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副校長:批評者不願陪年輕人一起跑,就站到路邊鼓掌吧

昨天網路傳來一篇前兩天登出的評論,題目是:〈人才流失是必然,台灣產業遇瓶頸〉,講得當然又是台灣產業轉型困難,年輕人才不易尋找出路等等。其實,這類說辭已經不是新聞,但卻是每隔一陣就會從不同人口中、筆鋒出現。每次看到這類報導,心裡總還是覺得很不以為然,也覺得對年輕人很不公平。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台灣大學副校長陳良基教授,原文刊載於 「陳良基副校長」Facebook 專頁

昨天網路傳來一篇前兩天登出的評論,題目是:〈人才流失是必然,台灣產業遇瓶頸〉1,講得當然又是台灣產業轉型困難,年輕人才不易尋找出路等等。其實,這類說辭已經不是新聞,但卻是每隔一陣就會從不同人口中、筆鋒出現。每次看到這類報導,心裡總還是覺得很不以為然,也覺得對年輕人很不公平。我觀察到講這些話的評論者,通常都是曾經歷過台灣經濟起飛歷程的前輩,也就是大部分已慢慢脫離真正辛苦職場的戰場,或者升遷也已到一定地位,變成職場人生的旁觀者。這類先進因為自己的責任輕了,可能也不再需要發號施令了,雖然不見得真正了解未來會發生甚麼事,但卻在年輕人正在奮鬥的人生路上,不停地指指點點!

話說這陣子,我的實驗室夥伴們興起跑步的熱潮,每個星期會找一天大夥們吆喝著,在傍晚時分,繞著操場跑道十圈、二十圈的跑,每季我們也會設法去試試馬拉松,剛開始其實還蠻辛苦的,不過,雖然跑得很累,但路邊觀眾扮演啦啦隊不斷的鼓勵掌聲,讓大家跑起來都很起勁,我們居然都已能跑完半馬了。上周六,連我助理不到十歲的小女兒,都順利跑完五公里的校園馬拉松!過兩個月,我還要陪著 EMBA 同學去挑戰戈壁沙漠長跑。台大副校長都可以陪著同學跑戈壁,想想還有甚麼是不可能的事!

這也令我想起 1980 年台灣剛剛投入半導體產業的年代,聯華電子正在科學園區蓋起第一座廠房,那時,台積電的副董事長曾繁城學長還是工研院電子所技術組組長,並同時與我在成大共修博士班。當時,大家只覺得半導體這個新興產業是未來趨勢,雖然國際上並不看好台灣這個後進者,可是當年這批三十歲上下的年輕小夥子就是義無反顧的努力向前。我還記得那時候台灣的技術是遠遠落後國際的,也沒有多少人清楚未來可以做到多大。老師們、前輩們都是不斷的鼓勵、打氣、找資源,學校裡先進的課程都得利用暑期找矽谷專家來上課,或將教授們派去美國進修。大家真的是胼手胝足、匍伏前進,就是想盡辦法,要儘快抓住機會,總覺得只要趕快向前衝,就有希望!人人都想為台灣打出新的一片天!

而這些年來,全世界在台灣製造能力的貢獻下,個人電腦、網際網路、社群網路、行動商務等等一波波創新機會不斷衝擊全球,台灣一直是在浪頭的領航者之一。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台灣的機會一點都不比四、五十年前少,持平而言,應該說是各種機會多太多了,當然艱困的挑戰也一樣與時俱進。對年輕世代而言,一樣是努力就有機會,不努力就面臨被淘汰!

可是,今日的名嘴、評論家,個個好像是來自未來世界的先知,講任何事,都能頭頭是道,指東指西,好像未來都在他們的水晶球中。他們已忘記,未來是被創造出來的,不是預測出來的。他們已忘記人生的果實是打拼來的,不是等待得來的。更重要的是,這類人士在講起這些大道理時,都好像是個旁觀者,與台灣的未來好像一點關係都沒有。感覺上就像是站在鐵籠外,指點在困境裡力爭上游的年輕朋友,完全是置身度外看戲的心理。他們到底是想幫助年輕人,還是要打擊年輕人!我覺得我們根本不需要這類的言辭,年輕人要的只是鼓勵和打氣,不敢站上人生舞台時,給他們不斷的鼓勵。在人生路上碰到挫折時,給他們擁抱打氣。只要不放棄,每個人一定可以發揮他到人世間的使命和價值,我們永遠有希望!

我奉勸這些厲害的評論家們,真的那麼厲害,就下凡塵來陪年輕朋友跑跑,陪他們掃除路上的一些障礙,要不然,就站到路邊,給年輕人鼓勵的掌聲,讓他們懷著戒慎謙遜的心,以年輕的力量,去摸索開創他們該有的人生!


精選熱門好工作

外場服務人員

Sugar Pea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客服督導/客服主管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PopDaily 視覺設計師–【設計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