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5 年不創業計劃

常聽到有人定下未來幾年的目標,然而真正達成目標的人有多少呢?ReadMe 創辦人在 5 年前應徵 Mozilla 時被主管問到他 5 年內有什麼計劃,他回答要成立新創公司,但他這 5 年卻做了很多創業以外的事,最後成功創業的他矛盾地說:「我希望我早點開始創業,但我很高興我沒有這麼做而是等待時機成熟。」
評論
評論

原文 Five Years Time 刊於 Medium。作者為 Gregory Koberger,過去曾於 Mozilla 服務,現為 ReadMe 創辦人,在 2015 年 3 月 進入 Y Combinator 加速器。本文以 Gregory Koberger 自身工作經歷,闡述從科技公司員工到新創事業創始人的心路歷程。

五年前的今天,我坐在 Mozilla 的會議室,剛結束了一整天有關技術問題的面試。面試我的 Mike Morgan,同時也是 Mozilla WebDev 團隊的主管問了我一句話:

在未來五年內你有什麼計畫嗎?

於是故事開始了,但這並不是關於我如何花五年的時間創業的故事,而是我如何花五年的時間「不去」創業的故事,以及一路走來我所學到的事情。

5 年前:在 Mozilla 的日子

五年內?當時的我或許該回答五年內我想在 Mozilla 成為一個管理者或是一個工程主管,但我沒有這麼做。因為過去在大學求學過程中,我曾在幾間新創公司實習,而且我很喜歡它們。我回答道:

我很喜歡在新創團隊工作的感覺,我想在五年內我會成立我自己的新創公司。

接著他又問了,

這家公司是做什麼的?

Mike 更深入的問我時,我把腦海裡一直以來的想法說了出來—— LiveDocs ——。開發文件十分地重要,若能讓公司或是開發者可以建立起不只是靜態文字的開發文件,甚至讓它可以更簡易的被建立且能與它互動正是我的想法。

一個禮拜過後,Mike 通知我獲得工作機會,尤其他特別想知道在未來五年內,Mozilla 將如何能夠協助我實踐目標,成立新創公司。我面試時以為那只是一個隨意的問題,但 Mike 卻因這個問題的答案而選擇雇用了我,而我在 Mozilla 的兩年從此開始。

我十分感謝 Mozilla 給予了我這樣的機會。我從一個 PHP 開發者進入 Mozilla,在 Windows 上使用 Notepad 且從沒使用過版本控制系統。而離開時我已是一個 Python 開發者,在 Mac OSX 使用 VIM 且熟悉於 GitHub。 Mozilla 雇用了許多有天份的員工,我也十分幸運的能夠與他們共事且學習了許多。

在第一次與 Mike 的工作會議後,他又提到了一次:

時光飛逝,在未來五年我希望能聽到你成立了一家公司,我會持續關心你的進度。

他確實這麼做了。

3.2 年前:申請 Y Combinator

在 Mozilla 工作大概兩年後,我決定申請 Y Combinator,我與我的朋友 Matt Gardner 申請了 YC Summer 2012 batch,我們的項目稱為 DocHub,但這仍然是個想法,我們還沒有實作也沒有任何使用者。

但我們還是獲得了邀請前去面談!我基於 Scribd 和 Disqus API 實作了一個開發文件原型,這兩個服務皆是 YC 所投資的公司,我希望藉此讓他們更喜歡 DocHub。

然而這次的面試經驗糟糕透了,當我們開始解釋產品時即被插斷:

所以你們只是十分喜歡撰寫開發文件?

