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本喬:Uber 是一個對台灣有害的公司,而且根本不想溝通

去年 Uber 曾經批評政府法規落伍,呼籲網民大家出來抗議。但我覺得 Uber 所提的理由牽強,混淆視聽,所以我出來打臉。後來 Uber 跟我聯絡,希望能跟我「私下溝通」一下,但我覺得我公開提出來的問題應該要有公開的答覆,所以就請他們直接公開回答,於是他們就⋯⋯沒有回答。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載自翟本喬 Facebook 〈 Uber 事件後續 〉 。

去年 Uber 曾經批評政府法規落伍,呼籲網民大家出來抗議。但我覺得 Uber 所提的理由牽強,混淆視聽,所以我出來打臉(1, 2, 3, 4)。後來 Uber 跟我聯絡,希望能跟我「私下溝通」一下,但我覺得我公開提出來的問題應該要有公開的答覆,所以就請他們直接公開回答,於是他們就⋯⋯沒有回答。

昨天(2015/8/27)行政院召開了一次「虛擬世界法規調適會議」,討論「共享經濟」議題。這是蔡玉玲政委設計的一系列活動之一,針對未來網路以及虛擬世界所帶來的改變,在法規上需要修改適應的地方加以討論與執行。之前以經對閉鎖型公司等議題討論過,也達成修法的目的。

主席唐鳳一開始在介紹我的時候說我跟 Uber「隔空交火」了幾次。我覺得這不正確,因為我丟的問題都沒有得到正面回應,那不叫交火,那叫黑洞和鬼打牆。

昨天的會議首先由交通部開始,報告了他們過去幾個月的調查結果。我們對政府官員一般的印象是動作慢、推拖、踢皮球。但由路政司副司長王穆衡所率領的團隊,以及財政部賦稅署的幾位官員,這次的表現實在是可圏可點,不論是研究的準備和結果的呈現,都是第一流的水準。我甚至開玩笑說王副司長下次可以去接行政院發言人的位子。

我的發言在這裡:

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從頭看起,沒時間看的人可以直接看以下幾點意見總結:(其中也綜合了一部分別人的發言)

  1. 共享經濟要在供給面不足或有缺失(例如壟斷、暴利、或浪費資源)的情形下才對社會有貢獻。如果供給面是健康的,共享經濟存在的價值是不大的。而德國法國等等國家已經明確表示 Uber 不是他們國家要推廣的共享經濟。
  2. Uber 不是共乘。甲要由 A 點去 B 點,正好乙也要從 A 點附近去 B 點附近,這時候乙搭甲的便車,叫作共乘,而乙分擔甲的成本,或是付出比分擔成本再多一點的費用,甚至付給仲介平台一點酬勞,都是合理的。但 Uber 是特別為乙派丙開一輛車來接,這不叫共乘。
  3. Uber 沒有減少閒置資源。它減少了丙的閒置資源,但間接讓丁(計程車司機)的資源閒置,而丁(因為計程車密度較高)和乙的距離期望值是比較小的,所以 Uber 反而浪費了國家的總體資源。
  4. Uber 沒有增加就業。它增加了丙的收入,但減少了丁的收入。車行的抽成(根據公會理事長說的,是個位數百分比)遠少於 Uber 的抽成(20%),所以就業階級(丙和丁)的總收入反而是減少的(假設乙付了同樣的車資)。而 Uber 的代表竟然厚顏地說 " 計程車司機本來要一天綁十二個小時在車上的,現在他們有一些空閒的時間,也許可以去找一些其他收入比較好的工作"。計程車司機除了極少數玩票性質之外,大都是苦哈哈的勞工,要是找得到收入比較好的工作,誰要來開計程車啊?
  5. Uber 沒有增加國家的 GDP,也沒有增加國家的稅收。由上一點可以看出,所有就業階級的總產出並沒有增加。而乙所付的車資,全部直接付到海外 Uber 的總公司,再由 Uber 付 80% 給丙,而 Uber 台灣分公司拿到的是 0!看清楚了,你付了 1000 塊的車資,政府所收到的稅是 0。政府收不到 Uber 的營業稅,也收不到丙的所得稅。我們都不喜歡繳稅,但如果大致上是公平的,那我們可以勉強接受。如果有錢的大公司可以逃稅,而苦哈哈的勞工階級要繳稅,我們是絕對不能接受的。Uber 宣稱它有繳稅,那就像一個人逃漏所得稅,然後宣稱他去便利商店買飲料時有繳加值稅一樣,是在騙人。
  6. Uber 宣稱對所有乘客有 2000 萬的保險,但被蔡政委問到細節時就閃爍其詞,改口說 " 如果駕駛人本身的保險不足以賠償的話,我們會協助他們向海外的保險公司申請"。我覺得這件事情很容易說清楚,只要把保單拿出來給大家看就知道了嘛!但 Uber 連保險公司是哪一家都說不出來,所以我合理懷疑是根本沒有真正的保險存在。(我並沒有強人所難,要他當場拿保單出來。我是問 " 什麼時候可以公開這張保單給臺灣人民看?")
  7. Uber 拿一些民意調查的結果出來說他們是受到支持的,但這也是混淆視聽。所以我比喻說八仙塵爆之前,參加彩粉路跑的人滿意度也很高,這並不代表它是對的。

