締造諾基亞的芬蘭,整個國家就是一個巨型創業育成中心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 iFanr

當汽車漸漸駛進位於芬蘭第二大城市 艾斯博 的這座大樓時,我並不知道在我面前的這座建築的身份。已經進入冬季芬蘭白晝時長較短,雖然只是下午三點多,太陽已經開始下山。直到經過大門時,我看到了牌子上寫著這個名字:Nokia。

002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這裡曾經是諾基亞的辦公大樓,如今許多樓層已經人去樓空,一家名為 Enevo ONe 的創業公司租下了其中一層作為辦公場地。

看上去很憂傷,但其實這是一個新舊傳承的過程。諾基亞手機的離去對於芬蘭的陣痛不言而喻,但時局的改變往往也會帶來新的機會,諾基亞手機的離去意味著資源的重新調整。

被割去手機部門的諾基亞,如今分為諾基亞網絡和諾基亞科技兩個部門,前者正在進行 5G 網絡的研發,後者則注重開發貼近消費市場的科技產品——這次他們就在 Slush 大會上展出了非常酷的虛擬實境裝置 OZO。

003

除了辦公場地,諾基亞手機留下技術、人才以及精神等遺產仍然能為芬蘭所用。芬蘭政府也有著一整套的舉國創新體系與之對應,從政府、科研機構、企業和學校都緊密地結合在一起。諾基亞在手機領域的淡出並不意味著芬蘭在科技領域的倒退,相反,芬蘭的創業環境能讓他們在這個領域持續保有活力。

可以說,這個國家就是一個巨型的創業育成中心。

Tekes——國家級育成中心

芬蘭的國家創新系統從上到下共有六個層級,分別進行政策的制定、解讀、指導、執行以及應用等工作。其中,在政策的指導層面,簡稱為 Tekes 的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發揮巨大的作用。

Tekes 創立於 1983 年,你可以簡單將它理解為一個國家級別的創業育成中心,它獨立決策,不僅為創業者提供資金上的支援,還會幫他們尋找合適的大學科研機構進行合作。Tekes 上海地區事務負責人、芬蘭駐滬總領事館科技領事賀亞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芬蘭近九成的企業創新都與 Tekes 有關。

遠至諾基亞,近到開發《部落衝突》的 Supercell,都曾經得到過 Tekes 的資助。單單在 2014 年一年,Tekes 就已經投入 1.34 億歐元,資助了 660 個專案。文章開頭提到的 Enevo ONe 團隊就從 Tekes 那裡得到了 1600 萬歐元的投資。

004

但是和許多育成中心不同的是,Tekes 用政府的資金為新創企業提供資金,僅僅收取 1% 的利息,而且如果新創企業破產,甚至可以不歸還這筆錢。Tekes 的傳播經理 Eeva Landowski 告訴愛範兒,Tekes 之所以這麼慷慨,是因為芬蘭政府認為這部分的投資本身就是社會服務的一部分。由於芬蘭本身社會福利極佳,大家生活安逸,某些程度上也會缺乏冒險的動力。這樣的環境下,政府提供的資金和機會,能鼓勵企業進行冒險和嘗試。

但並不是所有提交申請的芬蘭新創企業都能成功獲得 Tekes 的資助。當新創企業提交申請之後,Tekes 會對新創企業的想法、規劃進行評估,然後才決定是不是要投資。而且 Tekes 只提供 50% 的專案支出,也就是說,如果想要跟 Tekes 要 50 萬,新創企業自身也得有 50 萬的資本。所以這些新創企業成立時仍然需要自行尋找投資人。

如果把新創企業的成長比喻做飛機起飛的過程的話,由於有了 Tekes 的資助,在芬蘭的新創企業的在跑道上加速的時候會有更充裕的時間可以進行各種嘗試,而在矽谷的企業一旦短期加速不能成功起飛就有墜毀的危險。

當聊到美國矽谷的時候,Eeva 做出了這個形像的比喻。她還提到了諾基亞,即使當年諾基亞業績如日中天並不缺錢的時候,也會找 Tekes 尋求資助,用於一些風險較大的專案,而只要專案有前景, Tekes 也非常樂意提供這樣的幫助,而對於諾基亞這樣的巨頭,Tekes 也會要求他們將成果分享給芬蘭的中小企業,幫助他們一起成長。

除了提供資金上的援助, Tekes 還在市場開拓以及技術輸出等方面幫助芬蘭企業。芬蘭電子標簽裝置制造商 Confidex 的銷售副總裁 Jarkko Miettinen 對此說道,Tekes 在幫助芬蘭企業走出國外並落足國際市場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2005 年,創立不久的 Confidex 想要獲取無線射頻識別(RFID)技術主要市場信息,通過 Tekes 的幫助,他們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進行了專案合作。

Tekes 在尋找研究專案以及推廣新品牌方面非常有經驗,在海外市場取得成功的芬蘭企業大部分都與 Tekes 合作過。

極佳的創業氛圍

要體驗芬蘭的創業氛圍,每年的 Slush 大會將為你提供一個極好的場所。這是一個創業者不容錯過的盛會,各大新創企業在展台展示自己的作品,除此之外,大會還設置了好幾個舞台,不間斷地有創業者甚至各國政要登台演講分享創業信息。場館內還專門設置有類似談判桌的區域,創業者會對投資人進行游說,爭取在討價還價之後一錘定音。

