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總是原地踏步?Spotify 產品設計主管:不願冒險比失敗還糟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沒有勇氣承擔風險,只好繼續照舊,害怕任何改變,最後情況變得比承擔風險還糟糕。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 Tobias van Schneider 為 Spotify 紐約產品設計主管,Semplice 創辦人,AIGA/NY 董事,本文發表於 Medium,分享勇於冒險的重要,以及如何藉由設想最糟的情形來克服不安。

我和朋友聊天的時候,常喜歡討論我們的夢想,但夢想總是伴隨風險,這些未可知的風險我們通常避之唯恐不及。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沒有勇氣承擔風險,只好繼續照舊,害怕任何改變,最後情況變得比承擔風險還糟糕。

生存的恐懼深深刻在我們人類的腦中,全力阻擋我們的成就。還記得我每次承擔所謂的「重大風險」前,肚子都會連續痛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冒險」的壓力會影響我的身體,讓我生病。

我以前高中輟學時經常失眠,由於在經濟拮据的家庭中長大,母親無法獨力負擔 5 個孩子的生活開支,所以我年紀輕輕就必須搬出來自力更生。當時我在飯店清理餐具,試用期月薪 100 美金,三個月後我得到晉升正職的機會卻拒絕了,因為我認為自己能有更好的成就。這可以稱作盲目的愚蠢和野心吧。

然後我肚子就痛了好幾個禮拜。 我知道我需要這份工作,推掉它是不理智的行為,我沒有高中學歷,我什麼條件都沒有,推辭這份工作是我人生第一個「大冒險」。

在這之後我又冒了更多的風險,每一次我都會胃痛,而且通常是好幾個月前就開始痛。我辭了一份又一份工作,最後開了自己的公司,銀行裡一毛錢都不剩,一年後,又把工作室關了,然後在沒有任何計畫下搬到紐約,在紐約又辭了三份工作,現在我又回到了原點。幾個月前我剛離開一份做了 3 年,在紐約知名科技公司裡穩定又還不錯的工作。這次我還是會肚子痛,並且自我質疑了好幾個禮拜,不過這些年來我已經發展出一套面對風險的策略。

(Photo Credit: Tri Nguyen)

我稱之為「最糟情況」測試

我拒絕第一份工作的時候,面對人生第一次的巨大風險,我設想了最糟糕的情況,不論如何我隨時可以找到洗碗、擦餐具的工作,我也了解靠補助金吃泡麵度日是怎麼樣的生活。

這樣一想我就輕鬆許多,我的腦袋頓時清醒並接受了無限的可能。沒錯,我沒錢沒也特殊才能,履歷表上一片空白,但我已經預見了最糟的情況。

從此以後,每當我要做冒險的決定,肚子又開始痛的時候,只要問一個簡單的問題:

要是失敗得一蹋糊塗,我本人能有多慘?真的有那麼糟嗎?

我已經知道答案了,最糟的情形就是回去擦餐具,這我早就做過了,而且糟不到哪去。直到今日我的最糟情形都沒有變,我知道要是在紐約混不下去,還是可以回到某個山村洗盤子。

身為一個老頭,我瞭解各式各樣的麻煩,但它們大部分從沒發生過。(I am an old man and have known a great many troubles, but most of them never happened.

—— 馬克吐溫

我認為當我們談到「巨大風險」的時候,其實都沒看起來的這麼嚴重 ,我們會在腦內把它放大。通常描繪最慘和最恐懼的事物要比描繪目標更有幫助。

不敢冒險帶來的痛苦通常遠超過我們設想的最糟情形。

所以問問你自己,最糟的情形是什麼?每個人心裡的答案都不一樣,不過通常都沒我們想的嚴重。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疫情影響民眾心理健康,頭戴式經顱磁刺激系統提供免吃藥治療新選擇

別小看憂鬱症的威脅!WHO曾預估,2030年憂鬱症將超越癌症,成為造成人類「失能」的最大健康殺手。隨著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恐將加速它的發生。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Deep rTMS System)」透過更精準、無創的方式,成為治療的最新利器。
評論
評論

今年台灣爆發本土疫情,確診人數節節攀升,在三級警戒之下,餐廳、教育機構、休閒場所被迫關閉,民眾工作及生活模式大受影響,也頓失紓壓管道,連帶出現憂鬱、焦慮、恐慌、失眠,以及心悸、胸悶等自律神經失調症狀,前來就醫的民眾比平時增加1-2成。

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表示這個數字是有自覺、願意前來就醫的人數,而疫情對大眾身心的影響程度,遠比想像的還要更高。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調查,全台約有200萬人口受憂鬱症所苦,其中重度憂鬱者約125萬人,當中僅有五分之一的患者願意接受治療。

