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關鍵評論網》:我們要成為台灣的主流媒體

評論
評論

上週,一張敘利亞小男童伏臥陳屍海灘的照片,撼動全世界。台灣人也不例外,關於敘利亞難民的資訊傾刻洶湧而來,淹沒 Facebook 牆面,很多人為那具冰冷身軀流下眼淚,但同時,心裡也慌了。

這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有如此慘絕人寰的事件?還有多少人跟他們一樣,被放上窄仄的船隻,浮沉在兇險的浪濤中搏命?看著一則一則新聞,試圖從片段中拼湊小男孩的身世,乃至於地球不遠處的災難,成千上百個問號沖刷茫然的腦袋。

【當 3 歲敘利亞小男孩死在海邊這一幕,能不能喚起你對敘利亞戰況的一點點關注?】#敘利亞 #KıyıyaVuranİnsanlık #TNL 影音製作團隊 3 歲的 Aylan,臉朝下孤零零的躺在土耳其海灘上。他跟著媽媽、哥哥搭著船從敘利亞出發,原以為能到希臘找到一方沒有戰爭的天堂,但他再也無法睜著眼,看到明天的太陽....... 敘利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造成大批難民湧向歐洲?關鍵評論網影音製作團隊在今年四月做了一支動畫影片,3 分鐘讓你了解,敘利亞發生了什麼事?此刻,再加上 ISIS 的燒殺擄虐,用「人間煉獄」形容敘利亞的情況,並不為過......-全文請見: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147828/更多 TNL 影音團隊內容→http://www.thenewslens.com/topic/videos/訂閱我們的 YouTube 頻道→https://www.youtube.com/user/thenewslens

Posted by The News Lens Video 關鍵評論網影音  on Thursday, September 3, 2015

《關鍵評論網》一支影片,彌補了很多讀者與國際脫軌的斷裂感。一位站在破敗的家園旁、神情哀傷的小男生口中吐出不公不義做為序幕,接著中文旁白娓娓道來,從 2011 年開始,戰爭如何蹂躪敘利亞,輔以圖表、動畫、影像、文字、數字,解釋悲劇的來龍去脈。本來一無所知的人,在影片的輔助下,終於稍稍在腦海中建構出對這個陌生國度的認知。

影片在 Facebook 上熱傳,短短五天突破 120 萬觀看次數。許多讀者留言「這才是我們想看的新聞!」幾乎每則留言,社群編輯幾乎都悉心回覆。其實這支影片早在今年五月就已製作發表,當時發佈在關鍵評論網主站上,吸引部分本就關心國際事務的讀者,而今一張渲染力十足的照片,再度在傳播力更高的 Facebook 上,大大凸顯影片的價值。

這是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下稱 TNL)的核心之一,「把最有價值的訊息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傳遞出去」。2013 年,時任商業周刊數位編輯的楊士範與該刊專欄作家鍾子偉,共同創辦《關鍵評論網》,以美國網路媒體《赫芬頓郵報》為目標,期許在為人詬病已久的台灣媒體環境中,讓擲地有聲的言論得以被大眾聽見,讓思辨精神深入社會每個角落。

tnl
▲TNL 網站截圖

哈佛商學院畢業、曾任中國三麗鷗總經理的鍾子偉負責搞定資金,媒體經驗豐碩的楊士範得以無後顧之憂專心當總編輯。不過兩年光景,即繳出每月不重複訪客突破 500 萬的成績單,完成由前華盛頓郵報及華爾街日報總編輯 Marcus Brauchli 創立的 North Base Media、美國知名早期種子基金和加速器 500 Startups 共同投資的 A 輪融資,並 於近日發表中英雙語版本 ,預期年底達成損益兩平的目標。

編輯的修煉:把讀者放在心中第一位

回首最初,TNL 先從社群網站起步,兩位創辦者靠著過去於媒體界與商界累積的人脈,邀請見識、文筆具足的好友撰寫時事評論。當時台灣年輕公民意識萌芽,以普羅大眾為對象的時評網站卻相當罕見,且訊息牆面的競爭尚未如今日擁擠,「搭上 Facebook 還能快速成長的末班車」,TNL 乘勢崛起。至今,已有 500 名專欄作者,有些是邀稿而來、有些則是慕名投稿。現在,每天平均發出 12 則評論文章。

XThVZHCWM1P6FnuVfC5ICNE8W3bwm3d0zo636BqXaZE,7zmNiZhNPMIQpQWMasr971HgtX1-EGMpRL3855f0i10
▲TNL 辦公室一景

在「個人意見」眾聲喧嘩的時代,該怎麼從中淘選,倚靠的便是編輯力量。

傳統媒體的編輯通常掩藏在記者的光芒底下,不會特別標註(當然如此一來,記者也經常得揹編輯的黑鍋,比如常見的標題內文不符)。但楊士範說,「我們非常樂於把編輯放到檯面上,事實上自有出版品以來,編輯就一直是重要的角色。」