剛好相反!我很不擅長而且討厭撰寫文件,DocHub 的目標是讓任何人可以簡單且快速的建立出文件,因為開發文件很重要但建立的過程體驗卻並不好。當我們進行 Scribd 文件的展示時,此次面談花了更多時間討論 Scribd API 而不是 DocHub。

所以你們想成立一個顧問來服務新創團隊撰寫開發文件。

不,完全不是。於是我們結束了一場糟糕的面談,結束在一個與我們所提出的想法截然不同的結論。

經過一段折磨的等待後,我們收到了 Garry Tan 的來信:

我必須遺憾地說最後我們沒有選擇投資你們的團隊,我們喜歡你們但對於你們開發文件的想法有疑慮,不確定這是否為一個對的切入點。多數的新創公司並沒有良好的 API 文件並不是因為他們缺乏產品開發或是工程能力,而是因為他們少了專注在這樣的細節與撰寫能力來產生文件。主要問題在於內容的產生而非缺乏工具。然而你們確實是十分優秀的 hacker 且希望在未來能再見到你們。

我非常難過卻對這樣的回應無從反駁。因為我們尚未建立起產品,且並沒有明確的表達出我們的想法。我並沒有明確的釐清真實的問題與我們所提出的解決方法。然而這次經驗帶來的刺激與可能性,更加確定了我的創業念頭,雖然我喜歡 Mozilla,但是時候展開新的旅程了。

3 年前:現在要做什麼?

當你有工作的時候,創業點子總是神奇地不斷湧現,我就有上百個!

在美劇 How I Met Your Mother 中有一幕是關於 Cheerleader Effect 啦啦隊效應The Atlantic 這篇文章 有很好的解釋。簡單來說,這個現象指一個人在群體中來看比個別來看更有吸引力——對創業點子來說也是如此!沒有進入 YC 讓我暫時撇開原本開發文件的想法,我另外想出許多創業想法,而這麼多想法聚在一起看起來十分美好,但沒有一個單獨來看足夠成為一個好的想法。

過了一年,我嘗試了許多項目,有些是有趣的小專案,有些是認真的項目,像是一個網站可以同步 Hulu 影片讓多人同時觀看、一個 app 可以與朋友共同安排計畫、營建管理軟體、一個約會 app 建立於 Pinterest 的社群網絡、高階旅店管理軟體、國外程式教學平台、個人助理應用、檔案共享工作流程應用等等,但其中沒有一個項目能讓我維持住熱情。

2.5 年前:自由業

由於住在舊金山的花費昂貴,我開始了接案工作,很幸運地可以與許多好客戶一起共事,開始了多個專案。我的客戶包含創投公司、新創公司,且認識了許多相關的人事物,並從中學習了許多。

這對我來說成為了一個轉捩點,我在這些專案中不僅需要負責程式也包含設計,而且我必須快速的提昇自己的能力來克服整個開發過程。不像是過去的工作經驗,我只是專注在整個網站的一小部分,在接案的過程,我需要從零建構與佈署整個網站且讓它順利營運。

回頭來看,若沒有這些經驗我可能沒有足夠的能力開始我的新公司,你可以從過去的 DocHub 到現在 Readme.io 首頁看出明顯的差別。

1.5 年前:Phileas and Fogg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從接案中認識的許多創投鼓勵我在舊金山成立「內部加速器」,我拒絕了,原因是現在的點子工廠多到數不清,卻沒有人想真的實踐它們作為創業題目。創投們仍不斷地鼓勵我,最後我帶有條件地接受了。

首先,我們必須提供誘因吸引優秀人才進駐,但並不是提供獎金或準備如 Google 和 Facebook 般豐盛的伙食、舒適的辦公環境——而是旅遊。我所有的朋友們都喜歡旅遊,而且比起在舊金山找個辦公室,隨意選個國家把加速器的每個人送出國並在當地租個辦公室要便宜多了。我甚至為了這個想法在我的部落格寫了文章 Why We’re Traveling 以闡明我的理念。其次,工作團隊的組成會隨著不同的創業點子而有所更動。

大家都同意了,我開始招募人才,Phileas and Fogg 於是誕生。

3

還記得剛剛談到「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嗎?事實證明這是真的。起初支持我成立加速器的創投們開始改變規則,減少薪資、要求支援他們的寵物項目、堅持要我僱用沒那麼頂尖優秀而薪資相對便宜的工程師、壓縮時間、減少投資以增加他們的資產等等。對我來說,最後觸碰到我底線的是創投完全砍掉員工們的健康保險預算,Seriously?

