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公司為何開發首選不是 Android App ?

現實並不看好新創公司以 Android 平台進行 App 開發首選,無論是在新創公司的開發實踐中還是投資人的投資意願裡, iOS App 開發才是被他們擺在首要位置。新創公司如果想要以 Android App 為先頭部隊,會遭遇工作結構與融資上的雙重障礙,而且是不太可能被克服的。
評論
評論

文章來自:stevecheneytech2ipo 翻譯

在行動應用領域,尤其是針對消費者市場的 App 產品,一直存在著爭議,那就是 Android 平台是否或者何時能夠成為門類眾多的新創公司進行 App 開發的首選平台。通常人們在此爭論中的觀點會錯誤地圍繞著一些虛幻指標展開,比如說 Android 系統手機在世界範圍內擁有的極大的出貨量,或者是 Android 應用的下載量遙遙領先。

然而現實卻並不看好新創公司以 Android 平台進行 App 開發首選,無論是在新創公司的開發實踐中還是投資人的投資意願裡, iOS App 開發才是被他們擺在首要位置。新創公司如果想要以 Android App 為先頭部隊,會遭遇工作結構與融資上的雙重障礙,而且是不太可能被克服的。

無論 Android 市佔比例如何成長迅速, iOS 仍然是新創公司開發 App 時考慮的平台首選。以下幾點事實可以幫助你理解其中緣由:

市佔比例

在美國 iOS 依然佔據了極高的市佔比例(雖然 Android 曾經一度領先,但是當蘋果發布新手機時就會扳回一城)。隨著大批創新型行動應用新創公司走出美國、走向世界,蘋果作為 iOS 平台大本營對於開發者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2015 年第一季中國市場的 iOS 應用程式下載量已經超越美國,這個基本面在未來也不會有所改變。

開發難度與時間成本

我與 Android 應用開發者、第三方應用商店、成熟的新創公司開發團隊以及投資人們就 iOS 與 Android 兩個平台有過不少交流,我們在交流中得出了一個簡單卻殘酷的現實:打造並發布一款 Android App 所花費的成本是在 iOS App 的 3 到 4 倍。

這是由多種原因造成的:複雜的開發工具、繁瑣的 APIs 、難以捉摸的高級性能以及大量 QA 問題帶來的開發時間碎片化。根據經驗來看,一個 iOS 工程師能夠完成的開發工作如果轉移到 Android 平台上,你就需要用兩個 Android 工程師來完成,或者是花出兩倍的開發時間。

融資考量

新創公司花在打造與發布一款 App 上的努力是受到了融資進程嚴格限制的。如今的新創公司種子輪融資通常可以拿到 80 -- 120 萬美元,拿到了投資的新創公司不僅僅要發布一款精心製作的 App,還要在開始下一輪融資之前向投資人展現出產品的吸引力(至少在產品發布後能夠在用戶量上得到 5 -- 10 倍的增長)。

這種資本的限制與多輪融資的需求迫使新創公司必須採取非線性發展道路。新創公司想要活下來就必須拿到種子輪融資,在種子輪融資的時候投資人看的是你有沒有強大的創始團隊、廣闊的市場前景以及好的產品創意;而在 A 輪融資中投資人更加看重你的產品是否具有吸引力、能否留住用戶,以及你的產品對於未來獲利有何打算。

在拿到了 100 萬美元去開發 App 之後,新創公司可以請得起一個設計師、一個客戶端開發人員(iOS 或者 Android)以及一個後端工程師。通常來說公司的技術合夥人會兼任後端工程師,而商業合夥人則承擔起產品經理的角色。這筆錢大概足夠支撐這支隊伍利用 18 個月時間去發布一款 App ,同時還要證明其符合產品市場需求。

基於以上種種條件限制,幾乎沒有新創公司會首先選擇開發一款根植於 Android 平台的產品(任何事都有例外,比如像 Grand St 這樣具有極強 Android 產品 DNA 的創始團隊)。原因很簡單,創始人必須證實自己首選開發的平台產品具有很強的用戶吸引力,然後公司才能進一步融資將產品在兩個不同的平台上架。

至於作為第二選擇的平台產品,通常只是在 A 輪融資中才進行開發。也就是說在種子輪融資是選擇開發 iOS App ,向投資人展現產品吸引力,憑藉這個順利拿到 A 輪投資,然後再去開發適用 Android 平台的 App。(不過即使公司進一步做大了, Windows Phone 平台產品也未必能納入開發日程,很多大公司到現在都還沒有推出 Windows Phone 產品。)

資金限制

新創公司種子輪融資拿到的錢只夠開發單一平台 App ,這一事實科技圈子都心知肚明。新創公司首選開發 iOS App 不僅僅是為了便宜省事,還因為 iOS 用戶對於應用內購買消費能力更強,廣告商也更願意投放 iOS 內置廣告。

根據 Facebook 此前針對在線廣告的研究,在 iOS 平台投放廣告相比 Android 平台要有利可圖的多。這對於 Android 來說無疑是一記重擊,對於 Google 來說也是一個極糟糕的消息。新創公司花在 Android 產品開發上面的錢與時間可沒那麼容易收回來。

由於開發 iOS 產品能夠更好地證明新創公司的實力,也更容易得到機構投資者的青睞從而順利走到 A 輪融資,因此最能提供創新性服務的 App 總是會最早出現在 iOS 平台上。由於從種子輪融資到 A 輪融資通常需要 12 -- 18 個月,這就意味著創新應用出現在 Android 平台上的時間會大大滯後於 iOS 平台。

當然了,有不少志在創新的新創公司製作出了精美的 App ,但是只要無法通過獲取用戶證明產品的吸引力,依然會撐不到 A 輪融資就倒閉。

人才流動

新創公司從種子輪走到 A 輪融資並非一帆風順,約有 80% -- 90% 的公司會在這段時間裡悄悄死去。新創公司資金限制帶來的另一個副產品非常有趣:這些新創公司大多會被行業內大公司給收購(比如 Facebook 、 Google 、蘋果、雅虎以及 Dropbox 等等)。

由於新創公司在被收購之後通常自身的人事安排就不復存在,因此大公司可以接手一批非常優秀的 iOS 工程師與產品經理,這些人員通常已經具備了 1 -- 2 年的產品開發實戰經驗。毋庸置疑,當這些人進入新公司加入新項目組之後,會更偏向於 iOS 開發。當他們最終決定離開公司的時候,只要有好的機會他們就會一直堅持 iOS 開發。這種以 iOS 開發為主業的人才流動在新創群體中形成了開發者的良性循環。

雖然從理論上講 Android 也提供了一種非常現代的行動應用開發平台,然而現實就是新創公司不會將其作為首選。新創公司很難承擔得起繞過 iOS 直接去開發 Android 產品所要付出的代價,這種產品平台選擇的差異還在不斷變大。

無知的人在參考創新產品框架之後通常會認為行動應用市場已經日漸成熟,發展得夠好了。我不敢苟同,現實情況就是在 App 層面的軟體創新一直在加速發展,創新型軟體與硬體的開發成本也日益增加。

我們都知道想要打造出一款有價值的行動應用是非常難的,當我們在考慮開發成本與可用融資的關係時會發現,iOS 相比 Android 已經遙遙領先。 Android 在這方面已經落後太多,對於我來說,Android 平台想要在可用性上證明自己的價值還有漫長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