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歲開始程式列必修,愛沙尼亞、英國、美國從小培養兒童的「運算思維」

在這個時代,程式無所不在,它塑造了今日的數位世界,也將繼續在人類的未來扮演關鍵角色,我們對於程式的教育卻付之闕如。現在,有些國家決定,該是重新把程式帶回校園的時刻。電腦課不該只是教導學生如何編輯一份 Word 文件或 PowerPoint 簡報,更重要的,是讓他們寫下屬於自己的「Hello World」。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 1830 採訪團隊 /Inside Liz。原文刊載於 1830 網站

「程式已是新的讀寫能力(Coding is the new literacy.)」,近幾年來由於矽谷公司大鳴大放,技術人才需求孔急,從網頁、app、資料科學到雲端、大數據、物聯網,科技佔領全世界,Geek 晉身最搶手的角色,但顯然,人才的培育跟不上科技的發展。在 Bill Gates、Mark Zuckerberg 等科技界巨星的呼喚下,「全民寫程式」成了時下西方最流行的口號,就連美國總統歐巴馬、英國首相卡麥隆、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等各國政要,紛紛疾呼全國不分上下,都該學點程式。

不過,新聞媒體上所曝光的,不是星光熠熠、成就非凡的創業者,就是早慧的天才兒童。程式距離一般人,依然非常遙遠。儘管網路上有無窮盡的自學資源,但若缺乏主動接觸的機會,永遠也無法瞭解程式的奧妙。

在這個時代,程式無所不在,它塑造了今日的數位世界,也將繼續在人類的未來扮演關鍵角色,我們對於程式的教育卻付之闕如。現在,有些國家決定,該是重新把程式帶回校園的時刻。電腦課不該只是教導學生如何編輯一份 Word 文件或 PowerPoint 簡報,更重要的,是讓他們寫下屬於自己的「Hello World」。

愛沙尼亞「程式老虎」計畫

photo credit: ProgeTiiger

早在 2012 年,愛沙尼亞的公部門與私部門聯手推行了名為「ProgeTiiger」(程式老虎)的計畫,由政府出資 7 萬歐元,作為教材與師資培訓之用。當時全國 550 間中學有 20 間參與,不到 10 歲的學生已經懂得使用 Scratch 拼湊出自己的第一個小遊戲,或以 intelligent brick 造出簡單的程式,指揮樂高機器人 Mindstorms 走動起來。

這個位於東歐波羅的海的小國,是 Skype 的發源地,也是首個開放普選線上投票的國度、以及最早全面 e 化的國家之一,會領跑全球,成為第一個在校園課堂中植入程式的國家,並不令人意外。「在愛沙尼亞,孩子們包著尿布伴著 iPad 牙牙學語學走步,是很自然的事,我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展開科技教育』的時機」,ProgeTiger 專案經理 Ave Lauringson 這麼說道。兒子當年才剛滿 4 歲的她,已在思索,讓他開始接觸程式。

當然,一下子就把 Java、Perl、C++ 塞到連話都還說不清楚的一般兒童面前,肯定會嚇壞他們。ProgeTiger 首先先讓孩子認識「邏輯」,為後來的程式學習鋪路,同時也是數學、甚至機器人學的根基。

「我們是只有 130 萬人的小國,執行任何計畫都不難。愛沙尼亞是最適合開拓新事物的小型實驗場,我們大膽行事,但我們也不知道未來會走向何方。」Ave Lauringson 說。

英國小孩從 5 歲開始便雙語教學:英語、電腦語

場景轉到英國。2014 年 9 月,英國正式將程式納入義務教育,其實英國的這項計畫也是在 2012 年就開始制定,當時,在非營利組織 Computing at School 的遊說下,加上 Google 主席 Eric Schmidt 重話 砲轟 英國「耽溺於往日榮光,教育體系崩壞」,英國政府決定採取行動,成為八大工業國(G8)第一個將程式教學帶進校園的國家。

有著來自微軟、Google 等公司協助培訓師資的奧援,從 5 歲開始,孩子們就能邊學人的語言,邊學電腦語言。他們也在政府網站 GOV.UK 公布了課程大綱,只列出孩子需要學習的技能,但不限制教學方法。

5-6 歲:這個階段的小孩會開始知道什麼是演算法,不一定直接牽涉電腦。像是說明「一串指令」時,老師也許可以用食譜或以小孩早上起床刷牙洗臉等例行公事來解釋。但也會讓學生自己創造或 debug 簡單的程式,發展邏輯推理能力,並且初嚐使用電子裝置「創造、組織、儲存、操作、取回(retrieve)」數位內容。