005

遊戲《部落衝突》開發商 Supercell 的 CEO Ilkka Paananen 也認為芬蘭的創業環境極佳。繼開發憤怒的小鳥的 Rovio 之後,這家來自芬蘭的遊戲企業脫穎而出,除了《部落衝突》,他們的另外兩款遊戲《卡通農場》和《海島奇兵》也同時躋身全球手游綜合收入榜前十位,使得成立於 2010 年的 Supercell 在 2014 年的收入已經達到 20.55 億美元。而 Ilkka Paananen 本人也成為明星,當他在 Slush 大會上演講時,全場座無虛席,場外也圍滿了人。

006
Supercell CEO Ilkka Paananen

在談到芬蘭的創業環境時,Ilkka 表示,芬蘭的企業稅率非常有競爭力。從明年起,稅率只有 20%,是歐洲最低的稅率之一。而且芬蘭的創業公司相互之間都非常友好,大家就像一個大家庭,一個公司學到的東西,很樂意分享給其它公司。而公司內部的文化也非常友好,同事間交流簡單直接,同事相互間沒有猜疑。

去年諾基亞還在 Slush 大會上發布了平板 N1,並且宣布今年在中國首發。而今年諾基亞董事長 Risto Siilasmaa 在登上本次 Slush 大會最高規格的銀色舞台(Silver Stage)講話的時候說道,與三年前相比,諾基亞已經失去了 99% 的人才和資源,一切都是重新開始,他們會在手機之外的新領域重新開始自己的品牌,而諾基亞精神也將永存。

007
右邊那位就是諾基亞董事長 Risto Siilasmaa

對於諾基亞來說,失去手機部門已成事實,確實沒必要過多沉浸在歷史中,不如將這一切看作轉型的機會。對於這家有著 150 年歷史的企業來說,這也不是第一次了——要知道在幾十年前,諾基亞原本是一家造紙公司,直到 20 世紀 80 年代才轉型進入通訊領域,最終靠著手機業務大獲成功。

公司轉型,芬蘭人對於諾基亞的認識也在改變。最顯著的例子莫過於大學生。在之前,所有的大學生都夢想加入諾基亞工作,而如今的大學生則更加希望能自己創業。
鼓勵創業的教育

在 Slush 大會現場,我剛好就遇到了幾位在芬蘭讀書的中國留學生,來自阿爾托(Aalto)大學的學生許智恆告訴我,在芬蘭的學生團體中,也能感受到濃厚的創業氛圍,許多學生在大學期間就已經開始有自己的公司。

芬蘭的政府和學校也非常鼓勵學生創業,一方面在芬蘭注冊公司的流程非常簡單,另一方面學生還可以申請免費的辦公場所。

許智恆所在的阿爾托大學就有一個 Startup Sauna 育成中心,許多學生創辦的新創企業都可以向他們申請投資和幫助,而他們之中的成功者也會回到 Startup Sauna 對創業者後輩進行指導。

008

Illka 曾自豪地說芬蘭有著 PISA 標准評選的全球排名最佳教育體系。而我所遇到的留學生也告訴我,芬蘭的教育風格和國內非常不同,學生並非為了考試而學習。如果考試不能通過也不是世界末日,導師會繼續對學生進行培訓。而且芬蘭有著極其靈活的教育模式,在芬蘭的大學,有余力的學生可以在主修課程之余自由選擇課程,甚至還可以通過教育系統選擇芬蘭其它大學的課程。

除了 Startup Sauna,芬蘭還有 Aaltoes 和 Startup Life 這兩個組織。前者是一個由學生運營的組織,每年都會組織將近 100 場相關活動;而 Startup Life 則會將最優秀的學生送去美國矽谷的創業公司進行實習。

不單單是大學教育,芬蘭的教育從小學開始就具有自己的風格,位於埃斯波的 Vindängens 小學從一年級開始就利用 iPad 來進行教學,每個學生自己領一部 iPad 回到自己座位上,根據上面的題目進行作答。雖然就目前而言並不是每一所小學都會這麼做,但未來在芬蘭的學校中我們會看到電子裝置在教育中的越來越多地得以應用。

009

Vindängens 小學的校長還告訴我,芬蘭的小學不會對學生進行排名,顯然他們希望大家成功,但是他們不希望孩子從小擁有太大壓力:

我們認為學生在開心的狀態下能學得更好,這是我們的理念。

看到現場的芬蘭小學生們一個個在學校不論上課還是下課都會露出的開心而真誠的笑容,對比起國內許多小學生哭著喊著不願意去上學的情景,不免讓人唏噓。

總結

從政府層面的 Tekes 出錢投資,到創業盛會 Slush 和育成中心 Startup Sauna 為創業者提供舞台,再到芬蘭的教育輸送人才,這些資源都被高度整合,這或許是芬蘭國家競爭力一直高居全球前十甚至一度連續三年位居第一的原因之一。

從國土面積上來看,芬蘭並不算大國,因此必須充分整合資源才能爆發。芬蘭的模式告訴我們,將手頭上所有的資源充分整合的話將會爆發出極大的能量。雖然諾基亞手機已經不在,雖然面臨著又一輪的經濟衰退,但是芬蘭的科技發展以及創業氛圍卻沒有因此減弱。

對於芬蘭來說,曾經諾基亞手機的成功已成過去,而出現這樣的巨頭本身就是非常罕見的,芬蘭政府也明白不能一味依賴這樣的大公司,通過廣撒網的方式培養這些新創企業也就顯得更加重要。在舉國創新體制下,如今像 Rovio 和 Supercell 等公司已經成為新一批的芬蘭明星企業,未來或許會有更多目前仍處於初步階段的創業團隊脫穎而出站上舞台。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Server Develop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Android 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Graphic Designer

ShopBack 回饋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