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與創業者應該超越政府、教育政府

評論
評論

本文原刊登於台灣大學資工系副教授洪士灝的 Facebook。Inside 獲授權轉載。

這篇「黃耀文:政府若真心挺創業,請考慮公布審案評審名單吧!」講的是一個台灣產官學(產業界、政治界、學術界)長久以來很令人悲哀、糾結難解的大問題。

產業希望政府補助,官員不願落人口實,請學者專家來審查,怕廠商去影響學者,只好隱匿評審名單;學者光靠一張嘴,不需負成敗之責,官員有業績壓力,往往先跟業者談好,滿足上級要的關鍵指標;業者為了拿補助款,只好在學者前面低聲下氣,積極配合官員,提供能讓長官滿足的業績。

這樣的循環,久了之後會如何?兩極化。

  • A 類、需要錢的業者,花很多時間製作文件、運作人脈、練厚臉皮,實踐厚黑學。
  • B 類、有志氣的業者,不願低聲下氣,或是不想拿政府補助款。
  • A 類、求安穩的官員,奉長官指示,找業者要資料,找學者審案,自己沒意見。
  • B 類、想做事的官員,有自己的意見,但很難做事。
  • A 類、人脈佳的學者,擅於察言觀色,什麼案子都可以快速審查、給制式評論。
  • B 類、好老實的學者,不想當審查委員,或是不受長官歡迎。

如果由缺乏專業的政府高層和不思進取的財團在主導產業,那主流當道的就是 A 類的人了,這是過去這二十年來最大的問題,學者充其量是陪襯性質的。但十多年前開始的高教評鑑,也讓許多學者致力於論文寫作,與產業脫節 --- 因為要按照這樣的評鑑制度玩,等於是自廢武功,所以很多從國外業界返國任教的朋友,後來離開了教職。

如今產業和學術被越搞越虛,在民怨之前,政治人物不得不開始喊新創。可是這些喊說要鼓勵新創的、申請新創補助的、審查新創案件的,有多少是換湯不換藥的呢?

這是文化的問題,但冰凍三尺,也不能寄望立即解決。如今民間和學校新創的風氣已經成氣候,需要的是正確、優質的投資概念,鼓勵有價值的創新,政府如果在沒有準備好之前冒然加入,反而會攪亂行情,甚至造成一窩蜂包裝精美、卻無實質內涵的新創公司來投案,反而棘手。

我 3/19 在科技部的場子裡放炮,說政府如果找不到對的人和對的方式來審查, 那最好還是不要好大喜功,不要一下子拿一大堆錢出來搞大規模的新創。不然錢沒有到該被贊助的團隊身上,或者被平均稀釋掉,可能就把行情搞爛了,不然就是要求新創團隊產出一大堆沒用的專利,或是在技轉上作帳,反而扯後腿,讓劣幣驅逐良幣。政府該做的是:(1) 贊助那些需要長期耕耘的核心技術研發和創新,這個需要睿智的眼光來做;至於短期的投資,則是 (2) 鼓勵大資本家拿錢出來投資新創事業,他們為了賺錢,自然會找真正的專家來諮商。(延伸閱讀

現在民間領導人物該做的,是去思考如何超越政府,然後教導政府。不要寄望政府能夠一下子做太多事,尤其是「新創」這件事,在政府自己改革自己之前,更不用想太多。學界也不能倚賴政府和校方,要靠自己來創新,要借重民間業界的力量。業界想培養人才、鼓勵新創,可以多找學界裡面對的人合作、直接贊助與產學、新創相關的教授和學生。


精選熱門好工作

Shopee APP - 產品用戶體驗部專員 / Customer Experiences Management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前端開發者 / Frontend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西餐廚師Commis1,2,3,副領班

Sugar Pea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