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正在沉睡中的網路娛樂巨人

Twitter 的微影片 App : Vine 正在不慌不忙的積蓄力量。當所有風險投資本著急慌亂地左顧右盼,尋找著下一個即將蓬勃而出的產品時, Vine 其實已經築好自己的堡壘,它不折不扣的成為了一名「沉睡中的巨人」。
評論
評論

Twitter 的微影片 App : Vine 正在給人們一些驚喜。跟其他 App 一樣, Vine 在剛開始啟程時,喝彩喧囂聲不絕於耳,跟其他 App 不同的是,當其他 App 毫無例外的沉入水底,它卻在路上加速前進,一路飛奔。

如果你還對 Vine 不怎麼了解,容我再對它進行一次簡短的介紹:它於 2013 年的年初發布,當時確是人們熱議的話題以及現象。它之前曾是建立在 Twitter 平台上,定位於「影音社群界的 Instagram」,如今它已經發展成為了一個不可取代,獨一無二的移動娛樂平台。它有著自己的風格、表達形式、以及名人圈子。在移動影片 App 還在不斷湧現,熬著盼著能有一天出頭的時候, Vine 已經打造

出來了非常忠實、牢固的受眾群體。

每個月,超過 1 億的人都在 Vine 上活躍著,創造出來了單日 15 億次的播放量。根據專門負責調研 App Store 的 App Annie 公司來說,它在 13 個國家 iPhone App Store 上排名前 100。在美國市場上,它如今的排名已經在 Tinder 和 Shazam 之前。

同時, comScore 表示在美國市場, Vine 在桌面端和移動端兩個入口所獲得真實用戶數量已經達到了 3450 萬,這幾乎已經與 Snapchat 比肩。後者在過去的一年時間呈現飛速發展的態勢,投資人對其的估值已經達到了 160 億美金。

Vine 能夠長盛不衰的原因

之所以 Vine 能在這急速奔騰

的「網路之河」中巍然屹立,甚至還會不退反進,其主要原因是它提供了一款非常簡單易上手的影片主機服務。當然像它這樣的服務,能夠與 Twitter、體育節目、電視片段非常好的結合在一起不值得讓人驚訝,畢竟 YouTube 上面也有很多人可以沒有獲得某種許可就可以上傳影片。但更多名人、比賽隊伍、聯盟成員,其中包括了 Major League Baseball(美國職棒大聯盟)更願意使用 Vine ,快速的捕捉賽事以及生活中的某些片段瞬間。

與其他影音主機服務相比, Vine 意味著一種前景更加廣闊的數位科技趨勢。 Vine 的影片天生就與「移動」二字牽連在一起,在這個數位化移動漸成主流的時代中,人們越來越願意流連忘返於越來越小的屏幕中,甚至於 Apple Watch 都催生了新一批的「低頭族」。對了,最近在 Apple Watch 的介紹影片中,你可以看到有一款非常簡潔的 Vine App 登陸手錶界面。

這是 Vine 在大趨勢上所佔有的優勢,比這個更加令人羨慕的是它培育了一大批草根內容製造者。這些年輕的,創意無限的視頻製作者源源不斷的往 Vine 這個平台投放有趣的微影片,其內容題材無所不包,從相對專業的藝術、音樂才藝展示,到相對簡單的講段子,穿著迷你裙表演一些小品或者模仿秀,這些內容不斷的激發著 Vine 的生命力,吸引越來越多的人湧入。排行榜靠前的那些名人們經常相互之間會@ 以及聯手搞一些小的創作,更是讓 Vine 的人氣扶搖直上,成為了 Vine 產品的獨特魅力。

這其中的代表人物有 Lele Pons ,他是唯一一個在 Vine 上實現了 60 億累計播放量的 Viner ; 當然還有 KingBach ,它的幽默影片往往以特別辛辣的手法諷刺了戀愛關係中的男女以及逐利的商人;這其中不得不提到 Logan Paul ,著名科技媒體 TechInsider 專門做了一篇關於他的訪問,配圖是位於他舊金山的公寓,他光脊背站在一個巨大的麥克風跟前,他接受記者採訪時稱:「我要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屌的娛樂家!」

跟 YouTube 一樣, Vine 讓那些曾經默默無聞的普通人徹底找到了施展自己才華的舞台,在未經任何公關公司包裝的前提下,僅憑著自己的創意和技術,搖身一變成為了更加炙手可熱的草根明星。當他們發布一個影片上去的時候,一般都能帶來數百萬的瀏覽量以及數千條評論!

