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並不能消滅課堂:真實的互動與思維方式無可取代

評論
評論

(Photo by Ryan Tyler Smith)

本文來源:Forbes 譯文創見首發由 TECH2IPO/創見花滿樓編譯轉載請註明出處

創見觀點:

線上教育越來越熱門,不少人由此推斷網路教育取代課堂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來。看了本文也許你會覺得這樣的論斷是在有點言之過早。課堂是有著自己獨特的優勢的。當然,為了更好的實現教育,傳統教育工作者需要主動迎向網路時代,讓課堂的功能實現轉型。


如今的孩子們生活的幸福啊!他們生活在訊息僅有一個按鈕之遙的世界中。很快,連這個按鈕都不見了。在 Windows 10,他們只要簡單的說一句:「嘿,科特娜。」Windows 10 就會搖身一變成為世界上最棒的圖書管理員,而非簡單的一個私人助理了。它能夠按照你的需求給你推送你想要的內容。那麼,在未來,當孩子們已經掌握了聽說讀寫算的基本能力,那麼傳統中的課堂教育是否還有必要存在下去呢?

透過網路培養搜尋能力才是王道

我曾觀察過我的孩子們(一個 7 歲,一個 10 歲)他們是怎麼學習玩一款主機遊戲的。他們首先利用 Google 搜尋這款遊戲的技巧攻略,YouTube 上還有貌似永遠看不完的教學在等著他們。甚至於他們在玩一些更加複雜的遊戲,比如在 Raspberry Pi(一款基於 Linux 系統的個人電腦) 上面打造自己的 Minecraft 伺服器的時候,我壓根不需要出手相助。我希望他們完完全全從零起步,自己摸索著在身邊尋找可以資源。

我經常給他們這樣解釋道:「計算機很可能帶給人焦躁情緒,你在上面的種種嘗試很可能碰壁失敗,這樣的次數遠遠多過成功的次數。但是一旦你搞定了某個問題,你所獲得的喜悅也是非常強烈的。」當然有些時候他們放棄了,還有一些時候他們堅持下來了。 每一次看似他們是在解決手頭上的某個問題,其實更深層次他們其實是在掌握一種自我主導進行學習的能力。

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時刻像今天一樣,讓人們如此便捷的接觸到如此豐富的諮詢訊息,於是很多人都覺得在線自我教育將很快將傳統的課堂教育取而代之。他們想像這樣一個開放式的,建立在網絡上的教育解決方案,比如 Khan Academy, Lynda,EdX 以及 Coursera 能夠滿足社會絕大部分人的教育需求,如果再加上一定的教育認證系統就更加完美了。「教授」這個角色在如今這個訊息冗餘的世界中,變得更像是圖書館管理員,而非一名導師了。

這樣的說法類似是這麼個意思:如今的教室裡面全都是平庸的老師,他們在一些具有重大意義的課程上表現的非常一般。那麼,為什麼不利用網路這個平台,將最優秀的老師對課程最精妙的講解散播出去呢?為什麼不開設一個更具互動性的平台,讓世界各個地方的學生都能跟這位老師互動呢?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普通的老師將不再擔任傳授知識的工作,他們更像是保管知識的角色、並對學生學習探索過程中進一步的評估和提供支持作用。「嘿、科特娜,我想要了解一下希臘神話。」這樣資訊就立刻奔湧至學生們的眼前。

我承認上面的說法確實有一些道理。毫無疑問,不管是教什麼課程的老師,不管是小學老師還是大學老師,他們都需要在教學水準上面進行提升。全世界的各大院校中,我已經看到過無數次老師們進行冗長枯燥的講課,放著 PPT 投影片,所講的東西永遠都是一些最無關緊要的東西,比如一本書的作者的生平,當時某種歷史背景的介紹等等。其實,一次非常方便快捷的網路搜尋就能夠找到最直指核心,最具有活力,不侷限於文字的教學內容。問問任何一個大學教授,我打賭你會發現他們大多數人在備課的時候都會使用網路搜尋。老師們與其在網上照本宣科,還不如將學生見識到更加豐富的網路世界,這裡面無論是學術文章,還是影音應有盡有。老師們應該教學生如何在這個世界中找到最有價值的訊息。

