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下勞資關係的困境與出路(上)

當不少人都在為「共享經濟」的偉大而歡呼雀躍的時候,卻忽略了其背後的陰影:事實上,成千上萬所謂的「兼職者」只能選擇多勞多得這一條路,沒有福利津貼,沒有醫保政策,更無所謂上升通道。而在美國,圍繞著「共享經濟」下勞動者權益保障的戰爭已經開打,更重要的是,一些新創公司正在選擇與 Uber 完全相反的理念,給員工提供與向傳統公司看齊的待遇和保障。
評論
評論

本文來源:Bloomberg 《It's Like Uber for Janitors, With One Huge Difference》Tech2ipo 翻譯。

早在十年前,誰能想到如今我們每個人手機上一個個小巧的應用程式會成為新經濟增長的引擎?「共享經濟」的迅速走紅,開始撕扯傳統的經濟形態。公司與工作者之間的關係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以 Uber 為例,該公司一直將司機定位於兼職者的角色,從而規避掉為全職工作者提供的種種福利津貼成本,而美國勞工組織正在據理力爭,為新經濟下的工作者謀得更大的勞動保障。

當不少人都在為「共享經濟」的偉大而歡呼雀躍的時候,卻忽略了其背後的陰影:事實上,成千上萬所謂的「兼職者」只能選擇多勞多得這一條路,沒有福利津貼,沒有醫保政策,更無所謂升遷管道。而在美國,圍繞著「共享經濟」下勞動者權益保障的戰爭已經開打,更重要的是,一些新創公司正在選擇與 Uber 完全相反的理念,給員工提供與向傳統公司看齊的待遇和保障。

這篇文章應該給國內的「共享經濟」科技公司以及政策制定者一些啟示……

曼哈頓市中心,正值公司白領成群結隊地出來吃午飯的時間, Afonso Oliveira 大步地穿過人群。他的背上背著 45 磅重,價值 350 美金的工具背包。這個背包中囊括了一切修理工所需要的傢伙,小到在數位廣告公司中鎖緊一根滲水的水龍頭,修理某個社群網路辦公室裡的一排插座。

他步伐緊湊,簡直要一路小跑起來,因為 Afonso 在閒暇之餘會跑馬拉松,所以在一天的輾轉奔波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但是一天兩天還可以接受,時間長了就連他也受不了。「這份工作中免不了要來回奔走。有時候我會走的非常快,因為時間的確非常緊張。」他這麼感慨道。

他腳上穿的並不是一般修理工所配備的工作靴,而是 Salomon Speed

cross 的跑步鞋。也正是這樣一雙鞋子,標誌著他的身份跟一般的維修人員真的有點不一樣。

O2O 辦公室清潔維修科技公司 Managed by Q

Oliveira 目前為 Managed by Q 這家 O2O 公司服務。各大公司跟 Managed by Q 簽署服務協議,在需要維修人員出現的任何時候,就到了 Oliveira 出馬的時候了。工作內容簡直無所不包,有可能是修理管道、安裝顯示器,佈置站立式辦公桌。

在跟 Managed by Q 簽約的這些公司的工作區,會專門有一個特別設置的 iPad,需要服務的時候,員工都在上面點擊幾下,然後 Oliveira 一個人,或者再帶上他的幾個同事就會準時出現,其效率、服務的性質本身跟送餐服務,叫車服務沒有什麼區別。

 

Oliveria 此時要去的地方是一家數位行銷的初創公司。這個維修人員小心翼翼的經過某些經理一樣的人物,然後查看 iPad 上的內容,最終發現是一扇玻璃門朝著錯誤的方向開著,卡在那兒動不了了。「門栓卡死了。」他立刻發現了問題所在,然後他剪下一塊地毯,將一個塞子卡在了門框最上方,玻璃門瞬間恢復到之前的狀態。公司旁觀的員工忍不住讚歎:「這太神奇了!」而在此時, Oliveira 已經在去電梯的路上了,他馬不停蹄地前往下一個維修地點,在這個辦公樓裡他所花的時間不到 10 分鐘。

Managed by Q ,這家按需即時響應的維修清潔新創公司於 2014 年的 4 月創建,其公司的產品性質決定了它成為人們眼中的「辦公室維修清潔領域的 Uber」,尤其是在對外尋求融資的時候它也是這麼自我定位的。其實,除了這個稱呼以外,它還有一個更加高大上的稱呼,也是聯合創始人 Dan Teran 的所愛:「一個為空間而設的服務系統」。

Q 本身這個字眼,就意味它默默無聞的站在幕後,在任何需要它的時候它會立刻現身提供幫助,就像是 007 電影中武器發明專家 Q 先生一樣。 Managed by Q 也是一樣。只要是一個辦公室負責人無法應付的突發狀況,都在它的服務內容中。有可能是需要一名水管工人,有可能是需要給公司的餐具室再訂購一些餐巾。

