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科技推手」色情產業已面臨邊緣化命運

評論
評論

本文原刊於 騰訊科技 ,Inside 授權刊載。

在大眾的想象中,色情產業是帶動新技術的先鋒,它在網際網路總流量中佔據的比例高不可攀,這個產業的老闆和高層無不賺得荷包滿滿。這在以前也許是事實,但現在情況還是這樣嗎?

在 HBO 影集《矽谷群瞎傳》中,有一個情節與色情產業有關。男主角發現競爭對手從一家色情網站那裡獲得 1500 萬美元的訂單。「我不明白,這個網站怎麼那麼有錢?」他說。

「那可是色情產業,成人內容最能帶動重大技術的採用和普及了,」同事們說,「第一部印刷發表的小說就是色情故事。Super8 底片、寶麗萊相機、錄影帶、數位化、信用卡驗證系統,還有 Snapchat⋯⋯色情內容佔了全部網際網路流量的 37%。」

當然這裡的主要笑點是調侃 Snapchat,它已經被大家視為一個非官方的色情服務。但可惜的是,《矽谷群瞎傳》對色情產業現況的描述並非精確,就連該產業人士的衣著風格都對不上號:《矽谷群瞎傳》中的成人產業會議中,色情業高階人士一個個穿得像是銀行家。

事實上,色情產業並不是這樣。

過去也許是這樣,但現在已經今非昔比。隨著行動設備和平台興起,以及免費色情影片網站的泛濫,色情產業目前正處在困境之中。賺錢相當困難,尋找新的收入來源並不容易。此外它還面臨著主流社群媒體的競爭。技術和文化的發展,令色情業漸漸喪失了獨立的身份。

色情業的未來

Chris O'Connell 是成人內容公司 Mikandi 的首席系統架構師,他說,「如今成人產業的利潤率非常低。」

Mikandi 經營著世界上最大的色情應用程式商店。有人把它稱為「色情業的未來」,從某些方面來看,它確實如此。但是,色情業的未來與大眾的想象可能大不相同。

這個應用程式商店是 Jesse Adams 和 Jen McEwen 在 2009 年創辦的。要知道,Android 和 iPhone 應用程式商店禁止成人內容,而且蘋果還禁止 iPhone 手機使用 Mikandi,在 iPhone 手機上使用 Mikandi 的唯一方法就是借助 Web 瀏覽器。

Mikandi 的宗旨是為你提供一些無法在其他地方弄到的東西。畢竟在智慧型手機上,通過 app 播放影片和動畫的效果使用瀏覽器好。而 Mikandi 也提供一些精選的手繪漫畫。像其他商店一樣,Mikandi 也會從付費應用的銷售額中抽成。

但該商店的用戶規模相對較小。約 250 萬人註冊了 Mikandi,其中約 34. 5 萬人每三個月訪問它一次。該公司在西雅圖和東歐有幾個工程師,在為他們提供了「有競爭力」的工資之後,O'Connell、Adams 和 McEwen 的年薪就在六位數左右。「我們當中沒有誰有遊艇,」O'Connell 說。或者就像 McEwen 說的那樣:「我們這條路上的障礙你不懂。」

她並不是說道德或法律障礙。對色情有需求的觀眾並不會因為那種障礙而消失。McEwen 說的是經濟、商業和技術障礙。

障礙重重

在早期,網路色情業的利潤非常豐厚。但隨著 Youporn 和 Pornhub 這樣的網站開始提供免費色情影片(大部分是盜版),色情內容製作者和經銷商賺錢就變得困難起來。這時全球經濟又遭受了重創。

「人們不再付錢看高質量的內容了。他們覺得,噢,還有個東西叫做 YouPorn。它的畫質可能是差一些,但至少還可以湊合。」

成人產業開始尋找新的賺錢途徑,其中包括色情應用程式商店,Boodigo 色情搜索引擎,還有「直播影片」,即付費觀看成人產業演員的表演並與之互動。脫衣舞孃和色情明星在 Snapchat 上提供的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服務。然而就算這樣,日子也並不好過。「直播影片」龍頭 Kink.com 最近幾年的收入在下滑。現在 Snapchat 也關閉了色情表演帳戶。

當然,也有些人會付錢看優質內容,但就像好萊塢大片和暢銷專輯一樣,最優質的色情內容往往會遭遇盜版,然後免費傳播。所不同的是,好萊塢擁有政治和經濟實力來打擊盜版,並可以通過主流服務來推廣官方內容。色情產業卻不行。

