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O'Reilly 帶你以不同的視野看「獨角獸」

「獨角獸」到底具有什麼樣的特徵?一. 在剛出現的時候人們會覺得難以置信。二. 它會改變世界的工作方式。三. 它會產生巨大的經濟影響,但並不完全是由它的創始人和風險投資人創造的。
評論
評論

「獨角獸」一詞在矽谷是用來指在新一輪融資時估值超過十億美元的創業公司,十億美元也就成為了獨角獸公司的門檻。但 O'Reilly Media 的創始人兼 CEO Tim O'Reilly 從不同角度談了他對獨角獸公司的理解,他認為我們之前對獨角獸的定義都是錯的。

以下為正文:

除了這些估值十億獨角獸之外,其實還存在著另一類獨角獸,他們在我們生活中也始終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或是改變我們的生活,或是曾經讓我們眼前一亮後迅速普及,慢慢我們都把他們當成理所當然。

我們生活的世界每天都充滿各種各樣的奇蹟,當有新產品出現時我們會好奇會感嘆,但時間長了,我們就會把他們當做日常生活中平凡的內容。

前一段時間,我在公車上看到一個老人正向身邊的一個人展示如何使用 Google 地圖,在看到手機螢幕上的小藍點會跟公車同步移動的時候,老人明顯很興奮。

無論是駕車、坐公車還是走路,手機都會知道我們的即時位置,並為我們提供導航,向我們推薦周圍的餐廳和加油站,將我們的位置即時分享給好友。對於剛接觸科技或是智慧手機的人來講,這些功能會顯得十分神奇;但對於我們其他人來講,早已習以為常。

Google 地圖其實就是一個獨角獸。第一代支援多點觸控的 iPhone 也是一個獨角獸。全球資訊網 (WWW) 也曾是一個獨角獸,它雖然沒有讓其創始人 Tim Berners-Lee 成為億萬富翁。我仍然記得 1993 年的時候,我向其他人展示全球資訊網 (WWW),點擊連結後我告訴他們這個照片是來自夏威夷,但當時他們並不相信我。

Siri 、 Google Now 和 Cortana 其實都是獨角獸, U
ber 和 Lyft 也都是獨角獸。他們成為獨角獸並不是憑藉他們的估值,而是因為他們的產品曾經讓我們感到驚奇。

你還記得你第一次聽說可以利用手機叫車的時候你當時的反應嗎?那時我們並沒有接觸過這樣的服務,當時一定覺得這個應用太酷了。很多東西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我們都會有這樣的感覺。

但隨著時間,我們不僅接受了它們,慢慢地也習以為常。特別是對年輕人來講,用手機叫車、或著在 Amazon 上購物,然後幾個小時就會送貨上門,抑或智慧裝置上的語音助手,這些產品和服務對他們來講並沒有多神氣。

獨角獸的特徵

獨角獸公司到底具有什麼樣的特徵?

  • 在剛出現的時候人們會覺得難以置信。
  • 它會改變世界的工作方式。
  • 它會產生巨大的經濟影響,但並不完全是由它的創始人和風險投資人創造的。

我們已經談到「起初難以置信」這個部分。那關於改變世界呢?在 Michael Schrage 為哈佛商業評論寫的《Who Do You Want Your Customers to Become》中有一段話

「成功的創新者不會讓消費者和客戶去做不同的事,他們會讓消費者變成完全不同的人。 Facebook 讓他們的用戶變得更加開放,願意分享自己的個人訊息,即便他們現實中會變得有些內容化。 Amazon 讓他們的客戶變成掌握更多訊息的消費者,他們可以即時分享數據和評論,線上查看產品,獲得更個性化的推薦啊。現在我們在購物的時候,大家都會進行價格和功能比較。優秀的創新者讓用戶擁抱或是至少可以忍受新的價值觀、新的功能、新的行為、新的詞彙、新的理念、新的期望以及新的願望,他們在改變著自己的客戶。」

Schrage 也給出了一些實例:

