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音樂人看過來,台灣數位發行服務「Packer 派歌」幫你把音樂派送到全世界

在這個數位發行的年代,(獨立)音樂人也同樣不需要有人扮演上帝,他們可以自己決定歌曲發行的市場和平台、採用哪一種宣傳策略。在台灣,有個叫「Packer 派歌」的服務,就是要協助獨立音樂人將音樂帶到全世界。
評論
評論

2004 年,Chris Anderson 在《WIRED》雜誌一篇文章 〈The Long Tail〉 首次提到他創造的名詞「長尾」,後來這篇文章發展成《長尾理論》一書,書中最知名的例子之一就是唱片市場的長尾現象,拜網路發達所賜,音樂接觸消費者的成本大幅下降,讓音樂人的作品可以接觸到更多消費者。

但長尾真如 Chris Anderson 所描述的那樣美好嗎?

其實未必,尤其對獨立音樂人來說更是如此。要接觸消費者,除了要將音樂上架,更重要的是:打入市場。

近年 KKBOX、Spotify 等線上串流音樂服務的興起,對樂迷來說的確是一大福音,數千萬名 Spotify 使用者甚至可以免費收聽自己喜愛的歌曲。然而,音樂人也逐漸發現到,Spotify 所擘畫的世界看似美好,實則不然,不僅大牌音樂人反對免費模式,獨立音樂人分到的收入更是少到不行。

來自台灣的數位發行平台:Packer 派歌

有鑑於此,StreetVoice 去年開始規劃自家的數位發行服務「
▲ 在 SXSW 參展期間,許多人都來與吉祥物「派歌鴿」合照。(照片來源:曾明賢提供)

後記

數位音樂「太便宜了」

在採訪之餘,我們也跟本身就是音樂人的吳柏蒼聊了一下其他話題,例如前一陣子聲勢很浩大 Tidal,以及先前一波藝人反對 Spotify 的聲浪。林以潔表示,站在獨立音樂人的立場,她反對免費的串流音樂服務,因為獨立音樂人在大型數位音樂平台上不僅不像大牌藝人可以拿到預付,結算時能分到的收入也少,曝光的效果也沒什麼保障。

而吳柏蒼甚至認為,要有健康的數位音樂環境,現有的數位音樂服務還是太便宜了,台灣消費者長期習慣的月費(KKBOX、Spotify 在台灣的 149 元)讓業者和音樂人都難以得到更好的收入,對於獨立音樂人來說幾乎難以作為主要的收入來源。「付費下載應該還是最好的。」但吳柏蒼也承認:「但它不實際,難以抵擋現在的浪潮。」他又補了一句:「但 CD 我是真的不會再買了。」

最後,我們也跟受訪者要了他們的手機截圖:

IMG_0476 2

▲ 吳柏蒼的 iPhone 螢幕截圖
IMG_3288

▲ 林以潔的 iPhone 螢幕截圖
jBmzbSKx.jpg-large

▲ 曾明賢的 Android 手機螢幕截圖

精選熱門好工作

平台客服人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TW] 客服專員

Deliveroo 戶戶送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產品專員/經理 (PM)

強勝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