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資策會?制度不改,何苦進入圍城

罵資策會是容易的,解散資策會是沒有意義的,就像公司出現了冗員,首先要檢討的應該是制度,而不是該冗員。因為你今天開除了這個冗員,在相同的體制下,不久後還是會出現下一個冗員。
評論
評論

罵資策會、 要求資策會解散 是沒有意思的,因為它是這座體制而出現的單位。在前陣子金融科技諮詢委員會中,資策會被批評交了白卷,我好奇的是評人的、被評的、在座的,對過去二十年自己在「金融科技創新」這張考卷,各自打了幾分?我想,在現在的大環境下,需要進步的、需要改變的,可能不只資策會。

若拿《刺激 1995》來比喻,想要改變資策會的人,可能就像是那些在監獄中想要蓋圖書館的人。體制是座高牆,在體制外的人不會了解你蓋個圖書館有多難,又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Cori 前輩在文中 描述的「資策會花了 35 年累積起來跟政府機關的溝通和共事規則,絕對不是一般企業能輕易能做到的,我打賭可能連當一個月幕僚都撐不下去…」

我覺得這樣的論述有二個盲點:

第一、是不是有可能這累積了 35 年的「共事規則」才正應該打破的部份?

產官學研,資策會的角色介於產和研之間,但是說研比不上業者、學界,說產又與民爭利,就是它角色尷尬的地方。所以在這樣的體制中,資策會變成人們眼中接政府計畫案的單位。

國家機器的公務員多是透過考試進去的,所以在許多的政策上是沒有專業能力的,一定要透過幕僚體制來制定相關政策方向,政府的預算一部份進了這些所謂幕僚的口袋,另一部份被幕僚拿去執行 KPI、買回政績。

在業界做不好的 CEO,動不動就被董事會換掉的事情時有所聞,但是政府預算成效不彰,錯誤的政策頻傳,卻沒有人因此負責。甚至,當初制定錯誤政策的官員,很多都早已升官,幕僚單位繼續提新的案子…。

舉最近的例子來說,Wimax 賠這麼慘,業者到 NCC 抗議、向行政院訴願也都沒用 ,當初制定 Wimax 政策的經濟部工業局,後面的幕僚單位就是資策會和工研院。

第二、幕僚的角色在於,怎麼讓政府去和人民溝通,怎麼最有效率做對人民有益的事,而不是盤算怎麼從中獲利,讓自己的單位撐下來。

這些政府預算,如果拿給民間來執行,真的不會比較好嗎?

舉例來說,APP 創業園區是工業局計畫、資策會執行 ,至今四年,我不知道有什麼團隊是扎扎實實的透過資策會輔導,而成功的團隊?

一億元是足足夠給 100 個新創團隊 100 萬獎金的金額啊…,我相信這筆錢讓民間的 Incubator 去做,成效勢必不同,畢竟讓外行領導內行,不如錢給內行、讓專業的來,效果事半功倍,才是把預算花在刀口上。

另一方面,其實最可悲的是 KPI:資策會年年都達成 KPI,卻在業界大老的眼中,交了二十年的白卷。在預算編列的 KPI,真的都是有意義的嗎?

在量化的 KPI 上,常常是畸形的,如果要產值,有時就是想辦法和大廠合作,不管資策會或是政府有沒有實質幫上忙,如果想辦法能讓他們的產值能列入政績,那就太棒了,官員和資策會都皆大歡喜,年度輔導產業,產值達○○○億元…。另一方面,如果是的 KPI 是輔導業界的公司家數,就找一些產業中本來就知道的中小型公司,想辦法說服讓他們提案,湊家數,達成 KPI,這樣卻造就了很多市場上專門提案的寫手、和其實沒有核心競爭力,只靠花政府補充案預算過活的公司。

而在資策會裡工作的人,我覺得最矛盾的部份也在此,明明就很努力的在提案、達成 KPI,卻被人家視為交了二十年的白卷,情何以堪。而資策會員工的能力,在產也不純、研也不純,所以常常在裡面的累積了一定程度的高薪,就出不來了。大部份的人,如果在出來業界做一樣的事,是很難領到和資策會一樣的高薪的,所以最後就待在裡面,被體制化。在《刺激 1995》中,有一個被關了一輩子的老人,獲釋後,出來幾天就自殺了。

最後,想要說的還是:罵資策會是容易的,解散資策會是沒有意義的,就像公司出現了冗員,首先要檢討的應該是制度,而不是該冗員。因為你今天開除了這個冗員,在相同的體制下,不久後還是會出現下一個冗員。

還是有很認真的資策會員工和公務員、官員想要衝撞體制, Cori 前輩也相當熱血,我相信這些制度和國家機器,在有心人的努力下,會愈來愈好的。

然而還沒有進去資策會的,心中如果真的有雄心壯志,為何要努力的衝進高牆內蓋個圖書館呢?


