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行動開發者們遇到的4大挑戰

上面這句話裡,把iPhone換成Mobile的話,看起來就很美妙不是嗎?在幾天前,VisionMobile這家公司提出了一份名為2010行動開發者經濟的報告,整份報告充滿了數據以及可讀性,看完整份報告後,您可以對於目前手機開發平台的消長、目前手機裝置開發者的現況,都可以獲得不錯的了解。
評論
評論
appstore

“It feels like we ’re back in the dot com era. Everyone wants an iPhone application.”
Siddhart Agarwal, CEO, Mobicule

上面這句話裡,把 iPhone 換成 Mobile 的話,看起來就很美妙不是嗎?在幾天前,VisionMobile 這家公司提出了一份名為 2010 行動開發者經濟 的報告,整份報告充滿了數據以及可讀性,看完整份報告後,您可以對於目前手機開發平台的消長、目前行動裝置開發者的現況,都可以獲得不錯的了解。其中一個章節『如何把應用程式推銷到市場的挑戰』(Challenges with taking applications to market),引起了我注意,茲將其分享的四個挑戰節錄並加入個人感想於下:

挑戰 1:應用程式的曝光 (Application exposure)

一位開發者是這樣形容的:『就好像你走進一間擁有 20 萬張 CD 的唱片行,你只會看看排行榜前 10 名。』,這個問題困擾著所有包含 iOS、Symbian、Android 以及 Java ME 的平台開發者。曝光的瓶頸對於行動開發者是個新問題,不過對於快速消費商品 (FMCG,fast moving consumer goods) 來說卻是個老問題。

這份報告指出,開發者們在於推廣行銷方式上還是相對單純,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表示自己利用 Demo 版或者各式的社群媒體來行銷,另外還有表示透過雜誌、記者以及分析師。而甚至有 20% 的開發者會透過會展來進行行銷。透過傳統的行銷管道,比如說線上廣告、或者專業的公關服務則不到 30%。

而開發者半數以上願意花錢買平台的 Premium App 位置,也就是有點像是推薦廣告。不過這個傾向頗受平台的影響,內建應用程式商店的平台 (如 iPhone、Android 以及部分 Symbian 機型) 開發者,比沒有内建的平台 (Java、Window Phone、mobile web) 開發者高上一倍。這一點也不難理解,在 7-11 的資訊架上搞自己的版位出來,應該是不少人會花大錢做的事情。

隨著免費應用程式的普及,開發者在行銷與廣告上也越來越有創意;根據來自 Distimo 和 AndroidLib 的 2 份不同報告,Android Market 上有過半的應用程式是免費的,而在 Apple 的 App Store 上則為 25%。

現在開始有人做起了賣牛仔褲的服務,也就是協助推廣應用程式的服務。第一種就是發掘應用程式與推薦的新公司,比如說 Apppopular、Appolicious、Appsfire、Apprupt、Chorus、Mplayit 與 Yappler,這些公司協助使用者,偷過自己過去的選擇或朋友圈的推薦來發掘應用程式。而另一種是像 Ericsson 的白標商城 (店中店) 型式,針對特定的族群提供一定數量的應用程式

從此看來,此一報告提出的觀點是, 應用程式的行銷與銷售服務,才是今日最大的機會 ;因為應用程式的快速增加,遠遠超過人們目前可以發掘的速度。

挑戰 2:應用程式的送審與認證 (Application submission and certification)

近 40% 的受訪開發者認為送審的費用是很大的問題,在某些狀況下,開發者需要花上百美金來完程一次認證,對於低成本的應用程式來說根本不划算。比如說,Jave 開發者表示 Jave Signed 是不切實際的,開發者得為程式所安裝的每一個平台買一次認證,而且認證相當的貴。

而 31% 的受訪者認為送審時間過長,也有 30% 的人認為送審流程過於複雜,有 1/3 的 Symbian 與 Android 認為這是一大麻煩;不過 iOS 的開發者則只有 15% 表示此一想法,不過也有 iOS 的開發者認為,Apple app Store 存在著一些送審認證的潛規則。