昨天出席的有好幾位有跟我類似的看法,所以他們堅持不坐 Uber。

最後,我也很欽佩昨天出席的計程車業者。他們不懼怕 Uber 的挑戰,也歡迎政府在保障乘客安全的前提下適度開放現有的規定,他們保證可以比 Uber 做得更好,繳更多的稅,而留更多的成數給司機。這種精神,正是我們產業界在面對外商挑戰時需要的。

交通部的大門始終是敞開的,而 Uber 從來不正面回應大眾所質疑的這些問題,每次只會拿總公司的文宣出來鬼打牆。綜合所有觀察到的現象,我的結論是:Uber 是一個對台灣有害的公司,而且根本不想溝通。

延伸閱讀:

 


【塞掐 Side Chat】特輯|進入《MetaCity M》元宇宙,開啟你的第二人生

打造屬於自己的專屬元宇宙城市,享受當地主的樂趣並管理自己的土地,或許《MetaCity M》能讓我們實現成為「一級玩家」的夢想近在咫尺。
評論
評論

隨著 facebook 更名為 Meta,元宇宙正式邁入新秩序拓荒時代,成為許多台灣新創站上世界舞台的機會點。回顧先前INSIDE編輯對元宇宙下的定義,需要具備三大要素,分別是——虛擬分身(Avatar)、社交空間、經濟系統,而這正好與 MMORPG(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playing game,大型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不謀而合。

簡單來說,「遊戲」是最好實現元宇宙概念的地方,元宇宙相關技術與產業的出現,不只讓遊戲世界更加逼真,也有機會讓遊戲裡的經濟資產受到保護並維持資產價值。本集《塞掐 Side Chat》就用台灣首款自研的元宇宙手遊——《MetaCity M》來說明。

本集來聊:

  • 元宇宙的三大要素
  • 元宇宙讓 MMORPG 更好玩?《MetaCity M》實現科幻電影《一級玩家》?

實現電影《一級玩家》?Gamamobi 首創元宇宙手遊《MetaCity M》3 大特色

近年台灣遊戲產業急速發展,不少獨立遊戲在國際嶄露頭角,不僅在App商城名列前茅,甚至獲得遊戲大獎的肯定。而由Gamamobi(台灣伽瑪移動數位)近期推出的《MetaCity M》,就是首款自研的元宇宙手遊,類似模擬城市、模擬市民的玩法,最大特色是土地、房產、家飾、衣服、汽車、飛機等都可以自行選擇透過遊戲中的鑄造功能,將個人資產變成永久留存的 NFT,還可以透過拍賣市場進行交易。

● 免費無門檻的元宇宙手遊

在元宇宙熱潮來臨前,2020 年 Gamamobi 即開始研發此款遊戲,期能創造虛擬與現實結合的遊戲體驗。遊戲主打任何玩家都可以免費遊玩,在 5.1 億平方公里的星球上,共享超過 8,160 萬平方公里的可開發土地,以及擁有超過 15 種的採集、製造類生活技能供給,從平房到莊園級豪宅、從公寓到高樓大廈,多種職業與目標等超過千萬種的「具現化」物件製造生產。簡言之,就是玩家可以在《MetaCity M》打造另一番精彩的平行人生。

從遊戲入門 NFT,遊戲虛寶變資產

《MetaCity M》與一般手遊最大的差異,是具備元宇宙的世界觀,以及導入 NFT 交易機制,也就是玩家能自行選擇是否將「遊戲虛寶」(包含土地、服裝、道具等)轉為具備商業與流通價值的「個人資產」,可謂一款非常新潮的遊戲。例如:《MetaCity M》於今年初釋出第一波 5000 筆土地 NFT 預售,開賣即秒殺完售;近期將有第二波約計 6 萬筆土地釋出。

當然,NFT的範疇不限於遊戲中的土地,包括角色 IP、服飾、藝術品等,都能成為未來《MetaCity M》遊戲中的交易品。想像一下,現實生活中難以企及的名牌服裝、個人展示藝廊等,在元宇宙遊戲的世界裡,都可以輕易實現了。

● 比現實生活更精彩的遊戲人生!在《MetaCity M》成為一級玩家

雖然 NFT 投資、在遊戲中做土地買賣等經濟活動很新潮,但《MetaCity M》不忘遊戲的本質,在遊戲中仍包含各式各樣的競技活動,如:賽車、運動比賽、或是競技射擊等休閒設施。所以,即使是不打算進入 NFT 熱潮的玩家,也能在《MetaCity M》獲得娛樂與成就。

玩家在《MetaCity M》累積的資產,非常有機會在未來的新遊戲中做 NFT 串接,賦予個人資產通用性。早玩早享受,成為元宇宙的先行者,不妨就從《MetaCity M》開始。

MetaCity M官方網站:https://www.metacitym.com

Photo Credit:Gamamobi

延伸閱讀:【塞掐 Side Chat】EP 28|元宇宙?魅他域?Metaverse 模糊虛實界線

喜歡我們的 Podcast 塞掐 Side Chat 嗎?有什麼想法歡迎來信、來訊跟我們說!也可以透過 INSIDE 硬塞的 FacebookInstagramYouTube 留言給我們,或是追蹤我們的 Clubhouse @inside_tw 一起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