課堂所不能被網路替代的地方:人與人之間在真實生活中的互動

或者還有更好的方式。 專門為網路搜尋做一個教學計劃。讓學生們在網路上變身成為知識的捕獵者。在數位網路上設置各種需要解開的謎題,這些謎題本身並不是為了評估學生的能力,更是教會他們如何憑藉自己的能力去找到答案。 尋找某種方式,鼓勵學生們通過網路來獲取知識,不斷的強化他們這部分的能力。然後將那些不可能簡單通過 Google 獲得的知識留在傳統教室裡面講。

21 世紀最重要的技能是學會怎麼去搜尋、搜尋什麼,和為什麼去搜尋。要記得搜尋並不等同於真正的學習。老師當然還要傳授的是思維方式,獨立思考的能力,這能大大提升自我學習所帶來的成果。

為了更好的讓大家明白上述內容的意思,我還是拿自己做例子吧。多年以來,我都是一名專業的廚師。我在國內最知名的餐廳裡面工作,曾經我還有過自己的餐館,我甚至還教了無數烹飪課,可以這麼說,我是這個領域的專家,到了廚房只能聽我的。

但是就算是我這樣的專家,在做晚飯的時候也還是得看一下食譜,我當然不會照著上面的步驟一板一眼的做,但還是要了解一下每個菜前期食材的準備和處理過程。 我相信很多人,他們肯定沒有像我這樣烹飪經驗,肯定在 Epicurious 或者 Food52(類似愛料理的平台)上面找不出來最完整的訊息。光是問一下「科特娜」,其實作用並不大!網路搜尋只是呈現了某個技能中一部分的資訊, 它不會將更多充滿技巧性、更需要人的知覺掌握的東西呈現出來的。

我曾經的老師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資深廚師,他就站在我身邊,指導我該怎麼去聽油在鐵盤上炸裂的聲音,他教我去聞培根肉是否完美的煮熟,是他讓我意識到了決定做飯是否好吃的不可掌控因素太多了,甚至包括了空氣的濕度。

學著去思考食物本身,能夠讓你作為一個廚師以不變應萬變,適時的去調整菜譜上的配方。廚師應該了解食物的味道和口感並不僅僅是什麼化學成分,而是帶有人的感性的,裡面融合了文化、歷史、地理等多方面的元素。真正的廚房之道來自於網路搜尋、觀察、親身上手實踐。這些其實都體現在文化、歷史、以及美食烹飪學中。

如果將這個例子背後的邏輯應用在其他事情上, 那麼你就應該明白一個存在於數位時代的學校應該教授的內容是什麼:其實是一種思維方式,一種如何能夠處理和吸收資訊的能力。

但很不幸的是,我們都被矽谷馴化了,我們視矽谷如神壇,將數據如神明一樣看待,逐漸放棄了訓練人們如何利用數據、該如何辨認、衡量以及消費數據。

我們難道還沒有從歷史中汲取教訓嗎?正如所有的宗教一樣,當所有的儀式還有禱詞成為某種強制性的存在,脫離了生活情境而存在的時候,祈禱也就失去了吸引力。同樣教育也是一樣,如果我們將數據奉若神明,將教育完全脫離了人際互動而完全建立在數據的基礎上的時候,我們注定會得到一個事與願違的結果。這是教育的不幸,跟老師的水準沒有任何關係。

一句話總結就是:請讓屬於教室的歸於教室,屬於網路的歸於網路。

歡迎加入"Inside" 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Data Analyst / Data Scientist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社群經營專員

關鍵評論網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iOS 工程師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