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資策會?制度不改,何苦進入圍城

罵資策會是容易的,解散資策會是沒有意義的,就像公司出現了冗員,首先要檢討的應該是制度,而不是該冗員。因為你今天開除了這個冗員,在相同的體制下,不久後還是會出現下一個冗員。
評論
評論

罵資策會、 要求資策會解散 是沒有意思的,因為它是這座體制而出現的單位。在前陣子金融科技諮詢委員會中,資策會被批評交了白卷,我好奇的是評人的、被評的、在座的,對過去二十年自己在「金融科技創新」這張考卷,各自打了幾分?我想,在現在的大環境下,需要進步的、需要改變的,可能不只資策會。

若拿《刺激 1995》來比喻,想要改變資策會的人,可能就像是那些在監獄中想要蓋圖書館的人。體制是座高牆,在體制外的人不會了解你蓋個圖書館有多難,又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Cori 前輩在文中 描述的「資策會花了 35 年累積起來跟政府機關的溝通和共事規則,絕對不是一般企業能輕易能做到的,我打賭可能連當一個月幕僚都撐不下去…」

我覺得這樣的論述有二個盲點:

第一、是不是有可能這累積了 35 年的「共事規則」才正應該打破的部份?

產官學研,資策會的角色介於產和研之間,但是說研比不上業者、學界,說產又與民爭利,就是它角色尷尬的地方。所以在這樣的體制中,資策會變成人們眼中接政府計畫案的單位。

國家機器的公務員多是透過考試進去的,所以在許多的政策上是沒有專業能力的,一定要透過幕僚體制來制定相關政策方向,政府的預算一部份進了這些所謂幕僚的口袋,另一部份被幕僚拿去執行 KPI、買回政績。

在業界做不好的 CEO,動不動就被董事會換掉的事情時有所聞,但是政府預算成效不彰,錯誤的政策頻傳,卻沒有人因此負責。甚至,當初制定錯誤政策的官員,很多都早已升官,幕僚單位繼續提新的案子…。

舉最近的例子來說,Wimax 賠這麼慘,業者到 NCC 抗議、向行政院訴願也都沒用 ,當初制定 Wimax 政策的經濟部工業局,後面的幕僚單位就是資策會和工研院。

第二、幕僚的角色在於,怎麼讓政府去和人民溝通,怎麼最有效率做對人民有益的事,而不是盤算怎麼從中獲利,讓自己的單位撐下來。

這些政府預算,如果拿給民間來執行,真的不會比較好嗎?

舉例來說,APP 創業園區是工業局計畫、資策會執行 ,至今四年,我不知道有什麼團隊是扎扎實實的透過資策會輔導,而成功的團隊?

一億元是足足夠給 100 個新創團隊 100 萬獎金的金額啊…,我相信這筆錢讓民間的 Incubator 去做,成效勢必不同,畢竟讓外行領導內行,不如錢給內行、讓專業的來,效果事半功倍,才是把預算花在刀口上。

另一方面,其實最可悲的是 KPI:資策會年年都達成 KPI,卻在業界大老的眼中,交了二十年的白卷。在預算編列的 KPI,真的都是有意義的嗎?

在量化的 KPI 上,常常是畸形的,如果要產值,有時就是想辦法和大廠合作,不管資策會或是政府有沒有實質幫上忙,如果想辦法能讓他們的產值能列入政績,那就太棒了,官員和資策會都皆大歡喜,年度輔導產業,產值達○○○億元…。另一方面,如果是的 KPI 是輔導業界的公司家數,就找一些產業中本來就知道的中小型公司,想辦法說服讓他們提案,湊家數,達成 KPI,這樣卻造就了很多市場上專門提案的寫手、和其實沒有核心競爭力,只靠花政府補充案預算過活的公司。

而在資策會裡工作的人,我覺得最矛盾的部份也在此,明明就很努力的在提案、達成 KPI,卻被人家視為交了二十年的白卷,情何以堪。而資策會員工的能力,在產也不純、研也不純,所以常常在裡面的累積了一定程度的高薪,就出不來了。大部份的人,如果在出來業界做一樣的事,是很難領到和資策會一樣的高薪的,所以最後就待在裡面,被體制化。在《刺激 1995》中,有一個被關了一輩子的老人,獲釋後,出來幾天就自殺了。

最後,想要說的還是:罵資策會是容易的,解散資策會是沒有意義的,就像公司出現了冗員,首先要檢討的應該是制度,而不是該冗員。因為你今天開除了這個冗員,在相同的體制下,不久後還是會出現下一個冗員。

還是有很認真的資策會員工和公務員、官員想要衝撞體制, Cori 前輩也相當熱血,我相信這些制度和國家機器,在有心人的努力下,會愈來愈好的。

然而還沒有進去資策會的,心中如果真的有雄心壯志,為何要努力的衝進高牆內蓋個圖書館呢?


