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工程師思維的 Google,是怎麼終於為自己注入設計精神?

清爽的介面,清晰的互動邏輯,應用統一的設計風格。放在幾年前,沒有人會相信這種設計竟會出自 Google 之手,本文將詳細介紹 Google 設計的演變過程,其中我們看到 Google 領導層的思想是如何一步步轉變,設計如何使得 Google 更加團結。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自合作媒體
Duarte

Duarte 自己也承認, Google 看起來就像是故意設計一些爛的產品——實際上,這正是 Google 為什麼能夠吸引這麼多的人才,用幾個網頁卡通字母將所有人集中起來。而其他的科技巨頭與 Google 有著完全不同的管理模式。亞馬遜 CEO Jeff Bezos 之前是一個管理顧問,倡導分支型管理模式,選擇兩個人直接向 CEO 匯報;蘋果以賈伯斯的個人理念為中心,一切都圍繞著賈伯斯的遠景而展開(在庫克時代有所改變);微軟受內部鬥爭驅動,分成一個個小幫派,手上都舉著一把槍瞄准他人。而 Google 採用開放式的模式,鼓勵新想法, Google 創新,但是這一模式並沒有產生好的設計。現在我們反觀蘋果的結構,賈伯斯是中間憤怒的紅點,雖然他不是設計師,但是他卻能設計公司的未來,看到公司的前景,闡述一個好的產品應該是怎麼樣的。

005

2011 年,對於 Google 來說,除了把設計做好,別無選擇。憑藉著對完美設計的不懈追求,蘋果成為史上市值最高的公司。為了與蘋果競爭, Google 必須拿出好的產品設計。但是 Page 的覺醒——開始意識到設計的重要性——反映出科技圈醞釀十幾年已久的潮流。

正如 Android Wear 主設計師 Breet Lider 指出:在 2005 年左右, Google 處於優勢地位。當時網頁設計還是集中在易用性上。相反,那些設計精美的網頁在表現上大打折扣,好的設計通常通常缺乏功能上的思考。 Google 對技術的執著——這個從 Android 的 Logo 就能看出來,以及對功能的側重很符合矽谷 DIY 的精神,這是最有效地人機互動方式。在當時,提升使用者體驗最好的方式就是提升電腦的運行速度,只要速度夠快,一切都不是問題。

但是現在時過境遷,電腦的運行速度並不是使用者的第一關注點,部分是因為處理器的性能大幅提升,超快的運行速度僅僅是作為一個賣點。但是行動的興起才真正將設計從幕後推向台前。不像在之前統治家用市場的桌面級電腦,iPhone 開創了一個新紀元,無論是電腦專家還是小白,無論是開發者還是一般使用者都從中受益。忽然間,人人都在談論行動平台,迫使設計師和工程師從易用性角度開始思考問題。從蘋果到微軟,使用者體驗成為擺在每個應用開發者面前的一個問題。

團結一致統一設計語言

從 Page 宣布要注重設計開始,一場多米諾骨牌效應產生了。從他自身開始,他召集了 Google 一幫設計師,其中包括 Wiley(負責 Google 搜尋設計)、Nicholas Jitkoff(Chrome UX 設計)、(Michael Leggett ,Gmail 首席設計師)以及 Kim(負責 Google 地圖), Page 試圖統一 Google 桌面產品的設計標準和風格,內部代號為 Kennedy 計劃。

在 Page 的努力下,這一計劃奏效了。幾個月後, Google 郵件、日曆、地圖和搜尋經過現代化設計之後有了統一的風格。這些產品不僅變得更加清爽,而且它們終於採用了同一套設計方案,從菜單鍵的位置到配色,都採取了統一的設計。而且,大多數使用者良好的反饋也證明這套設計方案取得了成功,也讓工程師閉上了嘴巴。

006

這種強調在設計風格上的一致性最終成為 Material Design 的精髓所在。但是最重要的作用是 Google 原本各自為營的專案組開始團結一致,公司原本散亂的人才開始自我組織。

正如 Evelyn Kim 指出:像她這樣的設計師甚至更加開始明白設計是什麼。「設計解決使用者問題,減少操作步驟。」Evelyn Kim 說,「在設計時,我們必須想著這些人需要我們的幫助,對於一個公司來說,願景不僅僅在於解決自己的問題,應該想的更遠。」而長期擔任 Google 搜尋產品設計的威利說:「美本身俱有實用性。這是我們內部認知很重要的一部分。」

