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地球都是我的辦公室!一邊工作一邊環遊世界的「數位遊牧民族」

所謂「數位遊牧民族」,就是徹底擺脫了地理位置的束縛,徹底實現自由行動辦公的新人類。他們居無定所,以探索這個世界,結實朋友為幸福的根本。他們往往就一個背包,生活辦公所用的一切均在裡面。無論是在公園、抑或是咖啡館,打開筆記型電腦即可實現遠端工作。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自合作媒體 Tech2ipo。講述的是 Buffer 創辦人的行動辦公生活 。我們借此能夠看到幸福人生的另外一種可能,它也許更加貼合我們每個人的理想生活:一邊把事業建立了,一邊環遊了大千世界。他通過本文向我們展示了當一位「數位遊牧民族」的好與不好。

所謂「數位遊牧民族」,就是徹底擺脫了地理位置的束縛,徹底實現自由行動辦公的新人類。他們居無定所,以探索這個世界,結實朋友為幸福的根本。他們往往就一個背包,生活辦公所用的一切均在裡面。無論是在公園、抑或是咖啡館,打開筆記型電腦即可實現遠端工作。

去年 12 月,我朋友,也是我的共同創辦人 Brian 無意間給我提到他特別喜歡出去旅遊,想要探索亞洲。這一下子激發起來了我對亞洲的感情。當我還是小孩的時候在日本生活了 3 年半,還曾經在 2012 年於香港住了半年時間。是不是現在可以和 Brian 一起抓住這次機會,暢遊亞洲一次呢?

在 Buffer,我們是完全分布式的團隊,一共 31 名員工,分布在 22 座城市。 我們所有人都是「遠端工作」的實踐者,並且從中收獲了很多樂趣。它第一次讓我在工作中實現了最大化的自由,擺脫了地理位置上的約束。大家相互彼此信賴,都知道對方能夠很好地處理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但是作為遠端分布式團隊,我們同樣相信面對面溝通交流的必要性。所以每 5 個月,我們就安排全體成員在世界的某個度假勝地見面開會。 在去年 12 月,我們下一次的聚會地點定在了澳洲的雪梨。我和 Brian 已經打算好要暢遊亞洲,而雪梨的這次聚會又近在眼前,於是我們決定花一個月的時間在亞洲逛,最後擬定一條路線直抵雪梨。

在 2015 年的前三個月,我的日程安排是這樣的:

  • 舊金山, 加利福尼亞 (2014 年 5 月 → 2015 年 1 月 2 號)
  • 東京,日本 (1 月 3 號→1 月 11 號)
  • 首爾,韓國 (1 月 11 號 → 1 月 18 號)
  • 新加坡 (1 月 18 日 → 1 月 27 日)
  • 雅加達, 印度尼西亞 (1 月 27 日 → 1 月 28 日)
  • 新加坡 (1 月 28 日 → 1 月 31 日)
  • 雪梨,澳洲 (2 月 1 日 → 3 月 3 日)
  • 聖塔莫尼卡, 加利福尼亞 (3 月 3 日 → 3 月 14 日)
  • 奧斯丁, 德州 (3 月 14 日 → 3 月 16 日)
  • 休斯頓,德州 (3 月 16 日 → 3 月 21 日)
  • 檀香山, 夏威夷 (3 月 21 日 → 6 月 / 7 月)

在 3 個月的時間,我輾轉了 11 座城市,在 14 個不同的地方住宿過。(2 家酒店,11 處 AirBnb 公寓,1 處朋友家)

下面是路線圖

001

我感覺我有太多想要去體驗,去見識的東西了,我意識到我不僅僅是一個創業者,更是一名珍惜當下一分一秒的體驗者。在我 23 歲的時候我創辦了 Buffer,5 年時間讓我覺得自己真的老了不少,而我去的地方還那樣少。這一切讓我不僅徹底下決心成為一個隨遇而安的「數位遊牧民族」,更堅定了打造一個「分布式團隊」的決心。我希望在 30 歲之前能夠走完很多地方,然後在世界上選擇一個角落安定下來。

James Caan 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以少有人走的路,去觀察體驗世間百像。 

在 Buffer 創辦的過程中,其實我走的路遠遠沒有那麼多了。這也導致了我們最終選擇分布式團隊工作的原因,沒有老板,完全自我管理。 350 萬的融資讓我們手頭有足夠的資金支持項目開發運營。

我要做的是一名只身一人上路的背包客,隨身攜帶的只有一個背包而已,這個背包滿足了我生活、工作的雙重需要。

這是充滿驚喜、期待的三個月。下面是我在這三個月中的收獲。

六點收獲

1. 第一個月是我和共同創辦人 Brian 一起旅行的,太有趣了。

如果你有一次機會跟朋友共遊,請抓住這次機會,共同旅遊會讓彼此了解的更深。在我和 Brian 兩個人旅行的一個月中,有太多值得珍藏的回憶了。我們一起玩兒相撲摔跤,跟一群日本人一起喝的酩酊大醉,用手比劃著試圖跨越語言的障礙進行交流,還曾經一起到過北朝鮮和韓國邊界。更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感情更加深厚。

2. 短短幾個月時間裡領略了各個地方最知名的地標建築和風土人情。

003
004

其實周一到周五,我還和平時一樣規律工作,每次啟程以及落地安頓都是在周末來完成的。所以我在旅行過程中一直都能保持較高的工作效率。但在工作之余,我都能徹底投身於當地的風土人情中。