7-11 歲:剛上小學的小孩,會開始碰到稍微複雜的程式等著他們編寫、debug,嘗試解決特定問題,掌握包括 variables 與「sequence、selection、repetition 的概念」。他們仍將一方面持續發展邏輯推理能力,一方面學習使用網站與其它網路服務,而且還會有更多使用裝置蒐集、分析、呈現後端數據與資料的練習。

11-14 歲:孩子進入中學之後,就會開始使用兩個以上的語言(其中至少一種是文本語言(textual)),創造自己的程式。學校和教師可以自由選擇特定語言與編碼工具,學生將會學到布林邏輯(像是 AND、OR、NOT),認識二進位數,研究電腦硬體與軟體怎麼分工合作。

美國急起直追

美國科技媒體 PandoDaily 報導英國將程式深入義務教育時,標題用了嚴厲的措辭「What the hell, America(搞什麼,美國!)」,突顯作為全球科技最先進的國家,卻遲遲未有相關政策落實的荒謬。不過,今年九月開始有了動作,紐約市長 Bill de Blasio 宣布 ,將砸 8100 萬美金,務求軟體、程式等電腦科學教育須在十年之內普及到全市所有公共學校之中;芝加哥則決定在 2018 年以前,將修習至少一年的電腦科學課列為高中畢業門檻。作為全世界科技產業最蓬勃旺盛的地方,舊金山將從幼稚園到中學提供程式教育,並強制八年級學生必修。

從小扎根,在最能接受新事物的年紀將程式「去神秘化」

為什麼要鼓勵小孩學習程式?《紐約時報》這篇報導中的程式教育提倡者指出,營造可親的環境、令程式領域「去神秘化」是很重要的一點。8 歲的小孩尚未形塑對程式的刻板印象,在人類好奇心最旺盛的年紀,就先讓他們理解程式的趣味與美好,培養他們對程式的興趣。

不過,這些提倡者也強調,程式課程並非要把所有人都變成開發者,「就像音樂課的目的,不是要迫使全部的學生長大都去當小提琴手」。程式是一種「解決問題」的過程,希望能夠從小培養孩子的「運算性思維」(computational thinking),包含數學、邏輯、演算法,學著把巨大的問題拆解成一系列更小、更容易處理的問題,讓你能夠更有效率的解決更加複雜的困境,並以全新的眼光看待世界的運作。

photo credit: hackNY.org

就現實面來說,軟體已是這個世界的語言,《富比世》雜誌在 2011 年即 指出 ,「現今每家公司都是一間軟體公司,軟體無所不在:晶片、韌體、作業系統、使用者介面、應用程式、遊戲、網頁、企業、生活方式等等」,優異的軟體人才理所當然成為珍稀的獨角獸,光在美國,就有 50 萬科技相關職缺 。然而隨著科技滲透生活,未來 20 年,對於電腦科學擁有基本的掌握度,可能會變成基礎能力,程式的「識讀教育」在此時此刻更顯重要。

回過頭看台灣,十二年國教課綱草案最近 訂定「生活科技」與「資訊科技」2 個必修學科,資訊科技方面,國中、高中各有 6 學分與 2 學分必修。不過目前仍為草案階段,尚不清楚課程大綱與內容。不過比起「從小紮根」的愛沙尼亞與英國,10 幾歲才開始程式教育,可能還是晚了一些,而師資培育也是最需關照的議題,另外,一向被批評短視的台式教育,能否在新時代、新課程,走出不一樣的內容,捨棄功利主義,真正讓學生樂在其中,無疑是最大的挑戰。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 2.3 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評論
評論

每年近 800 億元規模的台灣酒類市場中,威士忌最是一大重點。然而,近年來品醇族群結構的變化,加上酒友們對風味的求新求變,不少品牌開始尋覓下一個令人沈醉的風味。未來台灣威士忌市場主流,將吹向哪種風味的酒品呢?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根據蘇格蘭威士忌協會公佈的 2021 年國際出口市場表現報告,台灣這個僅 2300 萬總人口的市場,一年竟進口了將近新台幣 85 億元的蘇格蘭威士忌,在全球排名第三。若再加上日本、美國等其他產地的酒品,統計資料也顯示全年威士忌市場消費總金額約 550 億新台幣,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 2.3 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