「成人產業難於獲得智財權保護,政策制定者沒有興趣為成人產業提供幫助。」一名專家說。

不再是技術創新者

在 Apple、Google、Facebook 等公司崛起的同時,成人產業不僅沒有推動新技術的發展,而且從很多方面來說,它甚至無法接觸到新技術。

色情產業不再是創新者了,它已經淪為了模仿者。今年夏天, Pornhub 推出了一個去掉廣告的付費服務。在一份新聞稿中,該公司稱這是「色情界的 Netflix」。不要忘了,該網站模仿 YouTube 已經快十年了。「成人產業是技術的領導者?以前可能是,現在已經今非昔比。」

談到色情業人士的衣著打扮,其實他們看上去與很多其他高科技公司的人差不多。「成人產業從業者和在其他創業公司工作的人很相似,」一位業內資深人士說。「但他們有優勢。他們有一種反文化的態度。」從很多方面來說,他們都和其他高科技公司的人差不多,他們只是在處理一種不同類型的網上內容。

賈伯斯的影響

Jesse Adams 和 Jen McEwen 曾在中國做了兩年的成人玩具生意。然後在 2009 年秋季,他們推出了 Mikandi。當時商店裡沒有什麼程式,但它吸引了 O'Connell 注意。他花了近 6 個月時間創建一個類似的商店,以便推出自己的一些程式。「他們有市場行銷手段,」他說,「我有技術。」於是雙方開始合作。

這家商店也引起了賈伯斯的注意。賈伯斯發佈了 iPhone 4 之後,有記者詢問他,Apple 是否永遠不會讓人們在 iPhone 上安裝沒有獲得該公司明確批准的軟體。在回答時這個問題時,賈伯斯提到了 Android。人們幾乎可以在 Android 上安裝任何東西。

「你知道嗎,有一個 Android 色情商店,」賈伯斯說的就是 Mikandi,「任何人都可以在那裡下載色情內容。你可以。你的孩子也可以。我們可不想變成那樣。」

這再次提醒我們,在智慧型手機時代,網際網路已經發生了變化,在很多設備上,你無法自由暢遊網際網路。但是,賈伯斯這種自以為是的態度也帶來一些未曾預料到的影響。雖然賈伯斯沒有提到 Mikandi 的名字,但在接下來的 12 個小時裡,約 1 萬人在自己的 Android 手機上下載了 Mikandi,是平常的十倍,前往該商店的流量迅速增加了兩倍。

被社群網站取代

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Mikandi 仍然是一家小公司。O'Connell 很愛這一行,Adams 和 McEwen 也是如此。他們的生意雖然算得上成功,但規模還是很小。這是因為色情新創公司無法像其他新創公司那樣籌集大量資金,也是因為 Mikandi 已經被排擠到了 Android 世界的邊緣。還因為網上充斥著大量免費的色情內容。

諷刺的是,O'Connell 說,還有一個原因是,現在有很多人在社群媒體上發佈大量免費的色情或輕色情內容。而他們發佈這種東西並不一定是為了經濟利益。 Facebook 禁止發佈成人內容,其他社交網站也大多相同。但並不是所有的社群媒體都這樣。

數以百萬計的人,隨時都可以使用攝影機拍攝照片和影片,隨時都可以把東西張貼到網際網路上,從某些方面來說,色情業已經被這種現象所取代。現代網際網路就是這樣。「成人內容越來越多地滲入到其他一切東西中,」O'Connell 說。

虛擬實境未必帶來復興

如今一個盛行的說法是,虛擬實境(VR)將帶來色情業的復興。這個說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未來」比人們以為的要複雜很多。

虛擬實境和擴增實境(AR)都被大公司掌握在手中。Oculus Rift 是 Facebook 的,Hololens 是微軟的,Google 眼鏡是 Google 的。這些公司是不會允許通過官方管道發佈色情內容,或者會完全禁止色情內容。

成人產業確實會開發 VR 色情內容。這種趨勢已經在冒頭:一個名為 BadoinkVR.com 網站提供了 180 度和 360 度的影片。但從很多方面來說,專門的色情 VR 將會成為網際網路上的邊緣內容。而主流網站上則會有很多輕色情 VR。從文化上說,我們對色情內容的接受度正在提高,對它的心態正在變得更加開放。大公司仍會禁止色情內容,但是存在一些個人和企業用戶,他們雖然沒有自稱為色情內容提供商,但卻喜歡在主流網站上發佈一些輕色情內容,所以這樣的東西仍然會在大公司的網站上此起彼伏。

如果事情真的這樣發展,成人產業推出的專門內容的價值就變小了。如果我們有了 Snapchat、Twitter 和 Tumblr,我們就不再需要專業的色情公司了,或者至少來說,我們不像原來那般,需有專門色情公司滿足需求了。

目前來說,即便是與最開明的主流服務相比,色情公司提供的內容都更加極端一些。但是,隨著主流服務變得越來越色情化,這種情況也會慢慢改變。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UI/UX 設計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樂趣買Growth Marketing Lead(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Front-End Developer 前端工程師

Infocast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