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這樣匆匆忙忙的賺了幾億美金

1995 年,一段關於趨勢科技在美國進行「InterScan」產品開發的故事。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林宜敬,布朗大學電腦科學博士,曾任美國 IBM 華生研究中心研究員、華通電腦資訊工程部副理、趨勢科技新產品研發部協理、臺北教育大學兼任助理教授。2002 年創辦艾爾科技公司,專注先進語言教學系統研發,推出「MyET」口語學習軟體,現擔任執行長。

原文刊載於林宜敬 Facebook,Inside 獲授權刊登。

我的朋友 S 是南京人,1991 年他從南京大學畢業之後,19 歲就到美國布朗大學讀博士,跟我拜在同一個指導教授門下,成了我的同門師弟。但是他讀了兩年之後就決定不再讀博士了,拿了一個碩士學位到加州矽谷工作。

隔了兩年,1995 年的 5 月,S 回到布朗大學找我,有一天晚上我們要出去吃飯,我跟他說:「你等我一下,我有個表姐最近從台灣搬到加州,我要打個電話跟他問候一下。」

於是我就打電話給我的表姐 Eva,她當時是趨勢科技的 CTO,但趨勢科技還不是一家太有名的公司。我跟 Eva 寒暄問候了幾句之後,就聊起了她的工作,她說:「我最近有一個想法,我們目前抓病毒都是在 PC 上面做掃描,有沒有可能在 Email Server(郵件伺服器)上直接做掃描,在郵件到達 PC 之前就把病毒抓出來呢?」

(編按:Eva 即是陳怡樺女士,現任趨勢科技執行長。)

我說:「哇,這真是一個很棒的想法!做出來之後一定會是一個殺手級的產品。」

Eva 說:「可是這做的到嗎?我問了我們公司幾十位工程師,每個人都跟我說,那是做不到的。」

我說:「我想應該是做的到吧,」然後我就簡單的跟她說了幾個可能的做法。

Eva 聽了之後非常的興奮,問我:「那宜敬,你能幫我們做這個產品嗎?」

我說:「不行啊,我今年秋天就要畢業了,現在正忙著在寫論文,沒有時間做別的事啊。」

但是 Eva 不死心,一直在電話裡遊說我幫他們開發設計這個新產品,講了大概 5 分鐘之後,我看到 S 在我旁邊晃來晃去的,於是我就跟 Eva 說:「這樣吧,現在我旁邊剛好站著一個中國南京來的超級天才,他一定能解決這個問題,而他也住在加州矽谷,好像離你家不遠,他明天就要回去了,你們約個時間見面吧。」

於是我就把電話交給了 S,讓 Eva 直接跟他約了見面的時間地點。而 S 掛上電話之後,我也跟他簡單的討論了可能的設計方向。

幾天之後,Eva 跟 S 兩人在矽谷見面了,見面之後,Eva 馬上打電話給跟我說:「我剛剛跟你的朋友 S 見面了,聊得很愉快,也討論了合作的方式,我希望他在一個月內作出一個產品雛形系統,證明這個想法可行,如果他做的出來,我們就給他美金五千塊。當然,我想應該沒有人可以在一個月這麼短的時間解決這麼難的問題吧?但我還是想讓他試著做看看,如果一個月做不出來再說,我還是會付他錢的。」

幾分鐘之後,S 也打電話給我,也跟我說了他們見面的情形。

沒想到四天之後,S 就打電話給我,他說:「大哥,那個雛形系統我已經做好了,但是我只花了四天的時間,如果現在我就跟你的表姐說,她該不會反悔,不付錢給我吧?」

我說:「你放心,我表姐不是這樣的人。不過,我現在還是打電話跟他確認一下吧。」

於是我打電話給 Eva,跟他說了 S 已經完成雛形系統的事情,Eva 聽了之後,在電話的那一頭興奮的大叫,然後她跟我說:「你放心,我當然會給他五千塊美金,而且為了感謝他提前完成,還會給他額外的獎金,我現在就馬上打電話給他。」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一邊寫我的博士論文,一邊常常接到 Eva 跟 S 的電話,跟我說他們合作的狀況,聽起來合作十分的順利,新的技術已經驗證是可行的。

大約三個月之後,Eva 到波士頓參加一個展會,我從布朗大學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去找她,吃完中飯之後,我們回到她的旅館房間裡聊天,她說:「我們現在跟 S 的合作十分順利,你現在有空嗎,能不能到矽谷幫我一個禮拜的忙,盡快把這個產品完成?」
我以為 Eva 只是隨便說說罷了,所以就跟他說:「好啊,我的博士論文已經寫完交出去了,現在幾個口試委員們還在看,所以我剛好下個禮拜沒事。」

