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老闆分身有術!工作狂 Jack Dorsey 如何管理兩間 IPO 公司

連續工作 18 小時,並且隨時與數不清的大大小小即時會議奮戰,這就是以「勤奮工作」聞名,並能同時管理 Twitter 與 Square 這兩間 IPO 公司 Jack Dorsey 的一天。
評論
評論

本文原刊於 WSJ,經 TECH2IPO 編譯,Inside 授權刊載。

身為兩家上市公司 Twitter 及行動支付公司 Square 的 CEO,Jack Dorsey  的一天等於 18 個小時苛刻的行程規劃以及數不清的大大小小即時會議。

例如這天 Twitter 的執行董事長 Omid Kordestani 試圖在 Jack Dorsey 繁忙的行程中擠出他倆每周例會的時間,於是他提議當日由他負責開車接送這位 CEO。所以在某個清晨,你會看見 Kordestani 開著 Tesla Model S 載著 Jack Dorsey 穿梭在矽谷的馬路上,與此同時雙方正在車上馬不停蹄地談論著公司決策。Kordestani 說,「我們只是盡量把工作上的每個小時都最大化,而且利用得還不錯。」

以上片段只是現在 Dorsey 每天工作的一小段剪影。這位大忙人從不久前開啓了這項艱巨的任務:同時管理 Twitter 和行動支付公司 Square。他於十月正式回歸 Twitter 重任 CEO,而一月前 Square 完成上市登陸納斯達克。於是 Dorsey 罕見地同時成為了兩家上市公司的 CEO。

他的雙重身份不禁令人回憶起另外兩位科技名人。一是當年的 Jobs ,同時兼顧兩家上市公司:蘋果及皮克斯動畫工作室。另一位則是 Elon Musk,同為 Tesla 及 SpaceX 的 CEO。

事實上,Musk 並不支持這種行為。「我不建議同時管理兩家公司。」他曾在十月一次會議上談過,「這過大地壓縮了自己的私人空間。」他表示未來的工作重心不會放在 Tesla 的日常營運上,但他並沒有更進一步解釋。

Dorsey 今年 39 歲,暫時未婚也沒有孩子。如今 Twitter 和 Square 都處在公司發展的重要節骨眼,很顯然他幾乎不會有多餘的私人時間。Twitter 需要努力向失望的投資者們證明社交網路能夠吸引大眾市場;Square 則試圖證明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可以在強者如林的支付領域持續擴張。至今兩家公司都尚未盈利。

Twitter 的股價現在處於歷史最低點,自 Dorsey 重返上任以來已經下跌了近 16%。Square 的股價自上月 19 日上市以來上漲了近 36%,但依然低於去年私募投資者競買的價格。

FjVCmUrRR4L-kHt-xY9f3NUfV12B

Twitter 和 Square 都拒絕讓 Dorsey 和其執行團隊出面對此發表官方回應。

Dorsey 曾將迪士尼 CEO Robert Iger 作為導師取經。後者同樣兼顧著多方事業,從電影工作室、網路電視 (Hulu) 到主題公園及游輪涉獵極廣。而在 2013 年 Dorsey 就已加入迪士尼董事會。

Iger 表示自己偶爾會在公司業務上指點一下 Dorsey。「我與他從事的行業並無利益相關,所以我會是他很好的聽眾。」Iger 曾在一次採訪中說過,同時管理兩家公司管理者需要有多方資源支持,而 Dorsey 正好具備這些條件。「首先自己要有專注力,懂得分清事情優先級並能將不同事情獨立處理。除此外還需要擁有優秀的人才幫助你。」

雖然無論是 Twitter 還是 Square,Dorsey 都沒有指派直接的 NO.2,但他選拔了一批強有力的高階主管幫助他管理兩家公司每天瑣碎的日常工作。在 Twitter,他會收到來自包括 COO Adam Bain、CFO Anthony Noto 在內的八份直屬報告;Square 則是十份報告,其中包括一位 C 級管理層 CFO Sarah Friar。