每一篇 TNL 出刊的新聞網摘與評論,除了作者之外,文末都會標示「責任編輯」與「核稿編輯」。楊士範說明,責任編輯是「製作這篇稿子的人」,核稿編輯則是再次審閱檢查,「文中的舉例、引述、數據、錯字」都需經過編輯的勘誤與考證,有時因為數字兜不起來、邏輯矛盾,甚至得花上三、四天的時間與作者來回溝通。

談起編輯該秉持的心態與職責,他嚴肅起來,「當一名編輯,你最該思考的是,自己有沒有把讀者放在心裡的第一位」。

倘若編輯只是把來稿「複製貼上」,是對這個職業的輕慢。「一篇文章來了,你有沒有想過要給什麼樣的讀者看、排版是否符合網路閱讀的方式、是不是不夠友善,需要加點圖片、加點 reference(參考資訊)、地圖或表格,你要怎麼做,才能讓讀者更有效率的吸收到這篇文章的資訊⋯⋯」

在即時新聞、標題殺人討戰文漫天飛舞的亂象中,不少年輕的新聞人淪為高層盲目追求點閱率的代罪羔羊。TNL 重新發掘編輯精髓的精神彌足珍貴,一篇精彩的評論事實上是作者與編輯的共同傑作。而他們的努力,也印證了「讀者不愛閱讀深度文章」只是藉口,編輯能否挖出優異的作者,善用數位互動優勢與社群操作技巧,把長篇大論凝鍊成扎實卻易讀的內容,讓讀者主動分享出去。

Nen1.svg
▲《獵人》六大系。圖片來源:wikipedia

包括楊士範在內,目前 TNL 共有 10 名文編,背景組成多元,比如楊士範自己財經系畢業、在科技領域深耕多年。他以漫畫《獵人》「六大系」形容 TNL 的編輯,每個人擁有核心專業、也修煉旁支才能。例如出身法律的編輯,除了能對法學相關文章「揪錯」之外,也能針對政治、政策評論提供意見,但相距較遠的生活類也許就不那麼擅長。編輯團隊有政治、有法律、有財金⋯⋯每人各司其職,也能互相協助。

特別的是,TNL 幾乎沒有主修新聞傳播的成員,楊士範自己也頗為不解。不過他們對專門議題的深厚素養,卻也可能是部分新聞系學生難以企及,編採從做中學,不見得是壞事。

鑑於記者「目擊現場」所見到的真實性依然無可取代,針對 TNL 是否計畫培養或招募記者的問題,楊士範表示,其實 TNL 不乏編輯親自專訪的文章,前年 318 學運也有成員進到立法院,但是「即時轉播了兩天,我就叫他們回來」,畢竟大媒體有足夠人力可輪班,但彼時整個團隊只有 12 人的 TNL「不可能打正規戰,要量力而為,一定要用不同的方法」。

Screen Shot 2015-09-16 at 4.35.42 PM
▲ 新聞網摘摘取各家媒體重點。圖片截自 TNL 網站

因此,編輯除了處理評論來稿之外,也要參考各家媒體編寫綜合性的「新聞網摘」。值得一提的是,時任美國新媒體 Vox Media 產品經理的 Melissa Bell 去年特別來台與 TNL 團隊一起工作三天,她建議 TNL 把本來「羅列所有重要新聞於一篇」的方式,改成每則重要新聞皆獨立成篇,有時外人反而能夠突破盲點。

新媒體不可或缺的嘗試:影音與互動

發揚文字針砭的力量的同時, TNL 2014 年中開始投入影音製作。6 人團隊屢屢製作出在社群上廣泛流傳的影片,有利用路透社等國外新聞通訊社授權影片所製作的新聞時事,也有解釋性動畫。楊士範說,團隊習慣一人作業,這些影片大多是「一人獨力完成」,除了過音之外,幾乎從頭到尾包括腳本、設計、剪接、製作都「各自做各自的」,每個成員一個月大概可以產出兩支影片。

由於人力精實,影音動畫製作成本又比較高,主要都是精挑細選發酵期長的議題,像是本文開頭的敘利亞戰爭,抑或可樂如何殘害身體,但每天也都做出一則全球大事精選的「關鍵 77 秒」,讓讀者快速藉由影像掌握國際大事。現在影音內容已佔關鍵評論網每日內容量 10%。

Screen Shot 2015-09-16 at 4.30.51 PM
去年,趁著選舉大熱,TNL 與資訊設計公司 Re-lab 合作,嘗試國外流行許久的互動式遊戲「市長,安安,政見給窺嗎」。相信很多人都有玩過,有些人對結果「震驚了」,自己支持的候選人與自己認同的政見,搞不好其實互斥。把枯燥乏味的政見以輕鬆的方式讓選民更加了解,引發一陣轉發炫風,楊士範透露,「政見給窺嗎」光一週就創下 40 多萬瀏覽量,10 幾萬人玩得不亦樂乎。

不過這類遊戲並不那麼容易開發,尤其初試啼聲,從發想到上線花了一整個月。技術不是問題,企劃曠日費時,先請幾十個人用便利貼試玩,設想各種情境,才能真正下手寫程式。但楊士範說,未來肯定會試著做出更多互動性的設計,讓新聞的形式表現更加豐富。

