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媒體即力量——酸民之神唐納川普的總統路

黨內競逐者的電視辯論會,原本被預期為川普聲勢轉衰的分水嶺,大家都等著看川普在 電視上失言出醜丟掉支持度,收視人數創紀錄達 2,400 萬。果不其然他罵電視辯論主持人凱莉(Megyn Kelly)爛貨(bimbo),結果支持度還是黨內第一,反而確立他在共和黨內競逐中不可動搖的領先地位。
評論
評論

US-media-tendency(image souce:journalism.org)

台灣的政治意識形態光譜與美國當然不同,所以皮優調查與卡爾的新媒體與選舉論述中,可以讓我們思考的是:面對社群時代的選舉,身為選民與用戶的雙重身分,我們要如何自處。目前,藍蛆、綠吱這種互相侮辱對方支持者的語言,幾乎已經成為社群媒體上的慣用語(更等而下之的用語恕我裝模作樣說不出來),這只會讓極化的情況日益明顯,無助於共識形成。

也許我們可以怪罪社群媒體的本質不利於形成共識,而是各種碎片的銳角互相切割,但這種科技決定論的論調,完全忽略社群用戶身為人的主體意識,將人視為只能隨著科技擺佈的客體。就像結構與個人之間的關係,結構是個人的集合,所以個人的行動會造成結構的變化;用戶的主動行為,一樣會影響社群網站的規則與演算法,社群網站並不是萬能的操偶者,除非我們連自己是傀儡的意識都沒有。

參考資料:

卞中佩:川普,美國史上最邪惡的總統參選人還是最搶戲非典型政治素人?
Political Polarization in the American Public
Political Polarization and Media Habits
How Social Media Is Ruining Politics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