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遊戲崛起之旅

今年是Valve公司舉辦的第五屆DOTA2國際邀請賽,僅進行了一個月的籌資,獎金池就突破了1000萬美金,再次創造單項電競賽事的最高獎金記錄。
評論
評論

千萬美元獎金

今年是 Valve 公司舉辦的第五屆 DOTA2 國際邀請賽,僅進行一個月的籌資,獎金池就突破了 1000 萬美金,再次創造單項電競賽事的最高獎金記錄。

DOTA2 是一款多人線上網遊,雙邊各 5 個虛擬角色,遊戲目標是在隊友的合作下,摧毀對方的基地或迫使一方全部退出遊戲。此次國際邀請賽全球共有 2000 萬觀眾觀看。

獎金主要來源於邀請賽互動指南的銷售,它是一本虛擬手冊,內含比賽預測、玩家投票、道具獎勵等多種與邀請賽進行互動的方式。玩家可以購買互動指南,也可以選擇為“互動指南”加入積分升級,之後互動指南相關銷售額的 25% 將進入國際邀請賽的總獎金。

2015 國際邀請賽將於 8 月 3 日—8 月 8 日在美國西雅圖鑰匙球館舉行,屆時,DOTA2 愛好者們將匯聚於此,觀看全世界最頂尖的 16 支參賽戰隊角逐這一歷史性獎金。

DOTA2 國際邀請賽由 Valve 公司於 2011 年發起,當年的獎金池就高達 160 萬美金。每屆的起始獎金均為 160 萬美金,之後玩家購買遊戲物品的 25% 進入總獎金。

  • 2011 : 160 萬美金
  • 2012 : 160 萬美金
  • 2013 : 290 萬美金(從這一年開始銷售互動指南)
  • 2014 : 1090 萬美金
  • 2015 年獎金已經超越 2014 年總獎金,且還在持續增長

 

 

可以和傳統體育競賽相提並論嗎?

對比傳統體育競賽,在參賽選手差不多的情況下,2014 溫布爾頓網球單打錦標賽獎金男女均為 960 萬美金;2014 年高爾夫 PGA 錦標賽獎金 1000 萬美金;2015 世界板球大賽獎金 1020 萬美金。再來看參賽選手多的比賽:2006 年的撲克世界錦標賽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撲克大賽,獎金 8250 美金,但是參賽人數是 DOTA2 的 100 倍。而世界杯作為全球最大型的體育比賽之一,2014 年巴西世界杯總獎金高達 5.76 億美元,冠軍可獲得 3500 萬美元,參加世界杯的每隻球隊共有 23 名隊員,每位隊員可以獲得 152 萬美元。而 2014 年第四屆 DOTA2 邀請賽的個人獎金是 95 萬美元,雖然還差 60 萬美元,但已經是非常的厲害了。

DOTA2 只是眾多電子競技中的一個,暴雪的星際爭霸 2 或者是 2014 年 1 月玩家人數超過 6700 萬的英雄聯盟,都設有大型競技比賽,以及龐大的觀眾群。

是什麼造成瞭如此迅猛的增長?

遊戲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產業。

2014 年全球電子遊戲產業總收入高達 1000 億美金,幾乎是電影行業的 3 倍。遊戲《俠盜獵車手 5》(Grand Theft Auto V)3 天就賺了 10 億美金;《我的世界》(Minecraft)也以 25 億美金的價格賣給了微軟;《Candy Crush》的開發者— —King,2014 年收入 22.6 億美金;《部落衝突》(Clash of Clans)每位員的工收入幾乎是 Google 員工的 10 倍;英雄聯盟月收入達 1270 萬美金。

Twitch、YouTube 等社群媒體功不可沒

每個人都可以在網上放東西並且很可能很快就會流行開來。在遊戲世界也是如此,遊戲名人靠傳播他們的遊戲影片來獲取粉絲和財富。例如恐怖遊戲與動作遊戲達人 PewDiePie 擁有 590 萬名 Twitter 粉絲,一躍成為世界名人。相比之下,其他名人的粉絲數則為:Tiger Woods 450 萬;Beyonce 1400 萬;Kobe Bryant 660 萬;Rafa Nadal 790 萬;Leonardo DiCaprio 1280 萬。此外 PewDiePie 在 Instagram 上擁有 420 萬關注者,YouTube 頻道訂閱數超過 3500 萬,排名第一。

這雖然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但同時也反映了一個趨勢,人們在 YouTube、Twitch 等串流媒體平台上發布視頻並獲取大量觀眾已經變得越來越容易了。去年,Twitch 日活躍突破 1 億, 被亞馬遜以 10 億美元的價格 收購