「當蘋果在電視上向 iPhone 用戶展示 Siri 這個功能時,他們展示的不僅是他們的語音辨識技術,也不完全是人工智慧互動界面,他們是要用戶發生改變,會跟手機進行對話。」

當然,年輕用戶並沒有覺得這個有多詭異,他們早已接觸到這類服務,他們也會對自己的手機說話:

Siri ,幫我在 Camino 定兩個今天下午 6 點的位置。

Alexa ,播放「Ballad of a Thin Man」。

Google Now ,當我在 Whole Foods 提醒我買葡萄乾。

語音辨識本身就是一項很難的技術,虛擬語音助手所完成的比其更要難上幾倍。它所依靠的是一個非常精密而複雜的數據基礎設施,同時想要完成用戶的指令,它需要依靠各種各樣的 API 。

如果 Google Now 在我下一次到達 Whole Foods 時提醒我要買葡萄乾,它必須知道我的即時地理位置,之後需要記錄追蹤我要求的特定位置,並在形成備忘錄,達到提醒的目的。

如果 Siri 想要幫我在 Camino 訂座,它必須知道 Camino 是一家位於奧克蘭的餐廳,並確定它今晚會營業,之後它需要通過 OpenTable API 實現訂位操作。之後它在裝置的日曆上添加提醒,確保我不會錯過這個晚餐約會。

還有像 Google Now 我並沒有要求提醒,但它會根據你的實際狀況進行相關提醒:

現在需要去機場。在 Bay Bridge 會有大約十五分鐘的堵車。

這些其實都會讓人感到驚訝,我們也會開始抱怨人工智慧會取代我們的工作。但實際上,人工智慧會改變我們以及我們所生活的社會。我們還將繼續深化研究人工智慧,在它們的幫助我們會完成以前無法完成的任務。

這讓我想到真正獨角獸公司的第三個特點:他們會創造巨大的價值。它們不僅是創造經濟價值,它們也會對社會和世界創造自己獨有的價值。

在人力 + 機器所產生的超級力量讓一切變成了可能,讓我們建造出了許許多多能夠容納上千萬人同時居住的城市。也是機器的出現,才能讓如此少的人製造出足以養活所有人的食物。

在我看來,當我們討論人工智慧的發展和它對我們未來工作的影響時,我們總是忘記科技給我們生活帶來的便利和產生的影響。我們需要超越科技帶來的神奇,並讓它成為我們生活必不可少的部分,然後利用它去解決我們的實際問題。

此外,擴增現實也會是另一個被稱為獨角獸的技術。我的一個 VC 朋友第一次看到 MaGIC Leap 時,他的反應是「如果這個技術是一隻股票,我一定要做空它。」在他看來,這個技術就是一個獨角獸。

但擴增現實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技術,它正在改變我們的工作方式。

如果你是 Daqri 的一名員工,那麼擴增現實技術已經開始在改變著你的工作。如果你是 HoloLens 的一名教師,擴增現實技術也正在改變著你的工作方式。

我們可以想像這樣的技術會對我們產生多大的影響,它有潛力將「普通員工」變成「高級員工」。

我特別喜歡想像擴增現實技術在未來對 Partners in Health 的影響,他們是一家為貧困地區居民提供免費健康護理服務的機構,他們在一些地區招聘社區健康員工,對其進行培訓,之後讓其回到各自社區為當地貧困的人提供醫療健康幫助;在極特殊情況下,他們也會派出醫生。

想像一下,如果他們的志願者能夠使用 Google 眼鏡,就能夠在檢查完患者之後與醫生進行遠距離互動,將患者的情況即時發送給醫生,然後醫生在給出專業的分析和回饋(是的,我認為 Google 眼鏡一定會回歸,在醫療健康領域,好看與否沒有關係)。

如果我們在醫療健康領域使用這一技術,那麼人們在看病的成本會降低,還可以提高健康指數和保證患者的滿意度。

從這些角度來看可穿戴裝置、健康裝置、 Siri 、 Google Now 、 Cortana 、 Airbnb 、 Uber 都可以說是真正的獨角獸,有了它們我們的生活將會變得更加輕鬆。

可以說,我們未來的經濟,將會由科技所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