善用科技的媒體公司

自 Facebook 的土壤中長出,TNL 很快利用 WordPress 建立網站,但在壯大的過程中逐漸發現不敷使用,一些外掛隨著改版升級可能失效,因此他們決定自己架設後台,組建技術團隊,貝殼放大工程師支援的改版計畫也在如火如荼進行中。

國外許多當紅新媒體如 Vox Media、Buzzfeed 皆以「科技公司」自居,以技術力為傲,即使像是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傳統媒體,也都有強悍的技術團隊,不但自行開發內容管理系統,甚至還能把部分工具開源給其他媒體平台使用。楊士範說,他們對自己的定位是「善用科技的媒體公司」。

現在 TNL 僅有 2 名工程師、2 名設計師,剛推出的 iOS、Android app 仍得交給外包,然相比同樣類型的媒體,它們網羅最多管道,桌面網站、行動版網站、app 一應俱全,從靜態圖文到影音互動,不斷進行各種數位新聞實驗,稱得上是發展最全面的網路原生媒體。

不過,就如媒體被 Facebook 緊緊牽制,TNL 超過 5 成的流量來自 Facebook。楊士範認為,Facebook 作為訊息流通的平台,並無不好,但他比較憂慮的是,Facebook 的演算法往往說改就改,看不見的手操縱著使用者能看到的內容。他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順應 Facebook 不定期釋出的建議,比方說,把影片直接放到 Facebook 上,而不堅持導流到自己網站。這招效果很好,據他所說,可樂傷身與敘利亞戰爭的影片,兩週內就為 TNL 影音粉絲團帶來 2 萬粉絲。

楊士範深知,媒體所面對的競爭者,不是只有其它同儕,而是所有科技巨頭。「已成為全球最大媒體、儘管自己並不產生內容」的 Facebook,抑或搜尋霸主 Google,連蘋果都要推出 News app,巨大的挑戰不斷迎面襲來,媒體的生存之道,放諸國內外,尚無確切的解答。

Screen Shot 2015-09-16 at 4.43.03 PM
▲TNL 其中一種由品牌贊助的文章形式,以黃底、標注 sponsor content 識別
Screen Shot 2015-09-16 at 4.44.59 PM
▲贊助專題

他認為,現階段新媒體的商業模式無論再怎麼變形,都不出這四種: 廣告、活動、付費訂閱、電子商務。TNL 暫不考慮後兩者,仍以廣告與活動為主。在廣告方面,楊士範強調,TNL 中的「廣編特輯」完全由業務部操刀,編輯部絕不涉入,也不會在 Facebook 中曝光;至於另外一種企業「贊助專題」,楊士範解釋,「贊助專題中間有可能會包一些我們自己做的內容,那些是會推到 Facebook 上,而贊助單位是無法干涉任何我們寫的內容。」

b
▲ 未來大人物活動一景。照片來源:Facebook 活動頁面

此外,他們今年初首度舉辦售票活動「未來大人物」近千人參與,獲得一致好評,往後將成每年固定活動,繼續找尋 30 歲以下的台灣優秀青年,為他們搭建分享的舞台。同時也會間歇性各式中小型收費活動,既增加交流的機會,也是自己永續經營的方法。

成為台灣的主流媒體

即使再怎麼小心翼翼,再怎麼維護「多元觀點」的理念,每則新聞、每篇評論、每支影片都有「第二雙眼睛」守衛,總還是有疏漏:敘利亞的影片視角太過簡化,癌症地圖不夠周到⋯⋯而但凡評論,通常有立場,更是經常引來網友互戰,留言區充斥煙硝味,TNL 也常面臨「選文標準」的質疑,怎麼化有益的建議為成長之道,也是他們的重大挑戰。

這幾年來新舊媒體以「評論」為號召的平台所在多有,例如聯合新聞網「鳴人堂」、天下雜誌「獨立論壇」、「想想」等等。我們問楊士範,怕不怕瓜分讀者呢?他說,自己樂見媒體多樣化的現象,「一個言論自由被限縮的國家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何況台灣媒體沉屙已久,看起來雖然像是評論平台大爆發,但說是破敗後的新生,正常能量釋放也不為過。

TNL 辦公室牆上貼著密密麻麻的數字、流程圖、兩名創辦人的行事曆,標誌著他們 2013 年開站以來不斷破紀錄的瀏覽量。還有,旁邊掛著一幀幀雜誌專訪的報導,一個 2 歲不到即創下傲人成績的網路媒體,欣喜於主流媒體加持。

但楊士範希望,有朝一日,關鍵評論網也能成為主流媒體,真正發揮影響力,「不一定所有人都是忠實讀者,但是走在路上隨便問個路人,他們都知道『關鍵評論網』」。兼顧主流群眾與內容素質,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TNL 的下一步,相信關心新媒體發展的讀者都很期待。

最後,來看看楊士範的手機桌面長什麼樣子吧!可以很明顯觀察到,他下載了很多媒體獨立 app、新聞集成 app,以及相關的待讀、筆記 app,不難想見身為總編輯,一天要消化多少資訊。

12003280_10153612450768610_1386213315731734473_n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