助攻金融科技!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因應疫情時代的視訊投保需求,以及各種遠端金融服務場景,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一站式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評論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
評論

受疫情影響,金管會於今年 6 月宣佈視訊投保暫行方案,確保壽險業者各項服務及業務不因疫情影響中斷;截至7月底止,已有不少知名金融保險業者獲准試辦遠距投保業務項目。

目前小規模試辦的結果,卻因為市面上欠缺可整合視訊會議及 eKYC(Electronic Know Your Customer)的解決方案,業者大多得透過整合多套不同服務,例如:採用 Teams、Webex 或  LINE 等工具進行視訊會議,或保險簽單需事先提供予客戶列印、簽名,又或者是透過第三方的方式錄影(如透過手機或攝影機翻拍)等,導致使用者體驗不佳。此外,這樣的做法還是仰賴保險業務員以肉眼比對投保人及身分證,仍有冒用風險。

對於未來大幅度開放遠距投保,勢必需要更成熟、高度整合的解決方案。

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的身份認證難題

以保險、金融應用來說,目前主流的生物辨識 eKYC 技術主要包含:人臉辨識、指紋辨識、虹膜辨識等。其中,人臉辨識在過去數年來,因為深度學習技術導入,辨識度大幅提高,加上辨識速度快、無須專用硬體(可使用裝置上的相機)即可進行遠端辨識,大大降低接觸風險,因此也在這幾年成為生物辨識技術的主流。

只不過,目前全球的人臉辨識技術大多為中國廠商,在台灣要落地應用,恐怕會有資安疑慮,無法安心採用。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訊連科技推出人臉辨識產品 FaceMe® 並可作為一系列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以威力導演、PowerDVD 等軟體知名的「訊連科技」,近年來也跨足 eKYC、AI 領域,擴充人臉辨識產品,推出「FaceMe® AI 人臉辨識引擎」,提供高達 99.7% 準確度的人臉辨識服務,並於全球知名的 NIST(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之 FRVT 人臉辨識基準測試中,於 1:1(人證比對)及 1:N(身份認證)項目排行全球第六,除了是台灣排名最佳的廠商之外,也是該項測試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這樣的技術,也是訊連科技針對金融保險業者的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中,重要的核心之一。

辨明真偽!FaceMe® Fintech 提供整合性的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談到金融科技,除了資安、金流系統之外,在講求無遠弗屆的遠端服務時,辨明真偽更是信任基礎的第一步。因此,訊連科技的 FaceMe® Fintech 以精準辨識的技術為核心,為金融、保險應用提供一系列解決方案,包含:

  1. eKYC SDK 提供人臉辨識、身分證真偽辨識、活體辨識、人證比對等功能。
  2. 視訊會議 SDK 提供金融保險業者於公有雲或私有雲架設視訊會議、進行錄音錄影、畫面分享,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以公有雲來說,FaceMe® Fintech 的視訊會議採用位於台灣機房的 GCP (Google Cloud Platform),即可符合資料落地的需求。

其中,視訊會議 SDK 功能完整,有諸多優勢。除了可於視訊會議過程中進行錄音錄影(符合金管會要求)、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之外,還有許多身分驗證服務,可導入包含:

  1. 身分證真偽辨識:透過 AI 辨識身分證是否為真,避免業務員肉眼誤判。此外,若有二階段認證需求,也提供聲紋比對功能。
  2. 活體辨識:避免透過相片或影片假冒身分。FaceMe® 的活體辨識可提供透過一般行動裝置之 2D 鏡頭、或是透過 3D 鏡頭(如 iPad Pro、iPhone X 等)進行活體辨識。
  3. 人證比對及核身:透過人臉辨識,比對證件照及鏡頭前的投保人是否為同一人,減少業務員肉眼誤判。
  4. OCR 光學字元辨識: 身分確認後,將證件資訊帶入保單,如姓名、身分證號、換發日期等,省去打字麻煩,加快投保速度。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FaceMe® 可跨平台建置於 Windows、Linux、Android 與 iOS 等作業系統,亦可提供 HTTP API ,進行網銀服務串接。開發者可在各種終端設備或雲端服務中快速導入人臉辨識功能,進行身份辨識、身分驗證等多種應用。

不限智慧金融!FaceMe® 的其他廣泛應用:智慧安控、智慧健康量測

於前一陣子 IEEE 舉辦的 ICCV 電腦視覺大會中,訊連 FaceMe® 活體辨識成績為全球第三,且是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 FaceMe® 除了核心的跨平台軟體開發套件外,也針對安控、金融保險等應用,提供垂直整合方案。

除了上述保險應用之外, FaceMe® 也可廣泛使用於遠距開戶、 ATM 無卡交易、行動網銀身分辨識、遠距客服等服務,或是於分行內建立迎賓系統、黑名單偵測、機房金庫的門禁管理等;在疫情時代下,也提供非接觸性的健康量測功能,例如偵測是否配戴口罩,或偵測訪客額溫等。如果終究都要推行遠端,何不現在就了解 FaceMe® 各種強大的應用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