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松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Hackathon (黑客松) 是一個新創名詞,由兩個英文單字『Hack』與『Marathon』所組合成的複合字,最初是一種馬拉松式的程式開發活動。近年來,黑客松的活動內容,已不限定於軟體開發,也有在硬體、設計,甚至有 Maker 參與其中,大家共同創作及解決各類問題,然後分享成果。許多人因為不了解,所以對於對這個活動抱以嚴肅、難度,難以接近的觀感,但是,其實黑客松是很好玩的。
評論
評論


本文譯自 《打破五個有關黑客松及自造者社群的誤解》

幾個月前我決定轉換工作跑道。經歷了數年在研究所專攻和開發手機平台的能源效率,我突然覺得是時候該轉變了。所以我加入了英特爾公司 IoT 的社區宣傳團隊。在那裏我介紹英特爾公司的技術,也在英特爾公司贊助黑客松的期間提供 IoT 技術支援。在加入這個新團隊之前,我從來沒有參加過黑客松。所以我對於黑客松有自己的見解,而這些觀點並不是全然正面的。

工作幾個月後,我必須支援我的第一場位於華盛頓的黑客松── the Intel Roadshow , 以及緊接著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 Hackster Hardware Weekend 。我盡全力希望在活動舉辦之前盡快上手並掌握要點,但還是有太多需要學習的東西。不管怎麼說,這個經驗實在是太棒了!它打破了所有我對於黑客松的誤解。

 

誤解 1:你如果不是一個超級專家,那黑客松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你真的不用是一個專家才能夠參加黑客松。黑客松是一個學習環境,也不會有人期望你在開始前就懂所有東西。舉例來說,在我提供隊伍技術支援時遭遇了不少我不熟悉的、特殊的問題。就算我盡我的全力去解決它們,但在一些例子之中我必須要和我的部門人員討論。儘管我們不能解出所有答案,他們還是非常尊重我,並把我視為他和他們「一起」解決問題的夥伴,而不是該為了他們解決問題的人。在一個不會把不知道所有答案的人視為失敗者的環境,是非常令人安心又鼓舞人心的。

 

誤解 2:黑客松是給那些 18 歲到 30 歲的成年男士參加的。

參賽者並不局限於這種刻板印象。就事實來說,自造者社群其實是非常多元化的。我並不敢說參賽者的性別比是剛好 50:50。事實上女性占了參賽者的 30%,其中又有幾位是擔任領導的角色。就一個同樣是在科技業的女性的身分,以及積極主張增强女性在 STEM 領域參與度的提倡者,我非常的驚喜又為他們感到驕傲!〈STEM:是 science 科學、technology 科技、engineering 工程和 mathematics 數學的簡稱〉

如果你因為自己低於 18 歲,或者是高於 30 歲而覺得黑客松不適合你來挑戰,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黑客松含括了大範圍的年齡層。我曾見過一個 11 歲的參賽者跟他的爸爸一起做企劃;也曾見過一對超過 65 歲的情侶來挑戰。當然,在這年齡層之間的更是數之不盡。

誤解 3:在參加黑客松之前,你必須有一個團隊還有一個好點子。

不,活動前你真的不需要先擁有一個團隊或好點子。在黑客松開始的第一天,你會觀察到從各種不同背景的參賽者聚集在一起。參與者在活動期間會相互認識,之後才會開始相互協作,去激發一個創意計畫。而有時候,參與者會以家庭為單位,隊伍可能是兄弟姊妹、配偶,甚至是父子組隊。根據自造者社群的自然法則,那些擁有多元背景的參賽者隊伍通常表現比較優越。因此,背景的差異性會被讚賞,被找尋,然後被歡迎。這是多棒的一件事!

在黑客松之前不準備一個計劃也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就事實而言,黑客松現場有一個特殊的氣場,激發著創造力和靈感。所以不帶著預想好的方案是一個很好的點子,因為這有助於參與者接受新的事物。

誤解 4:參賽者之間的競爭都很激烈。

雖然這些隊伍是要來爭取獎金的,但他們不是為了打倒對手而競爭的。事實上,黑客松是一個互助的環境,參與者都會互相學習也樂於教導對手。他們不會羞於分享自己的點子,也會以幫助其他團隊來精進自己。在這裡,絕對不會有人刻阻擋學習和玩樂的過程。參賽者之一的 Ken Olson 在忙於自己的專案 the Low-Cost Workshop Robot 之餘,還是撥出時間來教我這個新手如何焊接。那絕對是那一天最好玩的時光!如果這種精神還不算好的話,還有什麼是好的呢?

誤解 5:這一切都是為了第一名。

當然,贏得黑客松對於每一個團隊都是莫大的殊榮。但參賽者可絕對不容許比賽汙辱了自造者社群的意義。在展示時間,黑客松會完全成為「家族活動」。配偶、夥伴、父母、孩子們還有朋友都會來幫助參賽者。在最後發表時間,每個人都會非常專心的聽取報告。在發表之間的空閒,整間房間會充斥著大家討論和交換意見的聲音。每當一個隊伍結束報告,對手會點頭表露贊同、豎起大拇指,或是當隊伍下台時給他們一個鼓勵的微笑,充分的展現了自造者社群的精神。這個動作就像一個應援團的縮影。

所以解放你體內的黑客吧!來分享這一份美妙,壯大自造者社群吧!我保證你一定不會後悔,而且會在過程之中學到非常多。但我要在這裡提醒你:你可能會就此上癮……。

 

更多精選文章.....