如此高的遊戲影音收視率就保證大型遊戲競賽能吸引到眾多觀眾。Dota2 頻道在 Twitch 上排名第三,火爆程度得以讓其舉辦如此大型的比賽。同時,職業玩家通過串流媒體與遊戲愛好者進行交流也是很普遍的事,他們在常規遊戲影音中展現自己的個性和遊戲操作技能,還可以通過 Twitch Chat、Reddit、Twitter 等社群媒體與粉絲交流,這就好比羅納多或梅西一邊與隊友踢著球,一邊和你談笑風生。

電遊就是王道

如果上面所講的東西還不能讓你信服,那麼我們來看看去年 Twitch 發布的一項名為“新面孔玩家”的研究。根據研究,在過去的 60 天裡,在遊戲機、電腦、手機上玩過遊戲的美國人數占到總人數的 63%。與去年相比,59% 的玩家觀看了更多遊戲影片,其中 36% 更喜歡在串流媒體影音平台上觀看而不是傳統電視機。在網路流量峰值期,Twitch 的貢獻量為 1.8%。如此看來,遊戲確實是佔據著主流地位。

那麼我們的方向在哪?有哪些機會呢?

我們要進軍手機市場。

目前,手機遊戲的火爆程度正在超越單機遊戲,雖然傳統的休閒類手遊,如 Angry Birds、Candy Crush、和 Clash of Clans 佔據著市場,但是類似 Dota2、StarCraft 和 Counter Strike 這類競技型、聯網對戰並更注重技巧的遊戲也很有發展空間。現在的科技已經可以讓這類遊戲小型化,且操作更簡單,這也是未來競技類遊戲發展的一個核心。

《爐石傳說》(Heartstone)是暴雪開發的一款卡牌網遊,近期推出了手遊版本。這款遊戲現在非常火,舉辦了好幾場錦標賽並且吸引了大批 Twitch 觀眾。手游市場的潛力還很大,人們在閒暇之餘,如上下班的路上都拿出手機玩玩遊戲。

Image title

專業播報

攝影機角度、現場解說、統計、賽前賽後分析、玩家訪談、影音和聲音控制,所有這些都是體育賽事現場播報的必備要素。而娛樂觀賞性對電子競技來說十分重要,如像 Dota2 這類電子競技遊戲中獨特鮮明的聲音特效讓觀賞更有趣。

遊戲競賽也設有計分版,能一目了然比賽情況。同時,比賽解說也一年比一年更專業。

專業戰隊

Image title
如果你觀察電子競技大螢幕,你就能發現一些經常出現在比賽中的戰隊。目前比較知名的戰隊有 Team Liquid、 Evil Geniuses、Na`Vi、Fnatic、Cloud9 和 Invictus Gaming。

這些電子競技戰隊會挑選玩家,讓其加入團隊,並在比賽中使用戰隊名稱。這樣做的好處有很多,因為這些戰隊名聲在外,能吸引眾多粉絲前來助戰。此外戰隊還會給玩家發工資,讓他們專注比賽。

遊戲衍生品

之前提到遊戲產業比電影產業還要大得多,但是在電影行業,迪士尼靠《冰雪奇緣》、《復仇者聯盟》這類電影衍生品一個季度就賺了 10 億美元。當然迪斯尼在廣告和銷售方面經驗豐富,全球各地都有其零售商,不過它也給了遊戲行業一些借鑒,或許也可以給小朋友設計一些他們喜愛的遊戲人物玩偶。現在大部分的遊戲商品都是靠個人在 Etsy 上銷售(Etsy 是美國一個線上銷售手工工藝品的網站,2014 年銷售額達 20 億),不過問題就是此類個人銷售的商品會不會涉及到侵權問題。

遊戲物品和裝備

在遊戲的虛擬世界中也存在虛擬商品,它們是許多遊戲收入的來源,特別是像 Dota2 和 CS:GO 這類游戲。比如你的角色配有一把劍,你可以在遊戲商店裡買一把同樣功能的劍,不過比之前的那把更加炫酷。有些玩家對角色裝備並不在乎,但大部分玩家都喜歡在遊戲中炫耀自己買的裝備多麼昂貴和稀有,當然也有些純粹出於自己喜歡。不管怎樣,這都是一個非常好的商業模式——遊戲商家給玩家提供免費遊戲,開發出的遊戲物品又讓商家有利可圖。幾乎任何東西都能成為遊戲商品,例如 Dota2 已經開發出的商品有:武器、裝甲、新動畫特效、新用戶介面、遊戲配音、寵物以及載入畫面。

遊戲物品一般最多賣幾百美元,不過 Dota2 中有一件賣到了 3 萬 8 美元。大多數商品還是很便宜的,價格通常是 40 美分到 2 美元之間。如此便宜的價格就增加了玩家的購買衝動,讓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就消費了很多錢。和免費玩了這麼長時間的遊戲相比,他們反而覺得幾美元花得很值。

