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著面對失敗、習慣失敗,或許有一天你應付的不再是失敗

失敗的當下,會令一個人變得脆弱、無力,害怕面對未來事物。我知道誰都不願意碰上失敗,很多時候失敗的來臨通常是意外,也因為許多失敗來的臨時、突然,很 多失敗怎麼發生的,可能毫無頭緒。
評論
評論

(Photo by Deb Nystrom)

我想談的不只是失敗,而是一種人生價值觀

第一次寫案子,被客戶打槍,失敗。第一次作網頁,被主管退件,失敗。第一次拜訪客戶,被罵不專業,失敗。第一次上台簡報,緊張沒說好,失敗。第一次投放廣告,策略沒想好,失敗。第一次當主管,人沒有帶好,失敗。第一次招募,沒辦法打中求職者的心,失敗。

很多時候,伴隨著第一次的經驗,通常是失敗。但,只有第一次才會失敗嗎?

拜訪客戶,談論數十次,溝通過無數場會議,客戶就是不願意買單,失敗。行銷計畫做了好幾年,每年都想新的方法突破找新梗,但消費者不願意買單,失敗。公司 經營許多年,面對過各種嚴峻挑戰都挨過來,可卻過不去跑銀行三點半的難關,失敗。募資計畫做了很多次,各種面對投資人詢問的演練都做過,面對投資人時還是 緊張到說不出話來,失敗。

失敗無所不在,小到生活中的不如意,大到事業的興衰。

說實話,我人生中,滿是各種不同失敗,並不是我特別喜愛失敗,而是自認不夠聰明、不夠有能力、不夠有專業、不夠有智慧。因此,碰上失敗機率比起身邊朋友都 要高。過去,將這一切歸咎在「運勢不佳」。可是,真相卻是我忽略自己所造成的各種錯誤,愚昧將失敗,用自我逃避思維將其歸到運勢上。或許,我運勢沒有想像 中差,只是對失敗太過麻痺,導致看不清失敗能帶來什麼學習成長。

俗語說:「失敗為成功之母。」失敗,真的會帶來成功嗎?

每次失敗,總伴隨著各種煎熬與痛楚。像是執行專案時,因為沒做好被客戶退件,甚至半途結案。那個夜晚,除了抱頭痛哭之外,不知道能做什麼。又或者是決定離 開三年的創業夥伴,心中的不捨,所有情緒告訴自己徹徹底底失敗,那種由心底湧上來的不甘心、不服輸,比起過去所有累積的痛,都要來得痛徹心扉。甚至是辛辛 苦苦製作的設計提案,熬夜三四天不睡,到客戶那邊只換來一句重做,自尊心碎滿地,回到辦公室只想提辭職,過去累積的驕傲全被踩在腳下,好痛。

失敗讓人疼痛,讓人沮喪,讓人心灰意冷。但,失敗會讓人更堅強嗎?

失敗的當下,會令一個人變得脆弱、無力,害怕面對未來事物。我知道誰都不願意碰上失敗,很多時候失敗的來臨通常是意外,也因為許多失敗來的臨時、突然,很 多失敗怎麼發生的,可能毫無頭緒。失敗,會像是心魔折磨著自己。我常想:「如果預期知道失敗會這樣,那我事先不這麼做會不會就避開失敗?」失敗雖然不一定 能讓人變得堅強,可卻能選擇將自己的心,鍛鍊得不再因失敗而感到強烈疼痛。

失敗,必然。

我們無法真正去預測一件事情如何發展,預期性希望能夠降低失敗衝擊,所以會在事前準備很多,將事情做足,目標盡量拉高,拉到自己認為這離失敗已經很遠,有 足夠的距離,相對失敗率一定不高。可是,失敗說來就來,一如我們無法預測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心裡期望值過高,反倒激化失敗所帶來的內心影響。選擇跟失敗相 處,變成一種很重要的人生觀。

知道一件事情有百分之七十會失敗,只有百分之三十會成功,那就將心思放在準備與面對那即將到來的百分之七十的失敗,迎戰那可能失敗帶來的衝擊,重新設定自 我標準,將自己看待期望值的標準,放在適合水平。等待可能失敗的來臨,並做好最快準備,在失敗之後,立刻往下個可能機會轉進,直到脫離失敗糾纏,一點一滴 收斂,或許,下一次面對的不再是失敗。

等待失敗?怎麼不是等待成功而是失敗?