在當時的構想裡,Duarte 化身喬治 · 華盛頓,他的猛然一擊並沒有並沒有讓 Google 的產品部門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只是讓他們信服 Duarte 的遠見與他們的利益相符。這個新的戰略並沒有告訴他們 Google 的新的設計風格是怎麼樣的,而是讓他們相信各個部門是在解決同一個問題,為同一群人服務,各自為戰並不能使得效益最大化。

在舞台上,如果一個演員從舞台的左邊離場,就說明這個演員在近期內不會重返舞台,而從右邊退場相反。這種邏輯就很好地體現在 Google 很多的行動應用裡,在虛擬世界裡同樣適用。利德稱之為「Material Design 原型」,這一原型成為最終版本的指導原則。

007

對於 Google 來說,所有的這些改變都出現在了一個絕佳的時機。 Google 或許可以利用收集的大量使用者數據開創一個電腦新紀元。這在 Google Now 上已經得到了初步的體現,Google Now 可以根據交通狀況預測你回家的時間,當你達到商店的時候提醒購物清單。電腦正在變得以使用者為中心,我們正在接近人類所希望的電腦形態。但是如果沒有好的設計,一切都會變得無趣,無用。

Android Wear 主設計師布雷特 · 利德(Breet Lider)比任何人都更清楚這一點。他明白以使用者為中心並不意味著大量的互動手勢,而是對產品的洞察力。利德的設計在以下這種情況就能得到很好的體現:一個根本的問題:智慧型手錶究竟是像手機一樣需要兩隻手操作,還是不需要用手,在恰當的時候提供其當的反饋。如果你手上拿滿了東西,你又如何通過智慧型手錶獲取資訊?

Android Wear 一大設計原則就是「無觸摸」介面。利德的設計團隊圍繞著這一點提出了很多種解決方案,盡可能減少使用者觸摸操作。Android Wear 應該能通過使用者的動作提供正確的反饋,實現最自然的人機互動方式。

這種設計原則在 emojis 表情上得到了絕佳的體現:很簡單,如果你在智慧型手錶上收到了一條信息,然後想用 emoji 表情回覆,但是由於手錶的尺寸顯示,使用者不可能一頁一頁去尋找需要的表情。通過 Android Wear,你可以直接在錶盤上畫出表情,系統會自動設別你想要發出的表情,供你選擇。但是這有一個問題,萬一我畫畫很爛,這時候系統還能識別嗎? Google 說可以。 Google 邀請了 1 萬名使用者畫出自己常用的 emoji 表情,然後與系統進行配對,然後用特定演算法找出最準確的表情。

能夠延續下去?

但是注重人機互動,注重設計的潮流在 Google 能夠一直延續下去,我們仍持開放態度。畢竟以過去的經驗來看, Google 通常變幻無常。對於每個 Google 下的賭注,必然由其他的產品或者想法成為犧牲品,當潮流改變的時候,這些想法又會被重新翻出,繼續前進。換句話說:你可以在短時間內保持好的設計,但是創造偉大的設計是一場馬拉松,需要持之以恆、不斷堅持。對於 Google 來說,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跑。

為了給使用者呈現最好的設計, Google 還有還面臨著很大的挑戰。實際上, Google 2014 年推出的,首次使用 Material Design 設計的 Android 5.0 系統的裝機量還不到 10%。 Android 系統的開放性和碎片化使得 Google 很難在第一時間為所有的使用者推送最新的系統。 Google 正致力於解決這一問題,這也是 Google 今後的一個目標。Material Design 主設計師之一 Jonathan Lee 花了很多時間給開發者講解 Material Design,如果正確應用 Material Design。同時, Google 很多的設計師也相信 Google 的文化也在改變,這種改變會一直持續下去。

文章來源:Fastcodesign

《延伸閱讀》

技術強者不一定對公司加分,我該怎麼找到最適合的工程師?

六大特質看出軟體工程師好壞

為什麼工程師總是喜歡在三更半夜寫程式?

高生產力工程師的兩個特徵:聰明、懶惰

關於工程師 59 條搞笑但卻真實無比的語錄

信仰是如何毀掉工程師的

為何工程師完成最後 20% 的工作時間跟之前的 80% 一樣多?

歡迎加入"Inside" 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