歡迎加入"Inside" 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人機合一新型態微創手術,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精準持鏡機器手臂,穩定內視鏡影像提升手術品質

隨著科技進步,微創手術已成為一般外科治療的趨勢,「精準微創」更是現階段的目標。新型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可以模擬人手多角度操作持鏡,提供穩定的影像畫面,輔助主刀醫師精準切割、縫合患部,提升手術品質、縮短術後恢復時間。
評論
評論

談到開刀房、手術室,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小小的手術台旁擠滿多名醫護人員,手上持著不同的器械各自忙碌?

沒錯,一台成功的手術是由一整個醫療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並保持良好的節奏與共同合作的默契,才能確保病人獲得妥善治療。

看懂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開刀房人員配置

以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來說,手術房內會有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來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同時還會有兩位分別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與協助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手術房內除了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之外,還有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以及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扶鏡助手扮演了手術過程中相當重要的「眼睛」角色,因為扶鏡助手操作的內視鏡,便是將極細長內含光纖、鏡片的鏡頭放入體內,再利用影像傳輸,將體內畫面傳導至螢幕上。由於內視鏡可以深入腹腔,傳回人眼無法透視皮膚所看到的手術部位,加上具有影像放大的作用,協助醫師更仔細觀察病兆、找對下刀位置。

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人工持鏡」考驗醫護體力、耐力

然而,內視鏡的操作,並非想像中的簡單。除了操作過程十分考驗「扶鏡助手」和主刀醫師之間的默契外,一場腹腔鏡手術動輒三、四個小時以上,要保持長時間穩定地「人工持鏡」,相當考驗醫護的體力與耐力。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坦言,「對於長時間的腹腔鏡手術來說,鏡頭畫面的穩定度非常重要。但是,當手術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以上或步驟、位置較複雜,持鏡助手就容易感到疲憊、集中度下降,開始跟不上醫師的手術工作速度。」

再者,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也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造成手術畫面模糊,增加主刀醫師及開刀團隊產生視覺暈眩的可能性,進而拉長手術時間,提升手術困難度。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

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CP值高

為了滿足不斷上升的內視鏡手術需求,醫界也追尋更佳的手術方式。於是,內視鏡結合機器手臂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由此產生。

其中最知名的「機器手臂」就是大名鼎鼎的「達文西機器手臂」,但達文西手臂的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維修費驚人,每次使用的開機與耗材費高達20-30萬。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筆相當高額的支出,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

為解決醫師臨床手術的多元與便捷需求,友信醫療集團代理引進由德國開發的「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有兩種不同型號,滿足不同的臨床需求,打破對機器手臂的既定印象,不僅體積輕巧、操作容易,關節活動角度靈活,更可直接架於開刀床邊軌上,手臂移動範圍能完全涵蓋整個病人,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且大部分的配件可以重複滅菌使用,每次開機約1-2萬元,導入成本低、CP值高,對於醫院及病人來說負擔降低許多。

除了費用門檻較低,劉信誠主任分享到,與傳統人工持鏡相比,機器手臂持鏡的畫面較穩定,還可以由醫師主動控制畫面,提升手術的流暢度。

另外,在執行微創手術的縫合等精細動作時,穩定、不晃動的畫面也能讓主刀醫師在視覺上較舒適且不易感到疲倦,增加手術的準確度,達到「精準微創」的目的。

▲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則可以提供流暢且穩定的影像。

胸腔鏡手術應用範疇多!日本研究揭「人手持鏡」與「機器手臂持鏡」的差異

劉信誠主任指出,近年來微創手術已是目前臨床上的主流。根據統計,在醫院開刀房所進行的手術中,傳統開腹手術對比腹腔鏡微創手術的比例,已經將近1:9。

如同微創手術的主要目的,在於縮小患者的手術傷口、降低出血量及術後疼痛的發生,因此在進行手術時間較長的微創手術,機器手臂持鏡更顯重要。

根據日本研究發現,機器手臂相較於傳統人手持鏡,不會增加手術準備時間,熟悉持鏡手臂操作的醫師更可以降低18%的腹腔鏡手術時間;且因內視鏡影像穩定,手術下刀、縫合位置更精準,在減少內視鏡穿刺套管拉扯傷口下,患者的出血量也會降低、術後恢復速度也更快,大幅降低住院天數。

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來說,便是針對消化系統、婦產、泌尿等外科手術需求所設計。透過內視鏡穿刺套管(Trocar)註冊點作為移動與旋轉的中心點,記憶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在術中提供穩定內視鏡影像的同時,也能避免內視鏡拉扯擴大手術傷口,對外科醫師提升微創手術精準度,保有穩定支撐和靈活定位能力有所助益。

▲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透過電腦登記Trocar穿刺套管作為移動/旋轉的中心點,記憶腹腔鏡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避免拉扯手術傷口擴大。

小腔室也能輕鬆進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體積更輕巧、角度更靈活

相較腹腔、胸腔等部位,對於耳鼻喉科與顱底手術,醫師要面對更小的腔室,為避免觸碰重要的神經組織及血管,更需要仰賴內視鏡精準的移動與角度。另一款新型持鏡機器手臂具有6個關節的機器手臂、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可以提供360度橫向移動視角,及垂直90度的視覺角度,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穩定提供內視鏡影像輔助醫師進行手術。 

▲具有6個關節的另一款新型機器持鏡手臂,能夠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

除了上述提到的持鏡機器手臂與傳統人工持鏡之間的差異,對醫院及醫師來說,持鏡機器手臂在人力調度上更有彈性,可以減輕醫護的視覺疲勞與持鏡姿勢疲勞。

對患者而言,持鏡機器手臂提供的穩定手術影像畫面,有助於提升手術品質,減少手術時間及併發症,讓患者安全快速地回到工作崗位或生活上。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