而此時還沒有說到 Managed by Q 這家公司真正特殊的地方。從本質上來說,它不過是另外一種形式的 O2O 公司而已,但是它與 Uber 等大公司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它能夠給清潔工、修理工提供一份穩定的收入,一系列正規公司所能給予的福利津貼,甚至還有一系列職位提升的機會。

一般的 O2O 公司,它們只是跟某些獨立的勞務承包商簽署合作協議,通過這種方式獲得某些臨時工而已,而 Managed by Q 卻擁有超過 400 名,作為 W-2 僱員存在的正式工!而如今, Uber 超過 16 萬的美國司機仍然沒有歸類到 W-2 這個類別

當中。

W-2 員工身份對新經濟模式下的勞動者緊閉大門

根據 Intuit 的預測,到 2020 年,按時薪結算工資的勞動力將佔據美國整體勞動力的 40% ,而在 2010 年這個數位還僅僅停留在 25% 。根據 Edelman 的數據,在 2015 年美國整體勞動力當中由 34% 的人都至少從事過某些自由職業。而這樣的數字背後是存在某些危機的……

在今年年初的時候, Uber 被判訴訟失敗,法院判決 Uber 錯誤地將許多司機當做獨立的承包商來處理,而不是全職員工。而 Uber 也對此判決表示不滿,正在提請上訴。其他的一些即時需求響應公司,比如 Lyft 以及零食快遞新創公司 Instacart 都遭遇了相類似的訴訟官司,甚至於一些已經存在了很多年的老牌公司 FedEx 以及 Yelp 也未能倖免。

在今年 7 月,即時需求響應的清潔公司 Homejoy 因為不堪與勞資糾紛訴訟而宣布關門。到底 O2O 科技公司下的勞動力是屬於什麼性質?這個問題甚至已經成為了 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辯論的話題之一。

這場法律上的紛爭其實圍繞的是一個非常細微,但是意義卻非常重大的區別。

按照美國法律,一個簽署了 1099 勞動協議的勞動力,在提供服務的時候(這其中就包括了提供基於手機 App 的叫車服務)是有權利在雇主那裡享受到工作的穩定以及某些福利的。但是情況卻朝著另外的方向發展: 1099 勞動者往往需要自己的繳納稅收,自己安排工作計劃,靠自己在工作過程中進行自學,甚至勞動工具也是自備。這就讓僱傭 1099 工作者的成本大大低於僱傭 W-2 工作者的成本。

波士頓律師 Shannon Liss-Riordan 有著自己的看法:「這個案子最重要的關鍵點就是對工人的控制權到底落在誰的身上。」也正是因為他,在上述針對 Uber 的那場訴訟案中,成功在「按需即時響應經濟」中爭取到勞動者 W-2 身份(儘管 Uber 不服還在提請上訴階段)。

美國國家稅務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認為,如果你所提供的服務是完全被雇主所控制的,那麼你就不符合「獨立承包商」這個角色。而正是這一點,讓這些 O2O 公司躲避不了責任,無法將勞動者視為「獨立承包商」。畢竟,作為 O2O 的平台,你必須承諾給予消費者高品質的服務,而且不能違反法律,從這兩點上來說,勞動者的工作確實是完全被這些科技公司牢牢控制著……

某些「按需即時響應」的科技公司都意識到了法律界某種的風向越來越不利於他們,(其中包括了快遞公司 Shyp 以及提供協助的公司 Alfred),在今年前半年非常積極地將自己合約下的工作者轉變成了 W-2 性質。而 Managed by Q 這家新創公司做的更加徹底,從一開始就視勞動者為 W-2 身份。

Managed by Q 公司的聯合創始人 Teran 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真的希望能夠對表現優異的員工給予回報,我們希望成為一個培育人,發展人的公司。」這樣的想法看起來似乎真的帶來了某些回報。在 2015 年, Q 在 A 系列融資中獲得了 1500 萬美元的融資,領投人是 RRE Ventures 。

公司業務已經擴展到了芝加哥和舊金山,在曼哈頓也已經獲得了超過 300 位客戶,服務的辦公室面積總計 250 萬平方英尺。每個客戶至少在一個星期會付費購買 4 個小時的清潔時間。該公司最近從 Buffalo Wild Wings 以及 LivingSocial 挖來資深經理人,而在舊金山新上任的公司總經理就是從 Uber 剛剛跳槽過來的。

Managed by Q 最大的成績並不是上面這些數字,而是成就了數以百計的維修人員和清潔工。相比較而言, Uber 經常誇下海口,說自己提供了無數的司機崗位,而且承諾在 2015 年跨歐盟合作計劃中會帶來 5 萬名新的司機。其實,這些數字在短期內確實能夠實現,但 Managed by Q 相比較而言,它也在提供了某種相對寬鬆的工作的彈性,但同時給工作者的工作保障則提升到了新的水準之上。

《延伸閱讀》

「共享經濟」下勞資關係的困境與出路(下)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