未來我會把這段成立加速器與創投相處的經歷完整寫下來。然而最後的結尾是,我拋棄了這些投資者,自己出資支付旅行費用,並減少組織架構。最後加速器並沒有運行得很成功,財務、員工情緒和時間壓力成為失敗的主要原因。但我還是很喜歡這個旅行加速器的概念。

1 年前:ReadMe.io

四年過去了,我還是沒有把當初開發文件的創業點子付諸實現,因為它看來還是沒那麼酷或性感到足以成為創業圈的明日之星,或因為它當初沒有成功進入 YC。但這些年來許多想法來來去去,我還是對開發文件的想法著迷不已。

管他的,我非做不可。

於是我開始打造 ReadMe.io,過程相當緩慢,但比起上一次的經驗簡單了許多。經過四年,我有更多的業界經驗來幫助這次的開發過程,且線上金流公司 Stripe(讀者可參考 inside 過去文章 Stripe:連 PayPal 創辦人都投資的金流公司)日益茁壯,讓大家更理解好的開發文件有多麼重要,要是沒有 Stripe 的發展,ReadMe 很難存活下去。不久後我幾乎不用到處說服人使用我們的產品,我只要說「Stripe-quality docs」開發者就會買單了。

0.5 年前:再一次申請 Y Combinator

ReadMe.io 終於問世!因為市場反應不錯,我想是時候再一次申請 YC 了。一樣的點子,不同的創業團隊,可操作的成品。

這一次的申請簡單多了。面試過程一樣的艱難,但面臨的情境不同:支持並喜愛我們的使用者還不夠多,但至少比上次連使用者都沒有的情況好多了。過去也有只有點子就能進入 YC 的例子,但有使用者真的容易許多。

最後,這個過去稱為 DocHub 的創業點子終於成功!就在今年 2015 年 1 月,ReadMe.io 參與 YC 的 Winter 2015 batch。

時間到!

很難確切說出公司成立的時間,是從有點子的那一刻?還是寫下第一行 code 的時候?或是有了第一個付費使用者時?第一次募資?

還記得我當初設立的五年目標嗎?歷經 4 年又 363 天我達到了,TechCrunch 撰寫並發表一篇有關 ReadMe 的文章 ,我想沒有什麼會比被 TechCrunch 報導更讓新創公司顯得真實了。但我更喜歡的是這個時間點和其背後象徵的意義。

就在兩天前,我達到了我的五年目標!

結尾... 和新的開始

最後我想說的兩個重點彼此卻互相抵觸:「我希望我早點開始創業,但我很高興我沒有這麼做而是等待時機成熟。」從一開始我就有了開發文件的創業想法,而它花費了五年才實現的過程相當煎熬,然而在五年前我也根本無法實踐它。

我不曾後悔五年來的工作經歷,無論是自由開發者或在 Mozilla 的工作,我和許多優秀的人才共事學習,還結交到很棒的朋友。這段日子我學習到許多、享受很多樂趣。

唯一讓我後悔的是:花了太多時間等待其他人,投資者、共同創業夥伴、業師等等。現在才發現一旦真的開始實作,這些人事物自然而然就會來了。在矽谷有太多點子來來去去,也有許多「wantrepreneurs(想創業的人)」,人們可能不看好你,直到你做出點成績。你可以一直等著對的時機、對的人出現;但真正成功的人永遠是那些把點子付諸實現的人。


最後本文主角 Gregory Koberger 在文章刊登於 Medium 的 2015 年 3 月 15 日這天,為自己訂定下一個五年目標,各位讀者是否也曾定過類似的長期目標呢?不妨現在就為自己定個五年目標,讓我們在 2020 年一起來看看 Gregory Koberger 和自己是否有達成目標吧!

 


精選熱門好工作

網頁前端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後端工程師 (Back-End Developer)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