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擬城市》真能用在都市計畫?大數據是原點也是解答

評論
評論

你玩過《模擬城市》這個經典的模擬遊戲嗎?玩家在遊戲中扮演都市設計師&市長二合一的角色,並透過「上帝視角」俯瞰城市,規劃建設屬於自己的城市。但也跟現實一樣,如果你公共設施設計不良,預算控制問題百出,那麼你會得到一個市民生活水深火熱的惡劣環境。

來聊一個有關於這遊戲影響力的小八卦:2011 年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正打得火熱的時候,Herman CainHerman Cain 提出了他的「999」經濟政策,政策本身倒沒什麼問題,甚至學者或分析師都還認為算是公平,不過倒是 「999」的 Logo 出了問題 :它涉嫌抄襲《模擬城市》而被建築界罵到臭頭。

從這件事就不難窺見這款遊戲有多受大家喜愛,不僅如此,許多人都認為這一代的都市設計者都受《模擬城市》影響甚鉅,他們之中有很多人是玩過這款遊戲才來做這一行的。那麼問題來了:《模擬城市》真的可以協助設計師或甚至主政者,用在實際都市計畫上嗎?

連 MIT 都把城市玩的烏煙瘴氣

事實上遊戲首席設計師 Stone Librande 曾經做過一個 有趣的實驗 ,他找來六組真的專精都市計畫的團隊,裡面還甚至有團隊來自 MIT ,來經營各自發展主題迥異的城市。像 MIT 就號稱要規劃一個半工業、半旅遊的「完美底特律」;還有團隊透過 Twitter 向比賽以外的網友搜集意見,要做出交通最簡便的城市。

結果這六個團隊裡面有一半採取「先開發消耗性資源的發展模式」,有人鑽油田,有人開採煤礦,他們都辯稱這是要先有經濟再講求環保。最後鑽油田的 MIT 隊讓他的居民飽受煉油廠的廢氣排放,原本要做交通最簡便的,為了經濟發展選擇大肆開採礦產。最後城市如果要轉變成綠色城市,抱歉沒辦法,因為城市裡佔據既得利益的保守黨不讓你轉。

看起來的確是蠻貼近現實,也有點殘酷。可是也反映真實城市的可能性比起單純的烏托邦,更像「有機的群體」。有 生物學者認為 複雜生命體的特徵之一就是可以透過「規則」來驅使個體做出行動;類似的邏輯,現實大都會的市民運行也依循相當多的規則維持運作。

而且在真實生活的大環境裡,整個世界都市化的腳步越來越快了。根據聯合國的預測到了 2050 年,世界上總共大約有 66% 的人口會住在城市裡,而這中間會以亞洲與非洲成長最快。都市設計無論在發展中或是已開發國家都越來越蔚為顯學。那麼,要怎麼測得最佳的「規則」呢?答案之一就是大數據。

大數據是 《模擬城市》的原點也是解答

這裡並不是指就真的把《模擬城市》遊戲拿來當規劃圖。而且大數據在這個時間點可能很多人都在談,甚至有人有會覺得這個詞已經是老生常談。但大數據實際應用在都市政策上的案例已經相當豐富,幾個例子:芝加哥已經依照氣象資料,來安排嚴冬時融雪車出動的時段;倫敦在 2012 年奧運期間利用道路監視器、地鐵卡、手機與社交網路的即時資訊安排地鐵與公車系統運行順暢。國內目前比較受矚目的應用就屬台北市政府開放竊盜案資料,並有人繪製成住宅竊盜強度圖一例。

《模擬城市》創意總監 Ocean Quigley 當初也就是看著自己所住城市奧克蘭的犯罪地圖而 想出《模擬城市》的點子 。Stone Librande 也透露在設計 2013 版《模擬城市》時,有參考實際城市的大數據。不僅如此,遊戲設計理念就是讓玩家透過「大數據」來觀察、經營城市。Stone Librande 使用許多來自真實世界的資料,來設計能源、水資源、污染程度與犯罪程度,並反映在遊戲裡。他還在開發遊戲過程中徹底體悟一件事:城市要透過科技與數據幫助大眾改善環境當然很好,但數據若不是以有用的資訊出現,那就毫無意義。

《模擬城市》的遊戲方式值得讓都市設計者與玩家仔細思考,真實城市環境究竟該怎麼樣規劃。Stone Librande 自己也表示,世上沒有完美的烏托邦,那些生活在城市中人們真實的生活與感受也難以預測跟複製。不過,科技跟演算法某種程度上可以模擬人們移動與交流的方式,這些工具也開始改善我們的生活。若能以正確、不侵害個人權利的方式搜集資訊並妥善使用,大數據確實能幫城市塑造更好的未來。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戶規劃顧問 Customer Success Associate

SHOPLINE 商線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Backend 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Marketing Associate 行銷專員

Deliveroo 戶戶送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