不著急變現的 Vine

但是 Vine 目前還沒有直接產生獲利,而且目前看來它也沒有什麼具體的獲利計劃。它看起來並不為這件事煩惱。畢竟,它已經成為了所有創作者長袖善舞的平台。在上面,很多人將自己的作品中夾雜上某些品牌的宣傳。 Twitter 看到了這裡面所蘊藏的潛力,今年早些時候收購了一家專門為這些內容製作者做代理的經紀公司 Niche ,如今很多為品牌做宣傳的創意策劃都是由 Niche 公司經手完成的。

還有另外一個值得稱道的地方:你可別覺得 Vine 這個平台已經被那些人氣大咖徹底壟斷,任何一個帶有創意的 Vine 視頻隨時都有可能進行「病毒式傳播」。這一方面得益於它跟 Twitter 的深度連接,其次還有 Vine 所特有的「再循環的推薦機制」。

Vine 的用戶體驗負責人 Jason Mante 表示:「你在使用 Vine 的時候,不會覺得是在朝著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喊話,你發出的信息不會就這麼杳無音信,毫無回音。目前無數人在將內容、創意、故事放到 Vine 上,

就是深知這裡隨時隨地有數百萬的人等待著這些作品的登場!」

相較而言, Vine 的母公司 Twitter 就過的不是那麼開心了。如何制定後續的發展計劃,是 Twitter 公司最近不斷開會提及的議題,但是在這些會議上,令人奇怪的是 Vine 似乎被擱置在一邊(雖然這家公司只有四十名員工),沒人提起這個產品的重要性。

Twitter 的股價從今年 4 月份開始已經跌去了將近 50%,如今愕然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尷尬的境地。它必須重新開啟新一輪的用戶增長方案,重新構思自己的產品在邁向更廣闊市場上的定位,與此同時,它還經歷著一場比較尷尬的 CEO 接替。

在它最新的營收電話會議上,聯合創始人以及臨時 CEO Jack Dorsey 陳述了 Twitter 目前的商業發展策略,但是只是中間一兩句話提到了 Vine 。 Twitter 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 Periscope ,這款即時影片直播產品身上。它於今年早些時候被 Twitter 收購。

這樣的戰略方針確實是有一定道理的。 Twitter 正在試著將自己發展成為一家即時發生的事件展開討論的全球性平台。而 Periscope 的「即時」特點,比 Vine 更契合 Twitter 的戰略目標。畢竟, Vine 上面的影片

要是想獲得人氣,肯定得提前進行策劃、編輯等環節。

正因為 Vine 所取得的成績, Twitter 雖然沒有過多的在意它,卻也沒有親手毀掉它。它只是將 Vine 作為一個獨立的公司取運作,這種方式往往見於很多大公司在尋求收購機會的時候。但是 Quartz 曾經問過 Twitter 的代表:「你們是否計劃繼續投資,支持開發 Vine 呢?」對方給出了非常肯定的答案:「我們會的!」如今, Vine 還在向全社會公開招募很多崗位,其中包括了產品經理、iOS 工程師、音樂內容策劃。

Vine 自身的處境其實非常特殊。它很小,資金充裕,安穩的活在一家大公司的羽翼之下。它的負責人並不是那種八面玲瓏,招蜂引蝶的領袖(聯合創始人以及之前的總經理 Dom Hof

fman 很早之前就離開公司了)。它同樣也不是如今投資權估值風潮中被眾多投資人熱捧的對象。

但是,它有著它自己的生態圈,也正因為上述的這些特點,讓它一直穩紮穩打,在這個新陳代謝極為快速的科技圈裡過的有滋有味。毫無疑問,它正在成為網路創意娛樂圈子裡面不可忽視的平台和工具。

所以,為什麼不給予 Vine 更多的期待呢?

1439267255248

(本文原載於:TECH2IPO)


精選熱門好工作

後端工程師 (Back-End Developer)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前端工程師 - Solution (Senior Frontend Engineer)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品牌行銷 Brand Marketing

Hahow 思哈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