Valve 公司自 2011 年起就投入了超過 5700 萬美元來打造遊戲物品,今天 3D 模型技術的成熟也會給遊戲廠商帶來更多的賺錢機會。

電競博奕

博奕於傳統體育競賽來說並不陌生。得益於串流媒體極高的收視率和頻繁的比賽場次,如今電競博彩的市場巨大,發展也十分迅猛。目前有一些電競博奕的網站,它們可以讓你邊看比賽邊用遊戲物品下注,賠率會根據大家怎麼下注而自動調節,通常十分準確,當然賭注越高獎金也越多。電競博奕業的發展從另一方面也體現了遊戲迷們樂於透過投入資金的方式使自己參與到電競遊戲中。

Image title

其他第三方網站

隨著觀眾的增加,許多第三方網站也逐步興起了。有些可以請 教練 來教你玩遊戲,有些是 新手指南 ,還有一些玩家部落格和 Dota2 的維基百科 網站等。Dotabuff 是一家針對 Dota2 的遊戲數據分析網站,它可以對你所有的比賽做一個全面的遊戲數據分析,透過你的遊戲表現和全體玩家表現算出你的成績和勝算。他們每天分析的遊戲場次超過 14 萬,而且遊戲結束幾分鐘後就能得出數據。不僅如此,Dotabuff 還能幫你分析對手的表現,幫你更好地提升比賽水平。隨著電子遊戲的蓬勃發展,這類工具型網站也會獲得不錯的發展空間。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總的來說,電競遊戲市場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欣欣向榮的市場,值得我們好好關注。

本文編譯自:benshaw.me

《延伸閱讀》

紀念碑谷告訴你開發一款優雅的遊戲要花多少錢,又如何把錢賺回來

每天 1 億玩家欲罷不能!部落衝突母公司 SuperCell 靠著 3 款遊戲創造 700 億營收

《紀念碑谷》遊戲製作人現身台北遊戲開發者論壇,談付費機制如何影響遊戲設計

16 歲高中少女毛遂自薦實習,三年後她成了遊戲公司的全職設計師

色情網站 Pornhub 流量大幅下滑,原因是遊戲大作『異塵餘生 4』單日狂賣 230 億台幣!?

雷亞遊戲《Implosion》改編動畫電影《聚爆:第零日》將登上 Kickstarter 募資

電玩遊戲的乳房是如何製作的?(以及為何它們會做錯)

擊敗山寨怪獸!手機遊戲的專利攻略之道

巨乳!裸露!就等於是爛的遊戲廣告?

歡迎加入"Inside" 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疫情竟使童婚比例暴增?2023 年前將新增 400 萬女童被迫成婚

全球有無數女童正在面臨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的困境,在動盪不安的 Covid-19 威脅下,女童遭受的生命危機更勝以往,而你我都不該漠視。立即加入世界展望會的資助兒童計劃,不再讓悲劇發生。
評論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
評論

在新冠疫情、武裝衝突的影響下,阿富汗女性與兒童正面臨重大威脅,不僅人身自由、教育、工作等權利備受衝擊,近期更傳出 12 歲女童被強擄配婚給軍人的消息,使當地長期存在的「童婚」問題更加嚴重。事實上,不只是阿富汗,全世界仍有無數女童深陷在不安與恐懼中,面臨童婚、童工、貧窮,以及女性割禮等殘酷傳統文化等挑戰,這一關又一關的生存考驗,只因為她們是女生。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性別暴力、童婚

根據聯合國統計,每年有 1,200 萬未成年女童結婚,她們大多是因為民間習俗或經濟弱勢而被迫成婚,婚姻不僅逼迫這些女童放棄學業,其遭受家暴的風險也將大增,甚至被迫從事性行為,使得尚未發育完全的身體備受負擔;許多未成年少女因為懷孕或分娩併發症死亡,嬰兒胎死腹中或夭折的機率也更高。

來自緬甸的 17 歲少女荷拉(Hla)就曾是性別暴力與未成年婚姻的受害者。在她12歲時,一場重病帶走了她的母親,而酒精成癮的父親根本顧不了這些孩子,因此荷拉被迫離家、在街上討生活。為了尋求避風港,荷拉甚至嫁給了大她 15 歲的男子,並在 14 歲成為一名母親,但生下孩子沒多久後,丈夫便另尋新歡,留下荷拉和孩子相依為命。無助的荷拉為了不讓孩子跟著吃苦,只能忍著思念的痛苦,把孩子送到安置機構。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小時候常跟著爸媽到各個城市的慶典或嘉年華活動兜售玩具,並以此維生。然而非常微薄的收入,根本無法支撐荷拉與 13 個兄弟姊妹的生活。

