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舊世代交替的美好寓言——電影「高年級實習生 The intern」觀後感

評論
評論

我決定申請貴公司的實習生職務,我嚮往人際關係、興奮感,我希望被需要…雖然你們是網路科技公司,而我打電話問了我孫子才搞清楚什麼是 USB 連結線,但是我會努力學習⋯⋯

在電影「高年級實習生 The Intern」裡,勞勃狄尼洛飾演的班,用平實、誠懇但是自信的應徵影片,如同片中人事主管形容的「我給其他同事看這段影片,還有人竟然哭了」,為自己的第二生涯拉開序幕。這個段落是這部電影第一個引我會心一笑的情節,「內容行銷就是要這樣做呀」,我心裡這樣想。

時尚、高成長、科技、多金,安海瑟威所飾演的茱兒代表著目前被稱頌的主流價值展現。而老派、傳統、落伍、衰老,劇中的班看似其強烈的對照。和另一部有著「LKK 大叔進到高科技公司的世代衝突」類似設定的「實習大叔 The Internship」相較,「高年級實習生」更著重在描寫「經驗與思考所累積的洞察如何跨越世代,交流與傳承」。

從某個角度來說,這也是目前產業所遭遇到的共通境況—除了已經持續了 20 年的「實體產業 vs. 網際網路」進行式,即便在科技產業裡,行動網路所帶來的衝擊與革命、當社群遇上內容、傳統媒體與新媒體。不同的領域裡,新與舊的對照與衝擊不斷在發生,這些轉折變化也不過就十幾二十年而已。

在二十多年前的科幻經典「回到未來第二集」裡,即便設想出空浮汽車、廢棄物再生引擎、隨身材變化的特殊纖維這類天馬行空的點子,但是對於通訊的想像,不過也只是「未來到處都有傳真機」(竟然連行動電話都沒有耶)。我們所處的時代,完全無法被預測。

環境是高速變化的、資訊是不對稱的、經驗是斷裂、創新是跳躍的,如何確保事情往對的方向發展?班是這麼說的「You're  never wrong  to  do the right thing. 做正確的事,絕對不會錯」。而「正確的事」在電影中的兩個世代分別以不同形式展現。

茱兒由愛好與品味出發,從分享時尚觀點跨入電子商務領域,短短一年半成就了屬於自己的電商王國。她重視顧客服務(經常客串電話客服與秘密客)、在意美感與品味(頁面設計都要親自確認),對事業的創意與熱情是她最大的強項(如同她先生說的「我沒有見過比妳更不需要有個老闆盯著妳的人了」)。而班,四十多年的職場歷練使他洞悉世情、進退有據,感性敏銳的個性讓他的世故不致淪為權謀算計,而是溫厚的寬容諒解,也懂得要給年輕一代成長與發展的空間。他們分別都用自己的方式,堅持「Do the right thing」。

不同的世代也分別有其不足之處:茱兒的快速成功讓她因而少了可以學習依循的對象。而缺乏組織與條理(會議永遠晚一個小時)、不放心授權(讓高學歷的助理接電話做雜務)、只相信自己的經驗(和班爭論開車的路線,但沒想過比她多走了 40 年紐約的人也許更知道路),除了讓投資人擔心之外,甚至危及了她的婚姻。而班畢竟也需要設法努力跟上時代的變化,時間所累積在他身上的經驗,必須嘗試讓年輕一代理解與接受(「你說你是做電話簿的?但是電話號碼不是 Google 一下就可以了嗎?」),才可得以展現其價值。

如何結合彼此的價值以補不足呢?「高年級實習生」所提供的解答來自於溝通。好消息是,要讓溝通發生,只需要有一方願意先開始就可以了。從班踏進這個新領域開始,他就積極的不放過任何一個與新環境產生連結與溝通的機會。他的練達也讓他了解在這個新環境裡他必須先被接受才可以發揮價值,年紀大資歷深在這裡並不管用。當他持續的溝通與展現所長,這個環境也因而接納了他,包括挑剔龜毛的茱兒。

溝通之外,當然也少不了行動。對於新加入的班來說,「新參者」的身份加上他所慣有的「給對方適當的發揮空間」作風,讓他用適當的行動漸漸融入這個組織:「高年級實習生」裡有另一個很棒的隱喻情節:辦公室的正中央堆滿了雜物的桌子,即便茱兒覺得看到就礙眼,不只一次想去解決這個問題。而也不是不可能整理,但是它就是在那裡,直到班動手去整理了。除了在劇情中扮演適當的轉折點之外,這段戲背後值得思考的還有:

  • 這個桌子是怎麼變成那樣的?
  • 大家怎麼看待它?
  • 誰讓這一切越來越嚴重?
  • 老闆雖然看不順眼,但是?
  • 最後怎麼解決的?
  • 解決問題之後,如何維持?

這段情節背後,原有的年輕工作者反而扮演了「因循苟且」的「老人」角色,而積極開放的長者,反而成了革新的動力。創新與守舊,有時候只是想法與心態的問題,無關資歷與年紀。

兩代不同的價值代表者,彼此間也能夠辨識出對方的優點,進而產生啟發與激盪:當班看到茱兒細心指導包裝人員如何裝盒時,他就理解茱兒經營的不只是一個生意,而是全心投入的事業。而當茱兒在體會到班的細膩敏銳背後的同理心時,她就知道可以倚賴他的這項特質協助解讀藏在數字背後對顧客的洞察。不同的溫度、強度,速度,因而產生了微妙的融合與平衡。

也許可以這樣說,「高年級實習生」算是對於新舊世代交替與衝突的一個美好寓言。看到報導,本片在這一波上映的國家中台灣是除美國之外票房第二高的國家,也許可以解讀為台灣人對這樣的衝突強烈的心有戚戚焉?

寓言也將慢慢成為我們熟悉的真實,除了人的平均壽命越來越長之外,身處在變化中成長的一代,也勢必不會安於自己的餘生只是平靜度日安養天年。以我本身為例,我 46 歲,生涯前半都在出版業,隨著第一波網際網路崛起,我進到電子商務網站:B2C、C2C,接著轉作社群經營,現在我是一家歷史悠久的出版集團數位部門工作者。在我七十歲的時候,天知道雖然世界也許已經變得翻天覆地,但我也隨著這時代的變化累積更多的經驗希望能夠繼續發揮所長。也許未來,越來越多人會像是不甘寂寞的班,努力的與那個時代的茱兒合作,持續的創造更多美好的新事物與價值。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