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引擎如何改變我們的大腦運作?

評論
評論

本文出自於 HUFF POST 刊載於合作媒體  TECH2IPO,INSIDE 獲授權轉載

 

Google  一開始只是做了一個微不足道的搜索引擎,然而經過多年發展,它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巨無霸。

Google 的觸角伸向四面八方,它打造了一系列影響我們生活的產品——比如說 Gmail 、 Google Maps 、 Android 與 Chrome 。在 Google 新擴張的版圖中, Alphabet 公司正在開發無人駕駛汽車和手術機器人,這些前沿產品有望改變我們的生活。

當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在 1998 年成立這家公司時, Google 不過是一個讓人們可以搜尋網頁的產品,在用戶輸入關鍵詞查詢後以列表方式呈現網頁以滿足需求。

然而這當中最重要的不是實現這個搜尋功能,而是它所給出的網頁列表的長度。

Google 會吐出大量的訊息,就拿它的名字來說,其實「Google」只是「googol」的拼寫失誤,它原意是指一個在 1 後面跟著 100 個 0 的天文數字。這個名字已經隱晦地表現出了 Google 的意圖,那就是為每一次用戶的搜索提供海量的搜索結果。

這些搜索得到的海量訊息會如何改變我們的思維方式呢?在 UCLA(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研究大腦老化的精神病學教授 Gary Small 對這一問題很感興趣。在 2006 年秋天, Small 教授和他的妻子 Gigi Vorgan 一同寫作了一本關於網路如何改變大腦的書籍,在這過程當中他們發現還沒有人對於上網搜索行為如何影響大腦做出研究。

「我對這一課題非常有興趣。」因此 Small 緊接著就針對這一題目開始了研究。

他們選擇了 24 個研究對象,其中 12 個經常使用搜尋引擎,另外 12 個則很少使用。 Small 在他們使用 Google 的時候為每一個人都進行了核磁共振,以觀察他們的腦部活動。結果讓 Small 大為吃驚:在使用 Google 進行搜索時,他的這些研究對象的大腦亮了起來。

在 2009 年時, Small 將自己的研究成果發表在了《美國老年精神病學》雜誌上,他所使用的標題就是「Google 如何作用於大腦」。根據 Small 的研究,在使用搜尋引擎時,人們大腦中處理問題決策的區域活躍度將會提升,其中的成因相當複雜,需要進一步深入研究。而那些更常使用 Google 進行搜尋的研究對象相對那些不怎麼使用搜尋引擎的人,其腦部活動是後者的兩倍。這一數據讓 Small 從中得到了一個推測:我們越是更多地使用搜尋引擎,我們的大腦對於搜尋過程的反應就越強烈。

「大腦對於搜索引擎的反應和你對於肌肉進行鍛煉的模式非常相似,起初你會感到筋疲力盡,在這之後當你想要增加自己舉起的重量時,你卻能夠消耗更少的能量舉起更多的重量。」

如今已經有大量的研究從各種角度表明了在網上搜尋訊息將會改變我們的思維方式。研究發現經常使用搜尋引擎的人會高估自己的智商,這是因為在線閱讀方式讓人更易瀏覽。

哥倫比亞大學、哈佛大學以及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曾經攜手做出了一項具有影響力的研究,研究人員發現人們在使用網路時會變得不太會去記住那些瑣碎的知識。與此相對的是,他們更有可能會記住從哪裡可以找到這些信息。

「網路已經成為了人們將資訊儲存於大腦之外的外部記憶或者說交互記憶的基本形式。」研究人員對此做出總結。

大腦的適應性很強,它生來就是為了不斷尋找新訊息。「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喜歡機械式的重複,」Small 解釋了為何我們的大腦對於在互聯網上找到無限充分的資訊反映強烈。數不盡的網頁就如同資訊與知識的豪華自助餐,而搜尋引擎就是讓你進場大吃特吃的門票。搜尋引擎提供的這份大餐中包含了我們想要的一切知識與訊息,這解釋了為什麼人們沉浸其中暴飲暴食難以克制。

如今我們沉浸於搜尋引擎之中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了。在 1998 年 Google 剛剛嶄露頭角之時,該網站平均每天要處理 9800 次搜尋請求,到了 2014 年,這一數值已經高達 57 億次。搜尋引擎不僅僅是一種我們探索世界的選擇,它們還是我們得以了解新訊息的最普遍方式。針對搜尋引擎的發展現狀,關於搜尋引擎如何影響我們的思考方式這一項研究在研究範圍上也已經發生了變化。

當 Small 在 2007 年進行這一項研究時,已經很難再找到從未使用過搜尋引擎的研究對象。「這就是為什麼參與研究的對像都是老年人,因為老年人對於技術進步接受較慢。」而到了今天,他覺得幾乎已經不可能再找到從未使用過搜尋引擎的研究對象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 Google 一直致力於打造一些數位產品,用來完成那些依靠人自己的能力感覺吃力的工作。在近些年當中, Google 已經嘗試使用系統去幫助我們記錄自己的位置,活動以及相關體驗。這等於是將個人的記憶需求從依靠自己的大腦轉而外包給網頁。

Small 教授最新的研究脫胎於他早期的研究項目:他現在正在研究技術剝奪對於大腦的影響。最近,他針對一群六年級的學生開展了這項研究,讓他們在森林當中不帶任何電子設備生活五天。由於沒有可用的電子設備,這群學生被迫只能互相交流,在這一次沒有網路的試驗中,這群學生社交能力與 EQ 都得到了明顯的提升。

「這項研究帶來的好消息是只要我們重新訓練大腦,它就能重新恢復與之相關的技能水平,我們並不會永久地丟失這些大腦功能。」

歡迎加入"Inside" 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Brand Management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Campaign Associate 資深線上活動策劃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軟體工程師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有Node.js經驗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