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開復:投資人為什麼不可以早中期就占大股?

評論
評論

昨日友站 Techorange 報導 了臺灣大學與產業界合作推出「臺大鑽石種子基金」創業獎勵辦法,其所提出的「投資方持股 45%,新創團隊持有技術股 35%,臺大持有 20%」,引發創業圈人士議論。創新工場董事長、CEO 李開復針對這則報導做出回應,認為這樣的股權結構對於創業者非常不利,並且解釋了「投資人為什麼不可以早中期就占大股」,載於本文後半段。

標題(編按:原標為「台大佛心來了天使基金,50 萬花光不用還」)看是很正面的文章,獎勵 50 萬,但是未來若獲得該機構投資:「將由投資方持股 45%,新創團隊持有技術股 35%,臺大持有 20%。」

獎勵 50 萬臺幣就可以換取未來投資占有 65% 的股份的權益。我做了這麼多年投資,還是頭次看到這樣誇張的天使投資條款。

大學生創業,本來就是一種學習行為,成功是非常罕見的。所以應該是由學校或校友捐款,或者經費來自教育部或科技部,不占股份,不求回報。MIT、Stanford、CMU 的育成機構都是不占任何股份,據我所知,若有投資獎勵也不占股份。

如果真的有很厲害的學生做出點成績,他已經不是這艘火箭船的主人了。而且,之後他再去融資,因為已經被占了 65% 股份,頂級的 VC 都會被這樣的條款嚇跑的。(見最後附上的 知乎文章和例子)。

有興趣創業的臺大學生和畢業生是怎麼看這樣的占股比例呢?從這條 po 文 和眾多的留言看來,跟我上面的分析是一致的。

我認為這類「幫助大學生創業」計劃的贊助商,無論是否占股,也是不可能有特別確切或者高額的回報期望的。所以本來就是為了社會責任感+企業形象來贊助的,那麼為什麼不乾脆一點,就不要占股了呢?成為台灣的第一個真正的「無償天使」財團,那會是多好的企業形象啊!

即便出資者不是為了上述理由,而是真的想賺錢,也不能開出這樣的條款。簡單的原因:最優質的創業者不會接受這樣的條款。這樣的條款最後只能吸引那些成功率很低或者很天真的初次創業者。如果占股 15% 但是成功率 1%,或者占股 65% 成功率 0.01%,哪一個比較划算呢?

我建議臺大和所有的學校,用公益、non-profit 的方式來幫助學生創業和學習創業:支持學生學習,提供足夠的基金,給予真實的附加價值,不占任何股份,吸引最優秀的學生,讓學長幫助學弟。尋找贊助商時,儘量以社會責任感+企業形象+扶持學弟的方式,爭取捐贈而非投資。如果投資者(富商也好 VC 也好)要投資,就在團隊獲得好的成績後,用正常商業投資條款投資。

這樣,才有可能帶動台灣大學生的創業氛圍。

標題看是很正面的文章,獎勵 50 萬,但是未來若獲得該機構投資:“將由投資方持股 45%,新創團隊持有技術股 35%,臺大持有 20%。”獎勵 50 萬臺幣就可以換取未來投資占有 65%的股份的權益。我做了這麼多年投資,還是頭次看到這樣誇張的天使...

Posted by 李開復 Kai-Fu Lee on Wednesday, April 22, 2015

投資人為什麼不可以早中期就占大股?

前一陣見了一個很不錯的台灣創業團隊,努力了五六年,也做出了很好的成績,商業模式、技術、用戶量都發展的不錯。問到股份結構的時候,三位創辦人說:現在三人一共 10%。如果做得好,投資人口頭說以後最多給到 30%。

如同 上條發的(即本文前半段)一樣,這又是一個恐龍時代的投資條款。大約 B 輪的一個公司,三位創辦人一共只有有 10% 的股份?那根本不是創業,是打工了。投資人說「可以多給點」,那是老闆獎勵員工的慷慨,還是有錢人施捨窮人的慈悲心呢?口頭說,卻不落實在合約,那是看大老闆是否心情好,還是看小朋友是否聽話來決定呢?

除了台灣之外,每個國家都是天使占小股,VC 和其他投資人占小股,隨著估值增長,大家一起稀釋股份,再引入下一個投資人的模式在做創投。為什麼這方面台灣要有特色呢?而且還是這麼致命的特色。過去硬體公司的慣例也不是藉口啊!因為都那麼多年了,而且看看國外硬體公司也是用著與時俱進的方式啊(看看小米、Tesla 的創始團隊占多少股份?)這方面,雖然最近台灣投資法、技術股等問題都在修改,在和國際對接,也有一些不錯的天使和 VC 誕生,但是如果很多投資人對待創業者的心態還是在獎勵、施捨、管理一批打工仔,那麼創業生態系統如何能起來呢?