在這三個月中,我的視野被無限地打開。從東京天樹俯瞰下去的景色實在太震撼了;我在東京和首爾還曾去過幾間寺廟;曾經在一家以忍者為主題的餐廳吃過晚餐;曾經在新加坡的濱海灣金沙購物中心喝過酒;曾經在雪梨歌劇院欣賞了鋼琴演奏家 Ludovico Einaudi 的表演;我曾經在雪梨的 Bondi 以及夏威夷衝浪,值得說的事情太多太多。

002
圖注:在首爾的一頓豐盛的午餐
FvHK3akSNc3IyU3zWirlbyXLjlyI
圖注:在澳洲的雪梨我見識到了最美的落日

3. 結交了無數朋友

 

006
圖注:在印尼的雅加達
007
圖注:在澳洲的雪梨

最棒的事情是在一個新的地方你總是能結識新的朋友。在每一個新的城市,好奇心與興奮讓我覺得每一天都是獨一無二 ,都是新的。有些時候能見到 Twitter 上經常打交道的一些朋友,有些時候是遠端工作時共事的同事,有些時候朋友把我帶向他的朋友圈。如今很多人都不斷一邊工作一邊輾轉地方,有幾次我在 A 地方遇見了他,還會在下一個地方再次相遇,這種經歷非常美妙!

4. 在旅行過程中還不忘健身

008

在 12 個星期裡我準備了 31 次健身訓練,平均下來大概一個星期有 2.5 次。

5. 旅行讓我的思維與興趣大開

這是我之前沒有想到的,但是事後想想卻又在情理之中的。比如我在日本的時候就非常執迷於鍛煉自己的日語口語能力。同時,我還在日本發現了很多 Buffer 的用戶,這讓我意識到了一款產品的在地化工作是多麼的重要。

6. 在旅途中我還做了很多演講,我想應該是幫到了很多人

在旅途中我樂於分享,更重要的是在隨著 Buffer 這款產品一步步走向成功,我開始汲取別人給出的反饋與意見。雖然有些時候沒有辦法做到逐個回覆,但是盡可能在旅途中舉辦演講,讓更多人能與我,與 Buffer 一起成長。

三點挑戰:

1. 不得不承認,你在旅途中不可能保證自己的工作效率是滿狀態的,很多時候還是會受到影響。

之前我提到過,周一到周五的時候我都是正常工作,周末才輾轉各地。這三個月裡,相對來說我的工作效率是維持在某種程度之上的。

但是與此同時,你每次換一個新的地方肯定需要更多的時間來適應,哪怕是找一些附近的便利店以及菜市場。每一件小事都需要時間,更需要適應,如果出現種種變數,達不到你的預期甚至會影響心情。作為一名遠端工作者,我當然最喜歡咖啡館作為辦公環境,但惱人的是往往到了某間咖啡館,出於各方面的原因,有可能是太吵雜,又或者是無線網絡不太好,總之無法帶給我理想的工作環境。你需要花一些時間才能找到這樣一處地方。

還好我適應能力很強。

2. 在一個地方待一兩個星期,這不足以讓你建立起長久的朋友關系,也無法真正潛入生活中體驗當地的文化 。

旅行固然很好,但是因為輾轉太過頻繁,人如走馬燈一樣在你眼前經過。久而久之,你需要某個集體所能賦予的歸屬感,需要一群很了解你的朋友。但短暫的停留某地是無法幫我實現這一切的。

另外,我認為旅行最大的意義是去體會每一個地方的文化,不僅是體會,更是融入。然而要做到這一點,你至少需要在那裡待 3 個月的時間,甚至半年,這樣才會發生一些真正的改變。

3. 孤獨席捲而來,有好些時候我也曾沮喪不已

事實上,我穿越了 3 個大陸,走了很多人們夢寐以求的地方,但是我仍然會感到失落沮喪,這聽起來似乎挺不能理解的。我認為對於一名真正的「數位遊牧民族」來說,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孤獨感」。

這次經歷給我的三點收獲

1. 旅行是一件奇妙的事。

旅行是「偏見」、「自大」、「狹隘」的敵人。一個慷慨、心胸寬廣,視野開闊的人必定不會一輩子局限於世界的一個角落 - 馬克 吐溫  

過去幾年的旅行真的讓我變得更加優秀。如果你有機會出去走走,我強烈建議你不要錯過機會。如果你能在工作的時候一邊行走那更好不過。哪怕短途旅行也好。它會讓你變得更加優秀。

2. 你需要知道旅行的目的是什麼,並且不要忘了生命中其他的任務。

我想每一個人都應該在旅行前了解自己的處境,你是年輕的,專注於旅行享樂呢?還是你已經有了夢想中的職業,努力在工作與生活中取得平衡。實事求是地對自己進行定位,分清當下最重要的事情,這一點很重要。

3. 對於我來說,成為一名「數位遊牧民族」最好的方式就是「慢旅行」

所謂的慢旅行,意思是至少在某個地方待上 3 個月,甚至 5 個月到 6 個月甚至更久時間的旅行。短於 3 個月,一切都是浮光掠影。這樣一來,因為你適應了環境,你的工作效率得到了保證,人際關係也能穩定下來。這對於我來說,才是數位遊牧民族的理想生活方式。

延伸閱讀《遠距離工作有困難?快來試試這 5 款專為遠距離工作者準備的產品吧!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