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Startup Institute校友:在新創團隊要有身兼多職的心理準備,在乎的是成果而不是分工

全球的創業環境至今仍有一難題未受關注,那就是新創公司的員工訓練問題。輔助創業家固然重要,幫助現有勞動力升級並適應一日千里的新創公司也是一個國家創業體系的成敗關鍵。
評論
評論

作者自介:蕭瑟寡人, 個人臉書 。典型「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個案。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育成與科技創業, 費德智庫 (FIDD) 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

創業維艱,家喻戶曉。自從 2005 年世界聞名的 YCombinator 創投培育計畫創立後,許多培育中心如春筍般地冒出,至今全球已有超過 百家創業培育計畫 。光在美國, 知名培育計畫 如 AngelPad、TechStars、DreamIt、500 Startups 已經成功孕育數百家新創公司,並協助其籌募種子資金與風險資金。

即便如此,全球的創業環境至今仍有一難題未受關注,那就是新創公司的員工訓練問題。輔助創業家固然重要,幫助現有勞動力升級並適應一日千里的新創公司也是一個國家創業體系的成敗關鍵。筆者身處之紐約市有百年的現代化歷史,自七年前的金融海嘯,紐約迅速崛起地科技產業造就世界第一大都市型科技中心。矽谷的崛起基於冷戰時期美國政府、軍方與學術界的研發產能;紐約的" 矽街"(Silicon Alley) 相對於矽谷,則是基於世紀老城的產業與勞動力轉型。

新創公司步調與管理模式與傳統與大型企業有天壤之別,不管是的開放式績效核評、獨立作業、組織扁平化,還是員工自我管理專案,都是新創公司員工與傳統公司員工技能與心態的分水嶺。新創公司的理想員工並非獨鍾專業的技術人才,而是能學習能力、溝通能力與執行力良好的設計、執行與管理綜合創造型人才。

Brice Lin,是一位紐約土生土長的美國台裔,現任 Spotify 軟體工程師。大學時,Brice 就讀於紐約市立大學 Baruch 分校之資訊管理學院。當 Brice 畢業時,他發現自己與許多年輕人一樣期望進入科技業新創公司,但他的大學教育卻無法直接銜接步調緊湊的科技業。“我在求學生涯時上的課並沒有提供我工作所需的技能。” Brice 說到,”直到畢業,我才發現自己對於軟體工程的嚮往。我不認為大學完全沒有價值,畢竟許多溝通、自我管理的習慣與技能多培養於校園生活。”

bricelin

Brice Lin 自 Startup Institute 結業後任職於 Spotify

在花五個月自學程式設計後,Brice 申請進入 Startup Institute 紐約培育計畫 。Startup Institute 是知名創業培育計畫 TechStars 的重要支派,專注於新創公司的員工訓練與技能升級。Brice 與其同儕參與一為期八周之 “培訓營”,該培訓計畫除了基本軟體工程課程以外,更針對新創公司所需的溝通、合作管理與工作道德進行培訓。不同於傳統職訓班,Startup Institute 講求實作並進一步模擬新創公司團隊合作的方式來提供實戰經驗。

在結業後的求職期間,與其準備履歷,Brice 將自己的經驗與技能以互動式網站的方式呈現,其創業使其受到 Spotify 的矚目,Brice 在經過面試後受邀進入該公司實習。結業後數月,Brice 在 Spotify 轉為正職。Brice 表示,多數 Startup Institute 畢業生多為文科、商科等非理工背景,但經歷不到一年的培訓與實習後,多數畢業生皆成功進入知名新創與主流科技公司任職軟體工程師。

當筆者問到新創公司員工的工作訣竅時,Brice 分享到:

  • 新創公司注重熱忱與創意,這兩點從你找工作的方式與管理就可看出一二。若你的履歷上完全沒有自發性或興趣導向的專案,那代表你對於工作缺乏熱忱。大多數新創科技公司希望能夠雇用有趣且差異性高的員工來活化自己公司文化。文化,對於新創科技公司是再重要不過了,若你的履歷豐富但是你是一個不好相處或對工作冷感的人,那你將很難吸引新創公司。
  • 你要有身兼多職的心理準備。新創公司一日千里,幾乎人人都要能勝任自己職務以外的工作。新創公司在乎的是成果,而不是分工,若公司人手不夠,你絕對不能等,捲起袖子自己學、自己做吧!
  • 你一定要自動自發!你基本上沒有上司在照顧你,你不要想創辦人們會有額外的時間呵護你。你在新創公司的任務就是自己去尋找自己與目標之間的途徑,並且學習自己所需的技能來完成工作。自己能走的路越多,你就越有價值。

紐約市現為僅次於矽谷的 世界第二大科技中心 ,該市見證的產業轉型使其勞動力同樣必須承受轉型壓力。紐約市需要的是在傳統職訓與高等教育外更具彈性的員工培育中心來滿足其科技產業對於高知識人才的需求。Brice 分享的經驗告訴我們,在科技產業中,專業重要但非唯一,員工必須要在態度上與文化上做準備,才能在一個講求多元合作與即時改進的新興產業中競爭。除了 Startup Inistitute,紐約另有 General Assembly, Flatiron School, Fullstack Academy 等 " 培訓營" 針對新創公司員工培訓問題進行深耕,可望解決紐約市僅次於金融業的 第二大產業 的人力缺口問題。筆者本身為第三文化學子與工作者,在見證紐約市成功轉型後,我個人相信台北可以其為借鏡,深思如何在改變員工培訓的思維與文化來協助台灣在電子業黃昏後另尋利基。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