搶佔元宇宙浪頭!NFT、虛擬資產、AR/VR 等熱門應用,AWS 專家開放諮詢

無論產業類型或企業規模,甚或是針對遊戲、娛樂、媒體產業在乎的遊戲或產品推廣宣傳,都能成為初探元宇宙的先行者。首先第一步,就是諮詢 AWS 雲端技術專家。
評論
Photo Credit:AWS
評論

自從「元宇宙」(Metaverse)這個詞被喊出來後,全世界大約花了半年的時間暸解元宇宙的概念,並在這個名詞上丟出各式各樣的想像。接下來,是時候從理論走向實務發展,捲起袖子來進行元宇宙拓荒了。

首先要認知到的是,元宇宙的基礎開發過程高度仰賴如Amazon Web Services (AWS) 的雲端科技, 透過佈局全球的基礎設施、強大的網絡運算能力、數據湖倉、AI/ML工具、雲端渲染 (cloudrender)等產品和服務,能滿足 Web 3.0 世界所需的超低延遲、虛實結合、去中心化區塊鏈平台、物聯網等解決方案需求,更使元宇宙的建構演變為各種創新的集合體。

而值得令人興奮的是,無論產業類型或企業規模,甚或是針對遊戲、娛樂、媒體產業在乎的遊戲或產品推廣宣傳,都能成為初探元宇宙的先行者。

立即填寫表單,探索你最適合的元宇宙應用場景!

Photo Credit:AWS/架構在雲端上的元宇宙,將是人類生活下一個關注的焦點。

直擊應用場景!跟著 AWS 初探元宇宙,就是這麼簡單

究竟元宇宙如何實現,是否有一定的入門門檻?雲端科技、元宇宙等技術,對某些個人或企業組織來説還太過遙遠或生硬;然而,在 AWS 廣大的合作夥伴網絡及解決方案下,部署服務、發展創新並沒那麼困難。

如果此刻有些新奇趣味的點子,已經在你的腦海裡浮現,它們很有可能正好是初探元宇宙的絕佳應用時機。例如以下需求:

  • 以頂尖的直播技術向世界推廣遊戲或產品:Amazon Interactive Video Service (Amazon IVS) 是能輕鬆快速設定的受管即時串流解決方案,非常適合用來建立互動式影片體驗,打造可供世界各地任何觀眾可用的低延遲即時影片。你可以透過 Amazon IVS 播放器 SDK 和定時中繼資料 API 輕鬆定製和增強觀眾體驗。立即建立應用場景!填寫聯絡方式讓 AWS 帶你初探元宇宙
  • 在以太坊鏈上鑄造 (mint) 及佈署 NFT:使用 Amazon Managed Blockchain 讓 NFT 開發人員能夠專注於他們的智能合約開發,無需費心維護以太坊節點以中繼區塊鏈交易或查詢區塊鏈數據的狀態。立即部署 NFT!填寫聯絡方式讓 AWS 帶你初探元宇宙
  • 快速建立專屬的 NFT 商城 (NFT Store):Qubic 能幫助品牌從台灣放眼世界,快速進入 Web 3.0 的世界。許多企業與名人正以 NFT 的形式通過數位商品、收藏品、內容和時刻來建立新的客戶體驗和產品供應。立即創建 NFT 商城!填寫聯絡方式讓 AWS 帶你初探元宇宙
  • 建立元宇宙世界的高級房產或遊戲的虛擬空間:「MAKAR XR 編輯平台」可創建多樣化 XR 數位內容,包含:AR 圖像辨識模組、AR 空間定位模組(MR 混合實境)、VR 虛擬實境模組、數位行動學習教材製作系統及學習歷程與分析等,並支援多元行動載具。立即創建屬於你的元宇宙!填寫聯絡方式讓 AWS 帶你初探元宇宙
  • 有效管理你所發行的虛擬貨幣或資產:Web 2.5 的階段,有哪些可能的解決方案可以試做?私鑰的管理、節點的維運、熱錢包、使用者界面與防火牆,再到 API Gateway、KOL 及社群維運、NFT 發行、數據分析等,從基礎層級到營運層級的各種面向該如何考慮?有哪些 DeFi 的平台工具可應用?立即填寫聯絡方式!讓 AWS 帶你暸解應用細節
Photo Credit:AWS/目前已有不少個人或企業投入 NFT 市場,作為初探元宇宙的首步。

以上熱門應用場景,是搶佔元宇宙浪頭的第一步。若想探索更多元宇宙應用策略,可在此填寫聯絡方式,AWS 雲端專家將主動與你聯繫。

最後,若你本身就是開發者,那麼對於元宇宙的技術需求、AWS 能提供的對接服務,應該也不陌生。舉凡:全球基礎設施佈建、資料湖、機器學習、渲染 / 雲端遊戲、沉浸式 AI、CI/CD、GPU 執行個體渲染、NICE DCV 遠端視覺化協定、3D VR/AR 雲端原生應用、AWS Wavelength、微服務等,AWS 都能提供完善的支援與解決方案。瞭解元宇宙客戶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