挑戰 3:不可靠的長尾經濟 (Dubious long-tail economics)

我們可以常看到許多成功案例帶來的狂熱:例如 TapTapRevenge 每月 100 萬美元的收入,免費應用程式的 PaperToss,每個月透過廣告有 1.25 萬美元的收入,不過對整個開發者市場來說,開發者獲得的收入並不是那麼理想。

25% 的 Symbian、Flash、WindowsPhone、JavaME 開發者認為,最大的挑戰來自於是低拆帳率。大部份的應用程式商店仍比不上蘋果,其中一個開發者表示,很多應用程式商店提到的 70/30 拆帳有很大的問題,以 Ovi 為例,電信商 (Operator) 可以獲得零售價的 50% 收入,開發者拿到的是這 50% 裡頭的 70%。而相對的,iPhone 和黑莓機開發者在這方面沒什麼大不滿。

只有 5% 的受訪者回應說自己的收入很好,高於預期,24% 反饋說收入很低。 不過此報告並沒有拉出營收的絕對值,獲利模式以及區域造成差異相當大。除此之外,開發者有著樂觀的共識:27% 的受訪者認為自己的營收在預測之中,另有 36% 認為自己能達到營收目標。

有兩個因素造成長尾經濟表現不佳。 第一是『車庫開發者』的數量,他們不為錢,而是為了樂趣或者獲得認同而開發應用程式。 第二是『應用程式使用大眾』逼迫開發者利用降價以提升排名。

此外還有特定平台下的影響:

  • 營收的不可預測性,比如由蘋果自己選擇的推薦應用程式,當您的應用程式被蘋果所推薦,那無疑就好像是中了樂透彩一樣。
  • Android 平台對付費應用程式的支援度不佳,到 2010 年 6 月,Android 市場支援 46 個國家,但其中只有 13 個可以看到付費的應用程式。Android 還被戲稱為『下載、購買、退貨的生意』,因為 Android 市場允許使用者在購買後的 24 小時內不提供任何理由即可退貨——此政策被很多使用者拿來鑽漏洞。
  • Google 對應用程式沒有審核,許多應用程式的品質低劣或侵犯版權,讓高品質的付費應用程式更難賺到錢。

甚至是經濟生態健康的 Apple App Store,獨立開發者往往也只能期待以平均 1.99 美元的價格,銷售 1000 ~ 2000 份,按照現在的標準,這僅能稱之為補貼家用,彌補自己沒有出去玩樂的成本。

我們認為長尾效應對於應用程式的獲利潛力只有在免費程式的情況下才能實現,比如強制每個程式最低收費 0.01 美元。 心理學實驗一次又一次的證明,一旦售價降低為零,會對人們對價值的判斷造成多大擾亂。 應用程式商店的管理者應該根據認知心理學來提升開發者的經濟利益,而不是單純以下載量作為比較基準。

挑戰 4:在地化 (Localisation)

另一個值得被注意的問題是缺乏在地化的應用程式,以一位開發者表示作為代表:『對開發者來說,在以英文為第二語言的國家裡,市場滲透度偏低,由於平台對於在地化的調整性低,而這使得開發者的成本升高,而獲利度以及吸引力降低;如果平台能夠針對此進行作為,以降低在地化的挑戰,這將會有很大幫助。』

這個敘述可以主要在 Android 平台上看到,2010 年 6 月初,在 Androlib 的搜尋顯示 Android Market 裡頭有超過 60,000 個應用程式,但是大概只有 1,400 個應用程式是西班文的、1,800 個是法文的。而這也提供了一些第 3 方的應用程式商店如 SlideMe、AndAppStore 以及 Mobihand 一些機會,它們可以吸引地區性的應用程式開發者社群,或方便應用程式提供多國語系;換句話說,也就是進去 Android Market 沒有進去的市場。

看起來這代表平台如果沒有完善的在地化策略,可能會使得應用程式在地區的銷售上產生影響;再者,以此觀來,Android 這樣多元的次級應用程式商店的存在,可能會使得開發者得花更多的力氣去拓展每個第 3 方應用程式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