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如鈞專欄】當世界正因科技天翻地覆,你最該重拾問「為什麼?」的勇氣

在這樣的指數型時代下,人類的生存之道是什麼?當很多事情電腦、人工智慧、自動機械都做得比我們人類要好的時候,我們存在的方式是否需要改變?工作的形態是否需要轉變?下一代的教育是否需要重新開始探討?現在的十五歲孩子需要怎樣的技能才得以在 2045 年 - 30 年後,奇點大學創校者 Ray Kurzweil 預言電腦將超越人腦、擁有意識的那一年 - 工作、生活、改變世界?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葛如鈞,國立臺北科技大學互動設計系專任助理教授。2012 年於臺大取得資訊工程學博士學位,2014 年獲國科會博士後獎助,赴日本慶応大學媒體設計研究 所(KMD)任國科會博士後研究員;為首位獲選進入–號稱「全球最聰明大學」-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就讀的臺灣人。於奇點大學創立的跨國團隊 Memora 也落腳台灣,即將於 2016 Q1 上架 Kickstarter 進行全球募資。個人 Facebook 點此

a

指數型成長時代裡,所有事物和社會的變化都和之前相比呈現等比級數躍昇,30 個週期的改變,不只前進 30 步而已,而是帶來十億七千萬里的差異。 -- 奇點大學

自從我從奇點大學回來,時不時隨心之所至會在「奇點臺灣」這個粉絲團 Po 些我在網路上觀察、閱讀時看到的指數型時代新知,包括 人工智慧 24 小時內從不會到學會而且二十四小時內全破瑪莉兄弟世界美國第一台合法運送藥品的無人飛行器已經上路第一屆全美賽無人機大賽冠軍出爐是個澳洲客人類史上第一架橫越大西洋 48 小時不落地持續飛行的全太陽能飛機順利降落中繼站人工智慧電腦解出人類生存的目的難題 -- 答案是獲得永生 ,還有,Google 現在不只會搜尋,還會「做夢」了! 等等。

在這樣的指數型時代下,人類的生存之道是什麼?當很多事情電腦、人工智慧、自動機械都做得比我們人類要好的時候,我們存在的方式是否需要改變?工作的形態是否需要轉變?下一代的教育是否需要重新開始探討?現在的十五歲孩子需要怎樣的技能才得以在 2045 年 -- 30 年後,奇點大學創校者 Ray Kurzweil 預言電腦將超越人腦、擁有意識的那一年 -- 工作、生活、改變世界?

我經常思考,也經常在許多演講場合中分享我的觀察 -- 創意、哲思 與 大膽 -- 將是次世代的孩子們所必需要擁有的核心價值與能力。成為一個有創意的人,創造驚喜的、有價值的、創新的事物,成為一個具有哲學、情感與深度思考能力的人,或者成為一個大膽的人,擁有承擔風險的勇氣,具備射月精神,追求風險很大,價值收益更大的偉大航道。

那僅只是我的看法,直到今天看到 Peter Diamandis -- 奇點大學另外一位創校者 --

X 獎項基金會主席暨執行長,奇點大學共同創辦人暨主席,與多家高科技公司創辦人。擁有麻省理工學院分子遺傳學和太空工程學位,以及哈佛醫學院碩士學位。曾二度登上 TED 大會,宣揚富足理念。並曾榮獲羅伯特.海勒因獎、尼爾.阿姆斯壯獎、亞瑟.克拉克創新獎、經濟學人無限創新獎、查爾斯.林白獎等多項大項。 — 博客來-富足:解決人類生存難題的重大科技創新

在為人父母以後,所發表的新文章「下一個世代在指數型時代所需要的特質(What the Next Generation Needs to Thrive in Exponential Times)」,他點出了幾點 引我深思。

  1. 熱情 PASSION
  2. 好奇心 CURIOSITY
  3. 想像力 IMAGINATION
  4. 批判性思維 CRITICAL THINKING

事實上,前三點基本上有點接近我所提到的「創意」「哲思」與「大膽」,但本質上,他又將它們拆得更細更底層,每一個特質都是引導一個人走向創意、哲思與大膽之路的先決條件。而最後一點「批判性思維」,則是被 Peter D 列為是最重要的一點,原因在於「In a world flooded with often-conflicting ideas, baseless claims, misleading headlines, negative news and misinformation, you have to think critically to find the signal in the noise.」(我簡短翻譯如下:在一個整個世界都是意見相左、矛盾對立、空口無憑、亂寫標題、負面新聞和錯誤資訊充斥的時代,你必須要批判性地思考才得以從大堆雜訊中找到對的訊號。)這對孩子們來說,是最為困難的一課。

要怎麼訓練批判性思考?

回歸到「為什麼」。對於那些已經成長的大人們如你如我,開始重新拾回去問「為什麼」的勇氣。為什麼 Gogoro 要賣這價錢,為什麼 Gogoro 只能跑 100 公里就要進行能源補充(據說已經非常厲害),為什麼要花九年才能到達冥王星?為什麼蔡正元要幫柯 P 說話 ?而,對於那些還沒有長大的孩子, Peter D 的建議是,和他們好好的,認真的玩「為什麼」的遊戲,僅可能認真的思索、看待孩子的每一個為什麼,因為那正是他運用還沒磨壞,正在萌生的批判能力的時候,擁有更多會問為什麼的孩子,我們的社會和下一個世代,才有可能在這個資訊充斥、科技領頭的時代下,找到自己的位置。

很嚴肅嗎?那看一下寶博士年少時代的啟蒙短片系列「十萬個為什麼」吧!什麼時候才能有次世代重製版呢?(不是連 FFVII 都重製了嗎。)

別找錯影片,可不是十萬個冷笑話喲。

資訊揭露:寶博士為 Gogoro「城市新探」計畫之 Pilo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