沒想到 Eva 聽了之後,馬上拿起了旅館床邊的電話,打電話幫我訂了一張美國大陸航空公司的機票,掛上了電話之後,他跟我說:「宜敬,我們的飛機是今天傍晚六點多,距離現在還有五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你趕快回去整理一下行李吧,我們在波士頓機場見面。」

於是我馬上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回布朗大學附近的住處,匆匆整理好行囊之後,把我當天早上剛燉好的一整鍋牛肉拿去給一個朋友,然後又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到波士頓機場,把車停在機場的停車場裡,就跟 Eva 飛到了矽谷。

第二天是禮拜天,我跟 Eva 一早就到趨勢科技在矽谷的辦公室裡跟 S 會面,那時候趨勢科技的矽谷分公司剛成立,除了 Eva、S 跟我之外,其實就只有兩個員工,而那兩位員工週末當然是不上班的。我們三個人在空空曠曠的辦公室裡開會討論了產品架構,然後跟趨勢台北總部開了一個電話會議,請他們將核心的掃毒模組寄過來。掛上電話之後,我跟 Eva 說,由於這個產品的目標市場是使用 UNIX 作業系統作為郵件伺服器的大型企業,所以我們需要新買一台 SUN Work Station 作為開發測試環境。Eva 聽了之後說,她會想辦法盡快去訂購一台,而我跟 S 可以先開車去吃飯了。

吃飯的時候,我跟 S 說:「依照我以前在 IBM 做暑期工讀生的經驗,訂購一台 SUN Work Station 大約需要一個禮拜的時間,Eva 的動作很快,但至少也要三天吧,我們不如下午先去附近玩一玩吧。」

於是我們兩個人很興奮的計劃了當天下午的行程,我們決定到附近海邊著名的 17 Miles Drive 走走,並且在回到辦公室跟 Eva 說一聲之後就馬上出發。

我們兩人很高興的回到辦公室,卻發現桌子上擺了一個大箱子,原來 Eva 幫我們訂的 SUN Workstation 已經到貨了,我們兩人只好很認命的將新電腦組裝好,同時開始寫程式。

當天下午,Eva 從她的座位探頭出來問我們,新產品要叫做「InterScan」還是叫做「Virus Wall」?我跟 S 都覺得「InterScan」那個名字比較好,而 Eva 也同意,於是那個產品就叫做 InterScan。

我跟 S 的動作很快,兩三天之後,那個新程式就已經寫好可以執行了,而 Eva 也完成了那個產品的簡報,於是 Eva 跟我們說:「你們兩個人繼續留在這邊寫程式,我明天就飛到紐約華爾街去找幾個大客戶介紹這個產品,我每天晚上會打電話跟你們討論,看這個產品要做什麼樣的改進,而你們改好之後,馬上跟我說。」

於是 Eva 就飛到了紐約,透過 Internet 連線回矽谷演示我們新做出來的產品,後來她又轉往德州拜訪了更多的客戶,她真的就每天晚上跟我們討論,產品要做什麼樣的改善,而我們也真的就每天晚上幫她改好,讓她隔天可以演示新改好的產品。

一個禮拜之後,Eva 回來了,她跟我們說,Merrill Lynch(美林證券)已經同意用五十萬美金買我們的新產品,成為 InterScan 的第一個客戶。

後來我回布朗大學參加博士論文口試,繼續我的蛋頭生涯,而 S 也順利完成了那個產品。InterScan 正式上市之後,業績一飛沖天,成為當年趨勢最暢銷的產品,1999 年趨勢科技在日本上市,隔年市值達到 200 億美金,InterScan 功不可沒。

後來趨勢的競爭對手 McAfee 也模仿 InterScan 作了類似的產品,但是美國加州的法院判定他們侵犯了趨勢科技的專利,所以 Mcafee 賠了趨勢 1,250 萬美金。

當然,我個人並沒有賺到幾億美金,那些錢是趨勢賺的。但是趨勢也待 S 和我不薄,在上市之前分了我們不少的股票。而 S 由於在 27 歲之前賺了太多的錢,一度覺得人生失去意義,變得非常消極,他在南京當教授的爸爸還曾經找我去談這個事,認為我這個當大哥的應該想辦法開導一下 S,讓 S 重新找到人生的方向。

而三個人當中,由於我的貢獻最小,分到的也最少,但是能參與這樣瘋狂而有趣的產品開發過程,我已經是萬分滿意了。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