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總是原地踏步?Spotify 產品設計主管:不願冒險比失敗還糟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沒有勇氣承擔風險,只好繼續照舊,害怕任何改變,最後情況變得比承擔風險還糟糕。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 Tobias van Schneider 為 Spotify 紐約產品設計主管,Semplice 創辦人,AIGA/NY 董事,本文發表於 Medium,分享勇於冒險的重要,以及如何藉由設想最糟的情形來克服不安。

我和朋友聊天的時候,常喜歡討論我們的夢想,但夢想總是伴隨風險,這些未可知的風險我們通常避之唯恐不及。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沒有勇氣承擔風險,只好繼續照舊,害怕任何改變,最後情況變得比承擔風險還糟糕。

生存的恐懼深深刻在我們人類的腦中,全力阻擋我們的成就。還記得我每次承擔所謂的「重大風險」前,肚子都會連續痛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冒險」的壓力會影響我的身體,讓我生病。

我以前高中輟學時經常失眠,由於在經濟拮据的家庭中長大,母親無法獨力負擔 5 個孩子的生活開支,所以我年紀輕輕就必須搬出來自力更生。當時我在飯店清理餐具,試用期月薪 100 美金,三個月後我得到晉升正職的機會卻拒絕了,因為我認為自己能有更好的成就。這可以稱作盲目的愚蠢和野心吧。

然後我肚子就痛了好幾個禮拜。 我知道我需要這份工作,推掉它是不理智的行為,我沒有高中學歷,我什麼條件都沒有,推辭這份工作是我人生第一個「大冒險」。

在這之後我又冒了更多的風險,每一次我都會胃痛,而且通常是好幾個月前就開始痛。我辭了一份又一份工作,最後開了自己的公司,銀行裡一毛錢都不剩,一年後,又把工作室關了,然後在沒有任何計畫下搬到紐約,在紐約又辭了三份工作,現在我又回到了原點。幾個月前我剛離開一份做了 3 年,在紐約知名科技公司裡穩定又還不錯的工作。這次我還是會肚子痛,並且自我質疑了好幾個禮拜,不過這些年來我已經發展出一套面對風險的策略。

eating noodles
(Photo Credit: Tri Nguyen)

我稱之為「最糟情況」測試

我拒絕第一份工作的時候,面對人生第一次的巨大風險,我設想了最糟糕的情況,不論如何我隨時可以找到洗碗、擦餐具的工作,我也了解靠補助金吃泡麵度日是怎麼樣的生活。

這樣一想我就輕鬆許多,我的腦袋頓時清醒並接受了無限的可能。沒錯,我沒錢沒也特殊才能,履歷表上一片空白,但我已經預見了最糟的情況。

從此以後,每當我要做冒險的決定,肚子又開始痛的時候,只要問一個簡單的問題:

要是失敗得一蹋糊塗,我本人能有多慘?真的有那麼糟嗎?

我已經知道答案了,最糟的情形就是回去擦餐具,這我早就做過了,而且糟不到哪去。直到今日我的最糟情形都沒有變,我知道要是在紐約混不下去,還是可以回到某個山村洗盤子。

身為一個老頭,我瞭解各式各樣的麻煩,但它們大部分從沒發生過。(I am an old man and have known a great many troubles, but most of them never happened.

—— 馬克吐溫

我認為當我們談到「巨大風險」的時候,其實都沒看起來的這麼嚴重 ,我們會在腦內把它放大。通常描繪最慘和最恐懼的事物要比描繪目標更有幫助。

不敢冒險帶來的痛苦通常遠超過我們設想的最糟情形。

所以問問你自己,最糟的情形是什麼?每個人心裡的答案都不一樣,不過通常都沒我們想的嚴重。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