三分之一女性愛好者  有力影響威士忌市場風潮

根據TNL Research關鍵議題研究中心於 7 月 11~12 日,針對年齡分布於 30 歲以上 ShareParty 會員所進行的「威士忌品飲習慣調查」,分析 376 份有效回收問卷之後發現,40.9% 受訪者有品飲威士忌的習慣,且男女比例已達逼近 2:1 之譜,顯見女性在威士忌同好族群中已成長至三分之一的比例,其風味喜好必將更具市場聲量。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然而,再進一步詢問關於威士忌風味的偏好,倒是能從中一窺在男女族群上的異同處。台灣民眾近年來普遍偏好風味較為甜美、順口易入喉的威士忌,而兼具有果香者獲得最多受訪者的喜愛(57.4%),其次則是帶有蜂蜜風味之酒品(36.3%)。至於較具獨特個性的煙燻風味,訪問後倒是出現了35.9%男性喜愛,但僅有 14.5% 女性能夠接受的明顯差異。

提到風味甜美的威士忌,深諳威士忌的酒友們,腦海中必然會浮現百富單一麥芽威士忌。百富的傳奇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David C. Stewart),運用將近 60 年的經驗和深厚的製酒工藝,讓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在每一款百富威士忌中都有一致但又獨特的展現。而大衛史都華更令人讚賞不已的,是他於 1980 年代所發明的「過桶」(Cask Finish)工藝:先將威士忌置於傳統橡木桶中熟成若干年後,再移至另一種橡木桶進行第二次的熟成,而二次熟成的時間並非定數,全靠大衛史都華帶領團隊的耐心定期監控,直到他滿意其風味之後,方才進行裝瓶。40 年來運用「過桶」工藝,百富將酒廠經典的蜂蜜、香草基調,變幻出多樣的迷人風貌,因而廣受全球消費者歡迎。

私聊聚會  最是品飲威士忌的好時機

Photo Credit: 百富

關於最適合享飲威士忌的生活情境,則有近七成(68.8%)受訪者鍾意於私人會所或家庭聚餐時,與三五好友共享黃金酒液,其次還有「商務應酬場合」(35.9%)及「餐廳等公開場合聚會」(35.6%)成為品飲威士忌的常見場景;也有超過三成(32.8%)受訪者鍾愛與另一伴在家中親密啜飲。

若要在私聚餐會上品飲明顯具有果香風味的威士忌,百富 12 年雙桶 DoubleWood 是威士忌愛好者的首選之一。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精選首次裝桶之 Oloroso 雪莉桶,陳放 9 個月過桶的百富 12 年雙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從 1993 年販售迄今已近 30 年,為百富的最經典酒款。此外,百富酒廠歷史上推出的第二種過桶酒款:百富 21 年波特酒桶 PortWood 威士忌,經長時間窖藏熟成,醞釀極具深度的風味,是百富獲得首獎最多,也是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個人最愛的酒款之一。

首創過桶工藝  讓百富威士忌在甜美蜂蜜風味上  更增添多變的層次

Photo Credit: 百富

最後,綜合分析威士忌市場的主流風味,果香、蜂蜜、煙燻和花香是台灣民眾鍾愛的四大風味。然而,想要品飲這四種風味,藉由百富首創的過桶工藝,體驗品牌經典的香甜蜂蜜風味之餘,如果想要體驗熱帶水果的果香,就可選擇百富 14 年加勒比海蘭姆桶單一麥芽威士忌。過桶加勒比海蘭姆酒桶(Rum)的金黃酒液,先帶來熱帶水果、熱帶香料及太妃糖的香氣,再引出香草、橡木桶甜味,口感濃厚圓潤,餘韻柔和且綿長。

若是喜歡煙燻泥煤風味,百富故事系列 14 年泥煤週威士忌是個很好的選擇,溫和的煙燻泥煤融合著細緻奶油蜂蜜氣息與淡雅花香調,品飲時還能感受到些微的柑橘和橡木氣息,猶如天鵝絲絨般的滑順飽滿口感,加上引出水果香氣的尾韻層次變化,怎會不讓人念念難忘。

Photo Credit:百富

近來領先全球、在台首發上市的百富 16 年法國皮諾甜酒桶單一麥芽威士忌,是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的最新傑作,先在美國橡木桶陳年 16 年,再經由法國皮諾甜酒桶二次熟成,讓百富的蜂蜜甜香層疊出更多層次感,不僅讓品飲者能嗅聞到美妙平衡的蓮花與天竺葵花香,更有蜂蜜基調和細緻蜜餞、嫩薑辛香,加上清爽順口的尾韻,豐富感受、很是令人著迷。

一心一藝,百富持續以「過桶工藝」在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之上,尋找新的可能。相信只要曾感受過桶工藝的魔幻般奧妙,肯定會為台灣日益增長的威士忌愛好者族群,開拓出更為寬廣多元的嗅味覺體驗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