「一名典型的 CEO 需要插手公司所有事務:財務、營運及人事。」來自洛杉磯加州大學安德森管理學院的榮譽教授 Eric Flamholtz 說到,「但如果要將時間分配給兩間公司,那麼則需要更多地去管理自己身邊的人。」

但還有其他聲音存在。「Dorsey 的挑戰並不是管理兩家公司有多麼困難,這個方向就不對。」Suhail Rizvi 通過發言人表示。「這件事的關鍵在於 Twitter 能否繼續開發新產品、吸引更多的網路頂級人才。而這二者都是 Dorsey 最拿手的。」Rizvi 的 Rizvi Traverse Management 同時持有 Twitter 及 Square 兩家公司的股票。

現在的情況是 Dorsey 每天必須嚴格規劃過長的工作時間。Twitter 及 Square 的代表聲稱 Dorsey 每天工作時長達 18 小時。上午在 Twitter 下午在 Square,兩間公司均位於舊金山市中心,彼此比鄰僅相隔一條大馬路。

Fis1bJYyvPZHAyH29Ssbn926Zlnu

Dorsey 本人非常自律,堅持按照每日的行程表安排及已經規劃好的習慣工作。舉一個無論是現在還是離職的 Twitter 員工都耳熟能詳的例子:開會時無論內容講到哪兒,只要到了既定的會議時間尾聲,Dorsey 就會留下一句「我得走了」然後直接起身走人。

每天,Dorsey 會在位於兩家公司總部中間的藍瓶咖啡 (Blue Bottle Coffee) 買上一杯飲料,開啓一天的工作。據 Twitter 及 Square 透露的消息,週一 Dorsey 會在 Twitter 與他統領的那八位主管開一上午總共五個小時的會議。Kordestani 負責審查公司業務營運及各類項目。然後在中午一點半抵達 Square 重復一遍上述同樣的工作。開會時,Dorsey 會要求與會主管關掉所有手機和電腦。而且,他在兩家公司均未設置辦公室或辦公桌。每週三、週五,他還會與公司主要負責人再開個三十分鐘的碰頭會。哪怕那個時候他本人不能實際到場,會議依然會通過其他方式照常。Kordestani 說,即使在 Square 忙碌期間,他依然堅持在飯店休息時間或者晚上行程結束後,與 Twitter 主管開電話會議。

Dorsey 性格沈 穩,熱衷冥想,喜好瑜伽,這與狂熱的社交愛好者 Twitter 前任 CEO Dick Costolo 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後者在任 Twitter CEO 5 年,於今年六月辭職。Kordestani 的描述是,「當 Dorsey 一進入辦公室人們能夠感覺到安心,因為你知道與你共事的是一位非常腳踏實地的領導人。」

FhHX9RXeNwF435M7hkeJ7OoOAwqy

即使是現在,作為技術出身的 Dorsey 仍然會偶爾為某個不必要的細節鑽上一會兒牛角尖。與他工作十分親密的人講到,Dorsey 有時候會放下手頭其他事情專注到例如行動程式 logo 的色調調整或者某個網頁版塊措辭之類的瑣事上。

雖然員工們都說他的回歸提振了 Twitter 的士氣,但依然有不少高層管理人員相繼離開。就在最近幾周,Twitter 走了設計總監、企業戰略主管及一位高級工程經理。

一位 Twitter 發言人表示這幾位高層的離開原因不一。

據相關人士透露,在過去的幾個月中,Dorsey 已經審查完了 Twitter 過去幾年公司相關的所有事宜,收集了有關公司目前優先事項的反饋,瞭解全公司包括高級管理層的報告結構。當 Rizvi 作為 Twitter 及 Square 的雙重投資人被問及對於 Dorsey 重返 Twitter 至今的表現如何時,他回答,「接下來的幾季一切都會明瞭。」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