應用也有了更多可能性。「台灣科技業的研發能量強大,運動產業也很有國際競爭力,我認為應該能結合兩者的強項來解決許多問題,例如居家健身沒人指導,該怎樣才不會受傷。」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運動競技學系研究講座教授相子元表示。

相子元主修生物力學出身,被譽為台灣運動科技教父,同時擔任國訓中心運動科學小組總召集人。他很早就投入運動科技與產業結合的研究,作為科技部「精準運動科學研究專案計畫」的執行團隊之一,目前團隊已開發出將壓力感測科技應用於智慧鞋、科技運動襪、機能衣、自行車功率表等產品。

Photo Credit: INSIDE

相子元認為,運動科技商品在亞洲市場很有潛力,目前台灣主要發展在 3 大面向:競技運動,如跆拳道、舉重、射箭;職業運動,如棒球、籃球;全民運動,如自行車、慢跑等。舉例來說, LPS(Local Positioning System ,局部定位系統)運用在團隊運動的訓練上,能讓教練、選手清楚知道跑位陣式,取代傳統手寫戰術,目前 NBA 美國職籃、國際足總FIFA的隊伍也都採用此技術。

Photo Credit: 相子元

台灣選手在東奧打出亮眼成績值得喝采,相子元期待未來運動科技能協助更多選手精準運動、達到更好的表現,放眼 2024 巴黎奧運,並幫助更多人養成規律運動的習慣。接下來行政院主辦的「台灣運動x科技產業策略( SRB )會議」也即將登場,希望加深運動與科技產業的對話交流,讓運動科技越來越深入全民的生活。

SRB策略會議暫擬4大議題:

  1. 運動×科技產業升級創造新價值
  2. 智慧育樂創新服務建立營運新模式
  3. 融合科研成果與創新科技發展智慧新應用
  4. 台灣智慧育樂跨域環境整備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