為什麼投資人不可以在早中期(B 輪和之前吧)占大股呢?因為:

1)投資人按照出資額度和公司估值的比例占股,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

2)創業公司成功絕對是創辦人功勞最大,所以得到最大的利益,也是天經地義的。

3)好的創業者是獨立自信,可以獨當一面的。但是如果一開始就讓給出大股,變成打工仔,還要看「老闆」臉色心情,這樣的環境他能發揮出潛力嗎?

4)股份稀釋到一定的狀態,創業者就會沒有動力了(經濟方面,如果上面的公司你拼命工作了 5、6 年,幾乎不拿薪水,算算只有公司估值的 3%,值得嗎?掌控權方面,如果董事會是投資人控制甚至董事長也是投資人,還要審批公司的各個決策,你還想幹下去嗎?)。

5)好的生態系統應該讓創業者和投資人有 interest alignment(利益契合)。如果說投資人一開始占了大股,以後做的好再贈送給創辦人,就算這方面他有心做到,也是利益不契合的(因為一個正確的決定讓一方獲利另一方受損,這樣的合約是不符合人性的;符合人性的利益契合應該是讓雙方可以利益一致的)。

6)好的公司估值會不斷上升,這樣用占小股模式的投資的投資人和創業者就可以達到利益契合和雙贏。

7)創業公司在早期需要迅速做決策,執行力和速度決定一切。所以應該絕大多數的決策都是 CEO 說了算,只有重大的戰略問題才要到董事會,而且即便進了董事會,也應該是創辦人控制的董事會。所以只有創辦人擁有大半股份和投票權,才能有相對應的決策權和決策機制。

8)需要「大股」、「控股」的投資人,本身的心態就不是好的投資人,因為他不是在支持獨立創業,而是在「變相收購」一個公司。如果自己一定要當老闆才行,那乾脆並購就好了,買下來就真的做老闆了,創辦人願意去留都可以。不要去占大股,可能弄得大家都不開心。

【投資人為什麼不可以早中期就占大股?】前一陣見了一個很不錯的台灣創業團隊,努力了五六年,也做出了很好的成績,商業模式、技術、用戶量都發展的不錯。問到股份結構的時候,三位創辦人說:現在三人一共 10%。如果做得好,投資人口頭說以後最多給到...

Posted by 李開復 Kai-Fu Lee on Wednesday, April 22, 2015

迴響

李開復昨日針對台大創業基金連發兩則評論,也激起熱烈的討論,我們節錄了一些精彩問答,在思辨中對此議題有更深入的了解:

Julian Wong:不用股權,更不會用債權,除政府、孵化器和大學協助,外國還有甚麼途徑?分開多輪融資?

李開復:分開多輪的好處是:如果公司發展不行,就 write off 了,大股小股死了都是零。做的好,估值高了,大家一起水漲船高。

Sherry Hu:想創業或尋找投資者的個人或團隊, 這樣的討論是非常必要的. 本週日我在北京就遇到一位深陷 “占股比例過大” 天使 / 魔鬼投資方的牽絆的經營者, 導致面臨資金短缺又無法引進其他投資者 “進退維谷” 的窘境.

李開復:很正常啊。我們就碰過一個陷入這個狀況的超級創辦人,我們彼此都很喜歡,可是他的天使不肯降低股份,他就融資失敗了。後來他就全部放棄了,出來做了一個(完全無關)的新公司。僅僅一年,他在新公司的股份價值就是舊公司的 10 倍了。。。所以一個佔便宜的天使,就算這麼做投上了一個經驗欠缺的超級創辦人,最後他跑了,也是一文不值。。。

Keven Shiao:這應該不能說是天使基金,而是創投以另種方式,藉天使基金的名義找到新技術入股參與,這種方式,到最後原創團隊有一定程度的風險,那就是不成功就算了,一但成功,連同技術團隊都會被洗出核心之外。技術團隊以這樣比例佔股,就是技術股。可是為何學校要參一腳?而且佔 20% 比例?學校究竟扮演什麼角色?

李開復:學校是當做買彩票?如果撞上個 KKBox,就可以蓋一排大樓?不懂哦。。。


精選熱門好工作

Shopee APP - 實體活動企劃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Customer Happiness 線上客服專員

新加坡商星圓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Event Marketing Executive

Mercedes-Benz 台灣賓士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