我常跟朋友分享「現在的我,離成功還非常遙遠,或者說根本八字都沒一撇,徹頭徹尾自己依然是個魯蛇,仍舊活在失敗世界裡。」不是我刻意想選擇活在失敗世界 之中,而是工作、生活周遭,充滿太多令人容易踩下失敗的變數。例如,一件明明你知道這麼做就是對的,你也做了,但下一秒鐘這件事情卻突然在別人眼中認定是 錯的。於是,在對方眼中你做出了一個錯誤的選擇,你面對自己的失敗,看待自己的決定,沒有絲毫可參考依據,失敗就是這麼隨機發生。

越是想要逃離失敗,失敗會逼得越緊。

我舉個例子,一個整天活在被嚴厲謾罵世界中的工作者,他成天被老闆用著惡質言論怒斥,罵到最後,他做的每一件事情,捉襟見肘。因為他害怕犯錯,所以他採取 更保守做法,試圖避免被罵,可卻換來更多謾罵。他失去自己工作的節奏與步伐,僅是計價著自己不想被老闆罵,所以做著那些他覺得不會被老闆罵的事情,可是他 或許根本沒想到,老闆本身罵人就沒有邏輯可言,純粹出自於情緒難以控制,而該工作者原本可以做好的事情,變得做不好,做更差,老闆罵更兇。

失敗,影響最多的是情緒,與其計較著失敗另外一端去追求成功,倒不如訓練自己在面對失敗時的情緒,是否能因為一次又一次歷練,變得更加成熟與穩定。每次痛 過,告訴自己痛,不過就是痛,痛過再來一次。真的很痛,那就記起這次的痛,把痛裹起來,用心來包覆、用心來治療,將傷口治癒,鍛鍊自身心力,培養自身毅 力,建立面對失敗的認知。

失敗,是一種生活觀,也是一種價值觀,是一種長年累月下來,自己看待自己的一張體檢表。檢視過去每一分每一秒,發生在身上所有一切,那些不論是有形獎勵或是無形責罵,都成了累積與形塑自身的印記,而這些印記通常都是由大量失敗累積而成,所以我跟朋友身邊分享:

「不要只想著成功,只要想著面對失敗、習慣失敗,或許有一天,你應付的不再是失敗,而是期盼已久的全部。」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NEC 以專業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為人類生活打造更準確又安全的身份識別方式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一對多的人臉辨識速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評論
Photo  Credit: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
評論

你有沒有在機場使用過 e-Gate 快速通關系統呢?這種利用生物特徵的辨識技術既方便又安全,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是很多政府機關使用的成熟技術,讓我們跟著生物特徵辨識領導廠商 NEC 一起瞭解這種技術的原理吧。

生物辨識面面觀

身份辨識是電腦資安領域中很重要的一環,過去我們常常使用「知識辨識」方式來辨識使用者身份,但是使用輸入密碼的方式可能會被忘記,或是容易被破解的問題。至於「持有物辨識」是某種 USB 加密鑰匙,雖然可以省下記憶密碼的麻煩,但也有機率會不小心遺失。

生物辨識則是利用身體上獨一無二的特徵進行驗證,具備唯一性且不易盜用的先天優勢。其實這也不是很新的技術,早在數千年前人類就開始使用生物辨識,比如我們出門看到隔壁鄰居的臉,就能認出他是老王,這就是生物辨識的概念;但是要教會電腦辨識生物特徵,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了。