幸好在荷拉最低潮的時刻,遇上了世界展望會。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除了支持荷拉重建身心健康,也提供她職業訓練的機會,培養一技之長。僅管有些髮廊仍因荷拉的經歷而不願接受她,但在世界展望會的引薦下,現在的荷拉已找到一份穩定的髮廊實習工作,每月都能賺取 20 美元的薪水,並和同事們住在一起、彼此照顧。從街頭遊童到髮型設計師,荷拉因為世界展望會出現在她的生命中,而有了希望。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說:「我住在街頭時,常常受到男性的輕蔑和不尊重。即使我根本沒有做錯事,也常常得躲避警察取締,生活充滿恐懼和不安。很感謝世界展望會的幫助和支持,我才能把自己的人生拉回正軌,創造更好的未來。」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失學、文盲、童工

荷拉的故事絕不是少數案例。事實上,許多女童不只遭受可怕的性別暴力,也因為貧窮或環境動盪,而被迫放棄受教育的權利,成為失學的童工,甚至不得不從事對身心發展有害的勞動工作。根據聯合國資料,全球童工人數在疫情的影響下,20 年來首次增加至 1.6 億;而全球約 7 億人口的文盲當中,女性就佔了 2/3。困在社會底層的弱勢女童,身心備受煎熬,急需你我關注。

印度女孩珊蜜拉,便是弱勢女童的縮影之一,遭遇令人心疼。珊蜜拉(化名)原本是個熱愛上學的女孩,14 歲時由於家中經濟無法負擔她繼續升學,因此被送到孟買與姊妹們一起工作,幫助家中生計。當時,珊蜜拉請妹夫幫她找工作,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妹夫將她送到人口販子手上,珊蜜拉被推入妓院工作,並經歷長達三個月地獄般的生活。

「只有我工作了才會有飯吃。如果我不工作,妓院老闆、甚至是客人就會拿皮帶打我。我被迫喝酒、他們會拿菸燙我的手。我一直在哭,求他們放我回家。」後來珊蜜拉得知自己陷入險境是受親人所害,整顆心都碎了。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好不容易說出那段記憶:「我經歷的那些,希望沒有其他任何女性需要經歷。我承受了非常多的痛苦,那是一段很難熬的時期。白天會有 12 到 14 個男人,晚上則會有 15 到 16 個。一整天工作完後,所有的女孩會被送到荒郊野外中的一棟建築物裡休息,整間房間裡只有一扇窗戶。因為太偏遠,即便我們大吼著求救,也沒有任何人會聽到。」

終於有一天,珊蜜拉和其他女孩們的工作場所遇到警察臨檢,珊蜜拉便趕緊抓住機會向警方求救。成功獲救的同時,同樣在場的妹夫和妓院老闆也遭到警方逮捕。接著,珊蜜拉花了數個月的時間輾轉換了好幾間避難所,最後終於回到家人身邊。

在家人的陪伴以及世界展望會的支持下,珊蜜拉終於踏上復原之路。由於人口販運的受害者往往受到許多暴力與虐待而留下嚴重陰影,這段遭遇遂成為她們心中無法說出口的痛,且大多數受害者因地處偏遠、經濟貧困,或是覺得丟臉、自責等心理因素,難以取得身心重建的專業支持。因此,世界展望會提供包括創傷後症候群、焦慮、憂鬱、恐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藥物濫用等醫療與心理照護,讓更多像珊蜜拉一樣遭遇創傷的女童,得以重建生命。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現在加入了印度世界展望會的受害者支持團體,踏上了復原之路。

你有力量打破女童困境:資助 1,000名 女童,扭轉 1,000+ 個家庭命運

在 Covid-19 的疫情衝擊下,脆弱國家的資源更加緊縮,這也讓兒童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世界展望會的分析報告指出,2020 年 3 月全球疫情爆發後,與 2019 年相比,童婚案例在許多社區暴增了一倍以上;而童婚的增幅速度,更攀升到25年來最高,若無法改善,預估 2030 年前全球將再增加 1000 萬名兒童新娘。

對於女童而言,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等問題是無法分割的,這些威脅往往彼此連動、加乘,為女童的生命帶來嚴重打擊。但從上述的實際案例可以發現,受困女童的命運並非不能扭轉,只要世界上某個角落的某一個人願意付出行動,女童的生命就有希望曙光。

世界展望會推動「資助 1000 個女童 挺聲而進 願景無懼」行動,期待在 10 月 11 日女童日前,能為 1000 個女童找到資助人,每個月 700 元,就能翻轉一個女童的生命,為她提供安穩的生存環境與受教權,並將這份改變延伸至女童的家庭與周遭社區,帶來正向影響力。讓我們一起阻止女童悲劇再次發生,現在,就加入改變世界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