因此,蔡孟釗主任呼籲,如果民眾發現自身或身邊親友出現以下症狀,就要當心可能是「小鬱」找上門,應儘速就醫、積極治療,以免對日常生活帶來負面影響:

  1. 失眠、難以入睡,或睡眠品質不佳,經常半夜驚醒
  2. 生理功能顯著下降,以前能做的工作、家事突然無法勝任或效率變差。
  3. 食慾不佳,活動力及專注力變差、體重下降。
  4. 情緒波動大,家庭及人際關係受到影響。

抗憂鬱症藥物作用慢,醫:6-7成患者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

如果就醫被診斷罹患憂鬱症,接下來該怎麼辦?一定要吃藥治療嗎?聽說憂鬱症藥物副作用多是真的嗎?

蔡孟釗主任表示,抗憂鬱藥物是透過作用在人體大腦中樞神經來發揮效果。因此,根據服用藥物種類的不同,確實可能產生頭暈、精神不濟、便祕、口乾舌燥、體重上升、頭痛等副作用。但蔡主任強調,在持續服用藥物一段時間後,身體大多都能慢慢適應,減緩大部分的副作用症狀。

更重要的是,抗憂鬱症藥物需不間斷地持續服用2至3週以上,才會逐漸出現療效,約3個月才可達到一定治療效果。患者在用藥上若有疑慮,一定要積極詢問主治醫師意見,切勿任意自行停藥。

蔡孟釗主任也分享過往的臨床經驗,有6-7成的憂鬱症患者在第一次治療效果不佳,必須更換或增加抗憂鬱藥種類來提升功效。因此,在藥物無法立即達到患者預期效果的情況下,容易造成醫囑遵從性不佳、服藥不規則的問題發生。

難道除了藥物之外,就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幫助改善憂鬱症問題嗎?蔡主任表示,近年許多研究及實驗證實,在使用處方藥物的同時,搭配心理諮商,以及正念冥想、瑜珈、皮拉提斯等規律運動,也有一定的輔助改善效果。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Deep rTMS)療法」提供憂鬱症病友治療新選擇

近期科學研究發現,憂鬱症患者大腦中的發炎物質、細胞激素有明顯較高的情況。簡單來說,大腦就像處於「發燒」狀態,影像學也發現大部分憂鬱症患者有左前額葉血流量、新陳代謝較差,而右側過度活化的問題。在科學實證憂鬱症的發生和大腦皮質、神經狀態失衡有關後,醫界普遍認為「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能提供憂鬱症病友的治療新選擇。

「重複式經顱磁刺激(rTMS)療法」是什麼呢?蔡孟釗主任解釋,這是一種利用磁力線圈創造連續且規律的重複性電磁脈衝,使磁場經由頭顱到達大腦皮質。藉由電流變化,快速、重複刺激失調腦區,促使大腦血液循環,正常活化與抑制代謝及神經活動的新型治療方式。

事實上,這項技術早在歐美等國行之有年,台灣則是在2018年經食藥署核准,可用於治療重度憂鬱症,尤其是藥物效果反應不佳、藥物耐受性較差的「難治性憂鬱症患者」,以及對藥物副作用難以忍受、服藥遵從性不佳者的患者身上。

隨著醫療科技進步,新一代的「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 Deep rTMS System)」跳脫傳統8字形線圈的設計,採用結合H線圈 (H-Coil)的專利深層立體定位頭盔設計,在治療中線圈能與頭部保持更緊密地貼合,並提供覆蓋更廣、更深的刺激電場,是精神科治療的最新利器。

根據2015年刊登於《世界精神病學》(World Psychiatry)的研究證實,經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治療系統治療後,38.4%患者的憂鬱症狀有顯著的改善效果,能作為憂鬱症患者在治療上的另一新選擇。

新一代重複式經顱磁刺激系統協助重度憂鬱症治療,讓大腦重新開機

除了說明憂鬱症現行的治療方針外,蔡孟釗主任也提到在臨床上的發現,多數有憂鬱症困擾的病友並非「抗壓性不足」、「不夠努力」的人。相反的,不少完美主義者、高責任感條件的人,特別容易受到憂鬱症的困擾。

針對這類人格特質的朋友,蔡主任強調,只要發現自己需要被幫忙、支持的,千萬不要害怕對外求助。無論是試著和親友訴說,或者尋求專業醫事人員的協助,都能幫助緩解、改善不適。

最後,針對疫情衝擊導致的心靈健康問題,蔡主任也呼籲,除了戴好口罩、勤洗手,留意個人衛生外,也建議以「定期定量」的方式適度接收疫情資訊。在生活壓力的調適上,則可以善用視訊軟體,加強自己和親友的互動,並記得吃好、睡好,才有助於維持身心健康。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精神科主任蔡孟釗;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