生物辨識驗證領域全球領導廠商 NEC 從 1970 年代便開始研發指紋辨識、掌紋辨識和人臉辨識等技術。目前除了上述技術之外,NEC 也已開發出虹膜辨識、語音辨識,以及原創的耳道聲波辨識技術,這些獨特且高度準確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解決方案在全球各地都有實際應用的經驗。

NEC 將這些生物辨識驗證技術以「Bio-IDiom」品牌運用在各式應用中,並且以有效的組合運用這些技術,從而打造出「任何人都能安全無慮地使用數位內容」的世界。

NEC  在生物辨識驗證技術有 50 多年的經驗與龐大的研發團隊,並且具有多項領先技術。/Photo  Credit:NEC

領先業界的人臉辨識技術

以人臉辨識技術為例,它是透過攝影鏡頭補捉人臉的畫面,並透過電腦分析臉部各個特徵點的資訊,來判斷受檢人員是不是與登錄的資料相符。

人臉辨識技術有許多優點,由於人臉是平常人們用來判斷對方身份的方法當中最自然的一種,所以使用者的心理負擔很小,使用過程中也無需動手操作,而且一般攝影機就可辨識,讓建置更快速且低成本。此外它還具備有效防止弊端的特色,例如辨識的時候系統能夠留儲「臉部影像記錄」,讓管理者可以目視確認是否相符。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也能在人臉被遮蔽或影像不清楚的情況下正確辨識,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大規模一對多的人臉辨識準確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生物辨識有使用方便、不易被盜用的優點,近年的應用越來越廣泛。/Photo Credit:NEC
除了人臉辨識之外,NEC 也有多種不同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可以交互搭配使用。/Photo  Credit:NEC

奧運史上首次使用人臉辨識入場

NEC 為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Tokyo 2020)成功提供人臉辨識系統,為奧運的安全、可靠和高效舉辦做出貢獻。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在訪談中表示:「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當他們進入奧運和帕運選手村、國際廣播中心(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Center, IBC)以及主新聞中心(Main Press Center, MPC),系統會自動進行臉部辨識。該系統為 NEC 生物辨識驗證技術『Bio-IDiom』的核心技術,採用準確度世界第一的臉部辨識技術。」

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Photo Credit:NEC

One ID 帶來更便利的生活

機場是有高度安全考量的場所,因此無論在航空公司櫃台報到、海關查驗、登機口查驗,甚至在免稅店購物都需要旅客出示護照以確認身份,不但過程相當耗時,同時也增加了經常拿進拿出而遺失護照的風險。

以 NEC 提出的 One ID 解決方案為例,旅客只需要登錄其臉部影像,就能在機場辦理與進行各種手續,例如報到、托運行李、安檢、登機等,而不需要出示護照與登機證,不僅能加速程序的進行,還能達到全程零接觸,降低染疫風險。

全球最大航空公司聯盟星空聯盟(Star Alliance)、NEC 集團及國際航空電訊集團公司(SITA)達成一項新協議,在不久的將來,星空聯盟成員航空公司的飛行常客計劃之客戶,將能在任何參與此協議的機場與航空公司使用生物識別進行身份驗證。/Photo Credit:NEC
NEC 希望透過更多元的生物辨識技術改善人類的生活,透過只要伸出手指就能確實證明兒童身份的指紋辨識技術,就可以不受出生國家或地區左右,建立確實執行給予所有兒童合法出生證明與出生登記的環境,同時也打造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必要的、確保享有身為國民應有的公共醫療、教育機會與社會之保障。/Photo Credit:NEC

張裕昌提及,目前 NEC 的技術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準確度與可靠性,未來的發展重點不再是改善辨識準確度,而是發展更多元的辨識種類,以及透過系統整合的方式,結合多種不同技術,以因應更多差異化的使用需求。

此外張裕昌總經理也特別提到,以 NEC 獨家的嬰兒指紋辨識技術為例,可以克服嬰兒指紋會隨時間變化的問題,有助於協助戶政系統不完善的國家追蹤嬰兒疫苗接種情況,發揮降低夭折比例的功效,為人類社會做出實質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