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RO觀察:部落格網站使用狀況」結果,聊聊微網誌使用者心理

際發佈的ARO觀察:部落格網站使用狀況 中,針對「使用微型部落格(微網誌)之後,有無影響您使用部落格的頻率?」,其中5,050位受訪者的答案中,64.7%的答案是「不變」,30.2%的答案是「減少」,5.1%的人則回答「增加」。
評論
評論

(photo by bfishadow via Flickr)

昨天創市際發佈的 ARO 觀察:部落格網站使用狀況 中,針對「使用微型部落格(微網誌)之後,有無影響您使用部落格的頻率 ?」,其中 5,050 位受訪者的答案中,64.7% 的答案是「不變」,30.2% 的答案是「減少」,5.1% 的人則回答「增加」,表示部分人所認為「部落格將被微網誌所取代」這件事在台灣似乎尚未發生。同份報告中若是觀察五大部落格平台的到達率,也可發現大多仍呈緩步上升的走勢,表示「部落格」依然健在。

不同心理需求層次,不同的使用方式

從調查數據固然可以客觀的看到實際的使用情況與網友的認知偏好,不過若試著從心理層面來探討,也會發現微網誌所滿足的和部落格的確是不同的心理需求,怎麼說呢?

首先想請問一個問題,你有沒有做過明明連上了 MSN 或 Yahoo! 即時通,卻故意顯示隱藏/離線?當不想聊的人 ping 我們就裝死,想聊的人上來時甚至會主動 ping 對方。相信很多人會對上述情境回答「有」

再請問一個問題,你會不會經常變更 MSN 或 Yahoo! 即時通的「狀態」?像是放上 〝死白目你在跩什麼〞 或是 〝超想睡,誰來給我一杯咖啡〞 之類,我想應該也不少人會回答「會」

至於很多時候,透過簡訊而不是撥電話去跟朋友道生日快樂,也應該是不少人會做的事。

先試想一下,上述的工具都提供了直接的聯絡方式,但為什麼我們卻要用比較迂迴的作法來達到聯絡或溝通的效果?

理由其實很簡單,有些時候,我們需要保持一個心理上覺得安全的距離,在網路已經逐步入侵我們的生活的此刻。

另外,再用一個去年的事件,嘗試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明—也許一些朋友還記得,去年 Michael Jackson 過世之後,台灣的 Michael 迷曾仿效國外在國父紀念館廣場以及信義威秀中庭發動一次「舞蹈快閃紀念 Michael」的演出。假如當天有到現場去的朋友應該有深刻的印象,保守估計應該有數千人甚至上萬人在當天的現場。其中少部分是實際去跳舞,而絕大多數是去觀看。

在這裡問當天有去現場的朋友一個問題—你真的是死忠的 Michael 迷嗎?我想絕大部分的人如果誠實回答,答案應該是 〝ㄟ…還好啦〞

那為什麼大家會去呢?我想用馬斯洛的需求層級理論可以解釋—當天去表演的人,想滿足的是「自我實現」的需求。而絕大多數去現場觀看的人是為了滿足「社交需求」,希望藉由到現場觀看這場事件,除了心理上似乎有了參與感之外,也可以與其他也有去的朋友有了共通話題。

上述的「保持心理上覺得安全的距離」與「希望滿足社交甚至自我實現的需求」兩種心理,又和微網誌有什麼關係呢?其實,微網誌的設計,正可以滿足上述兩種心理需要。

想發訊的時候隨時可以發,當想聊的人回覆時可以接話,不想聊的人回訊時就裝做不在線上或沒看到— 保持心理上的安全與若即若離的距離

當發出的話題有很多人回應與轉推時— 得到自我實現的滿足

回覆一個很多人正在回的話題— 滿足參與和社交的需求

我常開玩笑用一個現象來解釋上述這一切,就是每當地震時,就可以看到 Plurk 與 Twitter 上瞬間充斥此起彼落 〝地震!〞 的訊息。是什麼原因讓網友們不去逃生、不去照護家裡的物品不致因地震而傾倒,但是第一時間要坐在電腦前發 〝地震〞 呢?有的人也許是想搶第一個發訊的機會,而大多數人也許是想表達 〝我也有感覺到地震喔〞 的參與心情。讓之後每一次疑似地震時,我們不再需要新聞快報,只需要打開 Plurk 或 Twitter 就可以得到證實。

走筆至此,你應該也會發現玩微網誌與寫部落格,其心理狀態與需求是大不相同的,所以也不會發生全面性的替代或淘汰效應(當然不排除有一些重疊與轉移的部分)。也許將來的文章裡,我們再來探討微網誌和部落格間的相互關係。


精選熱門好工作

Front-End Developer 前端工程師

Infocast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行銷企劃主管

安力國際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PopDaily UX使用者體驗設計師–【設計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